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gfyd3g"><th id="gfyd3g"></th><sup id="gfyd3g"></sup></pre><ul id="gfyd3g"><small id="gfyd3g"></small><table id="gfyd3g"></table></ul><abbr id="gfyd3g"><ol id="gfyd3g"></ol><kbd id="gfyd3g"></kbd></abbr>

                  那只倒黴的海鷗永遠都不知道,它今天是爲什麽死的。

                  它原本只是懶懶地站在屋檐上,咕咕地曬著太陽。

                  結果,一個比它整只鳥還大的白色不明飛行物,就這麽突如其來地砸到了它的臉上。

                  幸好那光團似乎沒什麽威力,它才在一番上躥下跳後勉強穩住了姿態,收住了翅膀。

                  然而,好景不長。

                  它才剛剛准備飛離這個是非之地,還沒飛出去多遠,身後的天空中就緊緊地追上來了一個光頭。

                  “咕咕?”

                  以這只海鷗小姐的腦容量,已經沒辦法處理這麽詭異、這麽複雜的信息了。

                  它只是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險,然後拼命地向不遠處的港口和大海飛去。

                  但那個會飛的光頭就像是發情期裏荷爾蒙爆發的公鳥一樣,正以一種誇張到不可思議的速度,緊緊地追在它身後不放。

                  最終

                  在海鷗和光頭一同飛到不遠處的海灣上空時,它們“撞機”了。

                  事故結果是一死一傷,死的是海鷗,傷的是那個撞鳥後從空中摔下的光頭。

                  倒黴的是,他還沒掉進港口的海水裏,而是砸到了一艘恰好經過他身下的小遊艇上。

                  “呼”

                  “好險好險,這次差點就挂了。”

                  李青掙紮著從那硬邦邦的遊艇甲板上,緊接著就注意到了自己那從高處墜下後僅僅剩下3%的血量:

                  “真是的一上來就把難度給我拉滿了。”

                  “剛剛要不是迪亞波羅輕敵大意,我絕對沒機會活下去。”

                  “這次雖然逃了,但那家夥肯定不會就這麽容易放過我。在此之後,敵人肯定會源源不斷地找上門來。”

                  “不妙的是,我只看過兩集JOJO,只知道”

                  “禿子!!”

                  一個氣哄哄的聲音打斷了李青的沉思。

                  緊接著,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白人怒不可遏地從駕駛室裏拱了出來。

                  因爲既不是‘隊友’,也不是‘敵人’,所以他看不到李青頭上漂浮著的詭異血槽。

                  他剛剛也恰好沒看到李青從天上掉下來的駭人景象,只是聽到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巨響。

                  對這位普普通通的船老大來說,李青就是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搞破壞的市井流氓:

                  “該死的禿子!”

                  “瞧瞧,我的甲板被你糟踐成了什麽樣子!”

                  他還沒站穩腳跟,就已經張牙舞爪地罵起人來了:

                  “你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東方人的面孔是異國來的遊客嗎?”

                  “我可告訴你,這是我們公司最漂亮的遊艇,你要是想上來,就得先去碼頭出錢租下來!”

                  “對了修理費,還有這甲板的修理費”

                  船老大態度咄咄逼人,但李青卻根本沒有理會他的叫嚷。

                  “太近了,距離太近了。”

                  他自顧自地嘟囔道:

                  “我剛剛大約在天上飛了300多米的直線距離。”

                  “按照一個成年人的腳程,即使算上那街道的彎彎繞繞,迪亞波羅也只需要一分鍾的功夫就能追上來。”

                  “不行我還得繼續逃。”

                  “喂喂!”

                  船老大再次粗暴地打斷了他的沉思:“你是聾子嗎?”

                  “給我聽好了,你要是拿不出錢的話,我可就要找警察先生和你對話了。”

                  “哦”

                  李青輕輕地一聲。

                  等回過頭望向船老大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充滿了和善的微笑:

                  “船長,我要租船,現在就要。”

                  “船長?”

                  聽到這個略帶尊敬的稱呼,他的臉色馬上好看了不少:

                  “你是來租船的?”

