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tqc050"></button><address id="tqc050"></address><option id="tqc050"></option><dir id="tqc050"></dir><fieldset id="tqc050"></fieldset>
                  1.     慫得時間長了,讓人想害怕都難。

                        看到威利表現出的奇妙替身能力,混混們非但沒生出“不能招惹超能力者”的概念,反而産生了“超能力者也不過如此”的微妙想法。

                        尤其是那個老婆被威利變出來的健壯混混。

                        感受到同伴們那飽含戲谑的異樣目光,作爲一個平時以狠辣無情爲人設的“道上大哥”,他此時羞惱得幾欲發狂:

                        “混賬!”

                        “威利·考沃德,老子現在就要弄死你!”

                        說著,他便隨手抄起一根粗重的鋼管,狠狠地向著威利的胸膛砸去。

                        這一記錘擊威力十足,如果真的砸嚴實了,結果肯定不死也殘。

                        而且,就算有替身阻擋也沒有用:

                        威利替身變出來的那個女人比他自己身板還脆,讓她當肉盾阻擋,反而會增大本體受到的傷害。

                        “會死真的會死的”

                        威利心中充滿了絕望和恐懼,當然,還有一股壓抑已久的恨意。

                        在這一刻,所有曾經傷害過他的人都在他的腦中浮現

                        他恨自己的父母兄弟,恨曾經的老師同學,恨面前這些淩辱毆打自己的黑幫混混,還恨恨布加拉提。

                        是的,他恨布加拉提。

                        “該死該死”

                        “都是因爲你不負責任地隨便叛逃,我才會落到這種田地!”

                        “還有當初爲什麽看不起我,爲什麽不讓我參加測驗?”

                        “是你堵住了我的上升空間,剝奪了我變強的機會,還讓那個金發小鬼把我打進了醫院!”

                        回想著自己“被布加拉提無情針對”的淒慘過去,威利的眼中溢滿了那種濃濃的恨意:

                        “你和其他人都一樣“

                        “都該死啊!”

                        他在心裏將自己那根本數不清的仇家狠狠地咒罵了一遍,便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而這時候

                        砰!

                        那根粗大的鋼管,突然在半空中撞出了一陣沉悶的嗡響。

                        混混們都看不見是什麽擋住了鋼管,但威利卻看得見——那是一條藍色的手臂。

                        “鋼鏈手指!”

                        布加拉提拉開牆壁上的拉鏈,與自己的替身一起從異空間中鑽了出來。

                        與此同時,鋼鏈手指輕而易舉地從那些混混手裏奪過鋼管,隨手往旁邊一扔,就直接讓那鋼管嵌進了一旁的牆裏。

                        “唉”

                        福葛無奈地跟著現身:“真是的,救這種廢物幹嘛。”

                        雖然有些不樂意,但熟悉布加拉提善良品性的他,其實也對現在的狀況早有預料。

                        “沒辦法。”

                        “布加拉提都已經動手了,那就速戰速決吧。”

                        李青緊隨其後地爬出異空間,在那些目瞪口呆的混混面前頗具威脅意味地活動了一下胳膊。

                        很快,喬魯諾、納蘭迦和阿帕基也都跟著現身了。

                        這原本再無他人的昏暗小巷裏,突然多出了整整六個活人。

                        看到這一幕,那十幾個喽啰頓時臉色劇變:

                        “布加拉提老大?!”

                        布加拉提常年管理著那不勒斯的街頭事務,在那不勒斯的組織內部具有不輸幹部波爾波的威信。

                        這些喽啰們當然認識他:

                        “你不您怎麽在這裏啊?”

                        看到驟然現身的布加拉提,他們都害怕得打起了哆嗦。

                        威利一直狐假虎威地對外宣稱自己是“布加拉提老大的親信”,而現在布加拉提又真的跑出來爲威利撐場子

                        一想到自己剛剛的所作所爲,這些混混們不約而同地生出了一股脊背發涼的懼怕之感。

                        “布加拉提老大,剛剛都是意外”

                        他們下意識地做著無力的辯解。

                        倒是有幾個稍微機靈點的混混瞬間反應過來:

                        “老大,不管組織說什麽,我們都對您是忠心的。”

                        “您出現在這裏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會向上面報告的。”

                        他們一邊語氣誇張地表著忠心,一邊瑟瑟縮縮地往小巷外面倒退。

                        但布加拉提卻並沒有展現憐憫:

                        “抱歉。”

                        “抛開其他的不談,我也不能冒著暴露蹤迹的風險將你們放走。”

                        “鋼鏈手指!”

