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d6fvzq"></ol><ol id="d6fvzq"></ol><tfoot id="d6fvzq"></tfoot><tfoot id="d6fvzq"></tfoot><noscript id="d6fvzq"></noscript>
                <table id="mak5f9"><blockquote id="mak5f9"></blockquote></table><em id="mak5f9"><dd id="mak5f9"></dd><noframes id="mak5f9">
                    • <label id="9qi9rb"><tr id="9qi9rb"></tr><table id="9qi9rb"></table><dd id="9qi9rb"></dd></label><th id="9qi9rb"><center id="9qi9rb"></center></th>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真實末日遊戲 > 第五十四章 余生,一匹馬或一頭牛

                                          當一切秩序崩潰之後,自我保護就成了首要問題。

                                          在逃亡的過程中,紀新和他的同伴們曾經藏身于一處軍械庫,得到了大量的武器,全都用幾輛卡車拉到了這個農場之中。

                                          這些武器,也是支撐他們在混亂的廢土之中活下來的根本。

                                          要知道當文明崩壞之後,就不再有什麽道德約束與社會秩序。

                                          特別是在大饑荒的歲月之中,人們甚至能爲了一塊饅頭殺人,甚至成爲他人的食物。

                                          這些武器彈藥,讓他們活了下來。

                                          而且紀新改造了地下室的通風系統,讓槍械存儲的地方相對幹燥許多,也就讓這些武器長期保存了下來。

                                          根據沈鋒對這裏的智能控制系統解讀的日期判定,從核戰爆發到現在,應該已經過了150-300年。

                                          兩百年的時間,對于一柄金屬制造的槍械來說,並不算太長。

                                          明代甚至宋元時期的火槍,保存完好的,到了現代也仍然能夠使用。

                                          就是那些彈藥,可能會出現一定的問題。

                                          不過只要受潮不厲害,問題也不會很大。

                                          就好像沈鋒他們剛剛遭遇那兩台重機槍的時候,雖然經常有瞎火彈,卻仍然威力強勁。

                                          唯一要擔心的,是炸膛問題。

                                          沈鋒此時滿面笑容,從牆上取下那些手槍沖鋒槍自動步槍重機槍霰彈槍等等槍械,放到桌子上,開始挨個兒檢查。

                                          這次來之前,他在網上下載到硅基腦中的資料就包括各種槍械的結構圖。

                                          再加上之前石像末世那一個月的槍戰生涯,讓他對槍械十分熟悉,幾乎可以說是如臂使指了。

                                          不僅要檢查槍械,特別是各種槍機、撞針的狀態,還要檢查旁邊的一箱箱彈藥,看看整體狀態如何,會不會直接炸膛。

                                          他可不想開槍的時候直接把手指炸沒了。

                                          看到這麽多槍,螢火此時雙眼瞪得溜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之前只近距離見過鎮長手中的聖槍,用沈鋒的話說是“那把破獵槍”,就已經覺得十分強大,而且神奇。

                                          現在出現在她眼前的,足足有幾百件聖槍,而且有各種款式!

                                          至于傳說中的聖子彈,更是一箱一箱的,好像根本不是什麽值錢的東西。

                                          甚至還有一些圓圓的鐵疙瘩,不過那些東西沈鋒不讓她碰,說是什麽“手雷引信比子彈更不穩定,容易爆炸”。

                                          這實在是……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是……發財了吧?”螢火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牆壁,有些顫抖地說道。

                                          “不……”沈鋒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們這是發大財了!”

                                          “哈哈哈,精衛大神護佑!發財了,我們發大財了!”

                                          螢火歡呼雀躍,伸手摸了摸幾柄槍,有迅速地縮回了手,臉上卻是喜滋滋地。

                                          “別急,這幾天教你開槍。”沈鋒一邊拆卸一柄霰彈槍一邊說道。

                                          相比于輕便的手槍沖鋒槍,威力強勁精准的步槍和重機槍,他還是更喜歡霰彈槍一些。

                                          這和他在石像末世中一直使用霰彈槍有關,也是因爲這玩意兒近距離威力強,而且准頭好,一噴一個准。

                                          現實世界中不太好意思,末世之中就做個噴子吧!

