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foot id="ayzkeq"></tfoot><b id="ayzkeq"></b><pre id="ayzkeq"></pre>
          1. <q id="8e3h8m"></q><span id="8e3h8m"></span>
                1.     不久之後。

                      那不勒斯的某個角落,迪亞波羅神色冷峻地撥通了一個電話:

                      “爆破小組,我有個任務要交給你們:”

                      “去一趟巴勒莫港沿海的賽熱裏塔街區,把那個地方炸了。”

                      “是,bss!”

                      “我們爆破組保證完成任務!”

                      “不過,bss,能再說說具體任務目標是哪嗎?”

                      “我不是說了嗎,巴勒莫港的賽熱裏塔街區。”

                      “然後呢?”

                      “這次任務的目標是賽熱裏塔街區裏的哪條街道,哪個建築?”

                      “不,蠢貨!”

                      迪亞波羅的聲音隱隱有些失態。

                      他極力壓抑著內心掀起的萬丈波瀾,用那壓迫感十足的聲音低吼道:

                      “不要再讓我說第三次了我要你們炸的不是樓,是街區,是一整個街區!”

                      “給我把能動用的炸藥都給拿出來,把那一整個街區都夷爲平地!”

                      “”

                      電話那頭的小弟已經被這個堪稱瘋狂的命令給嚇著了:

                      “炸、炸一整個街區?”

                      “老板,這是不是太過份了事情鬧大了會壓不住的!”

                      “我覺得”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我不管你們是怎麽想的,今天,今天我就要在晚間新聞的頭條上,看到那個街區徹底消失的消息!”

                      爆破組的小弟根本就來不及吭聲,迪亞波羅就已經惱火地挂掉了電話。

                      他緊緊攥著手機,黃綠交融的邪異瞳孔裏浮現出了一股揮之不去的殺意:

                      “可惡太可惡了!”

                      “憂郁藍調爲什麽世界上會有這種糟糕透頂的替身!”

                      憂郁藍調,只需要時間和地點兩個要素就能還原過去。

                      而迪亞波羅最厭惡最敏感的就是有人能探查到自己的過去。

                      一想到有憂郁藍調這個替身在,迪亞波羅就感覺自己像是裙子過短的小姑娘,走到哪都覺得有人在鬼鬼祟祟盯著自己的**部位。

                      而更糟糕的是

                      在後續人員趕到現場之後,被發現的只有費爾南多的屍體。

                      他一看是死在某種殺人病毒上面的,而布加拉提小隊中正好有一個能釋放殺人病毒的替身使者。

                      而迪亞波羅後來按捺不住地直接打電話給布加拉提詢問情況,結果也是無人接聽。

                      種種迹象表明,阿帕基很可能,不,是整個布加拉提小隊都有背叛組織的重大嫌疑。

                      “阿帕基李青”

                      “他們一個知道我的替身能力,一個有能力回溯過去探查我的真身。”

                      “如果他們真的走到了一起”

                      “就算我能把早上出現在巴勒莫港灣的痕迹全都抹去,也肯定抹不掉我過去、現在及以後留下的所有痕迹。一定一定會被他們找到漏洞的!”

                      當然抛開這些不談,迪亞波羅最在意的還是那簡單而沉重的“命運”二字:

                      “這麽巧真的就這麽巧嗎?”

                      “在這短短一天之內,先是出現了一只能知曉我替身能力而不死的蟑螂,緊接著又冒出了一個可以窺探他人過去的臭蟲。”

                      他臉色僵硬地計算著敵方那莫名其妙膨脹起來的戰力:

                      “還有布加拉提、福葛、納蘭迦那個敢打電話羞辱我的米斯達還有那個曾經和李青一起在維蘇威火山出現的金發小鬼。”

                      “李青那邊的力量越來越大了!”

                      “而促使他們碰頭的那個人”

                      “還正是我迪亞波羅啊!”

