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三十二章 你最厲害了(2)

        什麽東西在蹭他的臉?毛茸茸的,他不記得自己有養寵物。

        吳可非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裏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他動了一下渾身酸痛,他被綁在椅子上,身邊還有一個靠在他肩頭流哈喇子的男孩,是明微,肩頭濕了一片,全是明微的口水。

        兩個人都被綁住了,吳可非隱約記得自己倒在地上之後明微來救他來著,他就放心的暈過去了,怎麽……兩個人都被綁了?

        兩人面前還有一位青年,有點眼熟,想起來了,他是那個打架時候躲在後面哦哦叫,神谕很雞肋的邪教徒,應該是在看守他們,只不過現在也睡著了,靠在椅子上仰面朝天,睡相跟明微有異曲同工之妙。

        “明微、明微。”吳可非輕聲叫喚,同時動了動自己的身子,想把明微晃醒,誰知明微睡的香甜無比,吳可非是真的不理解這種環境下他怎麽能睡得這麽死,就好像連續在網吧通了幾天宵。

        明微動了,蹭了蹭吳可非寬厚的肩膀,接著睡。

        吳可非徹底無奈,看來還是得靠自己想辦法逃出去。

        房間裏很空曠,那位青年面前有張方桌,桌上有盞白熾燈,房間沒有窗子,只有門上有一個矩形洞口,看起來就像……看守所裏的審訊室,吳可非是人民警察的好幫手,隔三差五就進一次局子,對這環境再熟悉不過了,只不過真正的審訊室裏的燈光是那種強光燈,照的讓人睡不著。

        吳可非現在倒希望有強光燈給明微來一下,雖然他醒了也不一定能幫上什麽忙,但至少能把腦袋從自己的肩上挪開,能不把口水流到自己身上。

        他感覺不到手機的存在,應該被沒收了,他甚至沒辦法知道現在究竟是白天還是深夜,手機如果在附近的話,他的導師姜雲教授是可以直接通過定位獲取他們位置信息的,自己執行調查任務卻這麽久沒跟他聯系,姜雲應該能發現異常,不用驚慌。

        門外有腳步臨近,吳可非立馬裝睡,一張臉在矩形洞口望了一會離開了,吳可非又晃了晃身子,這次終于把明微晃醒了,他一臉茫然的擡起頭,嘴角還殘留著沒手擦的口水,他看向吳可非:“這是哪?”

        吳可非很想捂臉,但是手被捆住了,這個問題不應該由他來問嗎?晚到的是明微啊!霸氣的喊“不許動”的也是明微啊!自己明明是先昏迷的那個,明微不應該解釋一下後來發生了什麽嗎?

        而且說話這麽大聲是想把那個邪教徒吵醒嗎?好吧那邪教徒打起了呼噜,不太容易吵醒的樣子。

        “我暈過去之後發生了什麽?”吳可非面無表情的問。

        “我也被打暈了……”明微說,然後他就看到吳可非臉色不太對勁,又急忙補充了一句:“不過在之前我讓老周定位我們了,他們應該知道我們出事了。”

        吳可非臉色稍微緩和,他現在有點想不通自己爲什麽在昏迷之前會相信明微能救走他,真是莫名其妙的信任,不過明微手無寸鐵的就敢跑來救他,也挺讓人感動的。

        大概就像關公被困麥城之時,若是劉備大哥不顧一切要去救自己二弟一樣吧?哪怕是毫無准備,哪怕是“千裏之遙二分兵力”,要是劉大哥當真孤身一人提著雙股劍就殺到麥城,關二弟一定感動的一塌糊塗、猛男落淚,雖然那樣也就應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海誓山盟。

        “爲什麽只有你來了?他們兩個呢?”吳可非不無疑惑的問,劉備戰力那麽低,兩名大將在手卻親身上陣顯然是不合常理的。

        明微嘴角一耷拉,“他們……不知道你有危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以爲我是去喊加油的。”

        其實陳璃畫明明說好的遊戲結束就去幫你,但她跟蘭斯洛伊玩遊戲玩得暧昧不已,可能在你侬我侬的你愛我我愛你,早就把你忘到九霄雲外了,所以只有我這個廢柴來了,很抱歉沒能幫到你。這些話很傷人心,明微自己承受就好,沒必要說出來讓吳可非也難過。

        吳可非“哦”了一聲,他覺得也是自己不對。關羽溫酒斬華雄、三英戰呂布、誅顔良斬文醜、過五關斬六將、義釋黃忠、水淹七軍……所以關二爺目空一切,結果最後被病鬼呂蒙完敗,被困于麥城,被全軍覆沒的活擒,跟他的自大不無關聯。

        門外傳來捶門的聲音,一個人對房間裏面喊:“劉汝基別睡了,等會帶他們去祭壇,教主說今晚就把他們祭神,夜長夢多免得這些異教徒搞什麽幺蛾子。”

        呼噜聲戛然而止,劉汝基被嚇醒,連聲答應下來。

        吳可非無奈,看來異教徒總是認爲其他人都是異教徒,就好像對于外國人而言他們也是外國人一樣。明微瑟瑟發抖,祭壇、祭神,這是要他們的命啊!誰不知道邪教沒事就愛**?

