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nc0n5k"></kbd><big id="nc0n5k"></big><strong id="nc0n5k"></strong>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十三章 面紗後的世界(7)

                        真煩啊,這雨下個不停,他向來萬事都要考慮周全,今天怎麽就沒想到帶傘呢?奇怪,還有漂亮女生羞澀的來邀他同行,他需要啊,爲什麽偏要面無表情的拒絕別人呢?

                        好了,這下大家都走了,就剩他眼巴巴的在等雨停,可平常健步如飛的時間在今天卻像是跛了腳的老頭,把素來淡然的吳可非都等出了煩躁,沙沙作響的噪音亂人心弦。

                        其實他只要打個電話就會有人接他回家,但他從沒試過,他不喜歡麻煩別人,即便是自己老爸也感覺怪怪的,而且他爸忙的很,身在外地也說不定,不過派輛車來接他還是可以。

                        老媽也算了,這麽大個人沒帶傘還讓媽媽來接多丟臉。吳可非望著雨幕,他父親是自己家醫院的院長,母親是全職太太,從小就把他往全才方向培養,不得不說挺成功,只是回想起以前有些無趣罷了。

                        他上過各式各樣的培訓班,鋼琴、美術、遊泳、跆拳道等等,小城裏的培訓班怕是都要讓他上個遍了,可他對那些不感興趣,也沒有人問過他。他其實跟其他小孩一樣喜歡玩遊戲,他還記得小時候勞累一周過後被允許在周日晚七點到八點玩一個小時的電腦,正好是飯後和睡前的時間,那是他灰暗的童年裏唯一的一點亮光。

                        很多人小時候希望快點長大,長大似乎意味著自由,長大了卻喜歡懷念童年,想著當年是多麽無憂無慮。吳可非就不,他一點也不懷念童年,他甚至會慶幸自己終于擺脫了那副幼小的軀殼,終于沒有人不過問他的想法就把他拎去上培訓班,終于不會離家半小時就有人來找他,終于可以隨心所欲的玩遊戲,在自己的房間裏通宵也不會有人發現。

                        以吳可非的性格,他從不玩那些時下最火熱的網遊,他更偏愛單機遊戲,比如受苦受累、手殘勸退的《黑暗之魂》系列,也有劇情飽滿、打牌上瘾的《巫師3:狂獵》,玩起來讓他仿佛置身異界。

                        等雨停真是浪費時間,心情也亂糟糟的,這種時候打遊戲再合適不過,要不冒雨回去打遊戲好了,吳可非心思活絡起來,可是被人看到會不會太狼狽了?

                        他挺倔挺好面子的,他自己也知道,所以身邊沒什麽朋友,甚至說明微是他兄弟的時候還感覺占了人家的便宜,明微卻跟他道謝,也不知道那有什麽好謝的。雖然明微確實很廢很頹,生活給他過的一團糟,但吳可非真的一點也不介意跟他成爲好朋友,或者說任何人他都不介意,只是真的做不到罷了。

                        最近明微跟陳璃畫走的很近,他看在眼裏有些吃味,不過他跟陳璃畫是過去式了,沒有任何理由表現出異常,這點他很清楚。

                        雨慢慢小了,吳可非覺得可以回家了,可當他走出教室轉身要下樓時,兩個人的身影出現在他樓上的樓梯,還在輕聲細語的說著什麽,吳可非擡頭就能看到他們周圍那好像略有些暧昧的氣氛。他們在下樓,他們馬上就會看到吳可非。

                        吳可非身一轉又回到走廊上,他不想正面撞見明微和陳璃畫,大概是怕尴尬吧。

                        看來他們也沒傘,不過他們在班級聊了很久的天,多好,外面越是狂風暴雨,他們兩個愈發聊的起勁,不像自己只能靠發呆來等跛腳的時間。

                        難怪今天的雨讓他煩悶至極。

                        明微和陳璃畫在五樓的十一班,吳可非十班,四樓,這麽久都等過來了,他並不介意等明微和璃畫先離開學校。

                        樓下兩人再次出現在吳可非的視野中,他遠遠的望去覺得他們兩個挺般配的,至少要比自己站在她身邊的時候好很多,他根本就不會談戀愛,倒是明微和陳璃畫趣味相投。

                        明微覺得吳可非和陳璃畫般配,吳可非又覺得明微和陳璃畫般配,要是明微知道大概高興極了,沒有人會需要一個女孩的前男友認可,但這個人如果是吳可非就另當別論。

                        那是什麽?吳可非平靜的眼眸頓時變了,一只像是異形一樣的怪物悄然出現在兩人的身後,四肢如黑骨,還有粗壯的尾巴,這種東西絕對是邪教搞出來的,不過他們怎敢打學校的主意?事情搞大了對邪教沒有半點好處!

