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3fhpm3"><dfn id="3fhpm3"></dfn><kbd id="3fhpm3"></kbd><fieldset id="3fhpm3"></fieldset><acronym id="3fhpm3"></acronym></i><noframes id="3fhpm3"><strong id="3fhpm3"></strong><strike id="3fhpm3"></strike><tt id="3fhpm3"></tt><tr id="3fhpm3"></tr><ul id="3fhpm3"></ul>
        1. <dt id="whkk98"><address id="whkk98"><form id="whkk98"></form><noscript id="whkk98"></noscript><select id="whkk98"></select></address></dt><noframes id="whkk98"><bdo id="whkk98"></bdo><acronym id="whkk98"></acronym>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七十六章 夏與幻之夜(1)

                那座小城,日子慢悠悠的過著,就連IACO的節奏都被放緩下來,因爲他們在這裏已經沒什麽任務了,幾乎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濕婆已經被迫轉移陣地,他徹底放棄了苦心經營多年的這座小城,IACO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可情況也沒有那麽樂觀,他們沒能掌握濕婆的行蹤,也就意味著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濕婆去了哪裏,雖然濕婆現在孤身一人,估計也沒什麽能力去蠱惑人心、招納教衆,但他依舊可以按照原本的計劃召喚邪神,他絕對有這種能力,老周對此深信不疑。

                所以早日定位濕婆也是重中之重,IACO是專業的,只是時間問題。

                吳可非牽著麥當散步,自從他們查到了炸毀希望書店的邪教余孽之後,這座小城變得前所未有的安穩,因爲就連原本紮根在此的邪教頭子濕婆都跑路了,吳可非再也不用擔心打遊戲的時候被突如其來的任務打擾,也可以像現在這樣悠閑的遛狗,以前可不行,一是任務繁忙,經常在上課的時候都要離開,二是沒狗。

                吳可非覺得自己適應能力還挺強的,無論哪種生活他都能投入其中,或許前一天還像個特工似的到處跑,第二天就可以龜縮在家裏打遊戲不出門,以前他也沒養過狗,現在還挺喜歡的,就這一段時間,麥當又壯了一圈,看起來更威武了。

                夜色在一點一點從漆黑的角落和滿天的星鬥中擴散,像是用墨染遍了城市。

                牽著麥當,吳可非想到學校轉轉,現在的高一高二還沒放暑假,應該都在晚自習,但校門還是開著的,所以即便吳可非牽著麥當還是照常進去了。

                每座學校裏都有種特別的氛圍,很奇怪,就像空氣中都彌漫著學生們的惆怅和迷惘、激情與奮鬥,吳可非其實還挺喜歡的,學校給他的感覺就像一個單純的小世界,至少這裏沒那麽多複雜的事和人,每一個面孔都溫柔且稚嫩,每間教室都有許多屬于他們的故事。

                他在學校告別了過去正常的生活,加入了IACO,然後現在又告別了這學校,要到密斯卡托尼克大學去當學生,或許人生就是不斷的在跟過去告別,在每一個未來中流逝,直到最後時刻隆重的與世長辭。

                好像也沒必要多隆重,世界並不會在意你,每天都有千千萬萬個人在跟它告別,它一個都記不住。

                麥當不知道它的代理主人在思考如此深刻的問題,它在自顧自的走著,好像是它在領著吳可非,它對這裏不陌生,明微偷摸著也帶它來過,畢竟明微住的地方離學校也就那麽幾分鍾的步行路程。

                每棟教學樓都亮著,吳可非當然不會牽著麥當到樓上去閑逛,就算是校長也沒有那麽囂張,他們就在四處走著,操場是個不錯的去處,晚自習的操場有種別樣的魅力,安靜、美麗,就像睡著的女孩,頭頂是滿天星,他們在眨眼睛。

                吳可非有時會趁著沒人的時候來跑圈,就像現在這個時候,但今天牽著麥當,顯然不合適……好像更合適了,吳可非在熱身,然後戴上耳機,播放音樂,他蹲下揉了揉麥當。

                一人一狗協調的並排跑起來,吳可非手裏攥著狗繩,但麥當並不會拖他的後腿,怎麽說也是拉布拉多獵犬,即溫順又迅猛,還很聰明,不得不說明微還真會選。

                他不知道的是明微一點也不懂狗,麥當跟了他五六年,當初明微到寵物店之前也沒確定自己要買什麽品種的狗,亦或是什麽品種的貓,甚至他都不確定要不要用自己辛辛苦苦攢的生活費去買一只寵物,畢竟寵物也是要吃的、要照顧的,那時的明微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個盡職的主人,直到他進到寵物店,看到麥當之前他都沒拿定主意。

                明微在琳琅滿目的寵物店裏逛了很久,店長傾力爲他介紹一只又一只貓貓狗狗,甚至還有白鴿、倉鼠什麽的,都很可愛很討喜,但明微就是沒有把它們買回家的**,其實說起來那些貓貓狗狗都很漂亮,幾乎每一個走進店裏的顧客都很容易被它們吸引,然後在它們之間挑選一只最喜歡的買走。

