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1w2kqc"><pre id="1w2kqc"></pre><select id="1w2kqc"></select><style id="1w2kqc"></style><style id="1w2kqc"></style><strike id="1w2kqc"></strike></code><acronym id="1w2kqc"><tbody id="1w2kqc"></tbody><label id="1w2kqc"></label><legend id="1w2kqc"></legend></acronym><option id="1w2kqc"><del id="1w2kqc"></del><noframes id="1w2kqc">
              1.     15:05分。

                    李青和喬魯諾先是通過一種簡潔而高效的方式完成了後勤補給和物資准備,緊接著便以他們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緊急趕往了位于維蘇威火山腳下的墜機地點。

                    從這裏擡頭放眼望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在肥沃火山灰中孕育出來的翡翠綠蔭,再往上就能望見維蘇威火山那巍峨雄壯的山體,看清楚山體上那曆經無數歲月才能堆砌出來的玄黑色火山岩礫。

                    的確是一處好風光,但李青卻沒有心思欣賞。

                    因爲在那火山腳下,這座曾經繁華熱鬧的旅遊小鎮,此時已經是一片狼藉:

                    從空中墜落的飛機殘骸早已經“消失”不見,房屋道路在某種看不見的神秘力量下不斷坍塌,路人遊客在這種無法言說的恐懼中四散奔逃。

                    在這些普通人的眼裏,這個小鎮裏就像是多了一道看不見的大犁,它不斷地在地面上行進開墾,留下了一條寬闊無比又寸草不生的死亡通道。

                    而在李青眼裏

                    “呀嘞呀嘞”

                    “都有一幢小別墅那麽大了。”

                    “看來,這怪物是又吃掉了不少汽車吧?”

                    他如此感歎道。

                    “不要大意。”

                    喬魯諾聽出了李青話語中那種輕描淡寫的味道:

                    “雖然情況對我們有利,但這裏離海邊至少還有四公裏的距離,途中會發生什麽意外也說不定。”

                    “尤其是”

                    “米軍對吧?”

                    李青那故作輕松的表情也悄然變得凝重起來:

                    “米國佬剛剛掉了一架最先進的戰鬥機,他們絕對不會對此視而不見的。”

                    “現在離墜機已經過去十分鍾了,而米軍的海軍基地就在離此不遠的那不勒斯港灣他們隨時會到啊!”

                    喬魯諾的擔憂,李青完全能夠理解:

                    這巨型肉塊搞出來的動靜完全不輸好萊塢電影裏的大場面,目睹到如此離奇的景象,那些“武德充沛”的米國佬肯定會對這個-隱形的怪物-大動幹戈。

                    到時候萬一有什麽軍用直升機從低空高速掠過,或者是讓那些超高速的子彈、炮彈發射出來,那李青和喬魯諾的作戰計劃肯定會受到極大的幹擾。

                    而且,即使那些大頭兵不對他們多加幹擾,僅僅是讓米國佬看到李青和喬魯諾兩人在巴爾幹戰爭剛剛開始的敏感時期,在米帝核心科技戰鬥機的墜機地點,和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隱形怪物’玩真人逮蝦戶

                    這就足以給李青和喬魯諾帶去天大的麻煩。

                    畢竟,CIA的茶可不是那麽好喝的。

                    “既然如此,那就速戰速決吧!”

                    李青輕輕轟響身下摩托車的油門,接通喬魯諾的手機,在“隊伍語音”中說道:

                    “喂喂”

                    “喬魯諾,准備好了嗎?”

                    “准備好了你呢,李青?”

                    “哈哈哈哈當然!”

                    李青爽朗地笑了起來:

                    “雖然這麽說有點中二,但是我們現在做的事本身就很愚蠢所以”

                    “喬魯諾·喬巴拿,就讓我們一起拯救世界吧!”

