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jkfg3i"></strong>
        • <option id="jkfg3i"></option>
          <tbody id="jkfg3i"></tbody><optgroup id="jkfg3i"></optgroup>
                <b id="i77mid"><fieldset id="i77mid"></fieldset><div id="i77mid"></div><noscript id="i77mid"></noscript><q id="i77mid"></q></b><noscript id="i77mid"><noframes id="i77mid">
                •     時代在不斷進步,有些經典卻永不褪色。

                      李青當然不會像喬魯諾這個“沒見識的古代人”一樣,僅僅是看到那台厚實笨重畫質還不清晰的電視機就心生興趣。

                      但是,這電視機裏播放出的經典節目卻依舊能吸引他的目光。

                      于是

                      在聽到那似乎從童年記憶中穿越而來的熟悉音樂聲後,李青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腦海中自然而然地生出了“想看電視”的詭異想法,然後這個想法就在他的大腦中不斷膨脹、不斷放大,讓他自己卸下了自己的盔甲。

                      “數據化模式,解除!”

                      爲了看電視,李青竟是主動解除了數據化,找回了自己的視力。

                      而真正可怕的是,他的精神並沒有完全受到控制。

                      在這整個過程中,李青的心情都十分沉重,甚至還背負著一種濃濃的罪惡感:

                      “停下!”

                      “不行絕對不行!”

                      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自己的中考前夕、高考前夕、大學期末考前夕——

                      就連心理活動都和當初一模一樣:

                      “停下啊,李青!”

                      “在這種關鍵時刻,你怎麽能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要早睡/看書/複習/鍛煉/戰鬥啊!”

                      情境和背景可能各不相同,但這些思想鬥爭的結果卻始終只有一個:

                      “就看一眼。”

                      “完蛋了!”

                      不遠處觀戰的阿帕基和納蘭迦面如死灰:

                      “李青也中招了!”

                      在他們那絕望的目光中,唯一有希望戰勝對手的李青也在敵人的替身能力下徹底沉淪。

                      他全神貫注地站在那台老電視機前看迪迦奧特曼,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一種不爲外物所動的幸福笑容。

                      就這樣

                      兩個看電視,一個看報紙,李青這邊的可用戰力全都陷入了費爾南多的控制。

                      費爾南多本人的狀況看起來也不怎麽好。

                      他剛剛幾乎被李青打碎了半邊肩背,身上皮開肉綻、鮮血橫流不說,那只用力過度的手臂更是以一種詭異的姿態扭曲變形。

                      但即使是這樣,費爾南多也依舊沒有露出敗相。

                      他就像是打了過量興奮劑感受不到疼痛一樣,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光,猩紅充血的眼眸裏滿是瘋狂。

                      “成功了總算成功了”

                      “哈哈哈”

                      “李青已經被我抓住了!”

                      “奧蘭托,現在你能放我自由了吧?”

                      費爾南多如此瘋瘋癫癫地自言自語,看起來像是在跟空氣說話。

                      而在這根本找不到另一個人存在的詭異對話之中,費爾南多竟是還聊得非常投入:

                      “什麽?”

                      “還沒結束!”

                      “你、你竟然還想讓我用李青作誘餌,幫你把老板引出來?“

                      “奧蘭托你這個瘋子!”

                      他咬牙切齒地對著空氣喝罵道:

                      “想死的話自己去死不行嗎?爲什麽非要糾纏上我啊!”

                      “”

                      一番激烈的對話後,費爾南多又突然痛不欲生地捂住了腦袋:

                      “該死!我我知道了!”

                      “不要再糾纏我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老板!”

                      說到這裏,他的額間已經綴滿了冷汗。

                      汗水伴隨著他那粗重的喘息不住往下滑落,很快就將他的西服和襯衫都浸濕了大半。

                      費爾南多就這樣氣喘籲籲地用自己那唯一完好的手摸出了手機,哆哆嗦嗦地想要給迪亞波羅打個電話。

                      然而,就在這時

                      阿帕基試圖悄悄挪動身體的輕微動作驚醒了他。

                      “哦?”

                      費爾南多的神智頓時清醒了許多。

                      他馬上從地上撿起刀子,一刀架在了李青的脖子上:

                      “我差點都忘了,還有幾個學生沒接受過教育。”

                      “怎麽”

                      費爾南多用他那飽含警惕的目光,依次掃過試圖有所行動的阿帕基、艱難站起卻顫抖不止的納蘭迦、癱坐在地沉默不語的福葛、以及從一開始就徹底昏睡在路邊老柳樹下的米斯達。

                      “呵呵”

                      “就你們這些殘兵敗將,也要來接受這人性的考驗嗎?”

