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ljc77w"><font id="ljc77w"><em id="ljc77w"></em><strong id="ljc77w"></strong></font></dfn><i id="ljc77w"><dl id="ljc77w"><table id="ljc77w"></table><legend id="ljc77w"></legend><label id="ljc77w"></label><dir id="ljc77w"></dir></dl><b id="ljc77w"><thead id="ljc77w"></thead><ol id="ljc77w"></ol></b><blockquote id="ljc77w"><noframes id="ljc77w">
      <strong id="ljc77w"><noscript id="ljc77w"></noscript><noframes id="ljc77w">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七章 面紗後的世界(1)

                深淵中有怪物在攀爬岩壁,它們千奇百怪,又無一例外的令人作嘔,有的渾身上下好似滾燙的膠皮,有的渾身長滿了惡心的瞳眸,他們嘶嚎著、拍打著,碎石混合著膿液簌簌落下,深淵中的聲響如同無間地獄。

                粘稠的泥狀生物堵在明微四面八方,它們慢慢的爬上了明微的身體,那種古怪的感覺直接將明微驚醒,既害怕又惡心。

                明微已經連續幾天做這種噩夢了,夢中到處都是克蘇魯風格的怪物,他不該看完那本書的,更不該在網上查閱了那麽多資料,明知道自己膽小還要逞強,只是爲了跟陳璃畫有話可聊,真是可笑。

                吳可非的一紙聲明十分管用,誤會解除,此事終于平息下來,大家又投身到緊張的高考備戰中,只是明微收獲的目光變多了,其他並無改變。

                至于那枚戒指,明微還是摘不下來,也再沒夢到鏡子裏的自己。明微聽說有人的夢很神奇,能夠預知未來,不知道自己那天古怪的夢算不算預知未來,還是只是巧合。明微覺得他或許該好好看一看弗洛伊德寫的《夢的解析》。

                生活不鹹不淡的過著,周一到周五渾渾噩噩的上課,周末照舊書店網吧連軸轉,精神的很。

                “你說克蘇魯會不會是真的?”陳璃畫認真的盯著明微眼睛,他們在書店閑聊,這個問題有些古怪。

                明微問:“爲什麽這麽說?”

                “在克蘇魯的世界觀裏克蘇魯沉睡在拉萊耶,層層海水阻隔了它的意識波動,但總有神經敏感的藝術家能夠捕捉到這種波動,也因爲獲得這種瘋狂的靈感而名聲大噪。”陳璃畫說,“被克蘇魯影響的人容易變成瘋子,現實就是很多偉大的藝術家都有精神病,可能最後還死在了自己手裏。”

                明微陷入沉思,“我想到了梵高,他一直都有精神問題,還把自己的耳朵割了,最後在金色的麥田裏面向太陽開槍自殺。”

                “梵高的畫就讓我覺得像是被克蘇魯影響的。”陳璃畫用手撥了撥面前的玻璃杯,光線透過凹凸不平的玻璃和清水折射出扭曲的手指。

                明微腦海裏出現那幅《星月夜》,美術書上必不可少的畫,扭曲、狂躁,正巧這還是梵高在法國聖雷米一家精神病院裏創作的,似乎很有說服力。

                “還有《呐喊》,很多人還以爲這也是梵高的作品,實際上是挪威畫家愛德華·蒙克的致敬之作。”陳璃畫說,“不過怎麽看都有克蘇魯的影子在,但蒙克倒是挺正常的。”

                愛德華,又是愛德華,怎麽這麽多愛德華?明微摸了摸手上漆黑的戒指,然後悄悄注意陳璃畫的目光,很可惜陳璃畫目不斜視,沒有看戒指一眼。

                “你認真的嗎?”明微不太明白陳璃畫的意思,看書看入迷了?

                “我只是覺得有點意思,還有高更,也是畫家,梵高的左耳就是跟他吵架後一氣之下動手割的,真是個狠人,”陳璃畫吐槽一句,“吵完架的高更抛棄老婆孩子,跑到南太平洋的一座叫做塔希提的小島上跟一個土著女人生活,自殺沒成功,還創作出了《我們從哪裏來?我們是什麽?我們到哪裏去?》,這是他最偉大的作品。”

                “兩個都是狠人。”明微也不得不吐槽,難怪都說藝術家和瘋子只有一線之隔。

                “關鍵是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島,克蘇魯不就沉睡在南太平洋海底嗎?”陳璃畫笑著看他,看到明微驚愕的表情她才有點得意。

                “是有點巧。”

                陳璃畫聳聳肩,“這兩位是美術上的,文學和音樂的就更多咯,從古至今多不勝數,就是洛夫克拉夫特本人都有精神問題欸。”

                “你是說一個精神病人創作出來的東西有可能是真實存在的?因爲他捕獲到了克蘇魯的瘋狂的靈感?”明微不得不驚歎陳璃畫大膽的假想,邏輯上竟然能夠自圓其說,但明微只覺得洛夫克拉夫特的形象又高大幾分,太有藝術感了。

                陳璃畫隨後笑了笑,“隨便說說的啊,不是閑著無聊嗎?”她忽然起身,明微以爲她要離開不由得有點失落,誰知她說:“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氣還不錯。”

