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l id="djzmyp"></ul><strong id="djzmyp"></strong><address id="djzmyp"></address>
              • <b id="9jfkur"></b><style id="9jfkur"></style>
                    1.     費爾南多曾經是一名公立學校的初中數學教師,一名受人尊敬的教育工作者。

                          好吧

                          根本就沒人尊敬他。

                          他教了整整二十年的數學,能耐下心來認真聽他講課的學生基本爲零。

                          因爲歐美普遍推崇的“素質教育”、“快樂學習”,所以真正的有錢人家、精英階層、知識分子早就把孩子送進“不快樂”的私立學校了。

                          普通公立學校裏彙聚的本就是一群不愛學習不求上進的學習渣子。

                          他們沒心思聽課,只知道把自己的大好生命浪費在無休無止的娛樂活動上。

                          這簡直就是“自殺”。

                          二十年前,他們“自殺”的手段是上課聊天、看小說、看雜志。

                          十年前,他們“自殺”的手段是上課玩GB機、聽隨身聽。

                          五年前,養電子寵物、聽隨身聽。

                          再然後,是手機,筆記本電腦

                          學生們“自殺”的手段花樣翻新不斷升級,但費爾南多苦口婆心傳授的知識卻仍舊沒有一人願意仔細傾聽。

                          “爲什麽”

                          “爲什麽你們甯願把自己的時間浪費在這些毫無意義的事物上,也不肯認真聽我講課?”

                          二十年來,他一直在心裏問著這個問題。

                          他痛苦著,煎熬著,爲學生、也爲自己痛心著。

                          終于有一天,費爾南多忍不住在課堂上爆發了。

                          他砸壞了學生們手裏的手機和電腦,並且向他們問出了那個令他痛苦了很多年的問題。

                          而學生們的回答是:

                          “因爲費爾南多老師很無聊啊。”

                          “數學本來就沒有意思,費爾南多老師講的內容就更加無趣了。”

                          “是啊是啊”

                          “我們才不想聽這麽無聊的東西呢!”

                          “時間是我們的,我們想怎麽浪費就怎麽浪費!”

                          “”

                          這些學生根本就沒有任何追求上進的心思,也沒有任何尋求改變的迹象。

                          費爾南多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年教師罷了,面對這群油鹽不進的學生,他還能做什麽呢?

                          他什麽都做不了。

                          所以,費爾南多只好心灰意冷地辭掉教師的職務,然後在卸任只前將自己班上的23名學生全部砍死在了教室裏。

                          反正他們不重視自己的時間,那他就幫著提前拿掉一點。

                          也正是從那天起,他發現了自己似乎有了某種特殊的才能。

                          不過

                          雖然已經不當教師許久,但費爾南多始終保持著對這份職業的熱愛。

                          比如說,他會把敵人當成“學生”,把集裝貨箱裏裝著的諸多“誘惑”當成是對學生的考驗。

                          而在發動替身能力是,他還會動情地講起數學:

                          “同學們跟我一起看看這一題,非常簡單:”

                          “2x^2-7x+3=0.”

                          “求X的解。”

                          “有沒有同學知道答案,有沒有?”

                          費爾南多就像是一個入了戲的話劇演員,一邊滿懷激情地在那馬路上來回地踱著步子,一邊慷慨激昂地念著台詞。

                          然而,在辛辛苦苦講完一段知識之後,他回頭一看

                          那兩個被他寄予厚望的“學生”根本就沒有通過“考驗”。

                          布加拉提頂著重傷爬上前來,專心致志地看起了集裝貨箱裏掉出來的報紙。

                          喬魯諾則是呆呆愣愣地拿起遙控器看起了電視,甚至還在短短數秒內輕車熟路地調出了他平時最愛的discovery頻道,最終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動植物知識科普。

                          “”

                          “垃圾!又是兩個垃圾!!”

                          費爾南多歇斯底裏地狂吼起來:

                          “寶貴的時間不用來學習,竟然浪費在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上!”

                          他身上那種讀書人的文雅氣質瞬間蕩然無存。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暴虐,一種恐怖,一種壓抑不住的憤怒:

                          “你們這種浪費時間的垃圾”

                          “就是需要教育啊!”

                          費爾南多一把拽住沉迷電視不能自拔的喬魯諾,怒不可遏地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

                          刀刃森寒,折射的光芒甚至映入了喬魯諾的眼睛。

                          但喬魯諾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他完全沉迷在了面前的電視節目裏。

                          就像某些撲街作者碼字時會不自覺地拿起手機刷刷視頻看看新聞,等清醒過來後發現手機電量只剩10%,小說一個字沒寫,而時間已經過了幾個小時一樣

                          在進入浪費時間的可怕狀態後,人類根本就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

                          徹底沉迷于電視的喬魯諾根本就意識不到自己現在在做什麽,更察覺不到那柄即將砍中自己的匕首。

                          最終,費爾南多一刀刺穿了喬魯諾的手臂。

                          “疼吧?”

