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4ugych"></code><ul id="4ugych"></ul><dir id="4ugych"></dir>
          <i id="4ugych"></i><legend id="4ugych"></legend><dd id="4ugych"></dd><abbr id="4ugych"></abbr>

              「沖擊」撲空了。

              那凝聚了史克亞羅最後一絲精神能量,寄予著他所有希望的替身攻擊,落空了。

              李青借由著金鍾罩的技能效果瞬間突進到了安德魯的身邊,還順帶著給自己加持了一層能夠抵擋傷害的護盾。

              白色的浪花沖天而起,當頭落下一場大雨。

              而在這場淋漓的大雨中,「沖擊」的龐大身軀很快便潰散于無形。

              “天音波!”

              李青一絲都沒有猶豫。

              在借由金鍾罩突進到安德魯身旁,完美避開敵人的替身攻擊之後,他馬上就以快的速度轉過身去,將天音波轟向史克亞羅的本體。

              史克亞羅已經虛弱到了極點,根本就沒辦法再驅使替身幫他阻擋這天音波的標記。

              很快,他的胸膛上便被烙印下了抹不掉的白色光標。

              與此同時,「沖擊」的潰散也沒能讓李青放松警惕。

              下一個瞬間,李青便毫不留情地憑借著天音波的標記定位,向著快艇上仍舊苟延殘喘的史克亞羅飛馳而去:

              “回音擊!”

              在回音擊的重擊之下,史克亞羅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

              他無力地癱倒在李青腳下,眼中只剩下了最後一縷微弱至極的生氣。

              “哦竟然還活著麽?”

              “看來,替身使者的本體也都挺結實的。”

              李青隨口感歎了兩句,便低頭對奄奄一息的史克亞羅說道:

              “怎樣,想不想活著?”

              “想活著的話,拿情報來換就行。”

              “你是迪亞波羅派來追殺我的人吧?你還有哪些同伴,他們都有什麽替身能力。”

              人頭狗永遠不會放過到手的人頭,他提出的交易其實毫無誠意。

              但如果可以的話,李青還是想順便詐一詐對手,看看能不能撈到什麽有用的情報。

              “迪查諾。”

              史克亞羅報出了一個名字。

              但是,他這不是在回答李青的問題,而是在無意識地自言自語:

              “迪查諾”

              “沒有我這個搭檔,你那廢物的替身能力肯定會很難混吧?”

              “真是的說好了共進午餐的。”

              “每次吃飯都要吵架,這次就聽你的好了簡單一點點一份瑪格麗特披薩。”

              史克亞羅喃喃自語著,眼中的神采逐漸消散。

              “瑪格麗特披薩?”

              李青聽不懂這個奇怪過頭的遺言,索性不再浪費時間:

              “算了算了,你還是去死吧。”

              他伸出手,給予了史克亞羅一點“小小的幫助”。

              系統界面上的經驗槽猛地漲了一大截。

              “好了!”

              李青回過頭去,向遠處還飄在海面上的安德魯揮了揮手:“安全了,你上船吧!”

              “是、是”

              安德魯傻乎乎地點了點頭。

              在接連見識了李青肉身淌火海、手裏泛白光、水面高速位移的奇異本領後,他終于意識到李青不是什麽普通的光頭黑手黨,而是有超能力的光頭黑手黨。

              他按照李青的吩咐緩緩遊了過來,又攀附著快艇的船沿往上攀爬。

              還沒爬上去,安德魯就看到了一張死不瞑目的臉——

              那是史克亞羅。

              他臉上那黑紅難辨的皮膚爛成一片,灰暗的雙眸中泛著死魚一般的光彩,死相極爲可怖。

              “死、死人?”

              見到這種恐怖的景象,安德魯本能地停下了上船的動作。

              “別怕。”

              李青笑容滿面地安慰道:“我馬上就把他扔到海裏喂魚。”

              “喂喂”

              “你這樣子更嚇人了啊。”

              安德魯在心裏暗暗地嘀咕了兩句,最後還是乖乖地爬了上去。

              “你坐駕駛座上,開船帶我們離開。”

              “看現在這種情況,你恐怕還得再好好送我一程。”

              李青一邊隨口吩咐著安德魯啓動快艇,一邊將史克亞羅的屍體從駕駛座上單手拎起。

              然而,就在他要擺著一臉嫌棄的表情,要將那具焦黑難辨的屍體隨手扔進大海的時候

              快艇上突然響起了一陣手機鈴聲。

              是史克亞羅的手機,有人在給他打電話。

              “哦?”

