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bzqsv3"></u><ins id="bzqsv3"></ins><ins id="bzqsv3"></ins><i id="bzqsv3"></i><q id="bzqsv3"></q>
              • <pre id="iay6fm"><pre id="iay6fm"></pre><noscript id="iay6fm"></noscript><noframes id="iay6fm">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93章 意外的表現

                      小巷裏。

                      灰黑的陰影中,猩紅色的鮮血遍地流淌。

                      森白的,濃黃的,暗紅的,漆黑的,各種各樣刺目的顔色在那如同絞肉機一般的肉觸之下融爲一體,再也分不清明。

                      “看到了吧?這就是欺辱我的代價啊!”

                      威利欣賞著這人間煉獄一般的殘酷景象,濺滿鮮血的臉上滿是陶醉。

                      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感受到自己如此強大。

                      “布加拉提出來吧!”

                      “你不是被大家當成教父一樣看待的老大嗎?”

                      “你以前的手下們已經被我喂了三個了再不出來的話,死的人只會更多啊!”

                      就像是要將這十八年來積攢的所有怒火都釋放出來一般,他咆哮著,嘶吼著,猶如毫無理智的野獸。

                      而就在這時

                      十來米外的地面上,突然拉開了一道拉鏈。

                      打開的縫隙中,一個男人獨自爬了出來。

                      “福葛?”

                      “只有你一個人?”

                      威利瞳孔一縮,又是忌憚,又是癫狂。

                      “沒錯!就是就就”

                      福葛剛爬出來的時候還緊繃著臉,很有一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氣魄。

                      但當他真正看到那個蠕動的肉塊,以及被那肉塊活生生啃咬著的人體血肉之後,他馬上就按捺不住地打起了結巴——

                      他敢發誓,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麽惡心恐怖的場面,即使他自己的替身就是殺人方式極不雅觀的紫煙。

                      “太惡心了”

                      福葛緊張地注視著面前的肉塊,艱難地念起了台詞:

                      “威利,你冷靜一點!”

                      “我們沒有欺辱你的意思,你沒必要這麽”

                      “閉嘴!”

                      威利咬牙切齒地吼道:

                      “到現在爲止,你都不覺得自己做錯了是麽?”

                      “是啊一個人人唾棄的膽小鬼而已”

                      “就算恣意辱罵,毆打,打進重症監護室,也都只是無關緊要的‘玩笑’對吧?”

                      “福葛自诩爲天才的福葛我從很早已經就討厭你這目中無人的德行了!”

                      他一番瘋狂大吼,配合上那肉塊觸手的劇烈蠕動,倒真有一種令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但福葛卻是硬生生地頂住了這種恐懼。

                      他一改剛開始服軟的態度,暴躁不已地沖著威利發起火來:

                      “那你想怎麽樣了?”

                      “威利,我和布加拉提明明你幫過那麽多,你可不要不識好歹啊!”

                      “不識好歹?”

                      威利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你真是看不懂情況啊”

                      “給我去死吧,福葛!”

                      話音剛落,那座原本如城牆一般守衛在威利身邊的肉山驟然行動起來。

                      因爲方圓百米內並無什麽的高速移動物體,所以它的行進速度此刻只比普通行人快上一點。

                      但是,僅僅是這樣,那股撲面而來的血腥氣味也足以讓人心驚膽戰。

                      “快、快快把我拉回去啊!”

                      福葛緊緊攥著拳頭,在心裏祈禱著隊友趕快有所行動。

                      然後,就在那肉塊剛剛離開威利身邊,准備更往前行進的那一刻

                      “鋼鏈手指!”

                      地面上的拉鏈再次打開,剛剛站出來沒多久的福葛被再次拉回地下。

                      與此同時

                      地下五米的下水道裏,李青通過威利說話的聲音感應到了他站立的大致方位。

                      在福葛將肉山從威利身邊引開的那一刹那,他就握掌爲拳,沿著腦海中確定好的方向蓦地向上揮出一道絢爛的白光:

                      “天音波!”

