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十八章 Bullet Time(5)

        夜色和星光一同鑽進屋子裏,陳璃畫穿著絲綢睡裙,一雙纖細的小腿並攏在一起,她就著小台燈看書,可即便她盡力營造合適的氛圍,心煩意亂的時候也還是不適合看書。不知道吳可非今天怎麽了,他從來都不是那個會做出讓人心煩意亂的事的人,況且還是讓她,吳可非還喜歡自己?她本來不這麽認爲,現在看來似乎有待商榷。

        跟吳可非商榷嗎?陳璃畫扶著額頭,那個冷面男神一定會面無表情的說沒有。

        她拿起手機又放下,其實她知道這個時候該跟三個人都說點什麽,明微救了場她很感謝,應該跟蘭斯洛伊說聲抱歉,對吳可非……

        真煩,她捧著從希望書店買來的《天涯過客》卻看不進去,這本書她不怎麽翻閱,有些晦澀難啃,只是當時沒書看又無聊隨手去買來的而已,好像就是那天還把愛德華給搞丟了,那個戴了快兩年摘不下的戒指就這樣丟了,手上空落落的,心裏也是。

        她早就習慣了愛德華一直緊貼在手上,就像習慣了睡前跟吳可非互道晚安一樣,現在沒人給她買水果和牛奶,沒人面無表情的陪她逛街、爲她拎包,手機不再頻繁提示,她卻還是時不時的拿出來看一下……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陳璃畫覺得到處都空落落的,世界仿佛缺了一角。

        原來分手就是把那些早已揉碎了融入到生活裏的東西,再抽絲剝繭般一點一點的抽離,像在修正過往錯誤的記憶。

        說來好笑,別的情侶互送小禮物送的很歡,吳可非卻老是給她買水果和牛奶,親自提上門給她,然後扭頭就走,爸媽要留他吃飯也都被婉拒了,溫柔得就像送外賣的小哥。

        其實吳可非沒必要那麽拘束,她很喜歡他,爸媽也很喜歡他,有什麽比別人的喜歡更讓人有底氣呢?他大可留下來吃頓飯,應和應和爸媽的話頭,飯後牽她的手去河邊散步,他想的話還可以來個kiss,這樣或許他們就不至于淪落到要習慣沒有對方的地步。

        當初還是老周撮合的他們倆,老周覺得在一個又小又窮的破城能發現兩個神司苗子實屬不易,用老周的話來說他們兩個就是才貌雙全、天作之合。

        陳璃畫跟老周認識的或許比明微還早些,當年的書店還很破舊,她常去買學習資料,每每這時總能看到一個傻小子蹲在角落蹭著中小學生讀物,一張普通又天真的臉,看書倒是投入,連頭也不擡,大概是怕跟店長的眼神相遇會不好意思吧。

        陳璃畫總是會不自覺的注視片刻角落的那個小男孩,爲什麽看起來那麽可憐呢?就像是一個沒人要又沒地方去的可憐蟲,要是穿的再破爛一點就跟小乞丐一模一樣了,還總看一些哄小孩的玩意,要不讓店長進一些小說讓他看看吧?

        那個傻小子就是明微了,當時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沒想到他跟老周那麽快就熟同父子,陳璃畫甚至一度懷疑明微就是老周的私生子,但是後來加入IACO後就不這麽覺得了,想想老周那麽傳奇的人物,不是說虎父無犬子嘛。

        《天涯過客》第二章第二小節

        他想不起這兩句詩是誰作的:

        但願我能愛上人類,

        但願我能喜愛那臉上的愚昧。

        好像是柴斯特頓吧?他說得太對了。

        陳璃畫突然覺得這書還有點意思。

        Boom!

        爆炸聲震的老周耳鳴,他扯著嗓子對麥大喊:“發生了什麽?”

        “老……老大,酒吧的衛生間炸了……”

        “吳可非呢?”

        “不見了。”

        現場亂做一團,音樂也停了,大家都心驚膽戰的圍向衛生間,只見滿目狼藉,爆裂的水管就像一頭掙脫束縛的野獸一樣狂湧,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這他媽衛生間爲什麽會爆炸?

        周圍多出了很多人,都是原來都在樓上被爆炸嚇過來的,那位把臉藏在連衣帽裏的IACO專員也假裝湊熱鬧,可他突然吃驚的發現,這些多出來的人不太簡單,他們身上有槍!

