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yle id="sjl2bm"></style><tr id="sjl2bm"></tr>
    2. <ol id="ywyrd2"><u id="ywyrd2"></u></ol><ins id="ywyrd2"><em id="ywyrd2"></em><kbd id="ywyrd2"></kbd></ins><sup id="ywyrd2"><thead id="ywyrd2"></thead><fieldset id="ywyrd2"></fieldset><button id="ywyrd2"></button><dt id="ywyrd2"></dt><optgroup id="ywyrd2"></optgroup></sup>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二十七章 長明燭火(3)

              “劉汝基,你這是什麽垃圾神谕啊?讓人哭有什麽用啊?笑死人了哈哈……”

              慶雲娛樂城的餐廳外幾個人哈哈大笑,餐廳裏是一群學生在抹眼淚,與他們的大笑形成鮮明的對比。

              那位叫劉汝基的年輕人憋紅了臉,他不服氣的說:“知道項羽破釜沉舟之後是怎麽輸給劉邦的嗎?四面楚歌!人家把項羽和他的兵都給唱哭,然後就放棄抵抗了,劉邦贏了,所以我的神谕叫楚歌!很厲害的好嗎!”

              “人家哭是因爲以爲楚國已經淪陷,而且多年征戰,聽到自己國家的歌不禁思鄉心切,雙重打擊之下才讓項羽自刎,你這就是讓他們流點眼淚能頂什麽用?而且那個外國人和小美女根本沒哭好嗎?”他們還是笑得停不下來。

              “行行行,你們神谕厲害倒是直接去把他們給辦了啊?不行就乖乖聽歌!”劉汝基翻白眼,不想理會自己身邊四頭豬隊友。

              “要不是不能鬧出大動靜,我們幾個對付那三個毛頭小子綽綽有余,那個看起來很衰的耍槍好像很厲害,但是這裏可沒有槍讓他耍,而且他們組織不會開槍殺人。”一個人分析了起來。

              “有個叫吳可非的不在,他好像挺厲害的。”

              “在我的神谕面前,都是垃圾。”一個強壯的大漢冷笑。

              “他們出來了,快躲起來。”五個人慌張的逃離,其中一個人還踩到了劉汝基的腳,劉汝基撞到另一個人的頭……他們在哀嚎和怒罵聲中消失。

              ……

              即便人類現在已經可以駕駛高科技上天入地,地球之外都有了科技産物甚至人類的足迹,但人類對于自己大腦的研究還停留在很短淺的層次,就連IACO的那些天才科學家,或者說……瘋子科學家對此都不甚了解。

              人腦就跟宇宙一樣蘊藏無限奧秘。

              但他們知道神谕是精神異變的産物,跟人腦潛能有關,只是這種異變的條件苛刻到極致,全世界至少有七十多億的人類,但擁有神谕的人最多不會超過一千個,就跟睡美人症候群的患病數量相近。

              小到隔空禦物,大到影響天氣,什麽種類的神谕都有,它們的名字也是獨一無二的,因爲如何命名全由擁有者來定,他們覺得什麽名字合適就叫什麽名字,這樣會更有利于神谕的釋放,就像歌手在歌唱時傾注感情會讓歌曲更加動聽一樣,念出神谕名字和不念也會有所區別。

              吳可非是霜降,蘭斯洛伊是Zeus,也就是宙斯,陳璃畫的神谕還不清楚,明微用IACO分發的手機查過,神谕那一欄寫著Secret,明微搞不懂,大家的神谕都能被查到,怎麽到陳璃畫這裏就成秘密了?

              娛樂城很大,項目繁多,晚飯後同學們就都在周圍活動開了,成群結隊的玩真人CS,那片區域有樹林和簡陋的房屋,大家都穿著迷彩服,拿著顔料槍在林間穿梭,看起來不錯,明微還挺想玩的,但他們還有要緊事。

              其實他覺得自己去不去玩沒啥區別,在這裏可能還妨礙蘭斯洛伊和陳璃畫,怎麽看都有種拖油瓶的嫌疑,但他又怕沒有自己看著,蘭斯洛伊和陳璃畫會太過親密……

              明微是只電燈泡,一只有想法的電燈泡,好在蘭斯洛伊還沒跟陳璃畫確定關系,想來陳璃畫也沒那麽容易被別人泡走吧?要真被蘭斯洛伊給拐走了明微得哭死。

              月球在地球身邊轉了那麽多年,結果地球說流浪就去流浪了,要那塊灰乎乎的大石頭以後圍著誰轉啊?不知道,反正地球不在乎。

              他們在娛樂城逛了一會,沒發現異常,沒有邪蟲的影子,也沒有邪教分子跳出來高喊著“教主萬歲”要跟他們拼命,平靜的就好像餐廳裏奇怪的畫面不存在一樣。

              當然,他們知道就算邪教要有所動作也不會搞出什麽大動靜,對他們沒好處,可現在依舊是敵暗我明的處境,經過慶雲酒吧一役之後無半點進展,那個窩點似乎只是用來存放槍支的,至于邪教爲什麽會對吳可非的到來提前做好准備,無從得知。

              “嘿!蘭斯同學,你們過來一起玩吧!我們這邊CS組隊差人。”有同學熱情的呼喚他們,說的CS當然是戶外真人CS,其實這個遊戲在大白天會比較好玩,現在天色都暗了,四處都有燈光,影子很容易暴露位置。

