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二十一章 權力(1)

        大家都在擊掌慶祝,只有明微杵在滿地玻璃碎片的吧台邊,他們的任務完成了,接下來由IACO的專員負責信息搜尋工作,他們還沒離開是因爲善後還沒完成。

        一段監控錄像上傳到他們的手機裏,內容是明微在電梯裏的情況,那英勇無比的身姿,那扛槍射擊時的風采,面對衆多邪從淡然處之,湯姆遜一槍一個,槍槍爆頭,甚至分不清他到底在掃射還是點射,讓人咋舌驚歎。

        蘭斯洛伊絲毫不吝啬自己的贊美之詞,一口一個同桌,親熱無比,吳可非也對明微有所改觀。

        如果三英戰呂布的時候劉備突然大發神威,提著雌雄雙股劍就沖上去把呂布的方天畫戟都打斷了,就是這麽個情況吧?關羽和張飛就會突然覺得,哇,原來大哥這麽強,連呂布都不是對手,從前一直深藏不露,在他的帶領下我們一定能闖出一番事業!

        可是呂布當時頭頂一個“天下無雙”的名頭,要是真讓劉備給打得落花流水,曆史就要被改寫了。而且明微也不是劉備,他頂多就是個劉禅。

        周圍只有陳璃畫很平靜,沒有好奇的問七問八,明微突然覺得她是懂自己的,那種無言的默契讓他舒心不少,被槍抵著腦袋還不夠危急嗎?有神谕早用了。

        所以陳璃畫才會張口就問“你沒事吧”?因爲她雖然不明白眼前的男孩怎麽突然有神威附體,卻清楚面前這個人只是明微,就算他突然牛逼了一會也很快會現出原形。

        真好啊,這麽多年沒有喜歡錯人。

        滿地都是碎掉的酒瓶,價值不菲的酒水在地上流淌,紅的白的黃的亂七八糟的,好浪費,怎麽一瓶都不剩呢?明微想來一口,大家這時一定也不介意喝酒慶祝。

        可是吧台已經沒酒了,老周的書店裏倒是有不少,早知道那些都是天價酒,怎麽說也是要嘗上一點的,可惜老周的酒應該不會拿出來供大家暢飲,他向來寶貝得很。

        ……

        “大神如望日的圓月,

        散射著光芒。

        由他充沛的精氣燃起的火焰,

        有如雲中不時激發的閃電,

        又似一千個太陽同時升起,

        高懸在晴空之上。

        他端坐在公牛之上,

        輝煌明亮,

        猶如無煙之火,

        使人眼目純淨。

        額間的三只眼睛,

        猶如三日當空,

        金光逼人。

        大神的身體閃耀著純白的光芒。……”

        ——《摩诃婆羅多》·《教誡篇》第十四章節選。

        如果說生活就像一出戲,那他的角色一定是拯救蒼生之類的救世主,他一生經過不少大風大浪、起起伏伏,曾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奔波在世界各地,雖然疲憊,但只要想到自己正在爲全人類做貢獻,他還是激情澎湃。

        他熱愛這份事業,就像他喜歡收養各種小動物一樣,他從未懷疑過自己的使命,並且早已在奮鬥一生的途中。

        可是後來有一天一切都變了,身邊的朋友變得不理解他了,一個個勸誡他、疏遠他,讓他非常難受,只有他覺得自己沒變,他依舊願意爲了全人類忘我的工作,如果需要獻出自己生命的話,他也毫不猶豫。

        當他直面無限恐怖的時候,整艘巨輪只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或許就是那天他明白了自己以前拯救蒼生的方法錯了,他很快成爲了原來那些能夠交托性命的朋友的死敵,被滿世界追殺,可他義無反顧,只是突然變得好孤獨。

        從那以後他抛棄了從前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名字,改名爲Siva,印度教三大神之一的濕婆,現在他更喜歡別人稱他濕婆教主。

        不知信仰濕婆的印度人民要是知道遠在中國沿海的小城有個瘋老頭頂著濕婆大神之名吸納教衆會作何感想。

        後來他收獲了許多忠實的擁趸,大家都尊敬的稱呼他濕婆教主,所有人對他言聽計從,在他的領導下,朝共同的目標奮進。可他還是覺得孤獨,這些人死也不會懂他,他們就像個機器一樣只會執行設定好的程序,根本無法讓他産生任何情感,簡直連狗都不如。

        教主生活很無趣,無趣到讓他有些懷念從前,可從前是個錯誤,成大事者或許都要經曆枯燥。

        他們被剿滅很多次,每次偉大使命將要完成時都被阻攔,每次都只剩他一人遠走高飛,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東山再起,反正偉大的神總會指引著他,比中國古代的真龍天子還要受上天眷顧。

