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納蘭迦從小巷裏沖出來的那一刹那,喬魯諾就知道情況不對了。

                如果李青的作戰計劃成功了,率先從小巷裏出來的應該是他。

                而現在

                納蘭迦帶著笑容從小巷中疾馳而出,天空中盤旋飛舞的“航空史密斯”更是隨之靈活躍動。

                “納蘭迦,出來的是你?”

                喬魯諾的表情凝重得就像是鐵青色的雕塑,但與之對峙的福葛卻反而開懷地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

                “這麽看來,那個禿子已經中計了吧?”

                “當然了!”

                納蘭迦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布加拉提是最厲害的”

                “那個叫李青的家夥,已經完完全全地掉進布加拉提的陷阱了。”

                “他讓我過來幫你,趕快把這個‘蛋卷頭’也給解決掉!”

                “蛋卷頭”

                喬魯諾的表情更不好看了。

                隨隨便便給人取外號,可是非常不紳士的行爲。

                不過,他現在也沒辦法追究這種事了。

                相比于因爲發型的問題生氣,他現在更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活命。

                隊友一個人沖到了五十米外的小巷,還疑似中了敵人的陷阱;

                喬魯諾獨自一人留在這裏,不僅沒有李青的援助,還得同時面對兩個不是三個敵人:

                在納蘭迦從小巷中逃出的同時

                一個留著銀色長發、身上還帶著大塊凝固血痂的高大男人,也緩緩地從馬路另一端的路口轉角現出了身形。

                他離這裏還有上百米的距離,便停在路口不動了。

                很明顯,這家夥是早就埋伏在了那裏,爲的就是配合納蘭迦和福葛,將敵人完全封堵在這條別無出口的馬路上。

                “該死這下可真是夠被動的。”

                “小巷裏是一個和李青作戰的強敵,身前是這兩個飛機和放毒的家夥,身後的路口又被一個神秘的敵人給把守住了。”

                “所有的出口都被封堵上了,逃跑是絕對無用的。”

                喬魯諾的眼神愈發凝重:

                “必須必須從其中一方打開突破口才行!”

                “那麽,從哪邊呢?”

                小巷那邊根本不用考慮,因爲喬魯諾現在離那個小巷足足有五十米遠,中間還有虎視眈眈的納蘭迦和福葛擋著。

                那裏是屬于李青的戰場,喬魯諾想去和隊友會合都做不到。

                十字路口那邊是第二個被排除的。

                因爲喬魯諾對那個神秘的銀發男人一無所知,對一個替身使者來說,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敵人。

                那麽

                “只有正面對敵了!”

                “想辦法對付面前這兩個敵人,至少解決其中一個,然而盡力和李青會合!”

                喬魯諾很快下定了決心。

                但決心容易下,戰鬥卻並不會因爲心志堅定就變得簡單:

                “那個‘玩具飛機’的索敵模式還是沒弄清楚,而那個會釋放紫煙的家夥——”

                “他的紫色煙氣一定是有毒的,不然他們之前不會那麽大費周章地騙李青接近。”

                “到底是什麽毒呢?”

                喬魯諾陷入了舉棋不定的境地:

                “腐蝕毒,實質毒,酶系毒,血液毒,還是神經毒?”

                “是無機毒,有機毒,真菌,細菌,亦或是病毒?”

                “不同種類的毒會産生不同的殺傷效果,所需的應對措施也完全不同”

                “如果搞不清毒素種類,貿然接近就是自尋死路!”

                他細細思索著敵人的能力類型,但福葛和納蘭迦卻是一點都不給喬魯諾喘息的機會。

                他們很快就發動了攻擊:

                “航空史密斯(aerosth)!”

                “紫煙(purple haze)!”

                天空中飛舞的“玩具飛機”俯沖而下,馬路對面的“紫色怪物”他不敢碰。

                喬魯諾已經來不及多想了。

                天上的飛機他打不著,地上的紫煙他不敢碰,和同一時間的李青一樣,他現在唯一能使用的招數就是——

                疾走!

                喬魯諾憑借著矯健的身姿一個翻滾躲在了汽車後面,先是用車身擋住了航空史密斯的子彈,緊接著又在紫煙沖來之前就迅速地向遠處逃去。

                因爲躲避子彈的剛需,他被迫向著距離李青更遠的反方向,也就是銀發男人把守的那個方向逃了過去。

                福葛和納蘭迦馬上就撒開腿緊緊追了上去。

                “別讓他往前跑遠了!”