                          “總算清醒了點吧?”

                          費爾南多攥著那帶血的匕首,憤怒地吼叫著:

                          “你們這些不知時間寶貴的垃圾,就是只有知道痛了才會暫時清醒。”

                          “這”

                          喬魯諾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忍著手臂上傳來的刺痛,努力集中精神想要召喚出黃金體驗加以反擊。

                          但是

                          但是這電視實在是太好看了。

                          喬魯諾還沒來得及集中精神,他的視線就再次被那花花綠綠的電視屏幕給吸引了回去。

                          他的意識就這樣逐漸淪喪,就連胳膊上傳來的刺痛都沒辦法讓他保持清醒。

                          要知道替身是精神能源凝成的影像,精神無法集中,替身自然也沒辦法顯形。

                          “呵呵。”

                          “狗就是改不了吃屎!”

                          “就算我這麽用力的‘鞭策’你,你也照樣會浪費自己的生命。”

                          費爾南多用刀緊緊地抵住了喬魯諾的脖子,冷笑中滿是憤怒:

                          “你啊,就應該和我以前的學生一樣”

                          “趁早一點滾下地獄!”

                          “住手!”

                          遠處傳來了李青那略帶急切的大喝。

                          “哦?”

                          “你總算有動靜了。”

                          費爾南多眼中的瘋狂稍稍消退,語氣也顯得冷靜了許多:

                          “李青先生,你剛剛是在觀察我的替身能力吧?”

                          “怎麽,已經看明白了?”

                          “那我可得提醒你一句”

                          “我在上課的時候最討厭有人打擾了。”

                          他擡起了另一手,亮了亮那只手上緊握的槍。

                          這柄槍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完全放下,而是一直牢牢地對准了布加拉提的腦袋——只要李青剛剛有任何異動,費爾南多就會直接開槍把布加拉提擊斃。

                          “李青先生。”

                          “你很謹慎,也很幸運。”

                          “我的能力範圍只有十米,而你恰好在我的領域之外。”

                          “既然如此”

                          “那我就只能讓你做個選擇題了。”

                          費爾南多看了看李青頭上滿血的血條,一手用刀抵住喬魯諾的脖子,一手用槍指向布加拉提的腦袋:

                          “A,你把你的替身能力解除了,自己走進我的領域範圍。”

                          “B,我現在就把這兩個家夥殺了。”

                          “注意,選A的話,我會大發慈悲地把其他人都給放掉。”

                          “”

                          李青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此時此刻,喬魯諾和布加拉提兩人都已經徹底沉迷在了娛樂活動裏,根本感受不到外界時間的流逝。

                          能救他們的只有李青。

                          而李青不可能同時救兩個人,准確的說他只能救喬魯諾。

                          因爲天音波加回音擊的二段攻擊花費時間太多,用這招根本不可能趕在費爾南多下手之前制止他的撕破行爲。

                          而金鍾罩這個技能目前還只能對喬魯諾一人使用。

                          因爲布加拉提還不是李青的「隊友」,至少,系統不認他是李青的「隊友」。

                          沒辦法

                          布加拉提、阿帕基等人都只是和李青口頭結盟,而且結盟時間目前還沒超過兩個分鍾。

                          他們只能勉強說是志同道合,還根本談不上是患難與共。

                          李青陷入了艱難的抉擇:

                          “拒絕的話,喬魯諾說不定還有點希望救下來,布加拉提肯定是沒救了”

                          “他現在被人用槍指著,就算是能對他用金鍾罩,金鍾罩本身也沒能快過子彈。”

                          “可是,如果我按那個瘋子的吩咐退出數據化模式走進他的能力範圍,那我自己的安全就沒辦法得到保證。”

                          “怎麽辦”

                          “要放棄布加拉提嗎?”

                          “喂”

                          一旁響起了一個虛弱的聲音。

                          那是納蘭迦。

                          他虛弱得連腿都邁不動,卻還是堅持著用手硬撐著站了起來:

                          “救救他。”

                          “李青,求求你救救布加拉提!”

                          納蘭迦的聲音裏帶著一股濃濃的哀求,眼眸裏甚至還滲出了一層淚珠。

                          很難想象,這個不久前面對病毒和死亡都能保持微笑的勇敢少年,竟然會露出如此羸弱無力的表情。

                          “這”

                          “真是的老子最討厭有小孩子哭了。”

                          李青輕輕歎了口氣,隨後往前踏出一步:“數據化,解除!”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