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jelk05"><li id="jelk05"><option id="jelk05"></option><dl id="jelk05"></dl><dir id="jelk05"></dir><big id="jelk05"></big></li><ins id="jelk05"><center id="jelk05"></center><table id="jelk05"></table><tt id="jelk05"></tt></ins>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76章 受折磨的靈魂

            靈魂到底是什麽,這一點至今無人能給出答案。

            但奧蘭托從無數次實踐中知道的是,物質決定意識,只要能完全控制住身體,那就不怕控制不了靈魂。

            “我控制著你體內最細微的神經信號傳遞,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

            “靈魂的寄所是大腦,而大腦只不過是神經信號的奴隸。”

            “膝跳反射你懂吧?”

            “只要輕輕叩擊一下膝蓋下的韌帶,你的股四頭肌就會控制不住地收縮,使小腿作急速前踢的反應。”

            “雖然大腦的神經活動遠比膝跳反射複雜,但原理卻是差不多的:只要我給你的大腦傳遞相應的神經信號,你就會憑空産生虛假而又真實無比的感覺。”

            奧蘭托的聲音猶如惡魔

            這聲音沒有從他的口中發出,而是直接出現在了福葛的腦海:

            “就像現在”

            “我明明沒有說話,但你的大腦卻還是聽到我了。”

            “夠了夠了!”

            福葛臉上已然浮現出了懼色。

            作爲一個13歲就能考上大學的高級知識分子,他當然知道奧蘭托的話意味著什麽。

            就像這兩天剛剛上映的那部科幻大片黑客帝國裏所描述的那樣,如果有徹底控制大腦的辦法,那人類甚至可以毫無察覺地被囚禁在一個完全虛擬的世界。

            “哈哈,其實也沒你想的那麽玄乎。”

            “我又不是什麽超級計算機,可沒那個能力營造出那麽複雜而真實的幻境。”

            “不然的話哪用的著你屈服,我直接用幻境就可以控制你了。”

            “不過不要高興太早”

            “如果是你記憶裏本就存在的場景,或是一些比較簡單的身體感受,我還是可以完美模擬出來的。”

            奧蘭托戲谑的聲音再次響徹腦海:

            “對了不要拿剛剛上映的電影作比喻啊。”

            “黑客帝國我還沒看過呢,竟然讓你給劇透了。”

            “你?!”聽到這話,福葛愈發顯得驚慌失措:“你怎麽知道我在想什麽?!”

            “難、難道”

            “你還能讀取我大腦裏的想法和記憶?!”

            他回味著奧蘭托剛剛所說的話,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襲上心頭:

            連最**最核心的大腦都受制于人,我已經徹底變成這個怪物的奴隸了。

            根本無力反抗

            只能只能服從了嗎?!

            等等

            福葛腦中又湧出一股更大的恐懼:

            “剛剛的悲觀想法是從哪來的?”

            “這是我自己本來的感受,還是那個怪物用神經信號強加給我的想法?”

            “該死!!”

            他痛苦而絕望地抱著自己的腦袋:

            “混蛋,不要對我的大腦亂動手腳!”

            “你這只令人作嘔的寄生蟲”

            “我要殺你了我要把你碾成肉醬!”

            福葛內心壓抑已久的狂躁如洪水決堤一般湧出,竟是産生了一種以毒攻毒的效果,硬生生地把奧蘭托施加的虛假想法給壓制了回去。

            “文質彬彬的外表下竟然隱藏著如此醜陋的真實,還用這狂躁的情緒抵禦住了我的精神暗示?”

            “真是讓人意外唉”

            奧蘭托無奈地歎了口氣,語氣中卻沒有半分慌亂:

            “看來得廢上不少力氣了。”

            說著,他還用自己那雙黏在福葛胸膛上的眼睛,小心地觀察了一下李青、喬魯諾等人的動作:

            果然

            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動作,或者說,想動也無從下手。

            此時此刻,奧蘭托的身體已經和福葛完全融合了。

            那令人作嘔的肉團黏附在福葛的肩臂上、胸膛上、腰腹上,和福葛本身的血肉融爲一體。

            就算是手藝最精湛的外科醫生,也不可能讓這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兩人分離。

            在這種情況下,福葛的性命就和奧蘭托緊緊綁定在了一起。

            李青等人投鼠忌器,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很好,既然大家都有空,那我就好好地調教一下你吧!”

            “嘿嘿親愛的福葛,這可是你自找的。”

            奧蘭托那邪惡的笑聲再次響徹腦海:

            “剛剛被刀捅的感覺夠刺激吧?”

            “現在我來幫你模擬一下,同時被十把刀刺穿身體的感覺如何?”

