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fhlj6m"></big><del id="fhlj6m"></del><bdo id="fhlj6m"></bdo>
        1. <dd id="kmne12"><u id="kmne12"><font id="kmne12"></font><abbr id="kmne12"></abbr><blockquote id="kmne12"></blockquote><noframes id="kmne12">
                1. <dt id="3bzvlg"></dt><dir id="3bzvlg"></dir>
                    <option id="jjmmgq"></option><i id="jjmmgq"></i><dd id="jjmmgq"></dd>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48章 阿帕基的反擊

                              開槍!

                              別管槍口指向哪,開槍就是了!

                              在意識逐漸模糊的緊要關頭,米斯達的腦海裏只剩下了這麽一個荒誕無比的聲音。

                              而他最終選擇了相信這個聲音。

                              因爲手臂遭受重壓沒辦法把槍口擡起來,更沒辦法掉過頭來將槍口指向背後的銀發男人,所以米斯達只能艱難地挪動那只持槍的手臂,將槍口從自己的身體下面伸出來小小的一截。

                              砰!

                              清脆的爆響聲中,這顆寄托了米斯達最後希望的子彈呼嘯而出。

                              而這時候,米斯達的手槍槍管是緊貼在地面上,並且和地面保持著平行的。

                              在正常情況下,子彈在飛出槍口後肯定會先緊貼著地面飛行一段時間,然後馬上就會因爲彈道下墜觸碰到堅硬的地面,最終毫無建樹地在地面上撞出一個小小的凹坑,變成猶如無頭蒼蠅一般的跳彈。

                              可是,現在的情況卻和“正常”二字完全扯不上關系。

                              正常的子彈就像是一匹被人猛拍了一屁股的脫缰野馬,出發之後跑到哪是哪。

                              而米斯達此刻射出的那顆子彈上面,卻攀附著三個個頭小小的子彈“騎士”。

                              它們正是米斯達的替身,性感手槍。

                              爲了拯救處于危難之際的米斯達,擔任隊長的小人No.1親自率領著No.2、No.3兩名同伴,一同騎乘在了那顆子彈上。

                              它們就像是勇敢的草原勇士一樣,頑強地駕馭著這匹野性十足的悍馬,驅使著子彈按照它們的心意調轉飛行方向。

                              就這樣,那顆原本緊貼著地面平行飛出的子彈突然就像《複仇者聯盟》紐約大戰裏那顆被鋼鐵俠抱住的核彈頭一樣,猛地改變了那平行直航的飛行軌迹不說,還徑直擡頭飛向了天空。

                              而這還只是開始。

                              飛上天空的子彈就如同遊樂場裏馬力全開的過山車一般,先是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形狀接近一個橢圓的漂亮弧線,轉了一個足足有270度的大彎,緊接著就以一個近乎垂直的軌迹向下轟擊而去。

                              這樣一來,這顆子彈轟向的目標就成了

                              阿帕基的天靈蓋。

                              “什麽東西?!”

                              阿帕基注意到了米斯達開槍的動作,也及時地聽到了頭頂那陣不正常的破空之聲。

                              察覺到危險的他一陣寒毛直豎,趕忙放松了對身下米斯達的束縛,使勁渾身解數向著側方翻滾閃躲。

                              所幸,子彈在經曆了這種強制的彈道修正之後,其飛行速度已經慢了很多。

                              阿帕基憑借著自己矯健靈活的身板及時向側方閃避,雖然沒能完全避開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卻也完美地守住了自己的要害,僅僅是讓那子彈擦中手臂。

                              他心愛的黑色大衣被子彈無情地撕開了一個口子,猩紅的鮮血隨後噴湧而出。

                              “這他的槍口明明南轅北轍地指向了另一個方向,到頭來子彈卻莫名其妙地打到了我身上!”

                              阿帕基的臉色變得極爲難看,不是因爲受傷疼痛,而是因爲他察覺到了米斯達的替身能力:

                              “這家夥的替身能力”

                              “原來是操縱子彈的軌迹嗎?!”

                              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這個能力非常可怕:

                              替身使者的本體大都是扛不住子彈的**凡胎,就算是和普通槍手對戰都得想辦法暫時避其鋒芒再做打算。

                              現在猛地碰到這麽一個自瞄鎖頭子彈拐彎百分百中的“神槍手”,一時頭疼也是在所難免。

                              而阿帕基的處境還要更糟:

                              他的替身憂郁藍調能力偏向輔助和偵查,動起手來威力還沒有他本體的力氣大,根本就不適合正面戰鬥。

                              “該死!”

                              阿帕基忍不住在心裏罵起娘來:

                              “我剛剛偷襲時用的力氣那麽大,一頭牛都應該被打暈了!”

