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表面上擺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但李青其實知道,他現在的情況極爲糟糕:

                那個該死的拉鏈似乎是被系統判定成了一種強力“控制效果”,竟是讓他那永不損壞的數據化身體都切切實實地受到了影響。

                而更糟糕的是,和遊戲裏普遍只有幾秒鍾的控制技能不同,這個拉鏈是不會自己消除的。

                如果不能打敗布加拉提,他的身體就恢複不過來。

                而他的身體恢複不過來,他就只能用一只殘廢的手和力量、速度都遠在自己之上的鋼鏈手指對戰,想勝過布加拉提堪稱難如登天。

                這顯然是死循環。

                所以,在這種堪稱絕境的情況下,李青使出的翻盤必殺是——

                疾走!

                他剛剛放完那句“只用一只手打敗你”的漂亮話,就以老鼠遇貓之迅捷姿態,掉頭疾馳而去。

                “這?!”布加拉提本來在全神貫注地提防著李青可能拿出的“殺手锏”,倒是真沒想到李青會來這手。

                而李青雖然速度比鋼鏈手指慢,但卻遠遠要比布加拉提快。

                鋼鏈手指的射程只有兩米,這意味著它只能在布加拉提身周兩米活動,移動速度明顯地受到了本體速度的限制。

                而雙方距離巷口的位置本就不遠。

                不過短短幾息,李青便已經借助著搶先偷跑的優勢,三步並作兩步地逃出了巷口,消失在了轉角。

                “這個方向”

                “他是想逃到同伴那裏,尋求那個‘蛋卷頭’的幫助嗎?”

                因爲不知道喬魯諾的名字,布加拉提便隨口給他取了個形象的昵稱:

                “那個‘蛋卷頭’的替身能力還完全是未知的,他和李青配合起來很有可能會發揮出一加一遠大于二的戰鬥力。”

                “正是因爲擔心這一點,我才和福葛、納蘭迦配合著設計吸引李青獨自過來。”

                “好不容易把戰場分割開了”

                “那就絕對不能讓他們兩個再碰在一起!”

                布加拉提很快就下定了決心,鋼鏈手指隨之揮出一片拳影:“阿裏阿裏阿裏阿裏!”

                藍色的拳影如疾風一般吹拂到地面上,給這片大地加裝出了一條長長的拉鏈。

                而布加拉提踩踏在這拉鏈之上,竟是巧妙地借助著拉鏈在低摩擦力下的迅速開合,像搭乘軌道列車一般,沿著這拉鏈滑索迅速地滑行了出去。

                這滑行沖刺的速度,竟是半天不輸體質已經站在人類極限的李青。

                他一路疾馳而出,轉瞬間便搭乘著拉鏈滑索沖出了巷口。

                而李青那剛剛消失了一、兩秒鍾的身形則是再次映入布加拉提的眼簾——他就在布加拉提身前不到五米的位置,此刻正不顧一切地向遠處馬路上的喬魯諾跑去。

                “什麽?”

                “你竟、竟然跟得上我的速度!”

                注意到身後那不斷逼近的破空之聲,李青按捺不住地發出了一聲略帶驚慌的大喝。

                他不得不停下腳步,轉身直面布加拉提:

                “該死!”

                “沒辦法了只能硬拼了!”

                李青蓦地站穩身形,迎著那沖刺而來的布加拉提和鋼鏈手指,艱難地揮出了他那半廢的左拳。

                這顯然是在垂死掙紮。

                所謂迎風撒尿褲必濕,正面挑戰力量遠勝于自己的強大存在,結果就只有被

                “阿裏阿裏阿裏阿裏!”

                “阿裏阿裏阿裏阿裏!”

