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538jgq"></big><em id="538jgq"></em><span id="538jgq"></span><tr id="538jgq"></tr>
  • <tr id="swqxyw"><legend id="swqxyw"></legend><label id="swqxyw"></label><dt id="swqxyw"></dt><del id="swqxyw"></del></tr>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二十四章 權力(4)

                        從前的明微總喜歡熬夜,然後第二天到學校補覺,現在不了,自從蘭斯洛伊成了他的新同桌,他就沒睡過一節安穩覺!真是奇了怪了,長得帥了不起啊?下課的時候要麽是有小女生來找他聊天,要麽就是蘭斯洛伊去找陳璃畫聊天,這兩種情況都讓明微如芒在背。

                        上課也睡不了,蘭斯洛伊這貨作爲一個從小在美國接受“民主教育”的正常孩子,他面對中國高三那些教材和課程是一臉懵逼,時不時的問一下明微中國學生都是天才嗎?什麽!你們高中就開始研究細胞有絲分裂了?不是,你們物理老師居然在講電磁感應?化學怎麽那麽多方程式?所以你們中國人不僅都會功夫,還個個都是科學家嗎?我去,你們數學題是人做的嗎……

                        是的,蘭斯洛伊絕對想不到自己作爲一個地地道道的美國人,在中國上課最喜歡的居然是語文課。

                        英語老師也特別喜歡他,時常讓他給大家講講語法什麽的,他表現很積極,只有這樣他才不至于認爲自己是低能兒。

                        明微突然覺得吳可非那個面癱也挺好的,至少不啰嗦。

                        他也不知道該怎麽跟蘭斯洛伊解釋,這些疑惑他都曾經有過,死魚般的掙紮兩下就放棄抵抗,徹底的成爲一條鹹魚了,如今蘭斯洛伊來了明微的名次有所上升,按倒數算的話,明微比起以前高了一個名次,因爲上次月考蘭斯洛伊的數理化生幾乎交了白卷,好在他憑借著英語接近滿分的成績才不至于榮獲倒一……

                        所以在他知道陳璃畫的學習成績向來高居不下的時候,似乎對她更感興趣了,時常找陳璃畫卻美其名曰找她幫忙輔導學習,明微暗惱自己從前臉皮不夠厚,不然這個理由當真不錯,雖然肯定沒人信。

                        “月考剛過,大家不要因爲成績的好壞而影響情緒,你們看看倒計時,還有一個多月高考就要來了,一定要保持平常心,適當放松,這個時候明微的沒心沒肺和沒臉沒皮就是你們該學習的了,好,那麽今天的作業是……”

                        明微正托著腦袋聽班主任在講台上嚴肅說道,嘴角一抽,乖乖的等放學怎麽又躺槍了?這到底是在誇還是貶啊?

                        他心想老師你這麽一說他們肯定更緊張了,真是的,什麽不要害怕、不要緊張這種話誰不會說?口頭說說能頂什麽用啊?要麽就來點實際的,多放點假讓學生放松一下啊!我看那些努力學習的同學青筋都快爆出來了,可嚇人了!

                        我才不是不想上課呢!我是爲大家著想!明微心理活動都這麽義正言辭。

                        “耽誤大家兩分鍾聽我說兩句。”放學班主任離開班級後,明微的高富帥同桌突然發神經,同學們都停下了手裏的動作望向他,不知這位新同學想幹嘛。

                        蘭斯洛伊對他們歉意的笑了笑,面容溫和,“高考臨近,我覺得班上死氣沉沉的,所以這個周末我在慶雲娛樂城訂了位置,真誠的邀請大家一起來吃喝玩樂,剛才班主任不是說了要放松放松嗎?大家同學一場都是緣分,所有消費由我承擔。”

                        聽到此等好消息同學們歡呼起來,紛紛表示蘭斯同學真夠意思,一定去一定去。慶雲這個名頭太響亮了,他們這裏要有點排面當屬慶雲旗下,慶雲娛樂城能吃能玩,消費也不低,向來都是大款們的忠愛,更何況是請整個班級五十多人,但是蘭斯洛伊的幾輛豪車都被他們看在眼裏,那點消費對他而言恐怕不如拔毛。

                        明微瞪大了眼睛,班主任耍耍嘴皮沒來實際的,倒是這貨豪氣幹雲的請了所有人,威風啊!這就是有錢人的世界嗎?大家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他跟蘭斯洛伊還都是IACO的成員,同桌同窗同事的怎麽區別就這麽大?

                        明微不想去什麽聚餐,他跟班級同學也玩不好,跟蘭斯洛伊也沒啥共同語言,這美男子聊起天來張口閉口都是洋氣的名字,有的是地名、有的是車名,就像貴婦之間的話題總避不開衣服和包包,總之明微就只能眼冒星星的鼓掌向往,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但是陳璃畫是一定會去的啊!這場活動簡直就是蘭斯洛伊爲了和陳璃畫增進感情才舉辦的吧!說是請全班同學,實際上他只想請那一個人,或許在他眼裏其他人都是陪襯、是觀衆、是路人,是英雄救美時的鮮花和掌聲。

                        “真是有錢人的浪漫啊!”明微感歎,“麥當,你說我該不該去?”

