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iy3xba"></thead>
  1. <font id="sszpih"><fieldset id="sszpih"></fieldset><tr id="sszpih"></tr><tt id="sszpih"></tt></font><tr id="sszpih"><noscript id="sszpih"></noscript><abbr id="sszpih"></abbr><option id="sszpih"></option><span id="sszpih"></span></tr><noscript id="sszpih"><dt id="sszpih"></dt><strike id="sszpih"></strike><u id="sszpih"></u></noscript><dt id="sszpih"><u id="sszpih"></u><bdo id="sszpih"></bdo><strong id="sszpih"></strong><strong id="sszpih"></strong><bdo id="sszpih"></bdo></dt>

        “操縱方向?!”

        這個概念很難理解,但米斯達卻是已經有了切身的體驗

        無論是有實體的子彈,還是無實體的“力”

        在觸碰到維克托身體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攻擊就都在那個紅色箭頭的導引下調轉了方向。

        子彈可以調轉180度原路返回,那向前轟擊的無形之力,更是毫無保留地直接反彈回了米斯達自己的身上。

        作用力被原封不動的彈了回來,再加上本就存在的反作用力,兩者疊加起來就是雙倍的快樂。

        米斯達這一拳非但沒對敵人造成一絲傷害,反而將自己的胳膊震得虎口發麻。

        “嘶好疼”

        他痛苦地咬著牙,踉跄著往後倒退:

        “這是在開玩笑嗎”

        “子彈沒有用,拳頭也沒有用,所有的外部攻擊都會被他調轉方向那這家夥不就是無敵了嗎”

        “,,”

        維克托很“謙虛“地搖了搖頭:

        “世界上可沒有無敵的替身能力。”

        “如果是你的同伴,那個會放殺人病毒的福葛,那個能開出拉鏈的布加拉提,我碰到了都會覺得非常頭疼。”

        “可是哈哈哈哈。”

        他按捺不住地狂笑起來:

        “上天果然在眷顧著我。”

        “一條大魚自己送上門來,替身能力還偏偏是純粹的物理攻擊。”

        “物理攻擊這對我一點用都沒有啊!”

        說著,維克托緊握雙拳,氣勢洶洶地逼上前來:

        “來吧!”

        “把你的拳頭亮出來,我們好好地打上一場!”

        “打個鬼啊!”

        米斯達臉色發白地繼續往後倒退。

        “打不贏根本就不可能打贏的!”

        “他的能力對我而言根本就是無敵的,我怎麽可能贏得了這麽一個能操縱方向、免疫攻擊的怪物?”

        望著眼前那猶如貓戲老鼠一般不斷逼近的維克托,他竟是如當初面對肉塊時一樣驚慌得大腦一片空白。

        但敵人卻不會因爲他喪失戰意就手下留情。

        在米斯達慌亂後退的時候,維克托已然借著小跑助力,猛地拉開步伐,凝聚起全身力量猛然轟來一拳。

        “米斯達、米斯達!”

        六個替身小人圍繞在米斯達耳畔,心急如焚地喊道:

        “振作起來,振作起來戰鬥啊!”

        它們的聲音急切無比,但米斯達卻已經害怕得六神無主。

        面對維克托全力揮來的拳頭,他先是一陣驚慌大叫,緊接著竟是下意識地迎著那拳頭擋了一下。

        “喲嚯。”

        “你還敢還手?”

        維克托嘴角不屑一撇,與米斯達胳膊相撞的拳頭上便蓦然探出一個箭頭。

        “啊!!”

        米斯達的嘴角頓時溢出一縷猩紅的鮮血。

        反作用力,反彈回來的力,加上維克托的拳勁,三者凝爲一體同時發威,竟是將米斯達整個人都轟得倒飛了出去。

        “切”

        望著那癱倒在地眼神驚慌的米斯達,維克托的表情愈發不屑:

        “這麽低級的錯誤都犯得出來。”

        “喂喂你真是人頭值一個幹部寶座的蓋多米斯達嗎?”

        “如果殺錯了人,那本大爺的感情可就浪費了啊!”

        “我”

        米斯達捂著那幾欲斷裂的手臂,心中驟然湧出了一股濃濃的羞恥:

        “又又是這樣我的大腦又一片空白了!”

        “該死!”

        他緊緊咬著嘴唇,幾乎將嘴唇都咬得破裂出血:

        “嘴上明明喊著要永不屈服,身體卻又這麽幹淨利落地投降了!”

        “我我真的就這麽可悲嗎”

        “不”

        “不是這樣的!”

        一股熾烈的火焰在米斯達眼中熊熊燃起:

        “我蓋多米斯達,不應該是這樣的懦夫!”

