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94章 假貨的假貨

                                    幸運也好,意外也罷,威利終究還是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他再蠢也知道自保,李青回音擊的襲擊計劃一次失效,第二次再用肯定會更不靈驗。

                                    而有那麽一個可以瞬移護主的肉山替身在,除了能穿透阻隔的回音擊,李青一方根本拿不出第二種能夠無視肉塊阻擋的替身能力。

                                    “是我贏了”

                                    威利從那心有余悸的狀態中恢複過來,表情再度變得囂張:

                                    “禿子!”

                                    “你剛剛罵了我神經病是吧?”

                                    “現在看看,你還敢這麽輕視我嗎?”

                                    他死死地望著被肉塊束縛著、啃齧著的李青,期待著能從李青臉上看到那麽一絲恐懼和痛苦。

                                    然而,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

                                    縱然被肉塊倒吊著當成棒棒糖在啃,李青的臉上也依舊沒有半分畏懼。

                                    恰恰相反,他的笑容中只有嘲弄:

                                    “呵呵。”

                                    “懦夫就是懦夫!就算給你最強的替身能力,你也不敢放開手使用。”

                                    “以爲你贏了嗎?”

                                    “告訴你吧,我可還有一個能無視阻擋的逃生能力——金鍾罩!”

                                    話音剛落,李青的身形瞬間變得“虛無”。

                                    肉塊的觸手再也無法束縛他的身體,而他那飽含不屑的聲音也隨之在半空中回蕩:

                                    “威利,你這個縮頭烏龜就好好地在地面上待著吧!”

                                    “我的能力幾秒鍾就能恢複,到時候我自然還會回來找你!”

                                    “哈哈哈”

                                    “這樣的伎倆,我能陪你玩上一整天!”

                                    說著,李青的身體就以一個極爲誇張的速度重新沒入地面,瞬間消失不見。

                                    “這?”

                                    威利緊咬著牙關,表情變得異常難看:

                                    李青表現出的手段,大大地擾亂了他的心態。

                                    的確對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完全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從地下發動攻擊。

                                    如果他一直縮在這裏被動挨打,就只有輸的概率,根本沒有勝的可能。

                                    “可惡”

                                    威利狠狠地撓著腦袋,又是憤怒又是無奈。

                                    而“懦夫”、“縮頭烏龜”這樣的刺耳字眼,也因爲李青剛剛的囂張辱罵而深深地紮進了他的心間。

                                    最終,在急躁和憤怒之中,威利做出了一個早該做出的決定:

                                    “我的朋友”

                                    “你去吧,把地底下的這些臭蟲全部碾碎!”

                                    他稍一思索,馬上又著重補充道:

                                    “尤其是那個剛剛襲擊我的光頭你絕對不能讓他向我靠近半步!”

                                    空氣中頓時響起一陣血肉蠕動的怪響,像是在回應威利的命令。

                                    這個一直束縛在主人身邊的可怖怪物,終于毫無保留地亮出了獠牙。

                                    它揮動著龐大的觸手,瘋狂地錘擊著地面。

                                    堅硬的水泥路面被輕易刨開,厚實的土層猶如軟綿綿的吐司面包一樣,被那肉塊一口氣撕開了一個大口。

                                    飛揚的塵土間,肉塊以一個不容阻擋的態勢緩緩向地下鑽進。

                                    大地根本無法阻擋肉塊行進的腳步,不過是短短幾秒,就被挖開了一個深達五、六米的巨大豁口。

                                    而在這豁口之下,則是再無藏身之處的李青等人。

                                    “啊!”

                                    地下傳來一陣驚慌失措的叫喊。

                                    而肉塊的龐大身軀也就此全部探入了那小水道中,就此從那個幽邃豁口中消失。

                                    威利眼前就只剩下了一個直通地底的巨大坑洞,還有坑洞下傳來的,肉塊行進時發出的巨響。

                                    “啊!!”

                                    地下傳來的叫喊聲愈發驚懼。

                                    很顯然,以李青等人的能力,根本沒辦法抵禦那肉塊的正面追擊。

                                    但威利並沒有就此放松警惕。

                                    吃一塹長一智,差點被李青擊中過一次的威利,這次終于學會了眼觀六路而聽八方。

                                    他小心翼翼地站在那些昏死混混的身上,一邊用這些活肉墊保護自己,一邊警惕無比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只要有什麽風吹草動,威利就會瞬間召回自己的替身。

                                    而事實證明,敵人似乎真的黔驢技窮了。

                                    雖然他不敢跟著自己的替身鑽下地底,但是僅僅是從那洞穴中傳出的驚慌喊聲就能聽出來,布加拉提等人完全是在疲于奔命。

                                    很快,情況出現了一點小小的變化:

                                    “嗯?”