                      迪亞波羅感覺自己就像是掉進了蛛網的蠅蟲,越是努力掙紮,就越被這蛛網纏得越來越緊:

                      “如果我不看到那塊該死的石頭,我就不會小心到需要借助下層組織的力量。”

                      “如果我不動用下層組織的力量,布加拉提他們就沒可能和李青見面。”

                      “命運,這就是命運嗎?”

                      雖然還不知道布加拉提等人前去追殺李青的真正結果,但他已經本能地察覺到了接下來的情況可能會極爲不妙。

                      “該死!!”

                      “這該死的命運,它真的不站在我這邊了嗎?”

                      被恐懼和憤怒所糾纏的迪亞波羅,很想現在就沖到李青身前,將這個心腹大患一並解決。

                      但是理智告訴他,他不能這麽沖動。

                      畢竟

                      憂郁藍調的能力實在是太麻煩了。

                      如果他沒有必勝的把握就貿然出手,那他的真面目反而會因爲自己的魯莽直接暴露在對方面前。

                      這樣一來,敵人直接重播戰鬥畫面就行,連花時間尋找他過往痕迹的功夫都省了。

                      “冷靜”

                      “先觀察局勢再冷靜判斷,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迪亞波羅竭力調整著心態,手裏卻是不知不覺地將那堅固的諾基亞攥出了一片觸目驚心的裂紋。

                      而就在這台倒黴的手機馬上就要報廢的時候,一段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及時救下了它。

                      “喂喂?”

                      迪亞波羅接通了電話,電話那頭很快便傳來了一個令人討厭的聲音。

                      這個聲音裏帶著滿滿的興奮,滿滿的激動,滿滿的愉悅,可就偏偏沒有那種對迪亞波羅這個強大老板的尊重和敬畏:

                      “老板,是老板吧?”

                      “您的命令我已經注意到了!”

                      “雖然路途有些遠,時間也有點緊”

                      “但是爲了幫助我親愛的老板解決困難,我和賽可還是不辭辛勞地開著直升機過來了”

                      “哈哈哈哈”

                      那個聲音愈發令人厭惡:

                      “怎麽樣,老板?”

                      “看在我喬可拉特這麽忠心的份上,這一次你能讓我放開手殺人了吧?”

                      “”

                      迪亞波羅一陣沉默:

                      喬可拉特,他的親衛隊成員之一。

                      毫不誇張地說,這家夥是他親衛隊中“業務”能力最強的存在。

                      但是,喬可拉特卻是個有殺人癖好的嗜血瘋子,是迪亞波羅這個“屑老板”都心生鄙夷的生物垃圾。

                      迪亞波羅至少殺人有目的,而喬克拉特殺人卻只是爲了過瘾。

                      狗會咬人當然是好事。

                      但是這狗要是瘋瘋癫癫地亂咬人,那主人也會很不高興。

                      “該死!怎麽跑來的是這條瘋狗”

                      迪亞波羅心中不悅地想到:

                      “這裏可是人口密集的城市。”

                      “如果把這條瘋狗放出來隨便咬人,事後我又不知道得花多大力氣幫他擦屁股!”

                      他這麽想著,隨即語氣冰冷地回應道:

                      “喬可拉特,這裏不需要你。”

                      “你給我從哪來回哪去”

                      “等等”

                      迪亞波羅正准備把一心跑來過過殺瘾的喬可拉特趕走,話說到一半就突然改變了主意:

                      他爲了掩藏蹤迹連巴勒莫港區都炸了

                      再毀掉一個那不勒斯,似乎也不算什麽。

                      “你還是留下來吧。”

                      迪亞波羅用十分危險的口吻吩咐道。

                      “哦?”電話那頭的聲音興奮到幾乎扭曲:“可以放開殺嗎?”

                      “可以。”

                      虱子多了不怕咬,迪亞波羅索性把這條瘋狗放出來了。

                      “正好”

                      米斯達、阿帕基、布加拉提、福葛、納蘭迦、李青、不知名的金發小鬼

                      這一連串名字從他腦海中閃過:“找死的人,實在太多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