            話音剛落,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楚便如海嘯一般湧向福葛的大腦。

            明明身體上沒有遭受任何傷害,但福葛還是能清清楚楚地感覺到

            他的手臂,肩膀,胸膛,大腿都在這一瞬間內,被一把無形的鋼刀刺穿了!

            那刀刃割裂肌肉的體驗是如此真實,那血液碰湧而出的感受是如此令人恐懼,而那無窮無盡的痛楚更是讓他難受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滿足了嗎?”

            “人體是有休克這種自我保護機制的,但是”

            “有我在幫你把關,你想痛昏過去都不可能!”

            “十把刀也好,一百把刀也好,還是三千六百刀的淩遲處刑也好不管怎樣你都不會昏迷,也不會死去。”

            奧蘭托的聲音猶如惡魔。

            福葛這才理解,爲什麽費爾南多死前警告他時的表情如此凝重:

            “光用刀子太無聊了,再試試其他的吧哈哈!”

            “被車撞死的感覺,被槍打死的感覺,被雷劈死的感覺,被水淹死的感覺”

            “我能讓你體驗無數種不同的死法,而你只能永遠活在這虛假的地獄,永遠也達不到死亡的真實!”

            “啊啊啊啊啊!”

            福葛痛不欲生地發出了狂吼。

            而真正可怕的是,他這陣狂吼還只能在心裏喊出來。

            因爲擔心李青等人見狀不對妨礙自己對宿主的調教,奧蘭托甚至還屏蔽了福葛對面部肌肉和發聲器官的控制,讓他沒辦法向外界展現自己的痛苦。

            此時此刻,福葛只能獨自承受這份絕望:

            “我我到底還要死多少次啊?下一次死亡會是什麽方式?我要怎麽辦啊!”

            “不要再繼續了啊啊啊啊啊!!”

            奧蘭托沒有說話,他仍在向福葛的身體施加虛假而真實的刑罰。

            但與此同時,他也微微有些驚訝,甚至是惱火:

            因爲福葛雖然已經痛不欲生,已經徹底絕望,但他仍舊沒有屈服。

            是的,他的靈魂仍舊沒有屈服。

            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沖擊下,福葛的精神都幾乎趨于崩潰,但他卻始終沒有向奧蘭托求饒。

            “這是何等可怕的意志啊”

            “一般的宿主連第一關的精神暗示都撐不過,他卻能頂住如此殘酷的死亡體驗,一直堅持到現在。”

            “切這次真是攤上一個麻煩的家夥了!”

            奧蘭托無奈地暗罵了兩聲,又特意觀察了一下李青等人的動作:

            在短暫的等待之後,他們似乎按捺不住地要搞些小動作了。

            “該死沒調教好的宿主可沒辦法使用啊。”

            “這可是你逼我的,福葛。”

            奧蘭托的聲音徹底冷了下來:

            “我調教宿主的方式除了給與痛苦,還有更可怕的一招那就是施加恐懼。”

            “現在就讓我好好翻一翻你腦子裏的記憶,讓你仔細體驗你這一生中最爲恐懼的場景吧!”

            話音剛落

            福葛的精神一陣恍惚,眼前的景象也如走馬燈一般變幻不止。

            終于,一段被他埋葬在心底的糟糕記憶被奧蘭托不留情面地翻了出來,然後又用最真實的感覺還原到了現在:

            那是一年多前,福葛還在上大學的時候。

            准確的說,是他被大學開除前的最後一天。

            而福葛這個天才少年之所以被大學開除,說起來也正是因爲這一天發生的事

            那天,他用一本重達四公斤的大英百科全書,把某位德高望重的大學教授砸成了重症監護。

            福葛做出這種事是因爲內心狂躁發作,而他當時內心狂躁發作其實也是因爲有外界因素刺激。

            而這個外界因素刺激,現在正以一種真實無比的方式在福葛腦中“重播”:

            “福葛。”

            “身材不錯哦,蠻結實的。”

            大學的圖書室裏,一位年過五旬的男教授正親熱地拍著福葛的肩膀,語氣輕浮地說著騷話。

            “教授,你幹嘛啊?”

            “都幾歲了,還這麽害羞。我看你完全是不懂哦。”

            “懂、懂什麽?”

            “你想懂,我辦公室裏有一些好康的。”

            “好康的?是教授您的論文嗎?”

            “什麽論文!比論文還有趣還可以教你當大人哦”

            “”

            記憶才重演到一半,福葛就屈服了:

            “夠、夠了!”

            當時的他有辦法拿書砸爆教授的狗頭,現在的他卻只能站著任人宰割。

            福葛根本不敢想接下來自己會體驗到什麽感覺,只是遲疑了一會兒便徹底放棄了抵抗:

            “放過我吧我願意服從!”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