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4yyxd"></small><select id="c4yyxd"></select>
<pre id="c4yyxd"><noframes id="c4yyxd"><del id="c4yyxd"></del><label id="c4yyxd"></label>
  • <ol id="u8wbma"></ol><code id="u8wbma"></code><tfoot id="u8wbma"></tfoot><button id="u8wbma"></button>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六十四章 你笑的真難看(5)

                    “可是異常能量並未消失。”陳璃畫看著手機屏幕皺眉說。

                    吳可非和蘭斯洛伊觀望四方,黑暗中的山間可以說是古井無波,大概聽力再敏銳些可以聽到遠處的蟲鳴,這裏雖然碎石滿地、橫屍遍野,但目前看起來似乎已經沒有任何危險了。

                    “要不我們先跑吧?情況也摸清了,再有什麽意外可以讓組織來處理。”明微提議,這一次倒是被陳璃畫他們聽進去了,都在思索著。

                    “好像……又走不了了。”在吳可非的話音中,他們驚駭的看到地上那些碎石和死去的屍體都有了新的變化,突然散發起令人難忍的熾熱,黑暗中的熱氣如白煙般袅袅升起,大地被燙得通紅。

                    碎石和死屍在悄然變幻形態,它們開始如液體般流動,顔色逐漸變紅,慢慢化作了熾熱的岩漿交彙在一起,圍繞在四人周圍流動,像是有生命一般翩翩起舞,連同著幹枯的樹葉和蒼天的古樹,火焰在搖曳,只是瞬間,火光沖天。

                    這裏好像變成了煉獄。

                    四人都呆了,大火把他們的臉頰映襯得明亮,明顯看到臉上凝固了不少驚駭,事件的發展好像超出了他們的掌控。

                    “這……放火燒山,牢底坐穿啊!”明微顫抖著雙腿。

                    三人把頭僵硬的轉向他,微張著嘴巴,什麽話都沒說,但明微可以猜到他們在想什麽:“都這個時候了,到底他媽的是怎麽想到這些東西的啊?腦回路能不能再新奇一點?關鍵你想到了有必要說出來嗎喂!”

                    “可能馬上就要挂了,再不說話就沒機會了。”明微表情同樣僵硬著。

                    “神谕·霜降!”吳可非立即釋放神谕,可岩漿的溫度高達一千,在如此高溫面前,他的神谕就如同烈日下的一抹薄冰,還沒來得及讓他們感受到空調般的涼爽就已經被消融殆盡。

                    他們三個神谕者還能勉強撐一下,明微就慘了,他幾乎是在瞬間就進入了脫水狀態,要是不及時處理,恐怕真有生命危險。

                    “明微,我的神谕失靈了。”陳璃畫突然慌張的說,明微心裏“咯噔”一下,他還沒見過陳璃畫表現出這種神情,不止是他,蘭斯洛伊和吳可非也沒見過,陳璃畫好像永遠都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模樣,現在她真的慌了。

                    陳璃畫的神谕是他們最大的底牌,現在失靈了,神谕居然還會失靈的嗎?明微沒有神谕,他搞不懂,看來今天真的要交代在這裏了,愛德華也還是沒有動靜,他都要死了啊!他不是說不會讓自己死的嗎?果然,大奸商、大騙子,把自己的憤怒騙走後就跑路,可他已經生不起氣了。

                    岩漿在他們周圍流動,詭異的事情又發生了,一灘散漫的岩漿開始一點一點堆疊在他們面前,身後的岩漿也全往前彙聚,毫無規則的形狀在逐漸增高,像是被烤的通紅的泥土怪,不時有岩漿如雨水般滴落,這玩意不是好像有生命,它真的有生命!

                    吳可非身前仿佛有暴風雪在凝聚,粗壯的冰柱在高溫之下艱難的凝結而出,吳可非爆發攻擊,暴風雪裹挾著極寒的冰柱毫不留情的轟向了正在“生長”的岩漿,在他們的期待目光中,冰雪消融,如石沉大海,他們的目光也一點點暗淡下去。

                    完了,這次真是作大死了。

                    “老周,救命。”明微不知道什麽時候打通了老周的電話,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組織。

                    “你們知道克圖格亞嗎?”陳璃畫問。

                    吳可非和蘭斯洛伊瞪大了眼眸,他們瞬間領會了陳璃畫的意思。

                    克圖格亞也是克蘇魯神話中的舊日支配者之一,可它並不是洛夫克拉夫特筆下産物,而是奧古斯特?威廉?德雷斯爲了符合自己將舊日支配者設定爲四大元素而強行創造出來的火屬性舊日支配者,克蘇魯是水、奈亞拉托提普是地、黃衣之王哈斯塔是風,值得一提的是奈亞拉托提普在洛老的設定中可是三柱原神之一,並不與克蘇魯等舊日支配者同級,且黃衣之王哈斯塔也並非洛老的親筆首創。

                    奧古斯特?威廉?德雷斯飽受爭議的原因不止是將西方那套庸俗的四元素論套用到克蘇魯的世界觀裏,他還在本該神秘且無序的世界觀中爲舊日支配者劃分了陣營,增添舊神設定,並引入善惡二元論,這一系列操作都與洛老的初衷背道而馳。

