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放過我吧我願意服從!”

                    面對那令人窒息的恐懼,福葛的精神防線終于崩潰。

                    他被迫摒棄了尊嚴和信念,向那個竊據自己身體、玩弄自己靈魂的惡魔低下了頭顱:

                    “紫煙”

                    “出來吧!”

                    福葛用他那已經被折磨得有些恍惚的意識,按照奧蘭托的命令召喚出了替身。

                    奧蘭托馬上乘虛而入,向已經因爲痛苦和恐懼而精神恍惚的福葛下達了精神暗示:

                    “動手吧,幫我把那些礙事的家夥都解決掉!”

                    “是。”

                    福葛心中湧出一股複雜難言的情緒。

                    他本能地不願意當這個怪物的走狗,最終卻還是呆呆地表現出了順從。

                    紫煙隨之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一雙充滿暴虐氣息的眼睛便直勾勾地盯向了前方。

                    “很好很好”

                    奧蘭托在狂笑。

                    雖然他這邊嚴格來說只有福葛一個戰力,但奧蘭托卻對這場戰鬥充滿信心:

                    一方面,在他“刺激激素分泌”、“解除肌肉限制”的奇妙手段下,福葛絕對能發揮出遠超往常的戰鬥力。

                    一方面,他早就觀察過,阿帕基和納蘭迦一傷一病全程劃水毫無建樹,喬魯諾和布加拉提傷勢嚴重血流不止難以行動。

                    仔細算來,對面也就李青一人能打。

                    “幫我取得勝利吧,親愛的宿主!”

                    伴隨著那擾人心神的精神暗示,奧蘭托的聲音中愈發多了幾分狂妄。

                    然而,這份狂妄卻很快煙消雲散。

                    因爲喬魯諾和布加拉提,這兩個本應該奄奄一息的重傷員,現在竟然活蹦亂跳地動起來了。

                    “怎麽可能?”

                    “他們的傷怎麽會好的這麽快!”

                    奧蘭托剛剛忙著給福葛模擬“圖書室激鬥”的逼真場景,卻是沒辦法一心二用地分出注意力觀察其他事情。

                    可就是這麽短短幾秒鍾的功夫

                    等奧蘭托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兩個一只腳踏進骨灰盒的家夥,竟然就這麽活了?

                    他本能地陷入了震驚。

                    而與此同時,李青和布加拉提已經按照事先制定好的作戰計劃,毫不猶豫地迎向了沖殺上前的紫煙。

                    抗病毒血清可以被無限量供應,紫煙的殺人病毒也就沒辦法再給人帶來威脅。

                    而一旦沒有殺人病毒的能力加成,紫煙就是一個只會平砍的力A白板,而且還是那種腦子不怎麽好使的莽貨。

                    很快,它就遭遇到了一種自誕生以來就從未體驗過的屈辱,體驗到了什麽叫做被人貼臉暴揍。

                    “上吧,黃金體驗!”

                    見到紫煙被成功牽制,喬魯諾當即帶著黃金體驗長驅直入,刀鋒直指被奧蘭托寄生的福葛本體。

                    下一秒,那暴風雨一般密集的拳頭便占據了福葛的整個視野: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可惡”

                    “竟然直接攻擊本體,他不怕傷害到這個被我寄生的小鬼嗎?”

                    奧蘭托微微有些驚訝。

                    他當即強行接管了福葛的軀幹和四肢,並且用一種會對人體造成永久性損傷的方式強行解除了肌肉的限制,讓這具普普通通的肉身爆發出了能和替身對拳的力量。

                    被奧蘭托操縱的福葛,在喬魯諾控制下的黃金體驗,兩者的拳頭不斷在空中對撞,激起了一陣浩浩蕩蕩的空氣震響。

                    “這家夥完全是在全力出手”

                    “他是想直接把宿主打成傷殘,然後把我和宿主一起控制住嗎?”

                    奧蘭托一邊忙著操縱福葛和黃金體驗對拳,一邊按捺不住地在心裏猜測著喬魯諾的用意。

                    而事實證明,他猜的還遠遠不夠大膽。

                    在黃金體驗與福葛對拳的時候,喬魯諾已經如鬼魅一般繞行到了福葛身側,並且亮出了那把鋒芒畢露的匕首。

                    匕首上寒光閃爍,照得奧蘭托一陣脖子發涼——

                    雖然他自己沒有脖子,但爲了更好地控制宿主戰鬥,此時的他已然和福葛進行了實時的“感知互通”。

                    福葛能感受到的東西,他都能感受到。

                    “喂喂”

                    奧蘭托微微一愣,緊接著便是嗤笑:

                    “你拿刀幹嘛?”