                    摩托車的引擎轟鳴聲陡然大了十倍不止。

                    喬魯諾和李青各自駕駛著他們的戰車,按照事先約定好的作戰計劃,從不同的方向不斷地接近那個無腦行進的巨大肉塊。

                    “嘩嘩~”

                    肉塊本能地發出了一陣興奮的血肉蠕動聲。

                    相比于那些慢吞吞奔跑著的人群,它更喜歡駕駛著摩托車闖入它感知範圍的李青。

                    這個足足有七、八米高的怪物驟然爆發出了一種和其臃腫體型完全不相符合的迅捷速度,又在李青的引誘下調轉了其行進的方向。

                    100米90米80米

                    肉塊離李青的距離越來越近。

                    不過,這個過程卻是‘漫長’而安全的。

                    至少,與先前在大巴上那場敵我位置極爲接近的驚險戰鬥相比,這次戰鬥的主動權已經完全掌控在了李青和喬魯諾的手上。

                    “已經接近到50米的距離了”

                    李青小心地把控著自己和那肉塊的距離,又在對方觸及50米這個預先設定好的安全紅線的時候,及時向隊友發出了求助信號:

                    “喬魯諾,換你上了!”

                    說著,他就刻意減緩了摩托車的速度。

                    而遠處遊離在肉塊感知範圍邊緣的喬魯諾則是猛地加大油門,十分默契地闖入了肉塊的“視野”,用略勝一籌的速度幫李青拉走了仇恨。

                    那個無腦的怪物馬上放棄了僅僅追了一半的李青,轉而向離它足足有100米距離的喬魯諾。

                    就這樣

                    兩人交替著吸引著肉塊的仇恨,竟是輕而易舉地將這個看似無敵的怪物拉扯了出去。

                    它在李青和喬魯諾的引導下遠離了小鎮,不斷地向著遠處的蒼茫大海行進。

                    而那裏,就是屬于這個怪物的永生墓場。

                    “很好!”

                    李青忍不住松了口氣:

                    “計劃進行得比想象中還要順利,接下來只要沒人來礙”

                    “唔”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無比異樣。

                    “怎麽了?”

                    喬魯諾那略帶凝重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出什麽問題了嗎?”

                    “我就不該立flag的”

                    李青無奈地歎道:

                    “礙事的家夥還真來了!”

                    他一邊小心地駕駛著摩托車吸引肉塊的仇恨,一邊專注地去傾聽戰場外圍的聲音:

                    “有輛聽上去馬力很大的摩托車,正在從側後方向的街道上向我們飛速接近。”

                    “那家夥恐怕會幹擾”

                    李青的話還未說完,他口中提到的那個礙事者就已經出現了。

                    那家夥駕駛著一輛明顯更加炫酷、更加凶悍的改裝摩托車,轟著他那馬力十足的油門,帶著那響天徹地的引擎轟鳴聲,氣勢洶洶地從另一條街道上橫插了過來。

                    他開得很快,至少遠遠比李青和喬魯諾要快。

                    而更糟糕的是,這家夥並不是什麽偶然路過的飙車黨,而是

                    “混賬!”

                    “偷我的車,還搶我的手機?”

                    “看我今天不好好給你們一個教訓!”

                    那個剛剛爲正義事業‘貢獻’了一份力量的社會青年,如此憤怒地大吼道。

                    是的,就是他,李青和喬魯諾幾分鍾前才剛剛見過的“老熟人”。

                    他在慘遭搶劫後並沒有咽下這股氣自認倒黴,反而因此燃起了熊熊怒火。

                    而這位在本地街頭遊蕩多年的社會青年心知那不勒斯的無能警察基本沒可能幫自己將偷車賊繩之以法,所以,他當即准備自己動手討回公道。

                    他在事發後的第一時間就跑到了附近居住的朋友那裏,向朋友借了一輛速度性能極佳的摩托車用以追擊。

                    同時,爲了威嚇那兩個似乎身手不錯的偷車賊,他還特地從朋友那裏借來了一把左輪手槍用以防身——

                    因爲意帶利本身就是允許成年公民合法持有民用槍支的國度,而其本身的治安狀況又不容樂觀,所以不少人家家裏都藏著這樣容易上手的左輪手槍,方便隨時對線。

                    對于一個社會閑散人員來說,要搞一把槍真的不難。

                    于是,這位勇敢的社會青年就這樣躍馬持槍,沿著李青和喬魯諾逃竄的方向氣勢洶洶地追殺了上來。

                    “”

                    見到這位一心跑來討債的老朋友,李青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至于嗎”

                    “要你手機和摩托我已經很不好意思了,你怎麽還跑過來送命呢?!”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