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rwt7v2"></pre><dir id="rwt7v2"></dir>
      • <b id="n0gwai"><dd id="n0gwai"><tr id="n0gwai"></tr><font id="n0gwai"></font><dfn id="n0gwai"></dfn></dd><optgroup id="n0gwai"><center id="n0gwai"></center><abbr id="n0gwai"></abbr><tt id="n0gwai"></tt><kbd id="n0gwai"></kbd><ul id="n0gwai"></ul></optgroup></b><bdo id="n0gwai"><del id="n0gwai"><button id="n0gwai"></button><button id="n0gwai"></button><form id="n0gwai"></form><li id="n0gwai"></li></del></bdo>
            1. <dfn id="n0gwai"><legend id="n0gwai"></legend><pre id="n0gwai"></pre><center id="n0gwai"></center><select id="n0gwai"></select></dfn><style id="n0gwai"></style><tr id="n0gwai"></tr>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六十五章 你笑的真難看(6)

                  他們真是重情重義啊!明微無力的靠在石頭邊上感歎,蘭斯洛伊爲了讓他們逃走甘願斷後,陳璃畫看到蘭斯洛伊不敵轉身就開槍,盡管她知道那根本就一點效果都沒有,而吳可非看到陳璃畫跑過去了也再次動用神谕,雖然他也知道沒用。

                  只有明微坐那裏跟個廢人似的,他什麽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仿佛送死一般的艱難戰鬥,四處都燃燒著烈焰,到處都是焦黑,濃煙沖進明微的口鼻,嗆得他連連咳嗽,左眼都濕潤了。

                  他知道自己一直衰得很,但也不至于剛高考完就要涼了吧?他什麽都還沒來得及體驗呢,就連女朋友都沒談過啊!太慘了吧?IACO是人待的地方嗎?好不容易弄死一只深潛者,又來一只什麽炎之精,明微聽都沒聽過,總之就是要他命呗?

                  算了算了,賤命一條,還可以換一千萬人民幣給他父母,想想也算物超所值,但能不能不要讓他在陳璃畫他們都在作戰的時候只能像個廢人一樣觀戰啊!能不能不要讓陳璃畫他們也陪他死掉啊!他廢物死就死了,陳璃畫他們前途都是不可限量的好嗎?可能以後拯救世界的就是他們啊!

                  這時,《英雄交響曲》響了起來,明微急忙掏出手機,一看中國移動,氣得他直接把手機給摔了,還以爲會是老周他們的電話,至少能讓他安心一點。

                  片刻,鈴聲再次響起,明微沒好氣的拿起來,可他的眼神逐漸變得不知所措,這一次竟然是他媽媽打來的電話,多難得啊,他擡頭望著眼前的場景,這種情形明顯不適合接電話吧,可人都要死了,誰還管適不適合?這也算是遺言了吧?

                  “喂,媽。”明微控制住顫抖的聲音。

                  “明微啊!今天是高考完了吧?考得怎麽樣?”電話那頭傳來溫柔悅耳的聲音,同時還有輕輕的鋼琴在伴奏,應該是其他小朋友在彈吧?明微差點沒哭出聲來,他媽媽是彈鋼琴的嘛,唱歌也是一流,聲音當然好聽了,只是平時很少給他打電話就是了。

                  不只是高考完了,他也要完了啊,明微難過的想著,但還是硬擠出一絲喜悅的語氣說:“媽,我被保送到國外了。”

                  “真的?”明微媽媽驚喜的叫了起來,隨後又說:“不對不對,你騙我呢吧?你什麽成績我還不清楚?什麽學校要你啊?”

                  “真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學,我是特招生。”明微眼含淚水,火光倒映在他眼裏愈發耀眼。

                  “這麽厲害?你爸知道嗎?”明微媽媽問。

                  “他可能連我今年高考都不知道吧……”明微擠出一絲苦笑。

                  “那就不用跟他說了,讓我一個人開心就好,你那點優秀的基因肯定都是遺傳我的,大學學費你媽也給你包了,什麽時候過來玩?”明微媽媽既欣慰又大氣的說,惹得明微嗆出眼淚,多溫柔多單純的女人啊,也不知道他那傻逼老爹走了什麽狗屎運,光憑一張嘴就把媽媽騙到手。

                  明微咳嗽兩聲,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輕微哽咽:“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去。”

                  “什麽意思?你那邊怎麽這麽吵啊?”明微媽媽疑惑。

                  “沒事,我跟朋友在一起。”明微看著前方,此時吳可非也被打倒了。

                  “哦好,那你玩吧!我們改天再說,錢夠不夠花?”

                  “夠,你去忙吧。”

                  “嗯,挂了。”

                  明微放下手機,難過的抽泣起來,他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媽媽背著那些小朋友,躲在洗手間裏給他打電話的模樣,怎麽說也是爲了生他而懷胎十月的親媽啊!他真遺憾每年只跟她待那麽點時間,以後可能都沒機會了。

                  明微其實知道自己性格有點缺陷,也知道大概跟一直以來的經曆有關,說一點不怪他父母是不可能的,可這也沒辦法,怪他們就能解決問題了嗎?並沒有,情況甚至更糟了,要不是這種性格,或許他也不至于一直喜歡著一個女孩,不敢開口,也變不了心。

                  一點都不灑脫,只會死守著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還整天哀哀怨怨的不像個男人,像是沒長大的小孩,誰會喜歡這種男生呢?明微自己都覺得他如果是女生也不會喜歡他,那麽多優秀的人,誰眼光那麽差能看上他?更何況陳璃畫本身就優秀得過分。

