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5zb9c8"><strong id="5zb9c8"></strong><dd id="5zb9c8"></dd><big id="5zb9c8"></big></optgroup><strong id="5zb9c8"><pre id="5zb9c8"></pre><center id="5zb9c8"></center><table id="5zb9c8"></table></strong><tt id="5zb9c8"><b id="5zb9c8"></b><dt id="5zb9c8"></dt><span id="5zb9c8"></span><del id="5zb9c8"></del></tt><button id="5zb9c8"><th id="5zb9c8"></th><div id="5zb9c8"></div></button><button id="5zb9c8"><tt id="5zb9c8"></tt><form id="5zb9c8"></form><ol id="5zb9c8"></ol><acronym id="5zb9c8"></acronym><legend id="5zb9c8"></legend></button>
        <em id="w6pf4i"><strike id="w6pf4i"></strike></em>
        <li id="w6pf4i"><dt id="w6pf4i"></dt><div id="w6pf4i"></div><dfn id="w6pf4i"></dfn><tt id="w6pf4i"></tt><em id="w6pf4i"></em></li><center id="w6pf4i"><em id="w6pf4i"></em><q id="w6pf4i"></q><thead id="w6pf4i"></thead><em id="w6pf4i"></em></center>
          1. <kbd id="w6pf4i"></kbd>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87章 感謝義務教育

                  “性感手槍!”

                  六個小家夥應聲而動,幫助米斯達瞬間完成了填裝子彈的動作。

                  再然後,便是一連串清脆的子彈爆響。

                  火光之中,整整六發子彈呼嘯而出。

                  它們在那六個小家夥的操縱下各自變換著軌道,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繁複絢爛的弧線。

                  “又是這招?”

                  維克托本能地覺得情況可能跟上次有些不一樣。

                  但面對那六發在空氣中做“鬼畜布朗運動”的“微型彈道導彈”,他也不得不沉下心來集中注意力,全神貫注地准備應對攻擊。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

                  這六發子彈,沒有一發是朝著他身體打去的。

                  它們兩兩分成一隊,以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時擊中了維克托身旁停放的三輛汽車。

                  准確的說,它們擊中的是這三輛汽車的油箱。

                  第一發子彈撕裂了汽車的鐵皮,第二發子彈便緊隨其後在油箱的內壁撞出一片耀目的火星。

                  砰砰砰!

                  平地驚雷乍起,爆燃的汽油轟起一片片駭人的氣浪。

                  那無形的爆炸沖擊波,夾雜著伴隨高壓氣浪飛濺而出的油火和鐵皮,以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時向位居三處爆炸中心的維克托沖擊而去。

                  “這”

                  “原來是想用大規模的爆炸沖擊波,來挑戰我的能力極限嗎?”

                  面對如此驚人的攻勢,維克托反而放下了心:

                  “哈哈哈”

                  “蠢貨,你到底還要嘗試幾次啊!”

                  “子彈也好,爆炸也好,只要是外部攻擊,都絕對不可能傷得到我!”

                  話音剛落,那夾雜著火焰和鋼鐵的沖擊波就已經轟擊到了維克托的身上。

                  維克托身上驟然浮現出了一個又一個,如森林一般密集生長的紅色箭頭。

                  這些紅色箭頭無一例外地指向了外側。

                  而那無形的沖擊,有形的火浪,也都在這一瞬間被箭頭導引而出,向著反方向飛躍而去。

                  終于,爆炸止息。

                  空氣中再無那威勢駭人的沖擊波,四周只剩下那三輛冒著滾滾黑煙、燃著熊熊烈火的汽車殘骸,以及毫發無損的維克托。

                  “這就是你最後的招數了嗎?”

                  維克托冷冷一笑。

                  他從地面上撿起一片碎裂的鐵皮,將它當做匕首一般攥在手心:

                  “夠了,我已經沒興趣陪你浪費時間了。”

                  “下一刻,我就要割下你的腦袋!”

                  “哈哈。”

                  米斯達艱難地笑了一笑:

                  “這的確是我最好的招數。”

                  “但是,小心了,這招數才剛剛開始。”

                  “什麽?”

                  維克托微微一愣,心中陡然有了一種極爲不妙的預感。

                  而就在這時,地下車庫裏突然響起了一陣刺耳的蜂鳴:“叮鈴鈴鈴鈴——”

                  “這是?”

                  維克托下意識反應過來:“火災警報?”

                  “沒錯!”