                      那璀璨的白色光團無視了厚厚土層的阻隔,沖著地面上的威利飛速轟擊而去。

                      威利自然沒有透視的本領,肉塊也沒辦法感應到這虛無光團的移動。所以,他們都未曾注意到有那麽一團白光在朝著威利的腳下飛來。

                      最終,天音波擊中了目標。

                      李青的技能欄上,出現了可以使用第二段回音擊的閃爍提示。

                      “成功了嗎?”

                      陪同在李青身邊的喬魯諾問道。

                      “擊中了!”

                      李青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喜意:

                      “這麽拙劣的調虎離山之計都看不穿,這家夥比想象中的還要好對付啊”

                      “現在天音波已經擊中了目標,接下來我就能百分之百地觸碰到他的本體!”

                      回音擊擁有“無視障礙”的特性。

                      這意味著就算肉塊能瞬移到威利身前阻擋,它也擋不住可以“穿牆”的李青。

                      所以,這一招便成了他們克制威利的制勝法寶。

                      而現在,勝利的曙光就這麽輕而易舉地掌握在了李青手上。

                      他當即進入第二段回音擊的突進狀態,以一個旱地拔蔥的奇異姿態沖天而去。

                      他的身體穿透了下水道的水泥封頂,穿透了厚厚的土層,最終

                      毫無保留地擊中了目標!

                      “啊!!”

                      小巷裏響起了一陣慘叫。

                      然而,這慘叫卻並不是威利發出的。

                      李青鑽出地面才發現,他的拳頭根本沒有打中威利,而是打中了一個躺倒在地的無辜混混。

                      那個混混原本還沉沉地昏死著,突然被鑽出地面的李青施以如此沉重的一拳,當即便痛醒了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又在慘叫聲中再次疼昏過去。

                      而與此同時,威利正在用一種極爲驚恐的目光死死盯著他:

                      “啊啊啊!”

                      “‘朋友’,快回來救我啊!”

                      下一個瞬間,肉塊瞬移而至。

                      李青只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人就被那龐大有力的肉觸一把擒住。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像是塊鹹魚幹一般被倒吊著挂在了半空。

                      “怎、怎麽可能?”

                      “我明明就已經鎖定了他的位置天音波怎麽打到另一個人身上?”

                      李青有些不敢置信。

                      雖然土層的阻隔讓他沒辦法那麽精准地靠聲音還原出物體的輪廓,但僅僅是確認方位的話,應該是不可能出錯的。

                      他心中疑惑不解,然後便低頭看了一眼威利:

                      “難道”

                      “他剛剛根本就沒有站在地面上而是站在那個人的身上!”

                      李青的眼神略微變得有些震驚:

                      “沒錯,只可能有這種解釋。”

                      “原來他早就看穿了那拙劣的調虎離山之計,料想到我們會從地下發起攻擊。”

                      “所以,他才會將那個混混當成地板一樣踩踏,用這個人肉護盾保護自己的盲區!”

                      想到這裏,李青心裏頓時對威利生出了幾分忌憚。

                      那個又慫又蠢的無能之輩,竟是也表現出了些許亮眼的智謀。

                      而敵人還擁有著壓倒性的力量優勢。

                      只要他們在智謀上出現任何小小的失誤,結果就會像李青現在這樣被人吊起來打。

                      想到這裏,李青不禁對接下來的戰鬥多出了幾分擔憂。

                      然而

                      望著被肉塊束縛著倒吊在半空的李青,威利卻是後怕無比地喘起了粗氣:

                      “剛剛是什麽是什麽啊?”

                      “明明沒有布加拉提開的拉鏈,你爲什麽能從地下鑽出來!”

                      “該死”

                      他擦了擦額頭滴下的冷汗:

                      “要不是我因爲太過生氣所以順腳踩了一下那個混蛋的臉”

                      “剛剛被打中的就是我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