                      “”

                      阿帕基的臉色十分難看。

                      他本身的替身能力沒有什麽戰鬥力,目前也沒想出任何破解敵人替身能力的辦法。

                      雖然有些說起來有些慚愧,但事實上,在李青中招的那一刻,阿帕基就已經對這場戰鬥不抱任何希望了。

                      “很好。”

                      望著如木頭一般僵立原地的阿帕基,費爾南多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只要你們不再來礙事,我就會放過你們。”

                      “不過”

                      “他們可不行。”

                      費爾南多先是指了指李青,然後又指了指喬魯諾和布加拉提:

                      “他們全都走進過我的‘教室’了。”

                      “在我‘教室’裏浪費時間的垃圾應該得到徹底完全的處理,這正是我作爲教師的原則!”

                      “哈哈哈哈。”

                      “不、不要!”

                      納蘭迦用那虛弱無力的身體,艱難地大聲哭喊:

                      “求你至少放過布加拉提。”

                      “不行!”

                      費爾南多獰笑著無視了納蘭迦的哀求:

                      “我說了,這是我作爲教師的原則!”

                      “不求你”

                      淚水浸濕了眼眶,納蘭迦的態度更加低聲下氣。

                      他一邊舍棄尊嚴爲摯友求情,一邊拼盡全力地調整呼吸集中精神,想要召喚出航空史密斯拯救同伴。

                      可是,他還是失敗了。

                      可能是剛剛的病毒太過凶猛,納蘭迦現在渾身上下都沒有力氣。

                      他能感到自己體內的血液正在異常地發燙,過熱的體溫嚴重影響了大腦的工作狀態,讓他不管怎麽努力都沒辦法集中精神召喚替身。

                      “夠了!”

                      費爾南多最終還是沒有表現出一絲憐憫:

                      “在我面前裝可憐是不會有用的”

                      “浪費時間的‘學生’統統該死,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他非常囂張地說出了要把所有人質都直接撕票的恐怖宣言,手裏的刀刃更往李青的脖子上逼近了幾分。

                      阿帕基等人想要阻止卻不敢阻止,當然,他們也無力阻止。

                      而就在這時

                      “呵呵。”

                      緊張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飽含不屑的冷笑。

                      發出這笑聲的不是別人,正是從一開始就無力癱倒在地、而且從頭到尾都沒坑過聲的福葛:

                      “教師?學生?”

                      “明明就是一個瘋子!”

                      他將嘴角咧成一個嘲諷的弧度,肆意地羞辱著費爾南多:

                      “還說你的學生浪費時間”

                      “明明就是你講的內容太過無聊,才會讓學生們沒辦法集中注意力吧?”

                      “你說什麽?!”

                      聽到這話,費爾南多瞬間失去了理智。

                      福葛此時的言語和表現,像極當初那群不肯認真聽課反而還肆意嘲弄老師的“垃圾”學生:

                      “我講的內容無聊?”

                      “你是這麽說了吧你是這麽說了吧?!”

                      “混蛋”

                      費爾南多的眼眸幾欲噴出火來:

                      “垃圾,你這個垃圾學生”

                      “自己不肯學習就找出這樣糟糕的理由,老師我可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呵呵。”

                      福葛又是一陣冷笑。

                      他全然無視了費爾南多身上那熾烈如火的殺意,繼續不知死活地挑釁道:

                      “不要玩這種過家家遊戲了,費爾南多。”

                      “爛就是爛,無聊就是無聊,你再怎麽發瘋也改變不了你教學水平低劣的事實!”

                      “還有”

                      福葛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我可不是什麽垃圾學生。”

                      “我出生在那不勒斯的一流豪門,從小就接受著最頂級的貴族教育,八歲直接跳級上初中,十歲自學完了高中的全部課程,十三歲就因爲成績優異被意帶利最好的大學錄取。”

                      “像你這種野雞學校裏的三流老師,哪裏有資格給我上課?”

                      “混蛋!!”

                      “講出這樣的話你就是在找死對吧!”

                      費爾南多怒不可遏地仰天大吼。

                      “是啊!”

                      “我的同伴們馬上就要死在你這個瘋子手上,我難道還會怕死嗎?”

                      福葛毫不畏懼地迎向了費爾南多那狀欲噬人的瘋狂眼神:

                      “有本事的話”

                      “你把我一起殺了!”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