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

                李青和喬魯諾在曆經苦戰後順利會師。

                布加拉提小隊也迎來了大團圓,只不過場面並不怎麽好看:

                阿帕基戰鬥力不足,身上槍傷未愈,在隊友盡數落敗的情況下沒堅持多久就被拿下。

                他的手腳被喬魯諾用藤蔓捆紮得結結實實,順手給拴在了汽車的輪胎上。

                福葛和納蘭迦險死還生,雖然體內的致命病毒已經被血清治愈了,但那因爲病毒迅速繁殖而被消耗一空的體力卻沒辦法在這短時間內恢複過來。

                他們有氣無力地靠著汽車癱坐著,面色蒼白得像是死人。

                再加上脊背受傷行動僵硬,被李青用槍頂著腦袋押過來的布加拉提

                對了,還得把那至今昏迷不醒的米斯達也勉強算上

                一家人齊齊整整共聚一堂,人人挂彩,個個帶傷。

                幾分鍾前還意氣風發准備拿下那不勒斯幹部寶座的一行人,此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都很不是滋味。

                “哈哈哈哈”

                李青一陣開懷大笑,緊接著便一本正經地對布加拉提說道:

                “我這個人向來是體貼周到,從來不爲難別人。”

                “布加拉提,你說你擔心同伴會受你牽連,擔心他們會撐不過組織的追殺這個難處我是理解的,所以你看,我現在不就幫你解決了嗎?”

                “畢竟”

                他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掃視著在場一衆俘虜:

                “不投誠的人現在就可以死了,再也沒必要擔心被組織追殺了。”

                “”

                一陣沉默。

                阿帕基微蹙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麽,福葛緊咬著牙不敢吭聲,納蘭迦將詢問的目光投向布加拉提,而布加拉提則是頂著額頭滲出的一層薄汗,在心裏艱難地做出了抉擇:

                “我明白了。”

                布加拉提長長地舒了口氣:

                “李青。”

                “我願意投誠,和你一同對抗老板和組織。”

                此言如飛石入水,瞬間激起波瀾。

                “布加拉提!”

                納蘭迦搶在所有人前面,激動無比地說道:

                “不要因爲那個禿子拿我們的性命作威脅,你就這樣向敵人屈服了。”

                “我納蘭迦就算是死,也也不願意看到你受到這樣的折辱!”

                “不納蘭迦。”

                “這不是屈服,也不是受辱,嚴格來說這是我發自內心的選擇。”

                布加拉提的聲音裏充滿了一種釋然,一種終于掙脫黑暗禁锢、踏出人生新路的輕松。

                在這一刻,布加拉提不禁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他的父親因爲意外被卷入了一場“土特産”交易,當場身受重傷不說,之後還遭到了“特産”販子的殘酷追殺。

                爲了保護病榻上的父親,年僅12歲的他親手擊殺了那個前來殺人滅口的惡棍,成了一個黑白兩道都容不下的殺人犯。

                再然後,passion組織收留了他,給他和他的父親提供了安全和庇護。

                但與此同時,他的人生也開始走向黑暗。

                有過如此慘痛經曆的布加拉提,在這幾年一直活在痛苦和矛盾之中:

                一方面,他感謝組織在危難之際收留了自己,讓他那命運多舛的父親得以在幾年後安然離世。

                一方面,他又對那給自己人生帶來無盡黑暗的“土特産”深惡痛絕。

                而不巧的是

                對布加拉提有恩、讓布加拉提效命的那個passion組織,正是意帶利國內最大的“土特産”賣家。

                正因爲這種矛盾和糾結,他才會一直在“反叛者”和“效忠者”兩種身份之間徘徊不定,以至于生出那種“先在組織內部獲得實權、再從內部改造組織”的別扭願望。

                盡管在組織裏一路高升爲人重用,但他卻從來不覺自由。

                可現在,這麽毫無自由地被一個光頭用槍指著威脅,他卻反而感到自己掙脫了那道困擾了他良久的無形枷鎖。

                “這是我的選擇!”

                布加拉提的眼神堅定起來:

                “福葛、納蘭迦、阿帕基”

                “我已經做出了決定,要跟李青一起挑戰老板,反抗組織,改變這個世界!”