                    “你不會以爲,用刀就能把我從宿主身上砍下來吧?”

                    “蠢貨!我的身體早就融進了這家夥的血肉,是絕對不可能被人分割出來的!”

                    “我知道。”

                    喬魯諾的聲音和那刀光一樣冷:

                    “所以,我會連你和他一起砍!”

                    在這句話響起的那一刹那,他便已經出刀了。

                    那無堅不摧的刀刃先是在空氣中激起一陣銳鳴,緊接著就如熱刀切黃油一般輕易地砍開了福葛的後頸,切斷了福葛的頸椎,撕裂了那重重血管、肌肉和神經。

                    “啊?!”

                    奧蘭托蓦地覺得脖子一涼,這次是真的涼了。

                    福葛就更是如此。

                    他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眼睜睜地看見自己騰空而起,而自己的身體卻栽倒在地。

                    下一個瞬間,紫煙消失于無形,奧蘭托也沒有了動靜。

                    那張生長在福葛軀體上的臉,就和福葛那栽倒在地的軀體一樣,先是蓦地停止了動作,緊接著就無意識地輕微抽搐起來。

                    “你幹了什麽!!!”

                    平地炸起一聲怒吼。

                    說話的當然不是已經沒辦法說話的奧蘭托和福葛,而是那滿臉都是震驚和憤怒的布加拉提。

                    他把福葛的性命托付給了喬魯諾,卻沒想到喬魯諾的解決辦法竟然是如此的簡單粗暴。

                    喬魯諾沒有回應。

                    他知道布加拉提肯定會擔憂同伴反應激烈,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浪費口舌。

                    面對周圍人的震驚和不解,喬魯諾直接用事實做出了回答: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撐著福葛的腦子還熱乎,黃金體驗開始瘋狂地毆擊地面。

                    馬路上的水泥塊被灌注了海量的生命力,很快便蠕動扭曲變形,最終變成了一個體積約莫有籃球大小、而且還在不斷跳動的肉團。

                    再然後,喬魯諾提著福葛的腦袋,十分隨意地往那肉團上一摁——

                    福葛那斷掉的脖子,竟是和這沒手沒腳的詭異肉團接在了一起!

                    “啊啊啊啊啊!”

                    福葛發出了一陣難以形容的嚎叫:

                    “唉?”

                    “我竟然能說話了?”

                    “等等”

                    他努力垂下目光,看清楚了自己脖子下面長著的那個比自己腦袋大不了多少的肉團:

                    “這、這是什麽鬼東西啊?!!”

                    “這是我給你造的臨時軀體。”

                    “裏面有簡單的生命維持系統,可以保證你暫時不死。”

                    喬魯諾語氣平靜地解釋道。

                    “軀體?”

                    福葛幾乎要發瘋了。

                    他還以爲奧蘭托已經是他見識過的最大的變態,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另一個瘋子對他下手:

                    “什麽玩意!”

                    “誰他媽想用這麽詭異的軀體活著啊!”

                    福葛忍不住報出了粗口。

                    他很想跳起來給喬魯諾一巴掌。

                    但他的身子現在看起來就像是由兩個圓球堆疊起來的劣質雪人,根本沒辦法做出任何動作。

                    “不要擔心。”

                    喬魯諾輕輕地將福葛從地上抱了起來:

                    “我說了,這只是‘臨時’的軀體。”

                    “人體內部構造太過複雜,不可能這麽快制造出完整的身體。”

                    “這個肉球至少可以把你的命保住,等戰鬥結束了,我再慢慢幫你恢複軀體。”

                    “原來如此”

                    聽到這話,幾欲癫狂的福葛終于冷靜下來:

                    “也就是說,我還能變回正常人是吧?”

                    “等等那奧蘭托呢?”

                    他蓦地反應過來,當即轉憂爲喜:

                    “我明白了!”

                    “把被寄生的身體全部舍棄掉,那個寄生蟲也就拿我沒辦法了!”

                    “沒錯。”

                    喬魯諾點了點頭,緊接著又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栽倒在地的那個無頭屍體:

                    在失去腦袋之後,它已經徹底不動了。

                    而寄居在那具殘屍上的奧蘭托,似乎也隨之停止了呼吸。

                    “成功了。”

                    “那個怪物應該是死了。”

                    喬魯諾長長地松了口氣。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個戲谑無比的聲音卻在他的耳畔響起:

                    “是嗎?”

                    “你真的確定我死了?”

                    說話的是被喬魯諾抱著的那個人頭。

                    但是,這聲音卻並不屬于福葛。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