                他們兩個默契地達成了共識:

                “我們的車還停在那個方向,而且,阿帕基”

                阿帕基的替身沒什麽戰鬥力。

                布加拉提事先把阿帕基遠遠地安排在那個位置,其實是想借用他看起來就很不好惹的造型讓敵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唱一出空城計。

                真要是讓喬魯諾沖過去了,他說不定就這麽跑了。

                “追!”

                航空史密斯和紫煙同時出擊。

                它們采取的戰術非常簡單,也非常實用:

                身板結實還能放毒的“老煉金”頂在前面黏著敵人不放,遠程輸出爆炸的“飛機”躲在後面用機槍瘋狂輸出。

                喬魯諾勢單力孤,當即便落入了下風。

                他左支右绌地躲避著天上掃射下來的子彈,艱難無比地保持著和身後紫煙的距離,沒跑出去多遠就已經顯出了敗相。

                照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失手受傷。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喬魯諾遠遁的身形驟然一滯。

                他似乎想到了辦法: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

                黃金體驗的身影瞬間浮現,揮出了一片燦金色的絢麗拳影。

                它攻擊的不是人,也不是替身,而是馬路旁邊種植的行道樹——那是非常普通常見的柳樹。

                時間正值三、四月份的春日,正是柳樹抽芽、滿城飄絮的好節氣。

                這條馬路上本就有紛紛揚揚的柳絮飄落,飄忽不定彌漫四周,好似春日裏下的一場白雪。

                然而

                在被黃金體驗這麽一通來回猛錘之後,那兩棵被揍過的柳樹就像是打了激素一樣,“腦袋”上突然湧出了一層厚厚的“頭皮屑”。

                嘩嘩啦啦

                大雪紛飛何所似,就像天上掉被子。

                按氣象局的說法這就是暴雪紅色預警,在電視台那裏怎麽著也得給個“千年一遇”。

                那成噸的柳絮如潮水一般從柳樹枝葉中湧出,轉而往下墜落飄散,籠罩了半個街區。

                白色的飄絮積攢在了地上,覆蓋在了車上,也彌散在了四面八方的空氣裏。

                而喬魯諾和黃金體驗的身形,也朦朦胧胧地消失在了那“白霧”之中。

                “咳咳咳咳”

                福葛劇烈咳嗽不止,臉頰漲紅充血:

                “這家夥用柳絮把自己的身形給遮擋住了!”

                “納蘭迦!”

                他強忍著這柳絮入鼻的不適,轉頭對納蘭迦喊道:

                “我現在看不見那家夥在哪。”

                “快,用你的航空史密斯把這個'蛋卷頭'給找出來!”

                納蘭迦的航空史密斯除了能射子彈和扔炸彈以外,還擁有著能探測二氧化碳濃度的雷達。

                這個探測雷達非常精准,甚至可以鎖定人類呼吸産生的微少二氧化碳。

                只要看到哪裏的二氧化碳濃度比周圍的空氣要高,納蘭迦就能不用借助視覺,鎖定敵人的方位。

                “好!”

                “我現在就去找找!”

                納蘭迦毫不拖泥帶水地答應了福葛的請求,打開了航空史密斯上的偵測雷達。

                然而

                “那個福葛。”他有些爲難地說道:“我好像找不到他。”

                “爲什麽?”

                福葛有些急躁地問道:“旁邊又沒有幹擾,爲什麽會找不到?”

                “這”

                聽到這個問題,納蘭迦的額上陡然憋出了一層汗水。

                他看了看那幾棵仍舊在往外“噴湧”柳絮的柳樹,用自己全隊最低的小學文化水平艱難地解釋道:

                “我猜,柳樹生長發絮是需要能量的。”

                “所以,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那個家夥在用能力大量催生柳絮的同時,還順便加速了這些柳樹的光明不光暗合光?”

                “光合作用?”

                13歲就考上大學的天才少年福葛,幫著說出了這個簡單的名詞。

                “沒、沒錯!”

                “周圍的二氧化碳都被那幾棵樹快速地吸收了,濃度一片混亂”

                納蘭迦長長地舒了口氣:

                “總之,我找不到他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