                                    “又繞回來了?”

                                    威利冥冥中可以感應到,在地底追擊敵人的肉塊又往回向自己接近了。

                                    而與此同時,敵人的叫喊聲也終于停了。

                                    “嗯?”

                                    “已經已經全殺光了嗎?”

                                    威利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興奮。

                                    而在他期待的目光中,那猶如小山一般龐大的肉塊,也終于從那寬闊的地面豁口中探出了個頭來。

                                    “啊我的朋友!”

                                    見到這“可愛”的肉塊,威利總算是放下心來:

                                    “你把他們都解決掉了是嗎?”

                                    肉塊自然不會回答。

                                    它就像是完成任務的士兵一樣,忠實而沉默地沿著原路返回,用無聲的方式向著自己的主人報告著勝利。

                                    最終,肉塊從那個幽邃的洞穴中鑽了出來。

                                    威利給肉塊下的命令是把李青一行人全部殺掉,如果人沒殺完,肉塊是不會回來的。

                                    現在肉塊回來了,那就說明,戰鬥的確已經結束了。

                                    “太好了!”

                                    威利喜悅地迎了上去。

                                    他一把擁住了那面目可憎的肉塊,仿佛在擁抱自己最親近的家人:

                                    “我的朋友”

                                    “我就知道你是無敵的,你是最強的!”

                                    而就在這時

                                    威利突然發現,感覺好像有點不對。

                                    在擁抱面前這個肉塊的時候,他沒有之前那種和自己的替身心心相通的奇妙感覺。

                                    可是,通過那種玄之又玄的精神聯系,威利又能確定自己的替身就在面前。

                                    “這是怎麽回事?”

                                    威利心中疑惑不解。

                                    緊接著,他擡起頭仔細一看,才發現面前這個肉塊好像有些不對勁:

                                    它太大了。

                                    是的,這個肉塊似乎比先前大了幾乎一倍。

                                    這麽誇張的體積增長,根本不可能是靠短時間的吞噬成長能夠做到的。

                                    事實上,這個體積過大的肉塊看起來也很不正常。

                                    它就像是兩個堆疊在一起的面團,兩截連接在一起的火車,前後兩端的軀體上出現了一種極爲明顯的分層狀況。

                                    後端的血肉在不斷向前蠕動,似乎是要憋著一股勁把前面的血肉一口吞掉。

                                    “這是怎麽了?”

                                    雖然還沒看懂到底發生了什麽,但威利還是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機。

                                    他下意識地想要往後退上兩步,然而

                                    不知何時,已經有一只手觸碰到了他的身體。

                                    而這只手,竟然是從他面前的那個肉塊裏伸出來的。

                                    “抱歉。”

                                    “你抱錯東西了。”

                                    喬魯諾從那肉塊臃腫的體表褶皺裏探出了半個身子,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威利的胳膊。

                                    他用那堅定的,平靜的,卻又暗藏怒火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那面色發白的威利:

                                    “你的替身,是那個黏在後面不斷撕咬的肉塊。”

                                    “而你現在抱著的這個肉塊,其實是‘憂郁藍調’重播出來的假貨!”

                                    說著,更多的人從那“肉塊”裏鑽了出來:

                                    福葛,納蘭迦,布加拉提,還有因爲替身遭到肉塊啃咬所以渾身血流不止的阿帕基。

                                    “什麽?”

                                    “這個肉塊原來是假的麽?!”

                                    威利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

                                    他不知道阿帕基的替身能力,也無法理解爲什麽會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肉塊。

                                    但威利現在能看明白的是:

                                    對方先是讓李青出馬引誘他命令肉塊到地下追擊,然後又通過土層的阻隔制造了視覺盲區,暗中制造了一個可以騙過他眼睛的假貨。

                                    緊接著敵人又全都躲在這假肉塊的身體裏,一邊頂著真肉塊的啃咬,一邊向他這個本體靠近。

                                    就這樣,那個叫喬魯諾的家夥在絲毫沒有引起自己恐懼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觸碰到了他的身體。

                                    總而言之

                                    “你已經敗了!”

                                    “你可能向肉塊下了絕對不能讓李青接近的命令,但是除了李青以外,這裏還有我在。”

                                    喬魯諾神色堅定地說道:

                                    “雖然不知道我懼怕的是什麽,但我可以肯定的是”

                                    “這個肉塊,我一點也不怕!”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