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9twomc"><dfn id="9twomc"><em id="9twomc"></em><select id="9twomc"></select></dfn><strike id="9twomc"><noscript id="9twomc"></noscript><b id="9twomc"></b><tfoot id="9twomc"></tfoot><div id="9twomc"></div></strike><del id="9twomc"><address id="9twomc"></address><ul id="9twomc"></ul><form id="9twomc"></form></del></del><fieldset id="9twomc"><address id="9twomc"><fieldset id="9twomc"></fieldset><noframes id="9twomc">
          • <strike id="suo7m8"></strike><div id="suo7m8"></div>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二十五章 長明燭火(1)

                今天沒有風雨,戶外溫度適宜,吳可非在學校操場跑圈,脖子上挂著運動耳機,隨機播放著他專門爲陳璃畫創建的歌單《her》。

                吳可非從小聽慣了古典,別的小孩在吱呀吱呀的唱《兩只老虎》的時候,他就開始彈奏莫紮特的《小星星變奏曲》了,當其他孩子唱著“一閃一閃亮晶晶”吳可非的私人鋼琴老師又讓他試一下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他跟同齡人聽的音樂總是不同。

                因爲陳璃畫他才聽起了流行音樂,這個歌單中全是英文歌曲,大部分由陳璃畫推薦給他,那首《Leave Out All The Rest》赫然在列,不得不承認跑步時節奏強烈的英文歌要比旋律動人的古典鋼琴聽起來舒暢些。

                雖然這個歌單的女主人已經不要它了,這麽一說好像有點憂傷,耳機中歌手在賣力的唱。

                陳璃畫穿著熱褲在梳妝台前提筆畫眉,她天生麗質極少化妝,除非出席比較重要的聚會,比如家庭聚會,或是比較正式的場所,比如今天,而學校顯然不在此列。

                她盯著鏡子裏的自己,執筆的手小心翼翼的、輕描淡寫的起落,雖然她的眉目已經十分完美,但她化妝並不是爲了自己看上去更加明豔動人,而是爲了一種心理暗示,這樣氣質會有所轉變,這種氣質適合交際場所,那種氣質適合學校,就像舞台劇的演員也總要因爲不同的劇本而改變妝容,還有學校不讓學生染發、要求佩戴校徽一樣。

                可惜總有小男生們不甚了解,他們總惦記著“女爲悅己者容”這句老話,卻不清楚她們多數只是“爲己容”。

                明微撓了撓頭,今晚就是蘭斯洛伊定的日子,他覺得自己也該整理清楚一些,比如先把那兩三天沒洗的豬頭洗一下,再換上一身白T恤和牛仔褲,那樣看上去應該會精神些。

                是的,他已經不考慮去不去的問題了,只要陳璃畫到場他也絕對按捺不住,所以倒不如提前准備充分一些……他也說不清楚爲什麽,大概誰都想在有暗戀女生在場的集體活動表現好些。

                然而此外他似乎並沒什麽可准備的,別人需要考慮穿什麽什麽衣服,這個牌子的風格看起來比較合適等等,蘭斯洛伊就每天都穿的很好,具體哪裏好明微他土鼈也說不上來,于是當他問向對方的衣服都是什麽大牌的時候,蘭斯洛伊搖頭回答沒牌,明微還奇怪這種富家公子怎麽會跟他一樣穿沒牌的衣服,蘭斯洛伊下一句話就讓他知道了什麽叫做階層差距。

                “都是家裏的裁縫們手工制作的,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去問問布料是從哪買的。”

                明微窘迫的連忙揮手,暗道兄弟你太古道熱腸了,你家用的布料哪裏是我等平民用得起的?平民都是穿粗布麻衣的,哪買得起绫羅綢緞啊?

                麥當坐在床上搖著尾巴看明微一頭紮進浴室,水聲嘩嘩。

                吳可非挎著書包經過天橋,走向小型足球場旁擺放乒乓球桌的地方,書包裏沒有書本,有一副乒乓球拍,跑完步打打乒乓球能有效活動緊繃的腿部肌肉,當然是比較休閑的打,要是像他上次去參加市裏比賽那麽認真,膝蓋可能會廢掉。

                很多人喜歡帶單只的球拍來這裏找對手打,吳可非不行,他要是只帶一只就沒人跟他打了,即便帶了一副球拍他放眼望去似乎沒有落單的學生,看來今天又是打不了球的一天,他站在球桌前微微失落。

                “那個,我能跟你打球嗎?”

                有人輕輕的戳了戳他的手臂,吳可非轉頭看到一位圓臉的可愛女孩,她的眼睛很大很清澈,就像幹淨的湖水,吳可非甚至可以從中看到他自己,他一時間看呆了,春風吹綠了樹葉,小草拼命的冒芽。

                “西柚色!”他脫口而出後愣了,女生也愣了,臉微紅的抿抿嘴,吳可非剛才在盯著她的嘴唇辨認口紅色號嗎?