                    畢竟洛夫克拉夫特是無神論者,而德雷斯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兩人雖然是朋友,在這方面卻總是談不攏。

                    洛夫克拉夫特是無神論者與他創造克蘇魯神話之間並不沖突,畢竟在他看來,舊日支配者只是如同神一般強大且不可接觸,與其他任何傳統意義中神明都完全不同,更何況在他有生之年根本就不曾出現“克蘇魯神話”這一概念,是德雷斯把洛老終其一生的作品進行系統的整理後才稱作克蘇魯神話。

                    總之,德雷斯的創造並不正統,也通常不被大衆所接受,IACO也是,他們壓根就沒把除洛老本人以外的任何設定創作當一回事,而且他們研究了這麽久都從未發現過任何像是什麽地火風水的産物,只有克蘇魯與他們息息相關。

                    可今天,具有火焰的生命擺在他們的眼前,陳璃畫的意思其實不是克圖格亞本尊降臨在地球,要是克圖格亞真來了他們也別玩了,都得完蛋,眼前有生命的岩漿更像是克圖格亞的眷族——炎之精。

                    那又是個什麽東西呢?大概就跟克蘇魯的眷族深潛者差不多。

                    誰又能想得到呢?前腳剛遇到深潛者,這才過了多久?炎之精也被他們撞見了,人生還真是處處都充滿著驚喜。

                    如果真是炎之精的話,很可能根本就不關濕婆教的事,畢竟克圖格亞早就回它的北落師門了,對地球幾乎沒有任何影響,除了它的眷族還有可能生活在地球上外,比如眼前。

                    是的,克圖格亞居住在北落師門,然而吳可非雖然被譽爲“北落師門”一般的男人,卻對克圖格亞的眷族都無可奈何。

                    “老大,發現很可能是克圖格亞的眷族炎之精,請求荷電粒子炮支援。”陳璃畫對著明微的手機大喊。

                    “你們注意保全自己,支援馬上就到。”老周幹脆利落什麽也沒問,他能感覺得到這邊十萬火急的情況。

                    “現在,跑!”蘭斯洛伊如同君王下令,四人瞬間拔腿,可明微腳下一軟直接撲倒在地,他哪還跑得動啊?他都脫水了,就差沒有變成幹屍了。

                    吳可非一咬牙,轉頭就把明微抗在肩上,隨後發足狂奔。

                    “好兄弟……”明微艱難且感激的開口。

                    身後的炎之精也動了,像是用岩漿組成的史萊姆,且非常高大,簡直能跟巨石強森一較高下,好在他們除了陳璃畫都見識過了巨型深潛者的風采,否則要是突然看到岩漿大怪物在身後追趕他們,怕是心髒受不了。

                    這時的吳可非終于又把他那擅長長跑的速度和體力都用上了,即便扛著明微,速度也絲毫不弱于蘭斯洛伊和陳璃畫,他們賽跑似的並排,可惜這裏沒有觀衆爲他們加油,倒是身後的炎之精如同死神催命般的好像在讓他們快一點、再快一點。

                    “分頭跑!”蘭斯洛伊再次下令,他和陳璃畫立馬分別一左一右跑開,然而始料未及的,炎之精也在瞬間一分爲三同時追出去,真是將“一個都不能落下”落實到底,可苦了蘭斯洛伊他們了。

                    只過了一會,三人又再次並排在一起,炎之精也合三爲一,窮追不舍,一路上都是被燒得焦黑的痕迹,四處都燃燒著烈火,原本茂密的山林毀于一旦,可他們是一點也沒有把炎之精抓去坐牢的想法,相信就是責任感最強的人民警察來了也不會有一絲這種想法,他們只希望炎之精能放他們一馬。

                    吳可非他們一直都在朝下山的方向跑,只要跑出這座山,保時捷還在外面等他們,炎之精斷然是追不上的,可現在的問題是炎之精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他們三人的體力跟不上了。

                    “你們走,我來攔住它!”蘭斯洛伊腳下刹車,同時釋放神谕,手中有狂暴的雷電在噼裏啪啦的閃爍,炎之精沖了過來,蘭斯洛伊咬牙轟出雷霆萬鈞,鋪天蓋地的雷電包裹著他,幾乎是視死如歸的放手一搏。

                    “蘭斯!”陳璃畫驚呼。

                    所幸蘭斯洛伊只是被擊退數十米遠,而炎之精追趕的勢頭也被制止住了,蘭斯洛伊頭也不回:“快走!”

                    說完又凝聚雷電沖了出去,可這一次他瞬間被轟飛,重重的摔在地上,周圍燃燒著火焰,似要將他獻祭。

                    陳璃畫猛的回頭跑向蘭斯洛伊,掏出那把沙漠之鷹,“砰砰砰砰砰!”五槍連發,可子彈還未穿過炎之精的身體就已經被消融了,又是石沉大海。

                    吳可非見此放下明微,也轉身沖了回去,冰雪再次彙聚。

                    陳國王說

                    大家中秋快樂,再忙也要記得看月亮哦~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