                                          逮誰噴誰,不亦樂乎!

                                          有本事對噴啊!

                                          接下來的幾天,沈鋒和螢火暫時住在了這間農場裏。

                                          螢火興沖沖地將農場的建築從裏到外打掃了個幹淨,將這裏的黴味兒祛除。

                                          農場的地下室一個蓋板下面,就是還沒有被汙染的深層地下水。

                                          配合著沈鋒包裏剩下的一些食物,外加在外面的輕度汙染區域采摘的一些可食用植物,兩人倒是暫時不發愁吃喝。

                                          沈鋒將所有的槍支彈藥都檢查了一遍,閑暇之余則教螢火使用槍支。

                                          這幾天簡直可以說是螢火這輩子最開心的幾天了。

                                          七天以後的一個清晨。

                                          幾名荒蠻者正在樹林中遊蕩,不時撲向一些變異的野兔、蜥蜴之類的生物,想要打打牙祭,甚至采些蘑菇野果。

                                          對于所處的這片森林,他們混沌混亂的心智之中,除了畏懼,還有深深地依戀。

                                          在這裏,有和他們相似的“同類”,能讓他們感受到一種群體性的回歸。

                                          而且還有大量唾手可得的食物,雖然吃得多了會難受,卻好過在廢土之中的赤地千裏,以及那些“常人”無休止的攻擊。

                                          越是接近森林核心那座農場的地方,也就越是有更多的獵物。

                                          不過那裏同樣有令他們畏懼的存在。

                                          眼前的一只蜥蜴在飛快爬行,五名關系較好的荒蠻者組成了一個狩獵隊,咆哮著朝著蜥蜴撲去。

                                          獨眼,三腿,手足易位,佝偻,巨人症,等等,這些外形怪異醜陋的荒蠻者口角流涎,似乎已經想到了生吃蜥蜴肉的美味。

                                          只是就在他們剛剛經過一片樹叢的瞬間,一台立在陰影之中的農場機器人猛然被激活,瞬間探出金屬觸手,纏住了一名荒蠻者的手臂!

                                          這名荒蠻者立刻大驚失色,雖然並沒有人類的智慧,只有動物一般的本能,他卻明白眼前這種金屬屋子到底有多可怕。

                                          只要被關進去,出來的就是一攤碎肉!

                                          剩下的幾個荒蠻者立刻四散奔逃,只能回頭看向被卷住的同伴,不寒而栗。

                                          可是在他們逃跑的道路上,竟然再次出現了幾台農場機器人,甩出帶電的金屬觸手,把他們死死纏住,要拖進進料口!

                                          “嗷————”

                                          被捕獲的荒蠻者發出淒慘的嚎叫,拼命掙紮卻難以掙脫。

                                          金屬镟刀迅速轉動,要把一切骨骼和血肉磨碎。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一男一女手持長槍短炮,背著巨大的包裹,身上纏滿子彈,有說有笑的從一片樹叢中走了出來。

                                          正是完成了軍訓速成的沈鋒和螢火!