                那是陳璃畫從前最喜歡的口紅色號,顔色自然,比較適合素顔或者淡妝,吳可非當初爲了分辨各種什麽姨媽色、後媽色、斬男色還有什麽咬唇妝、嘟嘟唇、水晶唇可沒少花心思,時過境遷,他以爲自己忘了,可當熟悉的顔色信息通過視網膜進入大腦,那些本該封存的記憶又被開啓了。

                西柚色還是那個西柚色,不深不淺、淡然如初,可眼前人已經不是那個舊時人了。

                “嗯……我們打球。”吳可非從書包裏拿球拍,這種時候有小女生願意跟他打球挺好的,可以比較休閑,打起球來不如男生那麽有進攻性。

                鏡子中有一只纖細白嫩的手在兩只口紅上懸而未決,陳璃畫有些猶豫,“cockney還是……西柚?”

                電話鈴聲響起,陳璃畫的手從鏡子前挪開,鏡子中的她接通後將手機放在耳邊。

                “嗯,我當然會去。”她嘴角微揚。

                “不用了,到時候見。”

                “嗯,拜拜。”她放下手機,然後伸手拿起那支cockney,草莓紅,還帶閃片。

                她旋出口紅,對著鏡子細心妝塗。

                最後她對著鏡子左看右看,真不是她自戀,人很美,但又忽然覺得缺點什麽,她打開一個小巧精致的藍色盒子,上面有只天鵝,還有字母SWAROVSKI——施華洛世奇,盒子裏是串水晶項鏈,安詳的躺在其中,美麗得讓人心醉。

                鑲滿水晶的處女座符號,還有一枚梨形熏衣紫水晶,那是處女座的生辰石顔色,中間是圓形帶有施華洛世奇標志性六角星如太陽般的水晶圖樣吊牌,雖然由三種不同模樣的吊墜組成,整個看去依舊精致玲珑。

                不算貴重,但她很喜歡。

                是的,陳璃畫是被黑得最慘的處女座,可處女座的形容並不能很好的概括她,倒是處女座符號所象征的意義比較符合,神秘。

                這時她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才舒心的露出笑容。

                明微出門了,爲了不遲到並且省下打車錢他得早點出發,這小城說大不大,說小也是不小的,他住學校附近,周圍除了網吧之外沒有太多的娛樂場所,慶雲娛樂城離他公寓可有段距離。

                “吳可非?”明微經過學校時正巧看到他走出大門,尋思著他們也是一起完成過任務的戰友,這招呼怎麽都是得打一聲的。

                不對,這貨身邊怎麽還跟了個女生?大新聞啊!狗仔、狗仔呢?奇怪,怎麽正經時候那些好事者就消失不見了呢?再搞個全景圖出來啊!

                吳可非周末會到學校跑圈、打乒乓球,明微知道,因爲當初陳璃畫經常陪他一起跑圈、打球,不明真相的明微還在書店裏傻傻等那道清澈的身影,一小時、兩小時她都不來,轉頭看向書架上專門爲她進的新書,它們都在可憐的吃灰。

                “去哪?”倒是吳可非先開口了,也算難得。

                “娛樂城,班級聚會。”明微開口就不自覺的就變成了士兵向長官報告的語氣,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該再接一句“您呢”。

                “哇。”那可愛女孩不禁驚歎,同時也證實了吳可非跟明微還真是好朋友,在鬧的沸沸揚揚的“吳可非出櫃事件”以前竟從未聽過這一號人物。

                一般人聽到在娛樂城班級聚會肯定脫口而出牛逼,就跟女孩的反應一樣,但吳可非只是淡淡的點頭,仿佛本該如此,明微自然是沒有一點在他面前炫耀的意思,也沒什麽炫耀的,是蘭斯洛伊騷包的宴請全班,他只是被順帶的那個。

                “走著去?”

                “最近沒錢了,環保一點。”明微嘿嘿一笑。

                “我等會也要到那邊一趟,要不先去我家坐坐?然後讓司機送我們。”吳可非發來邀約,換做任何一位女生已經心猿意馬的激動起來了,就好像他身邊那位,面色逐漸不善,大大的眼裏露出醋意。

                明微見此連忙揮手,“不用了不用了,多走路鍛煉身體。”其實明微挺樂意的,但是那女生的臉色不太對勁,要是他答應下來恐怕會被生吞下去。

                “再見再見,等會遲到就不好了。”明微揮手跑開了,不過這話說起來怪怪的,他哪天上學不遲到?

                慶雲娛樂城很大,遊戲項目很多,什麽真人CS、戶外KTV、撕名牌通通囊括,以蘭斯洛伊那騷包的性格,一定把聚餐結束後的活動流程都安排好了,用不著他們再廢腦子和掏錢。

                明微趕到餐廳的時候同學們坐得好好的,看到明微姗姗來遲大家不禁想笑,有幾個跟明微同等級的學渣已經開始打趣了:“明微你上學遲到也就算了,怎麽聚會也愛遲到啊?”

                惹得一陣歡笑,明微也尴尬的笑了笑,正當他准備掃視全場找座位的時候,看到陳璃畫含笑坐在整個餐廳最顯眼的位置,而她的身邊就是蘭斯洛伊,如果有主位的話,那裏大概就是了。

                遠遠的看去陳璃畫跟以往有所不同,她精心打扮過了,很容易看得出來,因爲今天她格外的美,看得明微心頭微動。

                “有必要嘛?”明微苦澀的說。

                “同桌!專門爲你留了位。”蘭斯洛伊熱情的揮手,他左手邊是陳璃畫,右手有個空位,真讓人感動,居然還能有人惦記著他的座位,多像一只溫柔的獅子啊,明微覺得自己如果是女生也會很容易喜歡上蘭斯洛伊。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