        “就算是被人嘲笑至今的法國佬,在二戰時也抵抗了整整42天才向敵人投降”

        “我要是投降得比這樣的笑柄還快,那豈不是成了一個豬狗不如的雜碎!”

        在這一刻,米斯達終于明白:

        他現在面對的可是生死之戰。

        投降沒用,妥協沒用,驚慌沒用,懦弱沒用,壞人不會良心發現,敵人不會放下屠刀。

        如果放棄抵抗,結局就只會是被人踩著屍體嘲笑。

        “想辦法,想辦法還擊!”

        “就算最後的結果還是失敗,我也要在死前從這家夥身上撕下一口肉來!”

        在生與死的邊緣,米斯達終于覺醒了一種信念。

        他不再是一個只會熱血上湧的天真少年,而是一個擁有不屈意志的鐵血硬漢。

        他開始學會克服恐懼,學會保持冷靜,學會觀察環境,學會咬牙還擊。

        最終

        在維克托即將再次逼近的生死關頭,米斯達的眼中終于閃過了一絲亮光:

        “性感手槍!”

        “7留駐防守,其他人全體出擊!”

        他終于不再依賴替身的保護和教導,而是主動地指揮替身發動起了攻擊。

        “s!”

        六個小家夥們士氣一振,隨即遵循命令向左輪槍的槍口彙聚而去。

        而米斯達則是猛然擡起左輪手槍,迎著直沖而來的維克托,迅速開出整整五槍。

        五發子彈從閃耀的火光中呼嘯而出。

        從1到6,五個替身小人各自騎乘上了一發子彈,駕馭著這些子彈呼嘯而出。

        它們就好似是英勇善戰的騎士,讓那些子彈在它們的缰繩下肆意地變換著飛行軌迹,又在空中劃過五道漂亮而繁複的弧線。

        “哦?”

        維克托停下腳步,全神貫注地盯向了那些子彈:

        “原來如此”

        “讓替身直接騎乘在子彈上實時操縱,用五發軌迹難測的子彈同時向我發動攻擊。”

        “是想增大我的反應難度,讓我來不及發動替身能力嗎?”

        “可笑!”

        “如果連連發的子彈都應付不了,本大爺怎麽能活到現在!”

        維克托心裏不屑發笑,眼裏卻一點沒有輕視。

        他就這麽專心致志地觀察著那些子彈的動向,調動著替身能力保護自己:

        第一發,攻擊的是太陽穴。

        反射!

        第二發,鎖定的是心髒。

        調轉!

        第三發,咽喉動脈。

        彈開!

        第四發,額頭眉心。

        赤色向標,給我彈向他的眼睛!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整整四發子彈接連轟擊在維克托身上,卻又被瞬間冒出的紅色箭頭輕易操縱了方向。

        它們全都無一例外地往回轟向了米斯達。

        幸虧替身小人們一直騎乘在這些子彈上面可惜繼續進行彈道微調,才沒讓米斯達被這一輪子彈反射打成篩子。

        “已經解決了四發”

        “那麽,第五發子彈在那裏?”

        維克托聚精會神,謹慎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而這時,他背後已然響起了一陣清晰的氣浪擾動。

        “呵呵第五發子彈還特地在空中繞了個大彎,想要從我眼睛看不到的後方轟擊嗎?”

        “沒用的!”

        “我從覺醒能力開始就擁有了一種應對攻擊的本能,不管你從哪個角度攻來我都能察覺!”

        維克托在心中這麽想著,便不躲不閃地仍由背後的物體飛撲而來。

        等它一接觸到自己的皮膚,他就會用那“無敵”的赤色向標將其彈開。

        然而

        當背後的物體真正觸碰到自己的身體時,維克托卻驟然聽到了一陣不妙的異響:

        “哔哩哔哩哔哩哔哩”

        “這是?!”

        維克托臉色一滯。

        他這時才猛然發現,轟擊到自己脊背上的不是子彈,而是一根從天花板上垂下的電纜。

        前面的四發子彈都是掩護第五發子彈的蹤迹。

        而第五發子彈的目的從一開始就不是攻擊他的身體,而是將那根早已斷了一半的電纜徹底削斷。

        “維克托。”

        “你說過,你的替身能力是操縱所受外部攻擊的方向對吧?”

        這一刻,時間仿佛凝固。

        “雖然我讀完初中就辍學了,但也知道電的本質是電子的定向流動。”

        “高壓電場會在你觸電那一刹那以光速形成,人體內的導電粒子又會在電場力的作用下瞬間形成電流。”

        “換言之”

        距離維克托脊背只剩咫尺之遙的截斷電纜在閃爍著藍白的電芒,而米斯達眼中的光芒卻比它更要明亮:

        “電擊根本就不算是外部攻擊,而你,也沒辦法改變體內之物的方向!”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