                        “邪蟲!”跟公園湖裏那怪物一樣,都是邪教産物。

                        現在不是想那麽多的時候,吳可非朝他們大喊:“小心背後!”走樓梯太慢了,他直接翻過欄杆,一把抓住貼著教學樓挂的紅色豎幅,上面用金貼紙印著“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這樣的豎幅有很多,風一吹如披甲上陣的美猴王的披風。

                        明微回過頭被嚇得臉色蒼白,這什麽鬼東西?在拍《異形》續作嗎?

                        還是陳璃畫反應迅速,她扯下身後的書包朝著怪物畸形的臉狠狠的甩了出去,怪物被掀了個趔趄,但很快又跟瘋狗一樣露出惡心的牙口撲上前去,陳璃畫還想再給它來一下,可書包直接被它張牙舞爪的撕碎了,幾本破損的書掉落在濕濘的地面上,還有一把小巧的雨傘。

                        她帶傘了……

                        吳可非來了,豎幅只到二樓的中段,他直接從幾米的高度落了下來,一落地就腳踏疾風的沖向異形怪物,他可沒有隨身帶著大寶劍,只能一拳轟出去。

                        他一拳力量極大,還有冰霜加持,怪物狠狠的撞在了鐵欄杆上,吳可非撿起地面上的雨傘用力扯下傘頭和中棒,他再次沖向怪物,怪物還想攻擊,只見吳可非把中棒狠狠的插入它畸形的腦袋,掙紮片刻怪物倒了下去。

                        整個過程持續不到十秒,三人都盯著那具怪物屍體,吳可非簡直就是怪物殺手。

                        屍體在變化,他們眼睜睜看著一只小鳄魚出現在眼前,明微尚未理解眼前的畫面,吳可非說:“應該是從學校後面的河裏爬過來的,我們可能已經被邪教盯上了,否則他們沒理由這麽做。”

                        一只長得跟異形一樣的怪物出現在學校,這可是世界性的大新聞,要是各方調查起來,邪教和他們神司的生存土壤都會消失殆盡。可它偏偏選在這個時候,放學、雨天,學校空空蕩蕩,整棟教學樓只有他們三個。

                        **裸的針對,甚至掌握了他們的行蹤和周圍環境。

                        “清理現場。”吳可非拿出一瓶藥液往屍體上倒,不一會就渺無痕迹,明微見怪不怪的幫著陳璃畫撿書本,他在想陳璃畫竟然帶了傘……爲什麽?

                        “邪教掌握的手段總是很反人類,他們能把普通動物變成殺人怪物,就像那天你在公園看到的大魚一樣,叫邪蟲。”陳璃畫解釋,但明微還是更希望她解釋一下傘的事情。

                        是因爲想跟他多聊會天?還是不想跟他同傘?

                        真刺激,多麽極端的兩種可能。

                        “什麽!這一屆邪教這麽差勁?想魚死網破?”老周聽到吳可非三人的彙報後大驚,邪教行事如此肆無忌憚,他們爲了保密卻要處處留心,且敵明我暗,他們根本無法采取有力措施。

                        “學校裏可能有邪教眼線。”吳可非說。

                        老周點頭贊同,這不值得奇怪,如果機會合適的話眼線會是突破口,刻意而爲應該找不到隱藏在學生中的邪教分子。

                        “我會派人去把監控記錄處理掉。”老周想了想,“你們學校的監控有可能也在邪教的掌控中。”

                        邪教就是如此恐怖的組織,他們無孔不入,滲透力極強,因爲他們向來擅長蠱惑人心,某些人的神谕可能就具備洗腦能力。

                        “問題是我們到現在也沒找到他們的窩點,而且我懷疑他們根本就沒有固定的窩點,我們只能一直處于被動。”吳可非以前也出過很多次調查任務,一無所獲對他而言是件挺殘忍的事,畢竟他的各項能力甚至要比組織裏的老手還要出衆,這是老周親口說的,吳可非都找不到邪教老巢,那是真的難找。

                        這麽看來,老周讓明微和陳璃畫去調查確實沒抱任何希望。

                        “我已經讓總部調了些人手過來,最近邪教活動頻繁,怕是要有大動作了。”老周手邊的咖啡飄逸出白色的熱氣,明微突然想到他在老周這裏蹭了不少飯,見老周喝了不少酒,現在看來什麽挪威進口三文魚,還有什麽羅曼尼·康帝酒莊出産的蒙哈榭白竟然都是真的,因爲眼前的糟老頭是國際反邪教組織的老大。

                        “什麽叫大動作?”明微問。

                        老周看著明微,“喚醒克蘇魯,這是全世界邪教永生不變的終極目標。”

                        明微對此無感,在他尚未出生的時候IACO就在跟全世界邪教作對,阻止克蘇魯的複蘇,IACO當然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了,否則也沒有這安穩的現世,這一次IACO還是會成功,而且他明微什麽都做不了,也不需要做什麽,就跟從前沒他的時候一樣。

                        他只需要睡一覺世界就又被拯救一次,想想還別有一番魔幻現實主義的感覺。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