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nuhrbm"><u id="nuhrbm"></u><u id="nuhrbm"></u><i id="nuhrbm"></i></tt><form id="nuhrbm"><center id="nuhrbm"></center><address id="nuhrbm"></address><label id="nuhrbm"></label><big id="nuhrbm"></big><optgroup id="nuhrbm"></optgroup></form><dir id="nuhrbm"><acronym id="nuhrbm"></acronym><dt id="nuhrbm"></dt><font id="nuhrbm"></font><select id="nuhrbm"></select><label id="nuhrbm"></label></dir><del id="nuhrbm"><dfn id="nuhrbm"></dfn><tfoot id="nuhrbm"></tfoot><div id="nuhrbm"></div><optgroup id="nuhrbm"></optgroup></del><b id="nuhrbm"><ins id="nuhrbm"></ins><ins id="nuhrbm"></ins><optgroup id="nuhrbm"></optgroup></b>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八十一章 夏與幻之夜(6)

            兩人相視沉默著,最後還是由洛基打破僵局。

            “我開玩笑的,我身邊都是人,你看。”

            明微眼睛一眨,周圍突然出現了七八個洛基,每一個都在對他微笑,每一個都顯得那樣真誠。

            明微不知道洛基覺得自己開了幾個玩笑,組織那麽看重他,那麽希望他加入IACO,要是他真跑去邪教那邊怎麽辦?那會成爲一股強大的阻力吧?

            “聰明的孩子從來不會全信一個魔術師的話,因爲魔術師總是在騙人。”洛基的表情明微沒看太懂,只知道他笑了笑,那個笑應該多少有些意味深長,類似于女生在問男生喜歡誰的時候,男生如果喜歡面前的女生,他就會露出這種笑容,大概意思就是“你應該懂吧?不懂?那我也不好細說”。

            “就像女人一樣讓人捉摸不透,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職業。”明微歎了口氣。

            “連戀愛都沒談過就別不懂裝懂了好嗎?”洛基收起他的幻術,客廳再次剩下他跟明微兩個,有些冷清,他回到沙發上,整個人都陷進沙發裏,還把腳架到茶幾上,看起來十分舒適。

            “就是因爲捉摸不透才沒談過啊!”明微反駁,“這一點也不沖突。”

            “你喜歡那個女孩嗎?”洛基雙手環抱胸前,饒有興致的問他。

            明微愣了一下,知道洛基在說蘇琉,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不知道?”洛基發出疑惑的聲音,又問:“那你有喜歡的女孩嗎?”

            “應該有吧?如果那還是喜歡的話。”明微又想到了陳璃畫,這是一個任何時候想起來都會讓他思緒萬千的女孩,曾經他可以確信自己是喜歡人家的,現在呢?應該還是很喜歡,想到她的感覺還是難以言喻,只是他也說不清了。

            “你聽聽自己都說了什麽!你連自己都搞不懂,還想去搞懂女人?”洛基被明微逗笑了。

            “好了,別一直窺探我**了,說說你吧。”明微說,“我很想知道你是先成爲的魔術師還是神谕者。”

            “魔術師,我從小就喜歡魔術。”洛基笑了笑,“你別以爲我只會用幻術表演啊,我的魔術也是一流的。”

            “你到處表演爲了什麽啊?看起來挺累的。”明微不解,最近總是會在新聞上看到洛基,今天在這明天在那,有時候休息個幾天,又出現了,他現在幾乎就是個大網紅,各大媒體都在競爭關于他的報道,然而沒人能掌握他的動向,就連IACO也不行,現在看來,只有明微和蘇琉知道他住在這裏。

            “累是一定的,沒有人可以輕松的活著,但我喜歡魔術,每個魔術師都喜歡看到觀衆驚喜的表情,我也一樣。”洛基說,“我是挪威人,雖然挪威自稱王國,但其實也就那麽點大,人口幾百萬,我在世界各地轉了一圈,相當于世界巡演了,伴隨著你們組織神探的追蹤,我最後來到了中國,在這裏表演的話,應該會有更多人看到。”

            “我們國家這麽大,你估計沒有計算人口密度。”明微想了想。

            “計算了,那些人口密度大的國家已經去過了,你們這邊相對來說也是中國人口密度較高的區域,再加上發達的網絡和衆多的網民,其實我也就表演了幾場,已經不知道多少人認識我了。”洛基像是善于市場營銷的廣告商,看似隨意而爲,竟然把這麽多因素都考慮了進去,讓明微驚訝。

            要不是知道對方孤身一人,明微看到鋪天蓋地的消息,一定會誤以爲洛基身後有一個幫他商業運作的團隊,買熱搜、買新聞什麽的,就像現在網上那麽多突然冒出來的牛鬼蛇神一樣,哪有那麽多一炮而紅?只是有人想讓你看到罷了。

            那些人是爲了名利,洛基很純粹,他作爲一名神谕者,名和利對他而言只是唾手可得的東西,他不需要嘩衆取寵,他只要給大家帶去震撼,然後安然的享受鮮花和掌聲。

            “所以啊,我根本就不想理會什麽組織,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還成天像蒼蠅一樣跟在我屁股後面惡心我,我要是能願意就有鬼了。”洛基翻白眼,自由慣的人是受不了一點束縛的,就像沒有人可以馴服一只成年的野生老虎,它甯願跟你魚死網破。

