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opn95m"></bdo><q id="opn95m"></q><blockquote id="opn95m"></blockquote>
            <acronym id="opn95m"><center id="opn95m"><div id="opn95m"></div><acronym id="opn95m"></acronym></center><strike id="opn95m"><li id="opn95m"></li><blockquote id="opn95m"></blockquote></strike><li id="opn95m"><acronym id="opn95m"></acronym><tr id="opn95m"></tr><dd id="opn95m"></dd><strong id="opn95m"></strong></li></acronym><fieldset id="opn95m"><thead id="opn95m"><acronym id="opn95m"></acronym><big id="opn95m"></big></thead><big id="opn95m"><code id="opn95m"></code></big><dl id="opn95m"></dl><option id="opn95m"></option><pre id="opn95m"></pre><u id="opn95m"></u><dd id="opn95m"></dd><strike id="opn95m"></strike><fieldset id="opn95m"><dl id="opn95m"></dl><span id="opn95m"></span><label id="opn95m"></label></fieldset></fieldset><dt id="opn95m"><center id="opn95m"><sup id="opn95m"></sup></center><legend id="opn95m"><fieldset id="opn95m"></fieldset><tr id="opn95m"></tr><q id="opn95m"></q><tt id="opn95m"></tt></legend><pre id="opn95m"><legend id="opn95m"></legend></pre><noframes id="opn95m"><blockquote id="opn95m"></blockquote><q id="opn95m"></q>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十章 面紗後的世界(4)

                “Boss你怎麽變成這副模樣了,這破書店又是怎麽回事?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在別墅裏喝著睡前小酒嗎?要是缺錢了就開口,我有的是錢,別不好意思啊!”高大的年輕人一臉震驚的看著老周,眼前這位靠在椅子上散發著腐朽氣息的老頭真的是IACO的老大嗎?生活到底對他做了什麽?

                “你全家缺錢了我也不會缺錢。”老周笑罵道,“人老了就不喜歡那些虛的,那麽張揚幹嘛?開間書店,每天都有漂亮的女學生到這裏坐坐,我看看書泡泡茶多惬意。”

                老?高大的年輕人一臉“別開玩笑”的表情,老周缺錢了他們家不一定缺錢,但他們全家都老了恐怕老周也不會老,年輕人回想起年幼時老周到他們家做客的場景,老周還抱過他,這麽多年過去他長成人高馬大的帥小夥,可老周還是那副模樣,或許就連一道皺紋都不多。

                不知道是不是老周的臉皮太厚,厚到歲月這把殺豬刀都戳不進去。

                而且他的父母還告誡過他,老周的年齡是禁忌,絕對不能問也不能提,年輕人繞書店走了一圈,他說:“聽說組織來新人了?”

                “嗯。”老周望著屋外。

                年輕人古怪的說:“就這樣?不跟我多說說他?他是你在這山溝溝裏拉進組織的第三個人吧?前兩個叫吳可非和陳璃畫,聽說神谕挺厲害的,第三位呢?”

                老周有些苦惱,揉了揉鼻梁說:“他叫明微,好像……沒有神谕。”

                “What?”年輕人第一次荒唐的覺得老周是不是老糊塗了,“那他一定是有某種特長?”年輕人自己都覺得古怪,什麽特長能被拉進IACO?那可是全世界最神秘、最偉大的組織!

                這回老周倒是認真的點了點頭,年輕人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只聽老周說:“他特別普通。”

                “……”年輕人捂臉,“那可真是太棒了呢!”

                “我也覺得。”老周開心的笑了。

                明微打了個噴嚏,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他欣喜的問向陳璃畫:“你的神谕是什麽?”

                要明微想話題真是太難爲他了,也不知道爲什麽每次跟陳璃畫在一起他就變得不會說話,跟老周和麥當明明可以聊得很自然。

                “Secret。”陳璃畫笑了笑,夜空和霓虹都變得更深邃幾分,“這是一首厲害又好聽的曲子,周董寫的。看過《不能說的秘密》吧?周董自導自演的。”

                “當然,超感人的。”明微激動的說,他們的口味向來相近,“哎這有什麽好秘密的哦?”明微學著葉湘倫的口吻說。

                “噓~”陳璃畫笑的花枝亂顫,電影裏桂綸鎂飾演的路小雨也是用噤聲手勢來回應,她歡快的蹦跳到前面去,燈光下的陳璃畫美好動人,明微想讓時光暫停。

                “曲子裏有巴赫、莫紮特和肖邦等人的影子,他們分別代表了三個時期,巴洛克、古典、浪漫,周傑倫把他們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才華真的溢出來了。”陳璃畫說著腳步起落,像是踩在黑白琴鍵上有律動。

                “是啊,衆所周知。”明微說,周董的不少歌他都能唱,歌詞記得肯定比周董本人還清楚。

                “那你知道他有幽閉恐懼症嗎?”陳璃畫回過頭,語氣突然變得古怪起來,聽得明微一顫,他瞬間領會了陳璃畫話中深意。噢!當然了,周董當然有幽閉恐懼症。

                “他自稱歌手、藝人,其實我覺得他是偉大的音樂家、藝術家。”陳璃畫歎氣,“有時候真不想承認那麽多厲害的人都有受克蘇魯的影響,就好像人類本身沒有創作力一樣。”

                馬路上一輛瑪莎拉蒂飛馳而過,速度很快,還闖了紅燈,明微望著它遠去。他覺得人類本身還是有創作力的,只是到了那個高度的人肯定與常人有所區別,他們更容易被克蘇魯影響而已。

                “塞納河畔,左岸的咖啡,我手一杯,品嘗你的美,留下唇印的嘴~”

                明微和陳璃畫相視一笑,真巧啊,旁邊的奶茶店就在放著《告白氣球》,明微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還不認識陳璃畫,卻想著以後要唱這首歌對喜歡的人表白,現在暗戀的女孩就在身邊,他卻開不了口。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哎。”陳璃畫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明微心中一動,他這個呆瓜!連今天是白色情人節都不知道還想著追女孩?等著對方先開口嗎?這是一個女生最容易被打動的時候吧?