              但同學們還是玩的很開心,畢竟很久沒有這麽放開玩過了,要不是蘭斯洛伊豪氣幹雲,他們哪怕是高考完也不太可能跑來這裏消費。

              “去吧,我們也玩玩,你肯定很厲害,我跟明微一隊。”陳璃畫笑著說,“反正邪教也不敢亂來,剛才可能只是想嚇我們一下,現在不見了。”

              “你入組織早,應該在分部上過射擊訓練吧?跟他們玩真人CS不是欺負人嗎?”蘭斯洛伊微笑,顯然在陳璃畫開口前對此興趣不大,但既然陳璃畫要玩,君子當然作陪,“而且,跟明微一隊是想幹翻我吧!他那段Thompson槍槍爆頭殲滅邪蟲大軍的視頻可在組織流傳開了!”

              明微沒想到自己在蘭斯洛伊的眼裏還有點形象,可惜Bullet Time並不是屬于他的能力,就好像考試時靠作弊獲得好名次一樣,心裏虛虛的。

              總之他們還是加入了同學們的真人CS,換上迷彩服、提著狙擊槍,他們玩的是“殲滅戰”,一個班級兩支隊伍,一支隊伍二十五人,戰場是一片小山林、一片廢棄工地還有娛樂城的幾棟大樓連起來的挺大一塊地方,一支隊伍全軍覆沒則遊戲結束。

              考慮到遊戲的趣味性,可愛的同學們還想出一個輸方的懲罰,就是被殲滅的那支隊伍必須從勝出的那支隊伍中挑選一名異性,然後告白!

              太殘忍了,偏偏這個時候陳璃畫跟明微是一支隊伍的,明微想輸給陳璃畫都沒機會,可他覺得不能讓他跟陳璃畫所在的隊伍贏啊,要不然以蘭斯洛伊那騷包的性格,絕對是會直接向陳璃畫表白的吧!

              明微的迷彩服不太合身,看起來怪不協調的,不像蘭斯洛伊那樣穿上迷彩服就好像化身成了一位老兵,也不像陳璃畫那樣穿著迷彩服依舊難掩其秀氣,明微覺得“戰地天使”也用來形容陳璃畫應該沒人會有意見。

              “戰鬥開始!”

              前五分鍾不得開槍,五分鍾後大家各自找好位置,戰鬥才算真正開始,明微和陳璃畫是紅方隊伍,蘭斯洛伊是藍方隊伍,現在終于輪到明微和陳璃畫兩個人相處的時間。

              他們手上都提著仿真玩具槍,不得不說慶雲的玩具槍還挺像模像樣的,陳璃畫手上仿的是AWM狙擊步槍,真槍有“超級馬格南”的美稱,由英國精密國際公司設計制造的螺栓動作的北極作戰系列狙擊步槍,可應付零下四十度的惡劣氣溫。

              明微手上的是M24,他隨便挑的,反正裏面裝的都是彩彈,打中別人任何部位一槍就可以淘汰一人,什麽槍並不重要,不過也不知道是他體虛還是怎樣,這槍感覺沉沉的……

              “跟同學對槍確實有點欺負人,讓他們玩開心點,我們只要把蘭斯洛伊淘汰就好了,真想看看他被我們淘汰時的表情。”陳璃畫在身邊走著,帽沿下的漂亮臉蛋帶著笑,明微卻在想要是自己請陳璃畫吃頓飯,她是不是也會化了美美的妝再來赴約。

              “別把我算進去啊,我就是打醬油的,我就算想淘汰同學也不一定打的中。”明微覺得不會,嗯……他覺得自己不會請人家來這麽高檔的地方吃飯。

              陳璃畫谛視身邊這個比自己高一頭的大男孩,她很認真的說:“不要總覺得自己不行,有些事情你總得去試試才知道結果,就像面對那些邪蟲一樣,我知道你肯定怕的要死,但你要是沒鼓起勇氣打開電梯,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其實是做得到的。”

              “你這樣說話好像老周……”

              “你別扯皮,我們現在是戰友,以後也會是戰友,跟邪教的對抗流血是難免的,或許有一天我的命或者吳可非還是其他任何人的命會交到你手裏呢?你怎麽辦?也說自己不行嗎?”陳璃畫開啓說教模式,明微還真沒見過她這一面,這種介乎于前輩和朋友之間的語氣是怎麽回事?

              “那……那我也是會拼命的……”明微用最慫的語氣說出了最牛逼的話,他覺得真有那種時候的話他肯定會拼命,就是不知道他個死撲街拼起命來頂不頂用。

              “不,不要拼命,拼命失敗的話大家就一起死了,你應該相信自己能夠遊刃有余的化解危機,然後解救我,或是別人。”

              陳璃畫“循循善誘”的開導明微這個呆瓜,她把AWM架在自己眼前,瞄准、扣動扳機、發射,一名同學身上立馬挂了彩,他一臉懵逼的被淘汰了,轉頭看到遠處對他微笑揮手的陳璃畫,生不出一絲火氣,只自以爲帥的微笑豎大拇指。

              “就像這樣,輕松、惬意,你沒有握著誰誰誰的命,也沒有要了誰誰誰的命,你只是在打一把注定會贏的遊戲罷了。”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