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ykvgc3"><dl id="ykvgc3"></dl><dt id="ykvgc3"></dt><tr id="ykvgc3"></tr></div><bdo id="ykvgc3"><div id="ykvgc3"></div></bdo><q id="ykvgc3"><button id="ykvgc3"></button></q><u id="ykvgc3"><li id="ykvgc3"></li><style id="ykvgc3"></style><optgroup id="ykvgc3"></optgroup><em id="ykvgc3"></em></u><dl id="ykvgc3"><i id="ykvgc3"></i><option id="ykvgc3"></option><strong id="ykvgc3"></strong><noscript id="ykvgc3"></noscript><small id="ykvgc3"></small></dl>
      • <u id="ao1qeu"></u><kbd id="ao1qeu"></kbd><bdo id="ao1qeu"></bdo><ul id="ao1qeu"></ul><ol id="ao1qeu"></ol>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74章 另一個敵人

                    福葛怕死,很怕。

                    先前如果不是有李青用槍指著他的腦袋,他絕對不可能背叛組織。

                    那可是統治著全國的passion組織,那可是十幾年來無人能敵的神秘老板,福葛根本就不能理解:

                    布加拉提也好,李青也罷,他們怎麽敢這麽果斷地向老板舉起叛旗。

                    那可是會死人的。

                    果然

                    在被裹挾著加入叛軍之後的第三分鍾,這只舉起“替天行道”大旗的義軍就被老板的親衛隊打得幾乎全軍覆沒。

                    而在這生死關頭,唯一想到破局辦法的竟然是他這個被迫加入隊伍的“慫貨”。

                    這是命運在跟我開玩笑嗎?

                    福葛有些哭笑不得,同時也糾結不已:

                    他的確想到了辦法,但這個辦法卻會在制服敵人之前,先將他自己置入死地。

                    如果敵人第一下就捅死自己怎麽辦?

                    如果敵人出手太快沾不到血怎麽辦?

                    如果敵人沒用刀,而是從地上撿起槍怎麽辦?

                    變數實在太多,這無疑是在找死,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去賭那微乎其微的幸存概率。

                    作爲一個聰明人,福葛發自內心地不想把自己置入險境。

                    可是

                    “這麽蠢的事情,也有必須要去做的時候啊。”

                    不知怎的,福葛想到了李青在冒險出手前說的這句話。

                    他和李青加起來認識不到十分鍾,但李青那冒險進入敵人能力範圍的身影,卻已經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腦中回蕩著這句話,眼前就是曾經拯救過他的摯友,現在已經進入生命倒計時的布加拉提。

                    于是,到最後,福葛還是從“慫貨”變成了“蠢貨”。

                    “這是我賭上性命的計謀”

                    “它已然宣告成功!”

                    福葛用那帶血的眼眸,怒視著眼前的費爾南多。

                    而費爾南多已經敗了。

                    從福葛體內噴湧而出的熾熱鮮血覆蓋住了他半個身體,血液中蘊含的殘留殺人病毒毫不留情地鑽入了他的皮膚。

                    沒有了抗體的制約,這種恐怖的病毒便在費爾南多這個新宿主的體內迅速繁殖。

                    他的身體機能在轉瞬間就受到嚴重破壞,直接接觸到福葛血液的皮膚更是當場就**潰爛。

                    而這時

                    不知爲何,李青先前對他造成的嚴重傷勢,也在這一刻如洪水決堤一般陡然發作起來。

                    “啊!!”

                    “我、我的手!”

                    費爾南多就像是一個突然從卡頓裏恢複過來的高ping戰士,蓦地想起了自己那條被李青打殘了的手。

                    那種肌肉盡裂、骨骼盡碎的劇痛瞬間沖上了費爾南多的大腦,使之痛苦得差點沒有當場昏死過去。

                    意識勉強維持住了,但精神卻沒辦法再繼續集中。

                    “歲月如梭”,也就是那塊懸浮在費爾南多身後的小黑板,很快便隨著主人精神的崩潰煙消雲散。

                    替身能力被解除了。

                    “我在哪?”布加拉提蓦地放下了報紙。

                    “我在幹什麽?”喬魯諾扔掉了遙控器。

                    “就看一”李青的意識蓦地從半分鍾前恢複過來:“眼?”

                    “醒過來了?!”

                    三人異口同聲地發出驚呼。

                    然後,他們本能地左顧右盼,探詢著費爾南多的下落。

                    “別看了,咳咳”

                    “已經被我解決掉了。”

                    福葛艱難地吐出一口血沫。

                    他捂著自己鮮血橫流的肚子,艱難地從地上坐直了身子。

                    而與此同時,病毒發作、痛覺也恢複正常的費爾南多卻是面色蒼白地倒在了他的身邊。

                    “哈哈”

                    “布加拉提,我都說了背叛老板會出事的吧”

                    福葛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有氣無力地笑著:

                    “你看,要不是我,大家連這幾分鍾都撐不過去。”

                    “已、已經贏了?”