              李青停下了棄屍的動作,饒有興趣地拿起了那台手機。

              他退出數據化模式,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上標記著對方的名字:

              “迪查諾?”

              “是他剛剛提到的那個同伴嗎?”

              李青略作猶豫,最後還是接通了電話。

              電話通了,那個名爲迪查諾的男人很快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喂喂?”

              “史克亞羅,你那邊的工作解決了吧?”

              “解決完就快點回來,不要忘了,我們中午可還約了午餐!”

              “我告訴你,史克亞羅”

              “這次吃飯不要再點那什麽糟糕透頂的墨魚意面,那黑乎乎的玩意實在是太影響食欲了!”

              他喋喋不休地在電話裏說了一大堆話,但卻得不到一聲回應。

              “喂喂史克亞羅,怎麽不說話?”

              “是在裝死嗎!”

              “”

              對方一陣沉默,再開口時聲音已經激動得有些變形:

              “該死”

              “就算你是我的搭檔,我也不能容忍這麽惡劣的玩笑”

              “史克亞羅,你快給我說話”

              “中午,中午到底吃什麽?!”

              “抱歉,他現在恐怕接不了電話。”

              在久久的沉默後,李青終于作出了應答。

              “你!”

              名爲迪查諾的男人終于爆發了:“你你殺了史克亞羅?!”

              “喂喂”

              李青不冷不熱地歎了口氣:

              “怎麽搞的我像是壞人一樣。”

              “既然你們自己像餓壞腦袋的瘋狗一樣追咬上來,那就得做好被人用棍子打死的准備啊!”

              “你也別跟我撂狠話了,這種台詞還是讓我來說吧:”

              “告訴你老板——”

              “我希望他過兩天在地獄搖號買房的時候能夠回想起來,從他今天早上惹怒我這個過路的普通市民開始,他孫子就已經在忙著向領導遞交陳情表了。”

              “”

              電話那頭的迪查諾徹底不說話了。

              但他應該並不是被這幾句毫無意義的狠話給鎮住的。

              因爲,在這陣死一般的沉默之中,李青似乎聽到了一陣隱隱約約的,飽含悲傷的鳴泣。

              這聲音就好像是一條執拗地站在車來車往的馬路中間,努力地用著鼻子在同伴屍體上拱來拱去,最終才終于意識到它再也醒不過來的狗。

              “”

              李青不知不覺地收斂住了那種勝利者的嘲弄:

              “哦,對了”

              “那個叫史克亞羅的家夥說了,今天吃瑪格麗特披薩。”

              說完,他挂斷了電話。

              “走吧。”

              李青將史克亞羅的手機隨手扔進海裏,又緩緩地坐回到座位上:“開船,離開這裏。”

              “好的。”

              駕駛座上的安德魯點了點頭,便輕車熟路地啓動了快艇。

              快艇緩緩啓動,安德魯方才問道:

              “先生,我們現在去哪?”

              “去哪?這個”

              李青有些猶豫。

              在短暫的思考後,他突然沒頭沒腦地對安德魯問道:“這裏離那不勒斯有多遠?”

              “那不勒斯?”

              安德魯微微一愣:“那可是在海岸的另一邊!”

              “從這個地方出發,就算是開快艇,也至少得走上6、7個小時才能到那不勒斯港。”

              “這萬一再來什麽怪人來追殺您怎麽辦?”

              爲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忍不住提了一點小小的建議:

              “不如我把您送回到島上,您自己搭飛機過去?”

              “哦。”

              “你的意見不錯,那就”

              李青的眼皮都沒擡一下:“聽我的,去那不勒斯。”

              “”

              安德魯臉色一陣變幻,最終還是乖乖地服從了李青的指示。

              他一邊忙碌著駕駛快艇,一邊忍不住回過頭去,偷偷地瞄了一眼後座上史克亞羅那慘不忍睹的屍體:

              “那個先生?”

              “這具屍體,您不扔了嗎?”

              “不扔了。”

              “就給他留個全屍吧反正也不占地方。”

              李青面無表情地答道。

              河流之汪說

              感謝兩位舵主大佬【深丶藍丶】、【懂人心的王】的鼎力支持,感謝【九尾非九尾】、【辣條死神】、【營地水墨青花】、【大師言之有理】、【硯不幸】、【躺臥聽風雨】、【Knuffel】等書友的打賞。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