                                          看到眼前的一幕,沈鋒不由一愣,隨後歎息一聲。

                                          沒想到這些農場機器人竟然還有這麽先進的捕獵程序,不知道是曾經的眯家公司設置好的,還是這麽多年自主進化而來。

                                          不過既然遇到了,他還是要管一管的。

                                          不論怎麽說,把人活活絞成肉餡都太過殘忍了一些。

                                          說起來,這些荒蠻者雖然凶殘而充滿野性,其實也不過是深受輻射變異的可憐人而已。

                                          根據螢火所說,他們基本上是廢土之中的那些常人所生,卻因爲過于嚴重的極端變異而被自己的父母抛棄。

                                          絕大部分變異嬰兒都死了,只有一些機緣巧合或是生命力最爲頑強的棄嬰,才帶著癫狂的大腦,像是野獸一樣的活了下來。

                                          也就成爲了廢土傳說中的荒蠻者。

                                          眼看一名荒蠻者就要被農場機器人絞碎,沈鋒擡手打了個響指,正在運轉的幾台農場機器人立刻全都停了下來。

                                          此時沈鋒已經取代了農場的智能控制系統,成爲了控制中樞,想要控制幾個農場機器人,自然不在話下。

                                          幾名荒蠻者先是一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這麽活了下來。

                                          隨後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紛紛發出淒厲的嚎叫。

                                          很快,周圍的樹叢之中傳來陣陣響動,一名名模樣怪異的荒蠻者出現在這裏,足足一百多名,如同一群野狼一般看向沈鋒。

                                          他們或是身材異常高大如同巨人,或是長著犄角而又形容醜陋,或是扭曲如同藤蔓,或是長滿了厚厚的鱗甲,以及滿口的獠牙。

                                          無一例外,全都有粗壯的身軀和野獸般的肌肉。

                                          沈鋒不由眉頭一皺,沒想到這些家夥竟然不識好人心,把整個森林之中的變異荒蠻者全都招來了。

                                          這些人雖然經曆淒慘,沈鋒卻也絕對不是一個聖母。

                                          難道要拿這些家夥試槍了?

                                          沈鋒想著,同樣釋放出信號,讓僅存的五台農場機器人全都來到他和螢火的面前,一字排開,打開了血盆大口一樣的進料口,镟刀瘋狂旋轉。

                                          他的手指也放在了霰彈槍的扳機上,隨時准備開槍。

                                          沒想到這群荒蠻者同時發出怪異的吼叫,垂下了自己的雙手和頭顱,有的甚至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們的模樣,簡直就像是乖順的貓狗!

                                          沈鋒不由一愣,隨後瞬間恍悟。

                                          這些荒蠻者對農場機器人極爲畏懼,甚至可以說被殘殺了許久,現在沈鋒竟然能控制這些農場機器人,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了!

                                          如果這些荒蠻者是一群爲了生存自相殘殺的狼的話,那麽沈鋒就是他們剛剛認同的頭狼!

                                          沈鋒不由一笑。

                                          有趣,無論是常人還是這些變異的荒蠻者,人類果然是一種社會性動物啊……

                                          “沈鋒,這些……荒蠻者,好像把你當他們的首領了啊……”螢火在一旁驚訝地說道,

                                          “我以前只聽說廢土深處那些詛咒之地的荒蠻者會自相殘殺,選出最強的一個作爲他們的王,沒想到竟然是真的!咱們接下來要幹嘛?”

                                          沈鋒撸了一把手中的霰彈槍,眼睛一眯,說道:

                                          “先去打幾只烏鴉玩玩兒……”

                                          ……

                                          地下二十多米,烏鴉部落的天井囚牢之外,幾名身材粗壯的女人有說有笑地關上門離開。

                                          囚牢之內,無名鎮鎮長四肢被鐵鏈鎖住,衣衫淩亂,正躺在床上發呆。

                                          他被烏鴉部落抓過來已經一個星期了。

                                          最後的一顆子彈在替沈鋒他們阻敵的時候就已經用完,所以當烏鴉部落的鐵架車去而複返來抓他的時候,鎮長幾乎沒做什麽無意義的抵抗。

                                          原本以爲只是被抓來做苦力,沒想到是要做人幹。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無所謂,這件事情甚至是他年少在避難所生活時的一個小夢想。

                                          誰能想到,當夢想變成職業,一切的感覺就都變了。

                                          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

                                          或許是因爲新鮮,或許是因爲看他是個優良種源,這些天他這裏就沒斷過人。

                                          他快斷了。

                                          而且這些烏鴉部落的人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一種超大號針頭,想要試驗直接抽取他的種子進行研究,抽了兩次差點把他疼死。

                                          “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或許會留在避難所中,一直到老死吧……”

                                          鎮長喃喃地說道,想到曾經的年少輕狂,眼角的淚水滑落,

                                          “我的余生,真的要做一頭奶牛嗎……這是……什麽聲音?好像有槍聲?”

                                          捕夢者說

                                          今天加班太晚,剛回來,抱歉了大家,不過這章是大章,欠的章節以後一定補上!抱拳!真實末日遊戲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