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zroc6q"></font><dir id="zroc6q"></dir><select id="zroc6q"></select>
                        1. <form id="e2xvwd"></form><small id="e2xvwd"></small><code id="e2xvwd"></code><abbr id="e2xvwd"></abbr>
                          1. <dl id="jdsobu"></dl><address id="jdsobu"></address>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七十一章 天使(4)

                                        “嗯?”明微感到非常意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從來沒有女孩子這樣邀請過他,他還以爲蘇琉早就忘了他呢。

                                        明微媽媽貼在明微耳邊一起聽著電話,看明微磨磨唧唧的很急,一直戳明微暗示他快點同意。

                                        “我聽說有幾個地方還挺好看的,也有幾個地方好玩,你對這裏比較熟,可以帶帶我嗎?”光是聽她的聲音就知道她現在緊張得不行,明微也不知道這算什麽,無論從哪方面來看,他都不好跟蘇琉有太多交集吧?

                                        “去啊去啊!”明微媽媽急了,雖然壓低了聲音,但還是被蘇琉聽到了。

                                        “啊?阿姨也在旁邊嗎?”聽語氣她頓時更慌了。

                                        既然被發現了,明微媽媽幹脆一把奪過電話,說:“蘇琉啊,明微可以的,他一天天也沒什麽事,還念叨著你怎麽不找他玩呢,就這樣說定了啊!”

                                        電話挂斷後,明微捂臉,“媽呀,你這是幹嘛啊?”

                                        “媽在解決你的終身大事,你看看自己,我一點都不擔心你早戀知道嗎?倒是挺擔心你孤獨終老的。”明微媽媽語重心長,“眼下就有一個這麽好的女孩子抛來橄榄枝,你還不趕緊把握機會,腦瓜子在想什麽啊?蘇琉不夠漂亮嗎?”

                                        漂亮,蘇琉當然漂亮,明微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驚豔到了,可是這算什麽啊?他就是因爲陳璃畫那邊受挫才灰溜溜的跑出來,轉頭就跟這邊出現的漂亮女孩約會嗎?什麽時候命運待他這麽好了?想用其他人取代陳璃畫,撫平傷疤?

                                        蘇琉看起來還真有那種能力,只是明微不知怎麽心情很複雜,他剛剛還在練著陳璃畫最喜歡的曲子,期待著演奏給她聽。

                                        “你明天必須得去!不然你也別待在我這了,去你爸那!”明微老媽又威脅他了。

                                        好吧好吧,去就去吧,確實應該出去活動活動,天天坐著脊椎都要坐壞了,就當跟朋友出去玩嘛,人家女孩子或許根本就沒想那麽多,也只是把你當做朋友而已,交點新朋友也挺好的,不是說“她喜歡我”是人生三大錯覺之一嗎?明微差點又犯了,都怪他媽。

                                        陽台的景色很好,放眼望去是大都市的繁華,在這深夜看來如同一片燦爛的海洋。

                                        明微俯在護欄上,身後的房間發著暖暖的燈光,不涼爽的微風輕輕掃過,像是把城市裏被人遺棄的孤獨都向他吹來,在他耳鬓厮磨,明微歎了一口氣,算是回應。

                                        看不到天上的星星,這是明微最不喜歡大城市的一點,少了那麽絢麗的美景,惆怅的情緒都無處安放了,不是說每個人就像天上的每顆星一樣都是孤獨的嘛,可星星消失不見,是不是就剩下孤獨的人了?

                                        明微挺容易失眠的,不關精神好不好,不關身體累不累,他就是很難入睡,時常在快要進入夢鄉的那個瞬間有所感應一激靈就又精神起來,以前這總是讓他煩躁無比,現在只剩無奈。

                                        入睡了也很難睡得安穩,惡心的噩夢是常有的事,莫名其妙的清醒也很常見,難怪都說被克蘇魯影響的人容易瘋掉,要是情況再嚴重一些,明微覺得說不定自己哪天也精神崩潰了。

                                        說起來不知道爲什麽在教室裏倒是好睡很多,這也是明微常常上課睡覺的原因,挺奇怪的,可現在也畢業了,沒機會再回到那間教室睡覺了,想想還挺讓人懷念的。

                                        愛德華不知什麽時候坐在了護欄上,他手裏拿著兩罐啤酒,遞給明微一罐,“消愁、好睡。”

                                        明微拿過,冰冰涼涼的,一聲氣響他拉開拉環,望著遠方的地平線,默默的喝了一口。

                                        愛德華也是,咂吧嘴後他望著遠方說:“你看這座城市,大概有幾百萬人,那些高樓大廈裏全都是人,那些還在路上奔波的大車小車裏也是人,他們每天都有自己要忙的事情,他們稱其爲“生活”,可其中大多數人從來不知道,他們一邊努力生活的樣子,正是一邊恐懼生活的表現。”

                                        明微看了他一眼又回過頭,不知道他的啤酒哪來的,他們家可沒有這玩意。

                                        “恐懼?”明微思考著。

                                        “因爲如果不那麽做他們就會失去一切,一開始只是金錢,緊接著迷失方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義,于是努力生活、拼命生活,雖然在空閑的間隙偶爾還是會懷疑,但至少這樣看上去生活圓滿,不得不承認,大多數人並不需要過深的思考。”

                                        愛德華譏諷的笑著,他才是真正的局外人,像是天上的神明在觀察人類,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那你覺得他們應該怎麽做?”明微隨口一問。

                                        愛德華聳聳肩,明微翻白眼。

                                        “你們人類不也只會嘲諷你們眼中的低等生物?我可沒見你們好心到去幫蝼蟻規劃未來的發展啊?更別說作爲食物的雞鴨牛羊了。”

                                        明微對此無話可說,打了個啤酒嗝,問:“你想說什麽?”

