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六十六章 你笑的真難看(7)

          明微百無聊賴的坐在長桌盡頭角落逗弄著一盆含羞草,陳璃畫他們在跟老周和導師們描述情況,他覺得有點無聊,他補充了很多水分,現在肚子脹得跟懷孕了一樣,一句話都不想講。

          也不知道陳璃畫他們是在挨批還是被表揚,反正老周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嚴肅,他應該是不想在跟濕婆對抗的這段時間裏再出什麽幺蛾子的,畢竟濕婆教已經夠難對付的了,不過目前看來他們遇到炎之精純屬巧合,不關濕婆教或是其他邪教的事。

          “你的神谕失靈了?”老周驚訝,陳璃畫點頭。

          “這倒是挺奇怪的,炎之精爲什麽只對你的神谕産生影響?會不會是你的狀態不足以動用神谕?畢竟你的神谕消耗不一般。”老周思索。

          陳璃畫這回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我也沒用過幾次神谕。”

          明微看向他們,感覺自己像在看電影,他們是劇中人,認真討論著明微聽不懂也不感興趣的東西,而他只是個旁觀的看客,融不進他們。

          他其實常有這種感覺,特別是在上學的時候,他托著腮幫子望著講台,老師或悠揚或激昂的講著課,也是說著那些他聽不懂也不感興趣的東西,大家都在很認真的聽著課,當然也有的在睡覺或是忙著自己的事情,但這一切都像是影片中的情景,明微不屬于其中任何一個群體,他只是個觀衆。

          他對一切都保持著若即若離的狀態,在感性與理智之間尋找平衡。

          有些東西不想理,有些東西求不得,明微不知道這算不算現實的諷刺藝術。

          “明微,可以走了。”陳璃畫他們結束了,過來喊明微,“我對不起你們,毀了畢業活動,我請你們看場電影吧,平複一下。”

          “我倒覺得是個超酷的畢業儀式。”蘭斯洛伊含笑,“發現克圖格亞眷族,死裏逃生,多酷啊!這種機會可不多。”

          吳可非沒有表情也沒有說話,反正他們現在都好端端的在這裏,沒什麽好多想的,至于陳璃畫要請他們看電影,吳可非是不想去的,畢竟他還沒有跟陳璃畫以外的任何人一起看過電影,而今天多了兩個大男人,一個正跟陳璃畫暧昧不清,一個正苦哈哈的暗戀陳璃畫。

          其實大家都累了,只是陳璃畫發出邀請,似乎又不太好拒絕。

          蘭斯洛伊就算再累,肯定是對陳璃畫奉陪到底嘛,明微怎麽想吳可非就不清楚了。

          “我不確定現在這個狀態還能不能看電影。”明微想委婉一點拒絕,他不想再當電燈泡了,而且還是電力不足的電燈泡,他現在很累,本該是去網吧通宵打遊戲的一個放縱的夜晚,他現在只想回到自家的狗窩睡大覺,除非天塌了,否則誰也別來叫醒他,不對,天塌了也不關他的事。

          “走吧,看電影要什麽狀態?我都選好了,兒童節上映的哆啦A夢。”陳璃畫的盛情讓明微難卻,要是這場電影只有他們兩個人就好了,他還沒跟陳璃畫看過電影呢。

          最終明微還是上了賊船,哦不,是賊車,明微挺喜歡哆啦A夢的,小時候家裏還有DVD,他有兩張哆啦A夢的碟片,他總是看了又看,畢竟沒有小夥伴一起玩,只能一個人在家想辦法把漫長的時間打發掉。

          喜歡哆啦A夢的每個孩子應該都幻想過自己擁有一只小叮當吧?沒人玩的時候它可以陪你聊天解悶,想飛上天它有竹蜻蜓,就算是想到天涯海角它也有任意門爲你准備著,它簡直可以滿足所有孩子的一切幻想。

          最打動明微的其實不是這些,而是當大雄因爲某些奇怪的想法被小夥伴們取笑的時候,哆啦A夢總是在絞盡腦汁爲他圓場,那種感覺太棒了,總是有人在不顧一切的證明你是對的,哪怕再可笑再荒唐,他都無條件的全力支持,還有什麽能比這種偏愛更加讓人有恃無恐呢?