        劉汝基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的看向明微兩個人,他說:“你們還有什麽遺言?”

        吳可非沒話說,但是明微忽然想起什麽,電影裏死于話多的反派太多了,首當其沖的就是一句:“還有什麽遺言?”每當這個時候就是主角的機會來了。

        明微思前想後,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覺得我厲不厲害?”

        吳可非愣了,劉汝基也愣了,這孩子的腦子是有什麽疾病嗎?

        “厲害……厲害你妹!厲害你還能待這裏?要不是看到你在電梯裏拿湯姆遜掃射的監控,我們也不會被你哄住,結果是個戰鬥力爲零的渣渣,一拳就給老子趴下了,我們還以爲你是來碰瓷的呢!”劉汝基翻著白眼,“話說你們組織什麽時候連這種渣渣都能混進去了?難怪日漸式微。”

        吳可非覺得這話挺傷人的,明微微微低頭沉默了一會,說:“小時候上幼兒園,我爸媽都很忙,經常忙到忘了來接我回家,每天放學我就在幼兒園門口等啊等的,等到身邊最後一個小朋友也被接回家了我就開始哭,我每天都在想爸媽是不是不想要我了?越想哭的越慘,哭到最後眼淚幹了爸媽就來了,他們一看我等了那麽久都沒流眼淚就一個勁的誇我懂事……”

        劉汝基又愣了,“別想博取同情,我不吃這套!”

        “我懂事個屁!我要是真的懂事的話就會知道他們是真的不想要我,每天沒來接我不是在忙,而是在爭論到底誰去接孩子回家,吵完又冷戰,看看誰會先忍不住去接孩子,結果沒想到對方都挺沉得住氣,最後看天都快要黑了怕被判遺棄罪才一起去把我給接回家。”

        明微不知怎麽突然說起了自己辛酸的過往,聽得吳可非眼眸微動。

        “後來我長大了,不用人接了,但是我每天還是很晚回家,因爲只要有錢我就跑到遊戲廳去打街機,同學們都羨慕我沒人管,而我卻羨慕他們有個完整而幸福的家庭,因爲那時候我爸媽就開始鬧離婚了,回到家感覺空氣裏全都是氫氣,只要一點火花就會爆炸。”

        “他們離婚之後我自閉了很長一段時間,不是自閉症,就是單純的自閉,誰都不想理,也誰都不怕,我甚至搞不懂同學們爲什麽會敬畏老師,老師說他們一句跟天塌了似的,老師一凶一個個噤若寒蟬,讓他們幹啥就幹啥,其實直到現在我也沒搞懂。”

        “難怪你每天被老師批評都沒反應。”吳可非插了句話,想調節一下明微的情緒,吳可非本以爲自己的童年已經很黑暗了,沒想到明微的才是真的黑暗,他那好多的培訓班頂多算是辛苦。

        “有的班主任還會威脅說要打電話給我家長呢!我家長要是真在乎也不至于淪落到老師給他們打電話的境地。”明微嘴角一咧,笑中帶傷。

        “然後呢?”劉汝基好奇的問。

        “然後自閉的很多習慣就保留下來了,我爸不知道,我媽也不知道,偶爾跟他們通一次話也無非兩個問題,錢夠不夠用?成績怎麽樣?我一直在想,爲什麽他們生個孩子跟鬧著玩一樣?一點責任心都沒有,說吵架就吵架,說離婚就離婚,說放養就放養,生孩子就是爲了什麽狗屁迂腐的傳宗接代思想?”

        其實這些話明微一直想對自己父母講的,但他們說起話來的語氣就像銅牆鐵壁一般堵在明微面前,縱然心中有萬丈豪情都難以抒發,反而會在心底生出令人絕望的無力感。

        劉汝基走到明微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歎氣,“都過去了,我們會幫你解脫的。”

        明微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我他媽費勁吧啦講得口幹舌燥的,誰要你幫忙解脫啊!

        “我……厲害嗎?”明微接著問,老周他們再沒動靜的話,他和吳可非就要被“解脫”了,現在能救他們的只有試一下觸發被動,偏偏愛德華就跟存心難爲他一樣,什麽“你最厲害了”這種鬼話哪有那麽容易從敵人嘴裏說出來啊!

        陳國王說

        三更完畢,求票求收藏~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