• <dt id="obvbla"><dd id="obvbla"><option id="obvbla"></option><q id="obvbla"></q><address id="obvbla"></address></dd><dd id="obvbla"><optgroup id="obvbla"></optgroup><em id="obvbla"></em><option id="obvbla"></option><q id="obvbla"></q><i id="obvbla"></i></dd><blockquote id="obvbla"><del id="obvbla"></del><form id="obvbla"></form></blockquote></dt><ins id="obvbla"><address id="obvbla"><small id="obvbla"></small><dfn id="obvbla"></dfn><bdo id="obvbla"></bdo><ul id="obvbla"></ul><center id="obvbla"></center></address><em id="obvbla"><table id="obvbla"></table><tfoot id="obvbla"></tfoot><font id="obvbla"></font><span id="obvbla"></span><q id="obvbla"></q></em><code id="obvbla"><center id="obvbla"></center></code><abbr id="obvbla"><tt id="obvbla"></tt><font id="obvbla"></font><ul id="obvbla"></ul><ins id="obvbla"></ins><q id="obvbla"></q></abbr><form id="obvbla"><sup id="obvbla"></sup></form></ins><pre id="obvbla"><tt id="obvbla"><kbd id="obvbla"></kbd><abbr id="obvbla"></abbr><strong id="obvbla"></strong></tt><select id="obvbla"><option id="obvbla"></option></select><th id="obvbla"><table id="obvbla"></table><code id="obvbla"></code><strike id="obvbla"></strike></th><select id="obvbla"><ol id="obvbla"></ol><li id="obvbla"></li><q id="obvbla"></q><legend id="obvbla"></legend></select></pre>
            <tfoot id="t9ywcn"><dl id="t9ywcn"></dl><strike id="t9ywcn"></strike></tfoot><em id="t9ywcn"><strong id="t9ywcn"></strong><ol id="t9ywcn"></ol></em>
                • <style id="t9ywcn"></style><noscript id="t9ywcn"></noscript>

                      迪亞波羅沒有動。

                      他在等待,等李青按他預知的那樣拿出自己最後的底牌。

                      然後,他會在最緊張、最關鍵、也是李青離成功最近的那一刻出手,一舉掐滅李青最後的希望。

                      無敵之人的生活,就是這麽枯燥乏味。

                      李青不知道迪亞波羅的想法,只是嘟嘟囔囔地在他面前說著廢話:

                      “先生,我親愛的迪亞波羅先生,請務必手下留情。”

                      “我敢對著聖母瑪利亞發誓,我今天只是誤打誤撞地闖入了這裏,對您和您的組織沒有任何惡意。”

                      “而且,您大可相信我,我的口風真的很嚴——”

                      “當年樓對面的姑娘夏天在家不愛穿衣服,我拿望遠鏡看了整整一個暑假都沒有說出去。”

                      “隔壁喜歡和狗狗親嘴的劉阿姨,永遠不知道她家的狗狗每天下午都在小區裏吃屎。”

                      “對了,還有”

                      “還有樓下住303的老王,我從來沒去物業舉報他和樓下住304的小陳太太噪音擾民”

                      呵呵。

                      說這些廢話,是想要讓我松懈嗎?

                      真是無聊。

                      迪亞波羅不言不語,只是在心裏默默地計算著時間:

                      1秒,2秒,3秒第8秒,到了。

                      就如迪亞波羅用“墓志銘”預知的那樣,李青似乎是覺得時機成熟了——他突然止住了那擾人耳朵的唠叨,猛地向著迪亞波羅本體所在的方向揮出了拳頭:

                      “天音波!”

                      在這一瞬間,李青的拳頭上泛起了璀璨的白色光團。

                      這光團籠罩了他的拳頭,遮擋住了他的手掌,然後又在光芒最熾的時候脫手呼嘯而出。

                      “呵呵。”

                      迪亞波羅嘲弄一笑,然後微微偏了偏頭,輕輕松松地躲過了那定位光團的攻擊。

                      這一記天音波從迪亞波羅的腦邊閃過,又徒勞無功地消失在了他身後的空氣裏。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绯紅之王出手還擊。

                      它繃緊了自己那遍布著紅白紋絡的邪異手臂,以力劈華山之勢猛地斬出一記手刀。

                      下一個瞬間,绯紅之王就像是熱刀切黃油一般,輕而易舉地用手刀撕裂了李青的肩膀,劃穿了他的胸膛。

                      得益于那無視現實規則的數據化能力,李青的血肉在撕裂後瞬間愈合,仿佛從未受傷。

                      但是,他的生命值就像是A股韭菜剛剛購買到手的股票一樣,以高台跳水的姿態,從過半的血量驟降到了12%。

                      12%,說的誇張一點

                      绯紅之王現在打個噴嚏都可能把他噴死。

                      但是,李青的眼神卻反而變得淩厲起來:

                      在天音波光團脫手的那一刻,就像是變魔術一樣,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槍。

                      他現在實力尚弱,不可能靠肉搏取勝,一定得借助槍械的力量才能反抗。

                      但绯紅之王的速度極快,其動態視覺必然不差。

                      如果李青直接舉槍瞄准,那他估計連手臂都來不及擡起來,就會被敵人察覺到動向。

                      到時候別說開槍殺人,恐怕他連握槍的手都會被绯紅之王當成打斷。

                      直接開槍是不可能奏效的。

                      所以,李青選擇用天音波做障眼法。

                      早在剛剛假作唠叨的時候,他就悄悄地將這把槍握在了手上。

                      再然後,李青用天音波的白色光芒籠罩手掌,完美地遮擋住了他手上緊握的槍械。

                      迪亞波羅看不到他手中握著的槍,只能看到那一團迎面飛來的白光,而等到他躲過天音波的定位光團,再把注意力放在李青身上的時候

                      李青已經借著這個機會,完成了“舉槍瞄准”的關鍵動作。

                      下一步,他只需要輕輕地扣動扳機,就能用超音速級別的子彈轟穿迪亞波羅的腦袋。

                      “你不該輕敵的,迪亞波羅!”