        吳可非消失得自然而然,沒有人會在意一個被爆炸聲嚇走的年輕人,雖然他並沒有離開,他背著吉他包走進電梯,往樓上去了。

        爆炸當然是他搞出來的,目的就是把樓上的人給引出去,他對這棟樓的結構了如指掌,且幾天的偵查告訴他,這裏應該是邪教分子一個重要的根據地,他將要去到的樓上絕對有貓膩。

        他沒打算在今天幹出什麽大事,也就是進一步探查而已,如果能獲知一些邪教的計劃或是其他信息就最好不過了,所以這次行動結束他就會立馬報告給老周,雖然他也知道晚了點。

        這層樓有很多房間,無論什麽時候窗簾總是拉緊到一絲陽光也透不進,吳可非在別處遠望的時候從未看到過內部情況。面前的走廊空蕩蕩,人都跑樓下去了,吳可非嘗試破門而入。

        哪怕是專業的防盜門也很難擋住一位破壞力非人的神司,吳可非在盡量避免把整扇門給拆掉的前提下開了門,房間裏黑漆漆的,吳可非開了燈,那一瞬間他呆住了。

        這狹小的房間裏頭竟然關了五個孩子!看起來五到十二歲不等,他們縮在角落,眨巴著恐懼的眼神看著吳可非,就好像他是地獄裏揮舞著鎖鏈的行刑者。

        吳可非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自己體內有什麽失控了,他深吸一口氣,“別怕,我會帶你們走的,還有其他小孩嗎?”

        吳可非努力回憶,城裏最近並沒有小孩走失的事件發生,更早的時候才有,也就是說這幾個孩子已經被關在這黑漆漆的房間很長一段時間,他們的父母恐怕早就心如死灰。

        小孩們相互看了一眼,眼裏依舊閃爍著恐懼,其中一個較大的孩子指了指,應該是在說旁邊的房間裏還有。

        邪教抓這麽多孩子要做什麽很難得知,但一定慘無人道,吳可非不敢相信鬧市之中竟然存在這麽一個黑暗地段,對這些孩子而言這裏已經完全是另一個世界,是地獄、是深淵,進來了就再也回不到原來那個有爸媽愛護、溫馨美好的家。他們在黑暗中一定會哭著喊媽媽吧?是了,那狼狽的小臉蛋上還印著不知幾天前留下的淚痕。

        吳可非正要往旁邊的房間去,一名很小的小女孩突然緊張的說:“大哥哥,只有我們,沒有其他人了,快帶我們走吧。”

        吳可非愣了,他看了看其他幾位孩子,他們臉色很不對勁,可他們並不說話。

        吳可非覺得她是想讓自己快些帶他們逃離地獄吧,如果又多出一些孩子或許就逃不掉了,還多花了時間,吳可非能理解。

        他快速沖向隔壁,抓著門鎖整個扯下來,他打開燈,正要讓孩子們跟他走,然而迎接他的不是天真的面孔,而是成群的異形怪物!它們有的匍匐著身軀,有的甩著惡心的長舌,屋子裏臭氣熏天。

        一旁的門被用力關上,吳可非聽到了女孩的哭聲,“他是來救我們的啊!你爲什麽要害死他啊?”哭的泣不成聲、哽咽連連。

        “他救不了我們的,到時候被發現我們都會被打死。”

        吳可非從未一次面對如此多的怪物,它們猙獰著面目朝他湧來,畫面足以堪比任何恐怖電影,吳可非在燈亮的那一瞬間就從吉他包裏抽出一把銀劍,果然吳可非一般的人物,吉他包裏怎麽可能只有吉他?

        《巫師》中的獵魔人走到哪都隨身背著兩把劍,總是被路人調侃背兩把劍是備用嗎?其實一把是鋼劍,一把是銀劍。

        鋼劍除奸惡,銀劍斬妖魔。

        吳可非只有一把,是銀劍,因爲他只斬妖魔。

        他的銀劍是組織專門爲他找大師訂做的,跟遊戲裏克拉茨國王送給白狼的那把劍一樣,名叫命運。

        ……

        老周略顯幹枯的十指在厚重的筆記本鍵盤上噼裏啪啦的敲打著,手速堪比電競選手,屏幕上有一副立體的三維空間簡圖在旋轉,是吳可非所在的樓層剖析圖,他對著頭挂式耳麥說:“吳可非沒走,他在你樓上,他身邊突然出現許多異常的生物能量,應該是邪蟲,太多了,你去幫他。”

        “我身邊這些人有槍。”

        “走電梯,那些人你不用管,我派人過去支援。”老周緊接著切換頻道,“A組B組注意,全速趕往目標地點,A組進樓控制場面,約有十名持槍人員,B組包圍大樓,建立分貝過濾層,阻攔一切人員進出!”

        “收到!”分布在四面八方的IACO神司同時回複,以不同的方式火速趕往老周發來的定位,並且浏覽建築的三維剖析圖。

        老周稍微松了口氣,其實他很少負責指揮行動,他可是IACO大Boss,要他指揮的通常都是最終決戰,而且還是近程指揮,今天這完全就是意外情況,他只是想盯著吳可非,免得他惹出解決不了的麻煩,沒想到目的竟然達成了……看來他的直覺還是一貫的准。

        “這是什麽?”老周注意到三維剖析圖上的房間內有五個不起眼的小光點。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