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i1hkhu"></fieldset><div id="i1hkhu"></div><tt id="i1hkhu"></tt><kbd id="i1hkhu"></kbd>
                      <q id="sc49aw"></q><ins id="sc49aw"></ins><optgroup id="sc49aw"></optgroup><form id="sc49aw"></form>
                        • <table id="fv6tto"></table>
                            1. <fieldset id="k55d03"></fieldset><div id="k55d03"></div><abbr id="k55d03"></abbr><optgroup id="k55d03"></optgroup><tr id="k55d03"></tr>
                              <style id="k55d03"><option id="k55d03"><acronym id="k55d03"></acronym><th id="k55d03"></th><strike id="k55d03"></strike><ins id="k55d03"></ins></option><strong id="k55d03"><u id="k55d03"></u><span id="k55d03"></span><option id="k55d03"></option><strong id="k55d03"></strong><ol id="k55d03"></ol></strong></style><q id="k55d03"><font id="k55d03"><optgroup id="k55d03"></optgroup><noframes id="k55d03">
                            2.     和所有自小就誤入歧途的黑幫混混一樣,納蘭迦有一個極爲糟糕的童年。

                                  母親早逝,父親家暴,無人管教還飽受虐待的納蘭迦早早辍學在街上遊蕩,最終卻又被自己信任的社會大哥出賣嫁禍,悲慘無比地進入了少管所。

                                  正因如此,他在14歲時就見證了人生的至暗時刻。

                                  而在這時,布加拉提出現了。

                                  布加拉提收留了無家可歸的納蘭迦,請他吃意大利面,幫他治療眼疾,還一力規勸他遠離黑幫混混的江湖,回家好好讀書。

                                  但經曆了如此複雜的人生之後,納蘭迦已經回不去了。

                                  他把這個拯救了自己人生的男人視作了神明一般存在,想盡一切辦法也要通過試煉加入組織,爲自己的“偶像”效力。

                                  因爲布加拉提,納蘭迦變得強大了。

                                  只要是布加拉提的意思,不管是打架還是殺人,他都可以完成。

                                  可是,同樣是因爲布加拉提

                                  因爲那個堅強而又溫柔的男人,年紀輕輕便墮入黑暗手染血腥的納蘭迦,內心始終存留著一份光明。

                                  不幸的是,這份光明現在把他害死了。

                                  “開槍引爆油箱,那個在車上的家夥就會被炸死。”

                                  “不開槍,我就會被病毒殺死。”

                                  “該怎麽選呢?”

                                  在生死之際,納蘭迦面臨了這樣艱難的抉擇。

                                  如果不是內心有那份光明,作爲一個黑手黨成員,這個問題根本就不應該是問題。

                                  可是,他卻死在了上面。

                                  “爲什麽不開槍?”

                                  望著那在病毒折磨下渾身發顫臉色發紫的納蘭迦,喬魯諾神情動容地問道:

                                  “你跟車上的那家夥很熟嗎?”

                                  “不”

                                  喬魯諾仔細看了兩眼車上躺著的米斯達:

                                  “雖然不知道這家夥爲什麽會在這裏,但就我所知,他應該只是個與黑手黨毫無關系的路人。”

                                  “是啊”

                                  納蘭迦大口喘著粗氣: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他只不過是因爲某些原因惹到了我們,才會被打暈了帶到這裏來的。”

                                  聽到此言,喬魯諾的目光更加複雜:

                                  “這麽說來他不僅和你毫無關系,而且還勉強算是你的敵人。”

                                  “那麽”

                                  “爲什麽不開槍?”

                                  “開槍引爆油箱炸死這個外人,你和你的同伴不就能活下來了嗎?”

                                  “我我也不知道啊!咳咳咳咳”

                                  納蘭迦一陣劇烈咳嗽,嘴角溢出的血迹愈發鮮明:

                                  “不要問我這麽複雜的問題了。”

                                  “我從小腦子就不好,在學校裏讀書讀不懂,在家會惹爸爸不高興,當混混也會傻乎乎地被人欺騙”

                                  “這樣笨拙的我,根本就不會想那麽多”

                                  “你問我爲什麽?”

                                  “我什麽都沒想,就是那麽稀裏糊塗地做了!”

                                  說著,他徹底失去了支撐自己身體的力氣,如即將被曬化的蛞蝓一般無力地趴在了地上。

                                  “喂喂納蘭迦。”

                                  “還說我呢這個故事裏最蠢的家夥不是你嗎?”