                恍惚間好似回到了那個明媚的午後,兩人相互對望,陳璃畫美眸璀璨,時光都要窒息。

                明微知道自己愣住的那一瞬間有點丟臉,但很快答應下來,他們認識了那麽久,明微苦哈哈的暗戀了那麽久,這是陳璃畫第一次邀請他去散步欸,太讓人激動了吧?在一座雨過天晴的小城、在一條車水馬龍的街頭。

                “老周我走啦,你自己忙著。”

                “小兔崽子,說得跟你剛剛有幫忙似的。”

                明微笑嘻嘻的跟陳璃畫走出了書店,他已經盡力抑制自己的欣喜了,今天店裏其實不閑,但他跟老周特地交代過,所以他一直坐在陳璃畫身邊,老周則忙前忙後的。

                陳璃畫在前面輕盈的走著,一起一落,明微不知道她想去哪裏,只知道他們走了很遠很遠,大概也走了很久,明微心裏一直有只小鹿在亂撞,只覺時光飛逝,平常要走半小時的路一下就到了頭。

                城邊的山上有一座湖上公園,明微終于知道陳璃畫的目的地了,他心猿意馬起來,這種地方從來都是小情侶的約會勝地,他從未想過要跟陳璃畫來走一次,他這是在做夢嗎?如果是的話麻煩做久一點,真是最近難得一次的美夢。

                不過明微聽說那個公園禁止入內了,山上好像有野獸出沒,然後整個公園都拉起了警戒線,擋住兩人的腳步。真是天公不作美,太掃興了。

                “我們要進去嗎?”明微問,因爲他注意到陳璃畫似乎沒打算放棄。

                “你怕嗎?”陳璃畫問。

                要是讓明微自己來他當然會有所顧忌,但這可是跟著陳璃畫來的,都到大門口了就算裏面有老虎獅子他也敢走上一遭!而且因爲拉了警戒線,所以整個公園的所有景色都是他們兩個人的。

                “不怕。”明微堅定的說,他從未如此堅定過一件事。

                “你最好想清楚,現在回頭還來得及。”陳璃畫說。

                “不進去的話剛才那麽遠都白走了。”明微鑽過警戒線,他回頭看到陳璃畫燦爛的笑了起來,她的身邊好像突然開滿了豔麗的鮮花,在明微失神的時候她已經鑽了過來。

                世界上總有那麽一個人能夠輕易操控你的情緒,她一皺眉天都黑了,她一笑整個世界灑滿陽光。

                他們漫步在廊橋上,春風肆無忌憚的吹皺湖面,吹起陳璃畫的發絲和歌莉娅的衣角,她望著遠處的眼裏也有漣漪在蕩漾,無論何時她善于擺出這副模樣,好像思緒萬千又安靜祥和。

                明微突然很想把眼前的陳璃畫拍下來,在手機上他可以時不時的看一下,這一瞬間夠他回味許久。但他沒理由拍,他們只是同學、朋友,所以他想要不趁著今天的大好時機直接表白算了,成功了他就能肆無忌憚的把陳璃畫拍在手機上,甚至抱在懷裏。

                陳璃畫喜歡跟他聊小說、電影什麽的,除了學習他們什麽都聊,明微沒那麽善談,好多回都是她主動找話題,多少個清晨和午後他們在一起度過,暧昧多少有點,明微覺得他們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今天陳璃畫又帶他遊湖、遊園,這暗示似乎挺明顯了啊!至少有戲吧?明微越想心跳越快,時不時的偷瞄陳璃畫兩眼覺得臉頰都發燙了。表白嗎?該怎麽說?萬一只是他一廂情願的自作多情怎麽辦?

                “畢業後你有什麽打算?”陳璃畫問,她看向明微露出狐疑神色,“你臉怎麽這麽紅?”

                “啊?沒事,突然有點熱。”明微眼神連忙閃躲,陳璃畫問他什麽來著?畢業後?“哦哦!畢業後,嗯……沒想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的神色突然黯淡不少,是啊畢業後怎麽辦呢?就算表白成功了又怎樣?陳璃畫是可以上985、211的尖子生,他明微呢?能考個垃圾本科都謝天謝地了,他又不是什麽富家子弟,這時跟陳璃畫眉來眼去的相談甚歡,以後他們注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那以後呢?你沒有一點規劃嗎?”陳璃畫疑惑。

                “規劃對我來說也沒什麽用吧?上普通的大學,找普通的工作、拿普通的工資,然後告別自己曾經暗戀的女孩找個女人結婚生子,生活不就是這樣?然後只需要麻木的靜待死亡就好了,這世界的精彩是留給那些滿懷希望的人的,不是我啊。”

                明微悲哀的說,真難受啊,陳璃畫爲什麽要提這種掃興的東西,本來還想著掙紮一下是否表白,這下倒好,不用糾結了。

                陳璃畫聽完也沉默下去,任由微風拂面,吹涼明微的臉頰。

                “你暗戀誰?”陳璃畫突然認真的看著明微,看得他心頭猛的一顫。

                “我……我……”明微支支吾吾的,消沉的模樣沒有維持多久就變成了窘迫,那個“你”字就是說不出來,好像被魔法堵在了嘴裏。

                “算了,我的意思是,以後可能要跟你剛才說的這些說再見了,包括那個暗戀的女孩。”陳璃畫重新露出笑容。

                明微愣了,沒聽懂。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