                                        “我想說你感覺孤獨是對的,人生來就是孤獨的,因爲恐懼而去努力生活才有問題,活著的意義應該是努力尋找讓自己不孤獨方法,這樣才能好好享受生活。”愛德華笑著喝了口啤酒。

                                        “你什麽時候這麽正能量了?”明微細細品味著他說的話,“可要是找不到呢?或者越是尋找越是孤獨怎麽辦?比如喜歡上一個不喜歡你的女生什麽的。”

                                        “所以啊,要是那麽容易找到,這個世界早就美滿咯!”愛德華把他那罐啤酒往下倒,晶瑩的酒水飄灑在天際,微風吹斜了水流,“但是也無所謂啊,一生不就像這罐啤酒,被生産、被消費、被揮霍,最後落入塵埃裏,消散在空氣中,就好像從不曾存在過。”

                                        明微望著一滴滴消失在夜色中的酒水,原來還是毒砒霜,並不是正能量。

                                        也是,愛德華能有什麽正能量?成天只會攪亂他的情緒,這罐啤酒都比他有用得多。

                                        “好了,睡覺。”明微把空的啤酒罐扔給愛德華,轉身進房間。

                                        “晚安,明微。”一道脆生生的女孩聲音。

                                        明微渾身一顫,猛的回過頭去,蘇琉穿著白色及膝裙站在那裏,羞澀、微笑。

                                        ……

                                        一人一狗對峙著,大眼瞪小眼,最後還是吳可非敗下陣來,往盤子裏又添了點狗糧,麥當立即歡天喜地的低下高傲的狗頭。

                                        吳可非有點想不通這狗怎麽這麽能吃,這麽能吃怎麽沒把明微給吃窮?不對,明微好像本來就夠窮的,要麽就是它把明微給吃窮了,要麽就是明微沒少讓它挨餓,雖然吳可非對第二種情況深表同情,但這也不是大半夜不睡覺吵著要吃東西的理由吧?三歲小孩嗎?看麥當的體型,怎麽說也有個五六歲了吧?

                                        真煩人,可他答應了明微會照顧好麥當,于是就連打遊戲都帶著它一起,白天還牽著它去散步了來著,在路上看到一只萌萌哒的薩摩耶差點走不動道,怎麽拉都拉不走,女主人感覺不對趕緊把薩摩耶牽走了麥當還想跟上去,吳可非制止它之後就沒給他什麽好臉色,這脾氣跟它那個喜歡一個人好久不敢說的主人可差太多了。

                                        這大半夜要吃狗糧是正經狗能幹出來的事?

                                        吳可非還特地在自己房間爲它安了個小窩,肯定比跟明微同床舒服,但麥當好像並不領情,總想著上吳可非的床,吳可非是斷然不肯的,畢竟這是別人家的狗,跟他又不熟,可終究耐不住麥當軟磨硬泡,後來只好慢慢習慣了。

                                        聽說拉布拉多很聰明,沒看出來,倒是倔得很,明微也沒說什麽時候回來,就這樣把這個大麻煩甩給他,真不是一個合格的狗主人。

                                        最近組織有在忙一些事情,卻都不需要他們參與,所以到現在也沒人發現明微已經離開半個月了,老實說,吳可非還挺羨慕的。

                                        自從加入了IACO以後,他基本就告別了想去哪就去哪的日子了,他是去了不少地方,國內國外都有,可那都是組織或者老大安排給他的任務,根本就不是去玩的,甚至有危險。

                                        明微就可以不用顧忌,悄悄離開都沒人知道,老大也不會給他安排任務,心情不好,說走就走。

                                        還真是每個人都有別人值得羨慕的時候啊!

                                        吳可非當然看出來明微是因爲心情不好才離開的,不然又怎麽會第二天就走了,有那麽急不可耐麽?但是情緒這東西吧,吳可非其實已經不是很熟了,雖然知道明微心情不好,但他根本就不會安慰人,既然明微說了要走,那吳可非唯一能做的就是答應照顧好他的狗了。

                                        其實擁有這麽一只寵物還挺不錯的,要是麥當能再聽話些他會更喜歡,打遊戲它會在旁邊搗亂,該睡覺了它也不安穩,有點煩人,但是比起一個人,生活好像沒那麽單調了,吳可非想著自己以後是不是也可以考慮養一只。

                                        吳可非撫摸著麥當米黃色的毛發,他輕輕的說:“現在可以睡了吧?”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