                阿帕基有些無語。

                下定決心加入黑幫的第一天老大就勸他脫離黑幫參與打黑除惡,這樣的際遇也是足夠離奇。

                “是嗎”

                “這是布加拉提自願做出的決定嗎?那就好”

                納蘭迦額上冒著冷汗,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

                “雖然我害怕,真的很害怕,因爲組織實在是太強大了”

                “但是,只要是布加拉提的心願”

                “我不管多麽害怕”

                他用最爲膽怯的語氣,說出了最爲勇敢的話:

                “不管是去做什麽,我我都會努力跟著的!”

                “說什麽呢!”

                納蘭迦艱難地做出了決定,但福葛卻是有些歇斯底裏地吼了起來:

                “布加拉提納蘭迦”

                “你們都瘋了嗎?”

                “這十幾年裏作死挑戰老板的可不是一個兩個,他們也都是地位和能力絲毫不輸于我們的強者可結果呢?”

                “全都死了!”

                “那些蠢貨全都死了!”

                “他們有的被切成了肉塊,有的被做成了標本,有的被扔進了養豬場當飼料,還有的”

                這些都是在passion組織裏常年流傳,用來增強組織凝聚力、宣傳亚星彩票开奖记录的經典小故事。

                福葛就這樣激動無比地訴說著這些年老板創下的豐功偉績,臉色灰敗至極:

                “那麽多人都死了你們憑什麽以爲自己就是特殊的?”

                “跟組織作對,跟老板作對,我們的下場——”

                “咳咳!”

                李青猛地咳嗽了一下,眼神隱隱變得危險。

                “下場下場也不一定會很慘了”

                “說不定說不定就贏了呢?”

                福葛欲哭無淚地說道:

                “既然大家都這麽選了,那我,我也跟著幹了!”

                “很好。”

                “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李青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把那冷冰冰的槍管從福葛的腦袋上緩緩挪開。

                大局已定,不管情不情願堅不堅定,這個即將向迪亞波羅發起挑戰的強大隊伍總算是初步成型了。

                “既然大家都已經做出決定了,那我就簡單地說一下自己掌握的情報吧!”

                不待福葛等人再發表什麽感想,他就徑直講解起了自己早上的經曆。

                當然,李青重點講解的還是迪亞波羅的替身能力。

                “削除時間?”

                “這這不就是無敵了嗎?”

                福葛的臉色愈發顯得難看,而布加拉提的關注點則明顯與福葛不同:

                “的確是非常強大的替身能力,但既然我們提前掌握了這份情報,日後也不是沒可能想出破解它的辦法。”

                “只不過”

                他有些在意地問道:

                “李青,你只知道老板的替身能力,卻不知道他的身份和長相。”

                “敵在暗我在明,我們該怎麽反擊?”

                “這就得靠你了。”

                李青攤了攤手,無奈說道:

                “你好歹還算是個內部人士,而我和喬魯諾卻對passion組織的內部情況一無所知。”

                “既然你掌握了組織內部的情報,那應該也能想到該從哪下手。”

                “這”

                布加拉提神情認真地說道:

                “的確,如果實在找不到老板,直接向組織的關鍵部門發動攻擊也是可以的。”

                “比如說參謀部,財務部,情報小組”

                “這些重要單位如果被攻擊癱瘓了,老板他絕對不可能坐視不管。”

                “畢竟,如果他在那種情況下都不出面解決問題,那組織就會直接土崩瓦解。”

                “對!”

                聽到布加拉提的話,李青馬上表示贊同:

                “我的意思就是這個!”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們直接把他名下的産業都給殺穿了砸爛了,還怕這個縮頭烏龜不露面嗎?”

                “不用這麽麻煩。”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說話的是從頭到尾保持沉默的阿帕基。

                他用極爲複雜的目光看著李青:

                “這可能就是天意吧”

                “在我自暴自棄地准備用黑暗麻醉自己的時候,命運又用這種匪夷所思的方式把我喚回了光明。”

                “雖然很可笑但我兜兜轉轉地又轉回來了。”

                “看來,我命中注定要當一個發掘真相、守護正義的警察啊”

                阿帕基如此說著,眼神逐漸變得堅定:

                “我會幫助你的,李青。”

                “有我的憂郁藍調在,要揭穿老板的真面目或許並不困難。”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