                  “那好,先到岸上交錢辦手續,再在碼頭上挑一艘”

                  “不。”

                  李青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我現在就要出發,就要這艘。”

                  “這艘?”

                  胖胖的船老大憋著一股子不悅:

                  “別開玩笑了,這艘不行。”

                  “這艘船的油艙出了點問題,我正准備把它開回船塢檢修呢。”

                  “能動嗎?”

                  李青不管不顧地問了一句:“只要能動就行。”

                  “就算開到海中央壞掉也沒關系,給我現在就開出去!”

                  “小家夥,你是來搗亂的吧?”

                  船老大皺緊了眉頭:

                  “別說這船有點小毛病,就算它是好的,也不能說走就走啊!”

                  “我說了,想租船你得先拿錢辦手續”

                  “錢我倒是有。”

                  李青摸了摸自己鼓鼓囊囊的衣服口袋,表示自己身上很有資本:

                  “手續能不能免了?”

                  “那可不行。”

                  “船都是公司的,按規定就得先辦手續。”

                  船老大下意識地表明了拒絕的態度,卻又馬上露出了一副市儈的表情:

                  “除非,你私下給我一大筆嘿嘿。”

                  他擺明了是想發一筆橫財。

                  但是,李青最終還是用了一個十分合理的報價,迅速地拿下了這場商業談判:

                  “船長先生,您的提議不錯但是”

                  “抱歉,我真的沒有時間跟您討價還價了。”

                  “您要錢是吧?”

                  李青從口袋裏掏出手槍,友善地問道:“這個夠嗎?”

                  碼頭上。

                  迪亞波羅循著李青飛天遁走的方向,一路追到了港口。

                  他趕到碼頭的時候,正好遠遠瞧見那站在遊艇上和船老大討價還價的李青。

                  緊接著,船開了。

                  那遊艇開足了馬力,載著那個剛剛從迪亞波羅手中逃脫的生死大敵一頭沖向了茫茫大海。

                  “該死!”

                  “他跑了讓他跑了!”

                  “一個身份不明、目的不明、而且還知道我替身能力的家夥,竟然就這麽跑了!”

                  迪亞波羅感受到了挫敗,更感受到了憤怒。

                  他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維持多年的神秘面紗,終于在今天被人意外地揭開了一角。

                  千裏之堤,毀于蟻穴。

                  如果讓李青就這麽活下來,有關于他替身能力的情報就很有可能就此傳揚出去。

                  替身使者的對戰,很大一部分是在打情報戰。

                  迪亞波羅的替身能力雖然可以稱得上是無敵,但還沒有強到無法破解的地步。

                  如果情報泄露,以後肯定會有無數強敵來挑戰他的王者地位,並且根據他的能力提前設計作戰方案。

                  “我必須殺了他,把他的嘴巴縫上,再扔進海裏喂魚喂蝦!”

                  迪亞波羅恨恨地想到。

                  再然後,他開始集中精神籌劃追殺李青的計劃:

                  “這禿子現在乘船到了海上。”

                  “幸虧讓我及時看見了那艘遊艇,不然還真不好找他。”

                  “等等海上?”

                  迪亞波羅有了個絕妙的想法:

                  爲了鞏固自己作爲Boss的權威,他在組織裏特別設立了一個只聽從他個人指揮的直屬「親衛隊」。

                  這親衛隊裏個個都是或戰力強大、或能力特殊、且忠誠于他的替身使者,他們平時散布在意帶利各地,幫助迪亞波羅處理Passion組織的各項事務。

                  而爲了防止遭遇不測,迪亞波羅每次出行都會帶上一、兩個親衛隊隊員在旁拱衛自身。

                  這一次他帶在身旁的那個親衛隊隊員,正好是一個極爲擅長海戰的家夥。

                  不

                  不僅僅是“擅長”,說得誇張一點

                  “他在海上是‘無敵’的。”

                  “那種替身能力,實在是太適合在海中作戰了。”

                  迪亞波羅心裏這麽想到。

                  然後,他馬上撥通了那位“海戰專家”的電話:

                  “史克亞羅。”

                  “你有任務了。”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