        敵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都曾是你的朋友,相見就是拔刀,不能坐下來把酒言歡,談談寒來暑往,近來狀況,這種必須跟故友們作對的孤獨感才是最可怕的,他多希望能夠說服他們加入自己,大家重新爲一個目標奮鬥,有他們的幫助相信世上再沒人能阻止神的複蘇。

        可惜,他能說服無數人對他心悅誠服,卻無法讓一位故友與他作伴。

        “教主,失敗了。”

        有手下來彙報,他只能揮揮手,是失敗了,老朋友等了他這麽久,他本來想給人家回個禮的,那個年輕人偷偷摸摸的偵查他們很久,應該很受器重,在房間裏放滿邪從總該可以達到目的吧?誰知對方早有准備,這次損失不小。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這麽比喻的話,他的老朋友真是世界上最辣的姜。

        他沒有那麽好運,人之一生不過短短百年,而他雖然自稱濕婆,實則已是一位風燭殘年的老頭,他相信自己那波瀾起伏的一生將隨著器官的衰亡而歸于寂靜,這次或許已是他最後的機會,只有成功才能被刻上曆史的豐碑,或加冕神冠。

        那是不朽,世界將變得更加精彩,相信到了那時,他的老友自會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他這甘願被誤會的一生啊,會有神父手捧經文莊嚴的爲他頌讀禱詞;亦或是年輕的後輩們手捧鮮花,昂首立于他豐碑之前,瞻仰昔日榮光,身姿越是挺拔,越是代表著對他的尊崇與懷念。

        當然,他更希望故友能爲他們犯下的過錯歎息一聲,那樣無論他是遠在天國還是近在人間都會十分欣慰。

        “來而不往非禮也,”濕婆教主念叨了一句,“你們中國的古話真是句句在理。”

        “教主才是真理。”

        這種話他已經要聽煩了。昏暗的洞穴裏只有一盞燭火供明,案幾上大開著一本泛黃的舊書,像是羊皮紙一般的材質,上面的文字模糊,只能確定不是中文、韓文等由象形文字發展而來的語言,按照英文來看的話似乎又有不少拼寫錯誤的地方,大概是某個歐洲國家的語言。

        濕婆教主召集了一些教衆,他看起來就連腿腳都不靈便,拄著一根拐杖步伐緩慢,手握的地方有一顆幽黑的石頭。

        教衆肅穆而立,雖然他們其中任何一個都要比面前佝偻的老頭高出不少,但眼裏流露出發自內心的尊敬,不知道的還以爲龜仙人在給悟空他們上課呢。

        “教主有何吩咐。”

        “你們都是我選出的精英,我知道你們大家都渴望神力,我今天便賜予你們!”

        幾位教衆突然激動起來,他們高呼著:“教主萬歲!”

        只見濕婆教主嘴裏念念有詞,仿佛吟頌著上古的經文,浩蕩深遠的氣息穿透幽幽萬古降臨,他擡起拐杖在一個男人頭上敲了一下,拐杖上那顆石頭亮起微光,男人的眼瞳在瞬間仿佛被墨水染透,黑曜石般漆黑幽亮。

        異變發生了,男人突然驚懼萬狀,捂著頭顱痛苦的跪倒在地上,發出非人般的叫喊聲,簡直猶如鬼哭狼嚎,那漆黑如墨般的眼瞳似乎看到了某種只一眼就能讓人肝膽欲裂的景物。

        可其他教衆絲毫不爲所動,眼裏一片赤誠,那種介乎于慷慨赴義與狂熱信仰之間的神情,看起來簡直要比成吉思汗的手下還要忠心。

        很快就輪到他們了,濕婆用拐杖一個個敲過去,幾位教衆紛紛“效仿”前人,有的捶胸頓足,有的面目猙獰,還有的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如同癫痫發作,看得出他們全都十分痛苦,就好像靈魂正在經受嚴厲的拷打。

        “給你們個任務,消滅那些迷途的年輕人。”

        教衆們沉默的站了起來,他們終于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力量,那種神力充滿渾身的感覺就如同嘬飲美酒般讓人上瘾,可他們中有一個人再也站不起來了,他瞳孔渙散,眼睛瞪得巨大,七竅都在流血,他已經死了,死狀淒慘,沒人在乎。

        濕婆教主拄著拐杖來到月光下,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明亮中才瞧見他臉上的皺紋如千層石般堆疊,深刻又密集,他的身影又佝偻了幾分,跟《龍珠》裏的龜仙人愈發相像。

        他伫立山巅望著遠處,群山圍繞著小城,像是花瓣呵護著花蕊,這個世界也溫柔的像花一樣庇護著衆生,可花會開落,人將凋亡。

        “神在漆黑的海底醒著做夢,等到群星運行到正確位置的時候,世界將于黑暗中重生。”

        五個高大的教衆無聲的伫立在他身後,像是沉默的影子。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