          大雄就是哆啦A夢的一切,明微覺得如果是他擁有哆啦A夢,他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他會想盡辦法將它藏好,因爲他希望哆啦A夢的一切都只屬于他。

          四人很快就坐在了電影院還算居中的位置上,可想票不難買,沒多少同齡人在場,倒是很多大人帶著自家小孩姗姗來遲。

          明微挨著陳璃畫,左手邊是吳可非,蘭斯洛伊坐在陳璃畫右邊,明微還真沒想到能讓他和陳璃畫坐在中間,當然了,可能他們根本就沒把座位當一回事,也沒想到明微挨著陳璃畫跟中了獎一樣。

          這場電影的全名叫做《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這次的舞台以地球爲起點,月亮爲中轉,輝夜星爲戰場,起因是大雄說月亮上有兔子被大家嘲笑,然後又是哆啦A夢讓這個荒唐的想法成真了,就像以往的無數次那樣。

          這部電影還挺有意義的,今年是哆啦A夢TV版四十周年,也是人類首次踏上月球五十周年,選在六一上映,海報上寫著打動人心的“請相信,想象力——致每個孩子與曾經是孩子的你”,雖然明微早就過了過六一的年紀,但他還是很喜歡哆啦A夢,他的心理可能還是個沒長大的小孩吧?

          電影一如既往的輕松诙諧,總有些橋段惹人發笑,可明微稍微有些心不在焉,畢竟陳璃畫就在他旁邊,可是每每有搞笑橋段陳璃畫總是錘蘭斯洛伊的肩膀,大雄他們遇到危險她也總是捏著蘭斯洛伊的手臂,這讓明微怎麽專心下來看電影?他很喜歡哆啦A夢的好嗎!這樣很不尊重這部電影所有工作人員的勞動成果欸,也不該是明微對待從小喜歡的動畫的態度。

          可他沒有辦法,難道他能把頭撇過去跟陳璃畫說“你別跟蘭斯洛伊互動,這樣我看不下去”嗎?那不是有毛病嗎?

          果然他就不該來,早就料到了。

          哆啦A夢的系列電影通常都是有笑點有淚點也有燃點,既有情懷又有新的精彩,可明微現在有點難過,難過的時候看什麽都是難過的,況且就是因爲旁邊兩人的動作親密才讓他難過,所以他的情緒一直沒辦法跟著電影走。

          他們都沒發現,明微一直在偷看陳璃畫,電影院裏很黑,明微是怕黑的,要麽就望著發光的大屏幕,要麽就偷看陳璃畫白皙的臉蛋,整個影院都被電影的氣氛渲染,明微可以聽到一些小孩的驚呼,他再一次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又是局外人。

          他一點也不喜歡這種感覺,用哭笑不得形容最爲貼切,又想哭又想笑,然而笑也笑不出來,哭又太過矯情,只好把望著陳璃畫時眼裏的深情照搬到熒屏上,卻什麽都看不進去。

          吳可非注意到了,他看了看陳璃畫和蘭斯洛伊的情況,再回看明微的狀態,在腦海還原明微的心理活動不是什麽難事,總結起來無非“吃醋”兩個字,吳可非也不太喜歡蘭斯洛伊,大概也是因爲陳璃畫吧,他覺得哪怕跟陳璃畫暧昧的是明微都比較容易讓他接受,不過他說不清楚爲什麽。

          吳可非倒是沒那麽喜歡哆啦A夢,要他來看電影的話,他是不會有代入感的,他也會認真且細心的觀看,只是他看的點跟普通觀衆略有些不同,他會思考這個時間點該發生什麽了,他會注意剪輯,某個畫面停留多久之後該把鏡頭交給下一個場景,還有電影配樂等等細枝末節,他就是這麽不正常,應該是太過理智的原因,他自己是這麽認爲的。

          所以要想打動他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僅要從故事性著手,更多的還需要整體的藝術性。

          吳可非特別喜歡一部叫做《海市蜃樓》的電影,西班牙導演奧裏奧爾·保羅的作品,其中一幕讓他久久不能忘懷,女主在天台上對著男主說:“從前我救過你,現在輪到你救我了。”隨後一臉決絕的從高樓仰面倒下,就好像堅信自己將會重生。

          太酷了,就是那短短的幾個鏡頭,瞬間把整部電影的故事性和藝術性結合在一起升華到了極致,即便是吳可非當時都看得頭皮發麻、震驚不已,眼睛都差點濕潤。

          可他卻沒辦法跟別人分享這種情緒,也沒人分享,甚至一個安利的對象都沒有,不過他早也習慣了。

          人生在世,孤獨才是常態,這個道理他懂,他相信明微肯定也懂,畢竟明微也是看起來就很孤獨的孩子,只是通常沒人在意他,明微也藏了很多心事,吳可非看得出來,明微並不是一個多難看透的人。

          突然,明微一聲不吭的站了起來,四人都嚇了一跳,吳可非更是驚詫的想:“明微現在這麽有脾氣的嗎?女神對他愛搭不理,卻跟其他男人嬉笑打鬧,于是自尊心受挫憤然離場?好像不是明微的劇本啊?”

          “你怎麽了?”陳璃畫不解的問。

          “水喝多了,上廁所。”

          吳可非無奈捂臉,他想多了。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