            “你要是能說上話可以向上級反應一下,要不然我一生氣加入邪教怎麽辦?那到時候我們可能就沒辦法再像現在這樣聊天了。”洛基把雙手枕到腦後,明微感覺得到這話不全是開玩笑。

            可明微能說上話嗎?他只能跟老周說上話,最多就把洛基的原話傳達給老周,然後老周管不管他就不知道了。

            “我試試,你下次也可以跟神探說清楚,說不定他們也能理解。”明微提議。

            “他們要是能理解早就理解了,而且立場不同,有些人是沒辦法交流的。”洛基看得很透,明微也點點頭,確實如此。

            明微端起杯子,白開水已經變常溫了,他咕噜兩口把水喝光,然後起身:“走了走了,你忙吧,一個天天在新聞和熱搜上挂著的人物在跟我聊天,我總覺得在耽誤別人。”

            “等等。”

            “又怎麽了?”明微稍微有點不耐煩了,他看著洛基從兜裏掏出兩張東西遞給他。

            “一個月後我會在這個場地表演,這是貴賓入場券,買不到的。”洛基得意的說。

            明微驚訝的接了過來,“呦呵,不在街頭表演了?”

            “看心情。”洛基回答。

            “你給我兩張幹什麽?”明微不解。

            “你不是不知道自己喜歡誰嗎?雖然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麽,是誰讓你糾結,但我想無論怎樣都該有個結果吧?”洛基鄭重其事的說,“做個決定吧!邀請一個女孩一起來看我表演,我會給你們准備驚喜的。”

            明微看著手裏的兩張入場券,心情複雜起來,“謝了。”

            洛基把他送到門外,明微離開了這裏。

            明微在小區樓下向蘇琉住的樓上看,蘇琉在小陽台對著他揮手,然後跑進房間,應該是要下來找他。

            明微把手中的兩張入場券揣進褲子口袋裏,洛基還真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難題啊,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抉擇,蘇琉還是陳璃畫?爲什麽這一個決定就好像意味著他喜歡誰啊?具體情況明明沒有這麽單純好嗎?

            邀請蘇琉她一定會非常願意的,而陳璃畫甚至都不在這座城市,然而表演是一個月後的事情,那時候情況是不是又會不一樣了呢?

            明微搖了搖頭,暫時不去想這件事。

            “他找你幹什麽呀?你們怎麽認識的?他爲什麽知道我能找到你啊?”蘇琉一過來又抛給明微一連串讓人頭大的問題,可是明微不想對她說這麽多的謊啊!真實情況又都是關于IACO,明微歎了口氣。

            “可以不回答嗎?”明微說。

            “啊?好吧。”蘇琉低下頭有些失落。

            “你真的太棒了。”明微忍不住誇贊,真是個懂事得讓人心疼的女孩。

            “是嗎?你誇我了欸!”蘇琉擡起頭,眼睛亮亮的,像在閃著光。

            “誇你怎麽了?我沒誇過你嗎?”明微想了想。

            “沒。”

            明微尴尬的笑笑,他確實不太會說好話。

            “到我樓上一起吃個飯吧,我今天下廚。”蘇琉緊張兮兮的邀請明微。

            “你還會做飯?”明微吃驚,這明明是個公主的模樣,怎麽就什麽都會呢?

            “好啊!”天色不早了,明微確實有些餓了,反正她媽也讓他晚點回去,估計家裏都沒做他的飯。

            明微還是第一次到女生住的地方,蘇琉住的不大,小廚房、小房間再加個衛生間僅此而已,不過還挺溫馨的,蘇琉把環境布置得很好,看得出來是個很精致的女孩。

            “你先到房間坐會吧,我把菜下鍋。”蘇琉拿起圍裙往脖子上套,明微還是第一次見這麽小巧的圍裙,正好適合蘇琉,她轉頭就去忙活了。

            明微沒進過女生房間,一時間心情竟然有些忐忑,蘇琉房間很幹淨、很整潔,一個衣櫃、一張床、一張桌子和椅子,有股淡淡的香氣,明微也分不清是香水還是什麽,床邊那張小桌子靠著牆,上面倒是擺了一些東西,明微有些好奇的走過去。

            “等等等等等等!”蘇琉還穿著圍裙就神色慌張的跑進房間,她的目標也是桌上的東西。

            那是個小相框,裝著一張照片,蘇琉一把將其收起,擋在胸前,然後把衣櫃拉開扔了進去,再把衣櫃合上。

            她臉有點紅,不知道是因爲急著跑進來還是怕明微看到了她的**,“你沒看到吧?”

            明微一臉懵逼的搖搖頭,“有什麽見不得人的啊?”

            “你才見不得人。”蘇琉嘀咕了一句,想到什麽臉更紅了,她又跑出房間,回到廚房繼續忙活。

            明微看了看衣櫃,他是很好奇,但還不至于變態到去開人家女孩的衣櫃,蘇琉不想讓他看到,他不看就是了,就像他剛剛不想回答蘇琉的問題,她也沒有追問一樣。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