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五十五章 花非花(1)

          可是他還有的選嗎?就像愛德華說的,現在就剩他一個人了,他不作爲的話,所有人都得死,對此明微毫不懷疑,那什麽深潛者完全有這種能力。

          “交換嗎?”愛德華出聲,“你的憤怒換大家的命,我將賜你擊殺神仆的力量,當然,這是一次性消耗品,用完就沒了。”

          明微還在沉默,愛德華笑了一笑,在靜止的時空他走向深潛者,輕輕的推出手,無聲而強悍的震波猛然爆發,明微似乎看到了空間蕩漾起水波般的漣漪,而後深潛者巨大的身軀呈弓形倒飛出去,掃清了一大片懸停的雨滴,最後落在河面上濺起靜止的水花。

          愛德華居然在靜止的時間裏改變物體的狀態!

          他回過頭對明微說:“一個什麽都不會的普通人,想做英雄當然是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代價咯!哪有光站著就把英雄給當了的道理?你以爲這是龍傲天爽文啊?”

          “老實說,在加入IACO之前我還會做做白日夢,像吳可非那樣打擊盜匪,或者英雄救美什麽的,可當淒慘的世界和現實擺在面前的時候,我從沒想過當英雄。”明微說。

          “好了,我就是隨便說兩句,不然氣氛很幹,你可別上頭了,最後問你一遍,”愛德華望著明微,“交換還是不交換。”

          明微終于還是開口:“交換。”

          就算愛德華開出天價,明微此時也只能說這兩個字,兩個像是魔法引子的字,仿佛只要說出來就會發生某種驚天動地的異變。

          “好!”愛德華身邊突然湧出多彩光華,“God power(神權)!”

          愛德華消失了,他隨著那些光華一同收縮進了明微手上的戒指中,無數雨珠接連墜落在地,時間開始流動,漆黑的戒指突然亮起刺目彩光,在這雨夜如同明月般耀眼矚目。

          倒在水裏的深潛者顯然懵住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超出了它的理解,它爬起身後微微低下頭,它發現了自己漏了一只蝼蟻,而且這僅存的一只蝼蟻還妄圖掙紮。

          山嶽般的拳頭悍然出擊,直面重拳的明微感覺這一幕的壓迫感能和直面隕石墜落相比,可他沒見識過隕石墜落,也沒見識過巨型深潛者的拳頭。

          然而他沒躲避,愛德華真的給了他難以想象的力量,他凶狠的揮拳,彩色光芒噴湧而出,那一枚戒指是如此亮眼,兩個完全不成比例的拳頭相遇了,平地一聲雷,天空劃過道道閃電。

          沒有分貝過濾層,就算有人聽到聲響也會以爲是雷聲,深潛者退了,這是極具視覺沖擊的畫面,就好比人類被一只小蟲推開一樣,明微覺得自己好像轟退了一棟高樓、一座大山。

          可惜,這一幕沒人看到,老周、吳可非、蘭斯洛伊都安靜的躺在雨中,若非如此也輪不到明微來出頭。

          明微覺得自己高大了,伫立在天地間也不再是滄海一粟,在天塌的時候他也能挑起重擔,就像老周給他們的感覺一樣,老周剛剛因爲他才分心的吧?不然肯定不至于被深潛者拍中。

          “你這效率也太低了,跟神仆肉搏得打到天亮。”愛德華的聲音出現在明微腦中,“現在的你就是神,神說出的話即是現實,你只要開口就是神谕。”

          如果說從小到大明微有某一時刻完全抛棄了所有負面情緒和性格,就是現在,懦弱、恐懼、擔憂等等都無影無蹤,因爲所有的負面情緒追根究底都是因爲自身能力不足,而此時此刻,明微覺得自己無所不能。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

          明微從很多作品中看過這種情節,主角身處險境,無數機關暗器飛舞在四周,敵人強大武功高強,怎麽看都是一場必死的局,然而主角從容不迫,優雅的施展拳腳,嘴角還有一抹淡淡的微笑,于是一切危機迎刃而解,他只揮袖歎氣,一副好生無趣的模樣,何等自信?