                  “神谕·Secret!Secret、Secret、Secret!”陳璃畫連聲喊叫,可這一次時光沒有倒流,什麽都沒發生,她突然很懊悔,是她沒有事先跟他們說好,是她自作主張的要來打探情況,現在他們都要完蛋了,都是因爲她。

                  “神谕·霜降。”吳可非艱難的站起來,密密麻麻的冰淩狂風暴雨般傾瀉而去。

                  “神谕·Zeus。”蘭斯洛伊也在醞釀最後一擊,雷電瘋狂肆虐。

                  火焰、冰霜、雷電,畫面極其絢爛,可冰霜和雷電永遠都只是昙花一現,火焰才是這裏的主基調,吳可非和蘭斯洛伊倒下了,疲憊的倒下了,神谕這麽用的話就是這種結果。

                  “蘭斯,吳可非,我對不起你們。”陳璃畫說,炎之精步步緊逼,它走到他們面前了,那足夠燃燒任何物質的高溫排山倒海般撲面而來,高大的岩漿怪物仿佛在居高臨下的蔑視他們,它懶得陪這些低等生物玩了。

                  炎之精的身體拉伸,身體就是它的血盆大口,要直接將三人吞噬,畫面恐怖。

                  “砰!”

                  危急時刻,一顆子彈精確的射進炎之精的頭部位置,是明微,他掏出沙漠之鷹站了起來,可子彈對炎之精並沒有效果,況且也沒人知道那個位置到底是不是它的頭,畢竟它全身上下都一個樣,只是下大上小而已。

                  三人轉頭驚詫的看向明微,他的眼神變了,變得像是一個帶著仇恨的小男孩,軟弱與堅毅都結合在了一起,明微又開了一槍,再一次精確命中,他成功的激怒了炎之精,炎之精放棄吞噬三人,瞬間朝明微迅速移動而去,像是一只巨大且飄逸的火紅幽靈。

                  “砰!”無效。

                  “砰!”無效,炎之精近在眼前。

                  “明微快跑!”陳璃畫急得大喊。

                  明微視死如歸,再次扣動扳機,沙漠之鷹的槍口爆發閃耀而短暫的火光,一顆.50AE彈在空中旋轉沖刺,穿梭于戰場火光之中,瞬間一道極其刺眼激光劃破虛空,瞬間洞穿了炎之精的身體,轟出了一個前後通透的洞口。

                  所有人都呆了,明微甚至難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沙漠之鷹。

                  “明微,我來救你了!”

                  明微轉頭,瞬間熱淚盈眶,他看到老周正穿著西裝、扛著荷電粒子槍走來,老周的身後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每一個都扛著荷電粒子槍,全副武裝到臉,他們整齊劃一的沖了上去,把炎之精包圍。

                  他們得救了。

                  老周猛拍明微的肩膀,絲毫不吝自己的贊美之詞:“幹得漂亮!很勇敢!”

                  “我以爲我要死了。”明微差點哭出聲來,還是忍住了,怎麽說也是個男人,在大庭廣衆下還是勉強能控制得住自己淚腺的。

                  “沒事了。”老周說完看向被包圍的炎之精,剛剛被打出的洞口很快愈合了,但他不擔心,荷電粒子武器的特質就是泯滅物質,眼下這裏有無數荷電粒子槍,炎之精已經沒有威脅了,要是上次跟深潛者戰鬥的時候有這些武器也不至于那麽慘。

                  “同桌,牛逼!”蘭斯洛伊這時也過來猛拍明微肩膀,明微覺得自己都要被拍倒了,他本來就搖搖欲墜了。

                  “你們等會得跟我解釋清楚。”老周語氣嚴肅的說,他們立馬像犯錯的小孩,低頭不語。

                  “不用留情,直接開火!”老周一聲令下,炎之精瞬間被數不清的激光束淹沒,原本還高大威風的克圖格亞的眷族瞬間在荷電粒子槍之下泯滅,不得不感歎一下現代科技的強大。

                  諸人注意到焦黑的地上還有一小塊指甲蓋大小的岩漿在蹦蹦跳跳,黃山拿出一個像是玻璃罐的容器,小心翼翼的把那一小塊岩漿裝了進去,容器沒有被融化,看來是特制的。

                  這可是IACO首次發現疑似克圖格亞的眷族,其實已經**不離十了,那麽這就是克圖格亞存在的直接證據,IACO對克蘇魯世界觀的研究將取得裏程碑似的進展。

                  “生物化學部總算有點事情研究了,我看他們平時都要閑出病來了。”莫裏斯教授在後面笑了笑。

                  “你不說我都忘了還有這個部。”老周若有所思。

                  阿圖羅研究員突然不樂意了,“嗯?我就是生物化學部的啊!”

                  姜雲扶了一下眼鏡,“難怪。”

                  “你什麽意思?”阿圖羅面色不善的質問他。

                  “沒,沒事。”姜雲捂臉。

                  “好了,什麽事都留著回去說,我們趕緊離開,等會消防員來了。”老周說。

                  所有人風風火火的來,風風火火的走,陳璃畫對明微豎了大拇指,明微覺得她笑起來如穿破烏雲的陽光乍現般燦爛。

                  陳國王說

                  我天,感謝“秋鴻鳴”兄弟的10000起點幣打賞,感謝支持。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