                      李青抓住了這電光火石的一刹那,向著迪亞波羅轟出了他決死的一槍。

                      火光乍現,轟雷炸響,子彈隨之出膛。

                      绯紅之王速度雖快,但也沒快到能夠用手接子彈的地步。

                      更不要說,這個強大的替身剛剛才湊上來劈了李青一記手刀,根本就來不及回身幫它的主人擋槍。

                      迪亞波羅似乎要敗了。

                      可是

                      “無駄無駄!”

                      迪亞波羅狂笑道:“你所有的伎倆都是無用的!”

                      “現在”

                      他瞳孔倒映著槍口乍現的火光,像極了一個眼中燃燒著霸氣的帝王:

                      “時間將再次開始銘刻——”

                      “绯紅之王!”

                      這一刻,迪亞波羅削除了時間。

                      他這次削除的時間,仍舊是短短的5秒鍾時間。

                      但是,在進入「時削」狀態的那一刹,他就超脫了現實規則的束縛,成爲了獨立于時間線之外的無敵存在。

                      第1秒:

                      子彈從他那獨立于時間線外的虛無身體中穿了過去,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第2秒:

                      李青正處于無意識的“卡頓”狀態。

                      他緊握著槍,眼睛直視前方,似乎是要確認迪亞波羅的死狀。

                      而被削去了時間的李青當然看不到,迪亞波羅不僅毫發無傷地穿過了子彈,還迎著那子彈不緊不慢地往前踏了兩步。

                      第3秒:

                      李青已經無意識地打出了第二、第三發子彈。

                      這兩發子彈仍舊徒勞無功地從迪亞波羅的體內穿了過去,但李青卻根本就察覺不到。

                      與此同時,迪亞波羅探出胳膊,不慌不忙地從李青手裏奪過了手槍。

                      第4秒:

                      迪亞波羅卸掉了手槍的彈匣。

                      然後,他抱著一種濃濃的惡趣味,將這有如玩具一般的空槍不嫌麻煩地塞回到了李青的手上。

                      同時,他命令自己的替身绯紅之王調整動作,預先用手掌捏住了李青的腦袋。

                      第5秒:

                      迪亞波羅什麽都沒幹。

                      他就這麽靜靜地看著李青,看著李青臉上那還以爲自己反擊成功的可笑表情,期待著他下一秒發現情況不對時的滑稽表現。

                      最終「時削」狀態結束,時間線回歸正常。

                      “恩?!”

                      李青本能地一愣。

                      他在數據化模式下是個瞎子,沒辦法看表讀秒、也沒辦法滴血計時,按理說沒辦法察覺到迪亞波羅發動了時削。

                      但是,他擁有超強的感知能力。

                      對于李青來說,他耳中每一秒感受的“音波環境”是不一樣的。

                      所以,在時削結束的那一刹那,李青就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聲音信息的變化:

                      “前一秒”,他還在拿著槍爆迪亞波羅的腦殼。

                      “下一秒”

                      槍裏沒了子彈,扣動扳機只能聽個咔咔的脆響。

                      迪亞波羅好端端地活著,滿臉都是嘲笑。

                      绯紅之王就像是在盤核桃一樣,正輕輕撫摸著他那顆寸草不生的大好頭顱。

                      “時削”

                      “他又發動時削了!”

                      李青瞬間搞清楚了狀況,然後

                      然後就進入了迪亞波羅的解說時間:

                      “哈哈哈”

                      “怎麽樣,意外嗎?”

                      迪亞波羅恣意地笑道:

                      “在你因爲自己的小聰明興奮不已的時候,我,迪亞波羅,已經削除了你‘反擊成功’的那段時間!”

                      “原有的時間削除了,剩下的只有被我改變後的結果!”

                      “這個世界上只會留下結果!”

                      “而你現在所目擊到,並且觸碰到的東西,是「未來」的你自己。數秒過去的你自己所看到的「未來」的你自己。”

                      “這就是我「绯紅之王」的能力!”

                      他單腿直立、雙拳緊握、胸膛後仰,Jo裏Jo氣地對李青說道:

                      “李青!”

                      “你這種平平無奇的替身能力,不可能贏得了我迪亞波羅!”

                      “哦”

                      李青不冷不熱地應了一句。

                      他現在的表情簡直就像是一個看到客人摳摳搜搜地在櫃台面前排出九文大錢的酒店夥計,不僅不緊張、不重視,反而快活得想要笑出聲來。

                      “你不害怕?!”

                      迪亞波羅察覺到不對勁了。

                      “我什麽時候害怕過?”

                      李青鎮定自若地笑了一笑:

                      “緊張倒是有些緊張,畢竟,你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

                      “不過,多虧了你的高傲”

                      “我活下來了。”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