          事實就是這樣,就好比你有毀滅世界的力量,便不會畏懼這個世界。

          明微仰頭望著巨大的深潛者,嘴角微微上揚,開口:“當我一微笑,所有的苦難,都……灰飛煙滅。”

          下一刻,仿佛從深潛者的身體內部爆裂出無數彩光,此時的深潛者像是碎裂的陶瓷般片片凋落,大雨沖刷著明微的身體,也沖垮了神仆,巨大的身軀轉瞬間消失于天地。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明微掃了一眼周圍倒地的衆人,裝模作樣的歎口氣,拂袖轉身,潇灑離去。

          然而沒走兩步就一頭栽倒在地,還是臉朝地、腚朝天的那種。

          ……

          明微再開睜眼的時候,他躺在一間挂有吊瓶的房間裏,旁邊還有藍色簾布,天花板上的燈也不是常見的類型,他不難猜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所以明微還是被嚇了一跳,腦子跟睡了幾天幾夜一般昏昏沉沉的,發生了什麽?他出車禍了?不對啊,他記得自己把憤怒跟愛德華交易掉了,然後打敗了深潛者,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等等等等,明微突然冒出一身冷汗,這裏不會是精神病院吧?難道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場夢?這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麽克蘇魯、IACO和神谕?

          “愛德華?”明微在心裏呼喚,他的手似乎失去知覺了,甚至感覺不到戒指的存在。

          沒有回應,明微心裏五味雜陳,好像有點空落落的,也是,這個夢也太荒謬了,其他的東西都好解釋,但是愛德華是怎麽一回事?況且憤怒怎麽能被交易掉呢?

          那麽陳璃畫也是夢嗎?可她那麽真實,讓自己日複一日的暗戀,不過聽說有些精神病人就是會困在自己的幻覺裏,幻覺對他們而言即是現實,自己現在這是痊愈了?

          不對不對,陳璃畫是真實的,就算是夢也是從IACO那裏開始。

          那麽問題來了,他到底睡了多久?

          “醒了?”明微轉動眼珠子,看到一位清秀的護士姐姐,護士姐姐當即就對門外喊了一聲:“25號病床的病人醒了。”

          一位穿著白大褂還戴口罩的醫生走到明微身邊,把他兩邊眼皮往上撥了撥,一臉嚴肅的問:“感覺怎樣?”

          “有點疼。”明微老實說。

          “你記得什麽事嗎?或者說你夢到了什麽?這樣有助于我們研究病例。”醫生盯著明微。

          明微愣了半晌,突然說:“阿圖羅研究員,別以爲你帶了口罩我就認不出你,你的鳥窩頭太明顯了。”

          醫生驚訝的跟護士對視一眼,然後又看著明微說:“看來上次治療沒成功,他還沒有完全清醒,病情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嚴重,他的夢境已經跟現實産生重合了,不過也有可能是意識殘留,還需要觀察。”

          “你別嚇我。”明微本來以爲認出了阿圖羅就證明之前都是真實的,可他一段話讓明微有些害怕。

          “二十四號病人也醒了。”護士拉開簾子,明微看到他的臨床躺著一個很眼熟的人。

          “蘭斯洛伊?”明微驚訝。

          “你記得他?”被明微認成阿圖羅研究員的醫生隨後拉開了另一床的簾子,“那他呢?”

          “吳可非?”明微一個腦袋兩個大,這裏是精神病院?爲什麽吳可非和蘭斯洛伊都在這裏?他的記憶到底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紊亂的?

          醫生點了點頭,“你們一直都住同一間病房,關系很好,只是你好像有段時間忘了他們,我們對你用了最新的治療方案,看起來雖然有些效果,但也出現了後遺症,希望你能康複。”

          醫生轉頭看向蘭斯洛伊,“這次又做什麽夢了?”

          “我好像追到了璃畫。”蘭斯洛伊說。

          “是經常來醫院做義工的那個女孩?真是好夢。”醫生哈哈一笑。

          “26號病人應該也快醒了。”護士說完,明微看到吳可非眨巴了兩下眼睛。

          “2077年了嗎?”吳可非一臉認真的看向他們,明微愕然,什麽2077年?是吳可非病得嚴重還是自己?

          醫生歎了口氣,說:“還沒啊!現在大概是2076年?你還得等一年。”

          正當明微一頭霧水的時候,醫生輕聲給他解釋:“吳可非是個遊戲迷,最喜歡《巫師》系列遊戲,開發商是波蘭的CD PROJEKT RED,這幾年一直在開發一款名叫《賽博朋克2077》的遊戲,吳可非也一直很期待,卻遲遲沒有消息,不過據說今年的E3遊戲展會公布發售日,應該就在這兩年。”

          “他還經常拿著我們醫院的掃帚說是他的命運之劍,相比之下,他的病況似乎更嚴重一些。”護士嘟囔。

          明微腦中有太多的畫面出現,他的確記得吳可非喜歡一款叫做《巫師3:狂獵》的遊戲,也記得他有一把炫酷的銀劍,名叫命運,還是IACO專門找人爲他打造的。

          他們真的……都是精神病?

          “那……今年是2019,沒錯吧?”明微緊張的問。

          醫生和護士都點了點頭。

          “你們認識一個叫做周唐林的人嗎?”明微又問。

          “是我們院長。”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