                明微看過一本名叫《上海堡壘》的書,裏面將軍的情人說過:“是個男人就有很多很多的機會去打動一個女人,只是你們男人一般不知道。”

                可明微覺得他知道,今天是白色情人節,一旁有周董的《告白氣球》助力,說不定陳璃畫還是刻意提醒他的呢,天時地利人和還差什麽呢……現在只差一捧玫瑰花了吧!

                但玫瑰花是不是可有可無的呢?明微摸不透海底針。

                “你要是再想著玫瑰花,你的女孩就要被人捷足先登啦。”腦子裏有個聲音對他說,明微摸了摸戒指,知道是愛德華在搞鬼,捷足先登是什麽鬼?這個詞好惡心啊,他會預知未來嗎?

                “你會讀心術?”明微在心裏問。

                “愛德華會讀心術有什麽問題嗎?”他反問。

                再走幾步就聽不到歌聲啦,明微突然停下腳步,陳璃畫奇怪的問怎麽了,明微憋紅了臉,他終于破釜沉舟的開口了:“那個,我……”

                一陣跑車轟鳴由遠及近,一輛敞篷瑪莎拉蒂停在了路邊,裏面坐著一位金發碧眼的美男子,他看了看呆住的明微,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問陳璃畫:“Hello,美女有男朋友嗎?”

                陳璃畫遲疑一會搖搖頭,車上的男子露出陽光般的笑容,他從副駕駛上拿出一捧玫瑰花下車,走到陳璃畫面前,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明微不得不承認,裏面好像有星星。

                “瞧我差點錯過了什麽,情人節快樂。”

                看著金發碧眼的美男子普通話比自己還流暢真是違和,明微突然很生氣,陳璃畫分明走在他身邊,這人卻忽略他,一男一女走在街頭不是應該下意識的被認爲是情侶嗎?難道他們就那麽不像一對?明微不希望陳璃畫接受他的花。

                “謝謝,情人節快樂。”陳璃畫大大方方的接了過去。得,吳可非不來打擾又跑出來一個外國人攪局,這世界對明微真是友好呢。明微都想召喚吳可非了,有人打你前女友的主意啊!快來砍死他!

                有點好笑,他自己都一直在打陳璃畫的主意。

                “走路太辛苦了,非常榮幸有機會邀請小姐上我的車,全城免費。”金發男子很紳士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明微很難受,心說不要啊,鬼知道這貨腦子裏裝的什麽,他們不是在執行任務嗎?怎麽能亂上外國人的車呢?

                陳璃畫抱著玫瑰花猶豫了,明微心也跟著揪起來,她想了想還是歉意的笑了一下,說:“Sorry,你剛剛闖紅燈了。”

                明微一喜,對嘛,這種不遵守交通規則的人多不靠譜,看他那花花公子的模樣,他可以把玫瑰花給你,也可以給別的女孩。

                “沒想到闖紅燈在中國的懲罰這麽大!”男子一拍腦袋,“我們會再見的,以後我不闖紅燈了!”他回到車上揮揮手,“Good night!”引擎聲響起,然後停在了十字路口等紅燈。

                陳璃畫笑了笑,喊了一聲呆住的明微,往前走去。歌放完了,女孩手上也有玫瑰了,該走了。

                “這人真奇怪。”明微說。

                “我覺得挺有意思的。”陳璃畫說,“就算是在平時收到玫瑰花我都會很開心的,更何況是白色情人節。”

                “平時你收到的花還少嗎?”明微記憶裏好像不是這樣的。

                “跟吳可非在一起之前是挺多的。”

                明微望著那捧玫瑰特別不是滋味,他都下定決心了啊,像他這麽慫的人一生中能有幾次下定決心啊?多麽好的機會就這樣被糟蹋了,該死的花花公子!

                可明微突然覺得前面的陳璃畫離他很遙遠,好像隨時會消失不見,或許剛剛就算表白也不會成功的,她現在捧著的是開瑪莎拉蒂的進口帥哥送的玫瑰,她的前男友是那個除了面癱幾乎完美的吳可非,明微呢?什麽都不是,什麽也沒有。

                又是這種飄忽不定的感覺,難道即便同在IACO這個特殊的神秘組織,他們依舊不在同一個世界嗎?

                分明那麽投緣,有時候聊起天都掏心掏肺的。明微沒意識到掏心掏肺的可能只有他自己,如果陳璃畫真的掏心掏肺,他就不會現在才知道IACO,就不會現在還不知道她跟吳可非爲什麽分手,就不會說secret。

                自我意識總是容易蒙蔽雙眼,明微只看到了一角,卻以爲自己了解整座冰山。

                “喂,走不動了嗎?”

                是啊,以爲自己能走到腿斷的,怎麽這麽快就累了?明微對著陳璃畫搖搖頭。

                “還能走就走快點,發現個可疑人。”陳璃畫說。

                “剛剛那個外國人就挺可疑的。”明微自語,沒讓陳璃畫聽見。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