                  米斯達依靠在背後的汽車上,染血的嘴角上勾勒出了勝利的笑容:

                  “作爲公共場所,商場的地下車庫裏肯定是有配套的火災預防系統。”

                  “只要濃煙一起,受到刺激的煙霧報警器就會拉響火災警報。”

                  “再然後”

                  “天花板上的自動噴水滅火裝置會打開閥門,往下噴出大量的水霧。”

                  話音剛落,就仿佛米斯達掌握了什麽呼風喚雨一般的本領一般

                  地下車庫頂部響起一陣水流湧動的異響,緊接著一個又一個有序排列的蓮蓬頭隨之打開閥門,往下方噴出海量的水滴。

                  就這樣,天空中憑白地來了一場瓢潑大雨。

                  原本幹燥的地面,也因爲那迅速積蓄起來的“雨滴”而化作了水鄉澤國。

                  “水水?!”

                  維克托蓦地想到了什麽。

                  他艱難地扭過頭去,看向了先前那根墜落在地的斷裂電纜:

                  它依舊靜靜地倒在地上,但地面卻並不是先前那幹燥的地面了。

                  積水漫灌大地,也讓那根向外漏電的電纜被浸潤其間。

                  “該死!”

                  維克托第一次露出了驚恐無力的表情。

                  從施暴者變成“受害者”之後,他的表現甚至比一開始的菜鳥米斯達還要慌亂可笑:

                  “他是想用水做導體,把電引到我的身上啊!!”

                  “沒錯。”

                  勝敗逆轉,米斯達的聲音中再無畏懼:

                  “既然所有的‘主動攻擊’都會被你彈開,那麽”

                  “我就讓你自己踩到漏電的積水上,自己‘攻擊’自己!”

                  此時此刻,整個地下車庫都被泡在了水裏。

                  空氣中是水,牆壁上是水,地面上更是不斷升高的漏電積水。

                  不管往哪邊走都逃不出這帶電的積水區域,而他也沒辦法這些水全部彈開。

                  畢竟

                  是他要站在這地面上,站在這積水裏。

                  嚴格來說,是他“攻擊”了積水,可不是積水攻擊了他。

                  而且,抽刀斷水水更流,天下攻堅強者莫勝于水。

                  即便他真有彈開積水的本事,那些積水也會在被彈出去後的第一時間自然而然地重新彙聚過來。

                  面對那無窮無盡、綿延不絕的潮水攻勢,他的替身持續力再強,又能堅持幾時?

                  “完了!”

                  望著四面八方包圍過來的積水,還有那積水中若隱若現的電芒,維克托徹底陷入了絕望:

                  “到處都是這帶電的積水”

                  “我,我已經無路可逃了啊!”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蓦地擡起了腦袋,用那猩紅充血的眼眸死死地望向米斯達:

                  “瘋子,你這個瘋子!”

                  “現在整個地下車庫都成了帶電的水域,就算我逃不掉,你自己也逃不掉!”

                  “可惡”

                  “我難道就要這樣跟人同歸于盡了嗎?!”

                  “不。”

                  米斯達神色輕松地搖了搖頭:

                  “這不是同歸于盡,接下來被電死的只會是你。”

                  雖然那帶電的積水也在不斷地向他腳下逼近,但米斯達的臉上卻沒有任何驚慌的痕迹:

                  “維克托,你以爲我剛剛是在逃跑嗎?”

                  “不,我那時是在‘戰略轉進’,轉進到一個可以避開電擊的地方——”

                  “也就是這,布加拉提的汽車裏!”

                  說著,米斯達掏出鑰匙,一把拉開了身後那輛汽車的車門。

                  再然後,趕在那漏電積水漫灌到自己腳下之前,米斯達抓緊時間坐進車裏,一把關上了車門。

                  終于,積水徹底淹沒了過來。

                  強大的電流經過被雨水打濕的輪胎,毫無保留地傳導到了汽車的金屬車殼上面。

                  但坐在車裏的米斯達卻毫發無損。

                  他不慌不忙地系好安全帶,握住方向盤,然後轉過頭去看了看車窗外面:

                  “啊啊啊啊!”

                  雙腳泡在漏電積水中的維克托,按捺不住地發出了一陣淒厲不止的哀嚎。

                  那強大的電流如萬馬奔騰一般在其體內踐踏而過,留下的只有一片焦黑。

                  他的身體在電擊下不斷抽搐,意識也因爲那劇烈的痛苦而變得模糊。

                  但即便是這樣,維克托也依舊艱難地將目光投向了毫發無傷的米斯達,用他那充滿悲憤和疑惑的眼神無聲問著:“爲什麽,爲什麽你沒有事?”

                  在意識永久淪喪之前,他終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回答:

                  “因爲我有汽車可用,而你身邊的汽車卻全都被我炸了。”

                  “汽車這種東西擁有著全封閉的金屬外殼,而接地的封閉金屬外殼事實上可以起到「靜電屏蔽」的效果,說是大號的避雷針也不爲過。”

                  “雖然我非常討厭學習,但是不得不說”

                  “我得感謝義務教育。”

                  米斯達在心裏默默地感謝著他曾經無比厭煩的學校,還有那個讓他頭大不已的物理老師:

                  “謝謝你們讓我能夠了解,什麽是法拉第籠的工作原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