                它們要麽粘人要麽高貴優雅,要麽漂亮極了,看得明微目不暇接,感覺整個世界都被萌化了,直到他看到角落裏那只拉布拉多幼犬,它耷拉著雙耳,仿佛有些委屈的愁眉苦臉,不太精神的樣子,本來應該很亮眼的米黃色的毛發也沒什麽光澤,它縮在那裏跟明微對視著,對視了很久,像是故人重逢。

                “你們認識?”店長猶豫著說。

                沒幾個人來到寵物店會看上一只看起來很可憐的小狗,甚至根本就不會在意,既然都來了寵物店,大家一定都想帶只性格鮮明的寵物回家,給單調的生活增添那麽點樂趣和色彩,如果覺得它可憐就想買走的話,倒像是收養流浪狗。

                明微就是看上了,至于店長在給他介紹的時候說的是拉布拉多還是鄧布利多,他都沒在意。

                寂靜的夜晚、空礦的操場,吳可非和麥當跑了一圈又一圈,越跑越來勁,後來一人一狗賽起跑來,在比誰堅持得久,吳可非也是被激起了興致,要知道能跑贏他的人真的不多,至少這座學校裏沒有,而他這次的對手不是人,是條狗。

                麥當像是在玩,只不過玩歡了,它很少這麽跑過,畢竟明微是個體育廢柴,要他體測個一千米都得先送掉半條命,還夠嗆能跑到及格,自然沒可能帶著麥當運動什麽的,不像吳可非,一千米只是熱身。

                迎面而來的風並不涼快,但吳可非並不熱,在他身邊的麥當也是,吳可非運動起來就好像在蒸發的冰塊,不斷地吸收周圍的熱量,自己卻散發著陣陣冷氣,在夏天簡直就是天然空調,冬天或許就溫度過低了點。

                當然,這件事除了陳璃畫,也沒其他人知道。

                陳璃畫是很了解吳可非,可越是了解,分手就越讓人費解,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看起來天生一對的,雙方都覺得對方是自己的全世界,都覺得這世界只屬于自己,也不知怎麽了,這個世界突然就要把你抛棄了,分明還是只屬于她一個人,只要她願意也會是一輩子,這世界上有什麽東西會永遠的只屬于一個人呢?吳可非覺得如果有,被如何珍惜都不爲過。

                是真的不適合嗎?有那麽不適合嗎?還是說想要有更好的選擇而已?

                吳可非一直覺得兩個人走到一起一定是因爲非常非常喜歡,而不是因爲很適合,不適合應該是正常的,但如果把這作爲分手的理由,那就是不喜歡了。

                耳機裏再一次的隨機到了那首《Leave  Out  All  The  Rest》,《暮光之城》的插曲,前奏一響吳可非就起了雞皮疙瘩,他慢慢的放緩腳步,喘著氣,雖然已經過去很久了,他的歌單卻沒怎麽更新過,充斥著大量陳璃畫喜歡的歌曲,他也很喜歡,不過是因爲她。

                他這樣的人,的確很難忘懷,特別是一段感情吧?

                他摩挲著手上的戒指,伊莎貝拉,可愛德華早就不在陳璃畫手上了,那些很久都沒回想的電影畫面再次浮現腦海,因爲陳璃畫拉著他看過好多遍,《暮光之城》更多的應該是女孩喜歡,他也只是覺得還行而已。

                月光下,有人穿過籃球場走向操場,吳可非覺得自己也是時候離開了,麥當伸著舌頭“嘶哈嘶哈”的喘氣,吳可非牽著它往籃球場那邊的出口走去,那也是唯一的入口,雖然明微有時候爲了不被門衛逮到遲到也會從操場的圍牆翻進來,三年來知識沒學到多少,翻牆的本領倒是愈發娴熟。

                吳可非突然頓住了,耳機裏還在播放著熟悉的歌曲,他看到了陳璃畫,月光下的她白皙亮眼,即便是遠處的一個輪廓也足以使吳可非認出來。

                如果只有她一個人吳可非應該會有點欣喜,但不是的,她身邊還有個高大的男生,他更容易辨認了,蘭斯洛伊。

                吳可非不知如何是好了,就這樣愣在原地,因爲這裏是操場,沒地方讓他藏起來,可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想藏起來,于是就這樣牽著麥當站著,望著他們兩個慢慢的走進來,祈禱著他們沒發現是他。

                好在他們到操場後就開始順著跑道慢走,很登對的一對,一人一狗靜靜的望著,也不知道他們在一起沒有,話說這跟在一起有什麽區別?那麽吳可非就只好祝他們互相喜歡了。

                “汪!”

                吳可非正要離開,麥當突然喊了一聲,狗叫回蕩在空曠、安靜的操場,異常的突兀,于是陳璃畫和蘭斯洛伊轉過頭來望向他們,臉上慢慢露出驚喜的表情。

                “吳可非?”

                “麥當?”

                “這不是明微的狗嗎?”

                吳可非覺得自己好像赤身**暴露在聚光燈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