                    全程劃水的布加拉提和喬魯諾不禁面露喜色,在徹底走神前連遺言都想好的李青更是爲這逆轉的局勢感到詫異。

                    “是啊”

                    “已經贏了。”

                    福葛調整了一下呼吸,轉而將目光投向了旁邊癱倒在地的費爾南多:

                    這時候,費爾南多已經連氣都喘不上來了。

                    但是在注意到福葛那種作爲勝利者的高傲目光後,他卻還是用著最後的力氣,死死地瞪了回去:

                    “可可惡”

                    “竟竟然被你這種垃圾‘學生’打敗了。”

                    “學生?”

                    “還在玩過家家麽真是個可悲的家夥。”

                    福葛頗爲感慨地輕輕一歎,又突然沒頭沒腦地吐出了兩個數字:

                    “1/2 , 3.”

                    費爾南多竭力瞪著眼睛:

                    “你、你在說些什麽?這兩個數字是什麽意思!”

                    “你自己都忘了?”

                    “真是夠可以的”

                    福葛聳了聳肩,漫不經心地說道:

                    “答案。”

                    “這是你剛剛在扮演老師時,隨口說的那道數學題的答案。”

                    “X1=1/2 , X2=3 .”

                    “抱歉,這種一元二次方程實在是太簡單了,我忍不住就順便給解出來了。”

                    這一番話說下來,費爾南多突然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不知道是因爲身體上的痛苦,還是因爲心理上的因素,他的身體突然按捺不住地顫抖,眼裏也漸漸浮現出一層淚光。

                    淚水越來越多,最終凝成一團自眼角悄悄滑落。

                    費爾南多就這樣激動地抽泣起來:

                    “哦是答案是答案啊。”

                    “原來你在聽我講課原來有人願意聽我講課啊”

                    “我講的內容,沒有沒有那麽無聊吧?”

                    “”

                    福葛嘴唇一陣嚅嗫,差點就要說出一些非常傷人的話語。

                    但不知怎的,敵人死前的眼淚讓他産生了一些多余的仁慈:

                    “恩,還行吧。”

                    “嗚哇哇哇哇”

                    費爾南多的淚水如決堤一般湧出。

                    這個即將死去的中年男人,就像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嬰兒一樣放聲大哭起來。

                    “謝謝謝謝”

                    “我終于等到一個學生了。”

                    他最終呢喃著“謝謝”二字,眼中竟是沒了一絲對福葛的恨意。

                    福葛沉默不語,就這樣目送著眼前的這個敵人在血肉**、全身潰爛的慘狀中慢慢死去。

                    而就在這時

                    費爾南多突然用他那嘶啞腐朽的喉嚨,艱難地喊出了一句:

                    “小心!”

                    “離、離我遠點!”

                    “恩?”

                    福葛微微一愣,然後才本能地往遠處挪了一挪。

                    然而,他才剛剛挪出去一寸距離,就有一個陌生而年輕的聲音在他身邊蓦地響起:

                    “切”

                    “真是無情啊,費爾南多。”

                    “我都快被你吸進身體的病毒害死了你竟然還提醒他?”

                    “是誰?!”

                    福葛駭得寒毛直豎,當即循著這聲音低頭望去。

                    這一望,就讓他的臉色變得愈發蒼白:

                    說話的不是別人,也不是人,而是一個看起來軟乎乎濕哒哒的肉團。

                    這肉團不知何時已經攀附在了福葛的身上,甚至還將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悄悄地塞進了他腹部那血流不止的傷口。

                    而在這整個過程中,福葛竟然都毫無察覺。

                    “已經晚了喲。”

                    那肉團一陣蠕動,竟是浮現出了一張男人的臉:

                    “我已經找到‘入口’,接下來就要進入你的身體。”

                    “咳咳”

                    “病毒還真可怕啊,就連我這個‘住客’都被牽連到了。”

                    “不過”

                    肉團上的臉邪異地笑了起來:

                    “你體內是有抗體的對吧,小家夥?”

                    PS:替身面板

                    替身名——「寄生者」

                    本體——奧蘭托·布魯

                    破壞力:E

                    速度:C

                    射程距離:E

                    持續力:A

                    動作精密性:E

                    成長性:E

                    能力:替身即爲本體,本體即爲替身,外觀爲一個長著人臉的肉團。

                    可以通過傷口進入人體,讓自己和宿主的血肉徹底融合。

                    寄生成功後可以完美地控制宿主的身體,操縱宿主體內的器官活動、體液分泌、神經信號傳遞,甚至可以強行解除肌肉限制,讓宿主暫時擁有超越人類極限的力量。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