                        “不該你也會去。”

                        有那麽一瞬間,明微以爲麥當口吐人言了,突然想到手上還有愛德華這種存在。

                        愛德華悠悠飄蕩而出,麥當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他是整條街見識最廣的狗。

                        “那擺明了就是花花公子爲了親近目標擺下的豪門宴,你一個暗戀人家女孩子的**絲去幹嘛?找不痛快嗎?”

                        明微不說話,人或許都有點自虐傾向,明知道看傷感的電影會流淚,明知道前女友的喜酒不好喝,電影還是很多人去看,喜酒也總是會有傻瓜去喝,遠遠的望去希望從女生的眼裏看出對從前的一點留戀,可惜她身邊的那個男人跟她是那麽般配,含情脈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于是你才明白,原來自己並不是什麽特別的角色,大概只是個過客,這樣的過客有很多,烈酒入喉,不太會喝酒的你嗆得眼淚都出來了。

                        明微總是這種衰到家的角色,大概是正巧遇上了老天爺給他寫劇本的時候惡趣味作祟,要麽自己的人生怎麽就這麽悲催?他真害怕過些年收到陳璃畫的喜帖,那多燙手啊,他甚至不是前男友,他只是個繞著地球轉的破石頭罷了,地球終究還是繞著太陽轉的。

                        “我怎麽攤上你這麽個主啊!”愛德華一拍額頭,懊惱萬分。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樯橹灰飛煙滅……如今竟只能輔佐上位的阿鬥?這是什麽狗屁命運的安排?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那是臥龍先生啊!

                        “那你走咯。”明微無所謂的道。

                        “可是你很快就會需要我了。”愛德華說,“Bullet Time很好用不是嗎?讓你也發揮了關鍵作用,狠狠的出了一次風頭。”

                        “不屬于我的能力有什麽好說的?不是永久皮膚我都不稀罕好吧!”明微想了想,“你聽過濫竽充數的故事嗎?齊宣王喜歡聽竽,總是讓三百樂師合奏給他聽,然後一個叫南郭的家夥覺得有機可乘,在齊宣王面前自吹自擂說的天花亂墜,齊宣王真收下他了,讓他也加入那三百人的隊伍,別人扭腰搖頭他也扭腰搖頭,別人吹得投入他看上去更投入,就這樣一邊蒙混過關一邊拿著豐厚的酬勞。”

                        愛德華打斷明微,“後來沒幾年齊宣王死了,他的兒子齊湣王繼位,齊湣王喜歡聽獨奏,要三百人一個一個吹給他聽,南郭雙手一攤,哦豁完蛋,只能跑路。”

                        “知道就好,所以你不覺得我就像南郭嗎?其實什麽都不會,要是用你的能力,到時候也會有完蛋的那天……”明微摸狗,“而且我猜你肯定沒有那麽好心一直免費讓我用。”

                        “你比南郭幸運多了,你不會跑路的,你可以跟我交易,要是當初的南郭能夠獲得吹竽的技術,相信他願意拿出非常寶貝的東西交換。”愛德華冷冷的笑了一下,像是把局勢都握在手裏的大反派。

                        “可是我不想跟你交易。”

                        “你會的,你已經嘗到甜頭了,煙有一口就有第二口第三口,酒也是,權力更是。”

                        “我沒覺得獲得了什麽權力。”

                        “像你這樣連戒指戴在無名指都不知道意味著什麽都家夥,一定更不清楚戴在拇指意味著什麽吧?”

                        明微看向拇指上漆黑的戒指,問:“意味著什麽?”

                        “權力,”愛德華說,“Power!是權力讓古代上演了那麽多王朝爭霸的戲碼,是權力讓已經成爲國王的人繼續征戰四方,是權力一手造就了烽火戲諸侯,它可以壓垮你,也可以成就你。”

                        愛德華俯身在明微耳邊輕聲說:“因爲權力要比毒品更讓人上瘾,沒有人會淺嘗辄止,抿上一口他們就會甘願掏空自己的心肺來獲取它,你……”他頓了一聲,“也不例外。”

                        這種語氣同魔鬼無異,明微聽得一股寒意來襲。

                        他還真不清楚戒指戴不同的手指的含義,大概知道有什麽訂婚、已婚的說法,但從沒在意,現在想想陳璃畫當時把愛德華戴在無名指上一定也有特殊含義吧?他還真是遲鈍,分明知道那時她跟吳可非已經在一起了還想不到一塊。

                        “要是戒指能摘下來我早摘了,還權力權力。”

                        “面具戴久了尚且摘不下來,更何況象征權力的戒指。”愛德華哈哈大笑,充滿了對衆生的譏諷。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