                                  “明明能活下來的”

                                  福葛有氣無力地笑罵著,聲音卻跟自己那逐漸消逝的生命一樣逐漸歸于虛無。

                                  同樣的,納蘭迦眼裏的光彩也漸漸地熄了。

                                  病毒在吞噬著他們兩人的生命,他們那血肉變形的軀體上甚至已經浮現出了那令人作嘔的可怖疱疹。

                                  而就在這時

                                  “你之前說過吧,這個紫色的毒煙是一種‘病毒’?”

                                  喬魯諾如此突然地問道。

                                  “恩。”

                                  福葛下意識地應了一聲,卻又馬上閉上了嘴巴。

                                  命都快沒了,他只想死得省力一點。

                                  然而,喬魯諾卻只用了短短的一句話,就把他喚回了回光返照的狀態:

                                  “如果是病毒的話,我或許有辦法救你們。”

                                  說著,黃金體驗于虛空浮現,又小心翼翼地走向了福葛和納蘭迦兩人身邊。

                                  “木大木大木大!”

                                  金色的拳影揮向了納蘭迦,准確地說,是揮向了納蘭迦頭上的那條紅色絲巾。

                                  這條普普通通的紅頭巾被灌注了強大的生命力,竟是在短短一息間就變成了一條甩著尾巴、吐著信子、盤臥在納蘭迦腦袋上的小蛇。

                                  “你、你幹什麽啊?!”

                                  納蘭迦有些接受不了自己頭上長蛇的詭異感覺。

                                  如果不是實在沒有力氣,他現在都想從地上跳起來殺人了。

                                  而喬魯諾卻是不慌不忙地說道:

                                  “看到了嗎?”

                                  “這條蛇是從你這個‘病源’身上誕生的,即使近距離地接觸了病毒,它也能活得好好的。”

                                  他命令黃金體驗將那條蛇緩緩拎起: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

                                  納蘭迦:“???”

                                  “原來如此!”福葛的瞳孔驟然一縮:“是‘免疫力’!”

                                  “自然界的動物們可以爲了適應環境而進化,即使是在很多人類無法生存的地方也能存活。”

                                  “這條蛇這條蛇從沾染著病毒的地帶誕生,它就進化出了針對這個殺人病毒的天然免疫力!”

                                  “而從具有免疫力生物的細胞或血液當中”

                                  “可以提取阻止病毒繼續繁殖下去的血清!”

                                  “沒錯。”

                                  喬魯諾贊許地看了福葛一眼,便對黃金體驗命令道:

                                  “黃金體驗!”

                                  “從這條蛇的血液中提取血清,注入到這兩個家夥的體內吧!”

                                  話音剛落,也不知道是啥原理

                                  黃金體驗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那條小蛇體內戳出一絲血液,轉而就用他那仿佛醫用注射器一樣的手指,將這些新鮮血液依次注入了福葛和納蘭迦的體內。

                                  “嗚啊啊啊”

                                  被注射了病毒血清的福葛和納蘭迦馬上就發出了痛苦的哀嚎。

                                  但是,在這種痛不欲生的疼痛之中,他們那蒼白失血的臉色卻驟然紅潤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們皮膚上生長的可怖疱疹迅速消退,呼吸和血液循環也變得流暢起來。

                                  “真真的治好了?”

                                  “我們活下來了!”

                                  福葛和納蘭迦再一次經曆了那種險死還生的激動。

                                  而在下意識的興奮之後,他們又按捺不住地同時看向了喬魯諾:

                                  “蛋卷頭”

                                  “你爲什麽要救我們?”

                                  “我們可是好幾次差點殺掉你的敵人啊!”

                                  “的確。”

                                  “按你們對我展現的殺意來看,就算因爲病毒全身潰爛而死也不值得惋惜。”

                                  喬魯諾的聲音依舊平靜,眼神澄澈如水:“但是”

                                  他用這炯炯有神光彩無限的眼睛看著福葛和納蘭迦,嘴角浮現出一抹難得的微笑:

                                  “你們之前也提到過‘布加拉提’這個名字,顯然,你們是他的同伴。”

                                  “因爲某種難以解釋的原因,我需要向這個男人尋求幫助。”

                                  “但是”

                                  喬魯諾又說了一個但是:

                                  “布加拉提在我心裏還沒有那麽重要,我不會因爲一個名字就濫下好心。”

                                  “真正讓我選擇拯救你們的,是你們自己。”

                                  “准確地說,是這個玩飛機的家夥——他有一種本能,一種在大腦思考之前身體就已經自己動起來了的本能。”

                                  “擁有這種本能的家夥,不管是什麽身份、是什麽立場,他都不會是一個太壞的家夥。”

                                  “所以,這讓我有了一種直覺”

                                  他走上前來,緩緩地伸出了手:

                                  “納蘭迦,福葛。”

                                  “我們或許能成爲同伴。”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