                “”

                李青殘廢無力的左拳被輕易撥開,鋼鏈手指沖著他的胸膛展開了一通慘無人道的連打。

                從用戶體驗上看:

                绯紅之王的拳頭就像是超高濃度的伏特加,猛喝一口辛辣直沖鼻腔,短時間內沖勁十足。

                而鋼鏈手指的拳頭雖然殺傷力小上很多,但這陣拳影卻如香氣濃郁的醬香白酒一般,飲用後回味悠長余音繞梁,醉意連綿不絕。

                李青還是更喜歡一步到位的绯紅之王。

                要死也給個快活,這種被人當成沙包瘋狂連打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他的身體就像是逆潮而行的殘破小舟,在那撲面而來的暴風雨中疾速後退。

                但是他甚至還來不及被揍得倒飛出去,那更加密集的風暴就連綿不絕地轟擊上了他的身體。

                而更慘的是

                就像是扛著旗幟往前沖刺,旗幟肯定會向後飄揚一樣

                李青那條被開出整整七道拉鏈,那像香腸一樣一截一截延長垂到腳踝的右臂,也因爲李青本體被施加的恐怖拳力,而不受控制地往反方向“飄揚”而去。

                他根本沒辦法控制這條右臂。

                在李青向後倒飛的同時,這條手臂也以一個滑稽無比的姿態,向前飄揚了過去。

                然後

                布加拉提勝券在握的表情瞬間凝固。

                因爲,這個時候他才猛然發現:

                李青那條原本垂向地面不能動彈的“香腸手”,竟是借著李青身體被鋼鏈手指狂毆産生的反作用力,一直向前、向上飄揚——

                它越過了鋼鏈手指,一路到達了和布加拉提腹部平齊的位置。

                李青那不受控制的右拳,就這麽直直地指向了布加拉提的腹部。

                當然,僅僅是這樣還不足讓以布加拉提産生驚懼,真正讓他臉色劇變的是:

                在那只右拳的五指之間上,竟然還緊緊攥著一把手槍!

                而這把手槍,此刻也隨著李青那飄揚而上的右臂,不偏不倚地指向了布加拉提的腹部!

                “哈哈。”

                “你也犯了求勝心切的錯誤啊布加拉提!”

                生死之間,時間仿佛靜止。

                “對話不能拖時間的世界真是麻煩,我的天音波到現在都還有一秒鍾的CD。”

                “所以”

                李青那被揍得向側方歪去的臉頰上,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

                “我就只能用槍了。”

                “該死!”

                布加拉提何等聰明,接下來的內容不用李青點醒,他也能瞬間理解:

                “這家夥剛剛根本就不是在往‘蛋卷頭’那邊逃跑,他只是單純的在往小巷外面跑。”

                “因爲只要跑出這條小巷”

                “他就能借助轉角的建築阻隔住我的視線,然後在我察覺不到的地方悄悄地將手槍安裝在右手上!”

                “然後”

                他往向李青的目光中充滿了震撼和敬佩:

                “這家夥自己不能揮動右臂,就幹脆故意裝出一副拼死一搏的模樣,引誘我命令鋼鏈手指狂毆他的身體!”

                “這樣一來,他不僅利用了鋼鏈手指給自己提供了'上揚手臂'的動力,還讓我因爲占據上風放松了警惕!”

                情況正如布加拉提所說的那樣。

                他自以爲是在打人,卻反而幫助敵人將槍口對准了自己。

                “哈哈哈。”

                “不得不說,你的能力真是奇妙啊!”李青的笑容愈發輕松:“雖然被拉開拉鏈的手臂就跟斷了一樣軟塌塌得不能使用,但事實上,它又以一種難以理解的方式連接著。”

                “關節和肌肉都被拉鏈拉開了,所以我才沒辦法揮動手臂出拳發力。”

                “但是”

                “手臂內部的神經卻還因爲你拉鏈附帶的空間能力完好無損地連接著——”

                “只要神經還連接著,我就還能控制我的手指!”

                說著,李青右手那放在手槍扳機上的手指開始緩緩向後壓去:

                “布加拉提,我說過,我會用一只手打敗你。”

                “而不巧的是”

                “在下活過二十三年,至今從未食言!”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