                              “一個皮糙肉厚打都打不暈的神槍手,我該怎麽對付?”

                              直接A上去肯定是不行的。

                              雖然兩人現在的距離只有短短的一米,但赤手空拳的阿帕基出手時怎麽也得花上個半秒鍾功夫,而開槍都不用瞄准的米斯達卻只需要隨意地扣動一下扳機。

                              直接逃跑就更是找死。

                              他體格再好動作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對方的子彈。

                              “怎麽辦”

                              阿帕基的大腦飛速運轉起來。

                              而米斯達剛剛才從重壓之下解脫出來,現在正一邊死死地盯著阿帕基加以戒備,一邊大口呼吸新鮮空氣調整精神狀態。

                              他沒顧得上直接開槍追擊,這就給了阿帕基喘息的機會。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他想到了一個足以保護自己、甚至扭轉戰局的辦法。

                              “去死吧!”

                              阿帕基故意發出一聲大吼,吸引了米斯達的全部注意力。

                              但在這大吼聲中,揮向米斯達臉龐的卻不是阿帕基的拳頭,而是

                              “血?”

                              望著那一抔徑直朝著自己眼睛飛來的鮮血,米斯達本能地感到有些惡心。

                              他慌忙用手護住自己的眼睛,卻還是沒能擋住那無孔不入的鮮血。

                              “用鮮血遮擋我的視線?真是下作的招數!”

                              “可是你搞錯了一點”

                              米斯達用力地擦拭著自己那被鮮血汙染了的眼睛,叫嚷著擡起了另一條持槍的手臂:

                              “就算我本人看不見,我的子彈照樣能射中你!”

                              在意識恢複清醒之後,徹底覺醒了替身能力的米斯達就如同被某種神秘力量灌輸了記憶一樣,不僅在這短短幾息功夫就大致掌握了自己的替身能力,而且還知曉了那個從自己的潛意識中誕生的替身名字:

                              “動手,廢掉他的手腳——”

                              “性感手槍!”

                              話音剛落,米斯達便連連扣動了兩次扳機。

                              No.5、No.6這兩個小人各自騎乘著一枚子彈,按照米斯達的命令疾速飛馳而出。

                              因爲米斯達不願意隨便殺人,所以和之前緊急關頭時的自主行動不一樣,它們沒有瞄准更容易擊中也更加致命的頭顱,而是瞄准了阿帕基的手腳。

                              而這時,阿帕基已經跑出去了好幾米。

                              他在使出“以血汙眼”的招數後根本就沒想著追擊,而是趁著這一下作招數制造出的短暫混亂,拼了命地往後面廢墟深處的方向跑。

                              “突然對我下那麽重的手”

                              “現在又想逃跑了嗎?”

                              經曆了危機、覺醒了替身的米斯達,突然擺脫了那種遊手好閑的散漫,多了一種鋒芒畢露的淩厲。

                              放虎歸山不是好事,他本能地想要將面前這個對自己表現出了強烈敵意的銀發男人留下:

                              “沒用的,你不可能快得過我的子彈!”

                              說著,他便緊隨其後地追了上去。

                              與此同時,那兩發子彈在No.5、No.6這兩個小人的操縱下呼嘯而出,在半空中拉出了兩道漂亮的螺旋弧線。

                              聽到槍響聲的阿帕基竭力閃躲,最終也只是憑借自己的體術勉強地避開了一點位置,讓原本應該嵌入他手腳的兩顆子彈險之又險地從他的血肉外層擦飛了出去。

                              縱然如此,子彈擦傷也不好受。

                              他前前後後受了三次槍擊,湧出的鮮血把衣服都染得半邊透紅。

                              而這三次槍擊雖然都沒到傷筋動骨的地步,但那種血肉開裂的劇痛,卻還是嚴重地影響了阿帕基的行動。

                              他忍著這股劇痛艱難地向廢墟深處逃跑,速度卻不可避免地慢了一大截。

                              “停下!”

                              米斯達一邊舉槍追擊,一邊大吼著威嚇道:“我會再開槍的!”

                              再開一槍可就是第四槍了,米斯達覺得不太吉利,其實是不想開的。

                              但阿帕基卻沒有一點停下來的意思,他仍舊在往前逃跑。

                              米斯達往前追著跑了幾步,便狠下心來舉起手槍,准備再次扣動扳機。

                              可這時,對方卻停了下來。

                              米斯達隨之停下腳步,小心翼翼地用槍指著阿帕基:

                              “怎麽你放棄抵抗了?”

                              “不。”

                              阿帕基捂著手傷的手臂,緩緩地回過身來:

                              “給我睜大眼睛看好了”

                              “臭小子,現在陷入絕境的可是你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