                        藍色的人形替身呼嘯而出,激起一片拳影:“打暈他們!”

                        “哦只打暈啊?”

                        喽啰們反倒是大大地松了口氣。

                        布加拉提的威名早就響徹那不勒斯,他們根本不敢做任何抵抗,便乖乖地讓那鋼鏈手指將自己一一敲暈。

                        不過是幾秒鍾的功夫,地面上就多了十幾個昏睡過去的“木頭人”。

                        “就這樣嗎?”

                        福葛有些不滿地哼道:

                        “等這些家夥一醒,肯定會馬上向上頭打小報告的。”

                        “總不能全殺了吧。”布加拉提輕歎了口氣:“都是以前打過交道的部下,他們好多人的父母我還都認識。”

                        說著,他又特地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癱坐著的威利:

                        “沒事吧?”布加拉提輕聲問了一句。

                        威利似乎是被打懵了嚇傻了,直到現在才一驚一乍地反應過來:

                        “啊?”

                        “布、布加拉提你怎麽在這?!”

                        “是我。”

                        布加拉提語氣平靜地回應道。

                        他用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複雜眼神看著威利:

                        “威利,我不可能再多救你一次了。”

                        “認清現實吧,以你的性格和能力,是絕對不可能在黑道裏混下去的。”

                        “現在回家還來得及。”

                        布加拉提語重心長地說道:

                        “回去好好讀書,上大學,過好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普通人的生活”

                        威利緊緊咬著牙關,腦中閃爍著過往那一幅幅淒慘的畫面。

                        不知怎的,布加拉提那並無惡意卻暗含輕視的眼神,在他心裏莫名地化作了一把鋒銳的刺刀。

                        這把刺刀直直地紮入他的心髒,割斷了那根早已承受不住重壓的心弦。

                        “你懂什麽你懂什麽!”

                        “如果能安安穩穩過普通人的生活,我怎麽可能會一路走到今天!”

                        “布加拉提”

                        他咬牙切齒地念著布加拉提的名字:

                        “我知道其實你一直都看不起我!”

                        “不讓我參加測驗,還讓人把我打成重傷,最後隨便給我打發了一個低級喽啰的工作”

                        “我在你眼裏就是那種可以隨意打發的狗,對吧?!”

                        “啧啧。”

                        布加拉提還沒發話,李青就已經按捺不住地出聲鄙夷了:

                        “給點陽光你還真就燦爛了?”

                        “你這麽有脾氣,剛剛被打的時候怎麽不吭聲?”

                        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

                        李青最討厭的就是這樣沒有骨頭卻偏有脾氣的小人:

                        “說你是狗都是高看你一眼。”

                        “狗喂熟了還知道護主,哪會像你這樣對救命恩人口出不遜?!”

                        “布加拉提。”

                        他緊緊蹙著眉頭,有些不滿地說道:“你剛剛就不該現身的。”

                        “唔”

                        布加拉提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他原先根本沒想到,威利膽怯懦弱的表象後面竟然還藏著這麽令人作嘔的醜陋。

                        如果早知道威利是這麽一個無可救藥的家夥,即使善良如他,布加拉提也絕對不會出手相救。

                        而現在

                        救都救了,總不能自己動手打死。

                        “唉”

                        布加拉提長長地歎了口氣,聲音逐漸變得冷漠:

                        “該說的我都說了。”

                        “威利,你好自爲之吧!”

                        說著,他便准備帶著李青等人徑直離去,與地下車庫中的米斯達會合。

                        但威利卻已經徹底瘋了。

                        因爲從來不敢對欺負自己的人發火,所以威利這輩子都沒有展現過“生氣”這種情緒。

                        而現在,布加拉提下意識展現出的溫柔,卻反而給了他一個宣泄的口子。

                        壓抑已久的負面情緒,終于在現在徹底爆發。

                        布加拉提才剛剛走出幾米路,他就像瘋狗一樣躥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布加拉提的大腿。

                        “都是你害的!!”

                        他歇斯底裏地吼道:

                        “說什麽我沒有能力混黑道說到底都是你看不起我,毀掉了我變強的機會!”

                        “神經病!”

                        李青惡心得直欲作嘔,直想一腳將這個人形垃圾踢飛。

                        而就在這時

                        一個碩大無比的黑影,陡然浮現在了威利身邊

                        PS:爲請假補上一更,盡力了_(:з」∠)_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