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八十八章 夏與幻之夜(13)

                “明微住院了?醒不過來?”

                電話的當天晚上,一群人火急火燎的趕到醫院來,陳璃畫、吳可非、蘭斯洛伊還有明微導師阿圖羅研究員以及老周,這可把明微媽媽和蘇琉嚇到了,什麽情況?然後蘇琉跟她說了電話的事,明微媽媽才放下心來。

                阿圖羅研究員一見到明微媽媽就說:“你好,我是明微的老師,你的孩子非常優秀。”然後介紹老周,“這是我們學校的負責人,相信你已經知道明微被我們學校錄取了。”

                明微媽媽愣愣的點了點頭,這裏頭居然還有兩個外國人,阿圖羅研究員的水平顯然讓她有些吃驚。

                “我們是明微的高中同學,以後也會是同學。”陳璃畫微笑著對明微媽媽說。

                “他們在高中都是成績很好的學生。”阿圖羅研究員說。

                明微媽媽驚歎:“都是一表人才,明微有你們這些好朋友真是幸運。”

                她是真沒想到明微還有這些優秀的朋友,聽到明微生病住院竟然當天夜晚就趕來了,看來關系真的很好。

                蘇琉站在角落,雙手手指勾在一起,顯得有些局促不安,既然她認識明微,那麽當然認識陳璃畫他們,他們在學校名聲也很大,不過對她而言都是陌生人,而且一下多了這麽多陌生人,她有點不適應。

                “同桌,我們來看你了。”蘭斯洛伊走上前去。

                “明微,明微。”陳璃畫也開口。

                但是明微沒一點動靜,但是他們也不知道明微正在看著他們,很感動,也是,這些人就是明微身邊所有的人了,他們不來的話,就沒人會來了。

                明微媽媽看了看蘇琉,然後拉著她:“我們出去吧,讓他們跟明微說說話。”

                他們這才注意到蘇琉,很漂亮,像公主一樣,陳璃畫也意識到就是這個女孩接的電話,可他們並不清楚她跟明微是什麽關系。

                蘭斯洛伊倒是大大咧咧的頂了一下明微:“可以啊同桌,偷偷跑出來泡妞?”

                明微媽媽跟蘇琉走了一會,明微媽媽邊走邊問:“你認識他們嗎?”

                “認識,那個女生叫陳璃畫,有個不說話的男生叫吳可非,他們都很優秀,吳可非在學校的名聲很大,不僅成績優異,運動也都是第一,還因爲經常幫助警察破案,被全校通報表揚了好幾次。”蘇琉說。

                “這麽厲害?”明微媽媽驚訝,“他們不是你朋友嗎?”

                蘇琉搖搖頭,弱弱的說:“我沒朋友,他們都不認識我。”

                “沒事,你有明微。”明微媽媽含著微笑,輕輕的摸了摸蘇琉的小腦袋,她這種性格確實很難交朋友,但真的認識她的話,大家一定會把她當寶的,她就是這樣一個會讓人忍不住去心疼、呵護的小女孩,就連那麽慫的明微都會主動抱住她。

                蘇琉眨了眨眼睛,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去。

                愛德華跟明微站在病房的角落,明微問愛德華:“他們也沒辦法幫我弄醒嗎?”

                愛德華淡淡的笑了一聲,說:“你的組織也不是無所不能啊!無所不能的只有我。”

                明微翻白眼,“無所不能又不讓我醒,那跟無能有什麽區別?”

                “你急著醒幹嘛?又沒事幹,你以爲自己像他們那麽忙?有你沒你都沒差好嗎?”愛德華說。

                “我不想讓他們擔心,而且我還得告訴他們濕婆在這裏。”明微說。

                愛德華看著他們,眼神有些深意,“不急不急,患難見真情。”

                明微從來就不知道愛德華在想什麽,他覺得這樣已經夠了,從小抛棄他的媽媽最近一直在爲了他奔波,蘇琉也是從一開始就陪在他身邊,這都過去多少天了,明微覺得自己根本不配有這種待遇,陳璃畫他們也是,別看蘭斯洛伊平時大大咧咧的、吳可非一臉冷漠的,他住院了還不是全都第一時間趕來探望?

                明微突然覺得自己也沒那麽失敗,有這麽多人對他好,只是他感覺自己配不上他們的好罷了。

                還是他說的那句話:“大家都很好,是我不夠好。”

                現在陳璃畫望著他,眼裏也都是擔心,那通電話過後明微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在陳璃畫心中的地位也是很特別的,其實這就已經很讓人滿足了,畢竟特別的東西才會讓人珍惜。

                可明微就是有股執念,他望著陳璃畫就沒辦法讓自己放下,現在陳璃畫真的來這座城市了,還是因爲他來的,洛基給他的那兩張貴賓券的使用日期也越來越近,他真的該做出選擇了。

                “你想想蘇琉,要是你真的跟陳璃畫去看表演,你的良心上能過得去?”愛德華鄙視他。

                “要是蘇琉不喜歡我呢?說不定我也只是她難得的朋友。”明微反駁說。

                “得了吧,蘇琉不喜歡你的話,那全世界都不會喜歡你。”

                明微神色凝固,爲什麽這麽有道理啊?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希望是那種結果?一,蘇琉喜歡他,那他會感覺耽誤了人家那麽好的女孩;二,全世界都不會喜歡他,那陳璃畫也不會喜歡他,也就意味著沒有一點機會。

                可是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應該看不上別人的喜歡吧?如果你喜歡的那個人不喜歡你,那就算全世界都喜歡你又有什麽用呢?只會讓人感覺到更加的悲哀。

                所以啊,世界上沒有完美。

                可所有人都在奢求完美,每個人都有心目中的完美,生活、自身、伴侶,又有幾人真得到了完美?

                沒有。

                就好像完美的本質就是缺憾一樣,經常有人提起那句廣爲流傳的話:喜劇的核心是悲劇。

                那麽明微就會想,那悲劇呢?他想來想去,悲劇還是悲劇,所以這個世界就像到處盛開的三角梅那樣,意味著真愛,卻往往求而不得、尋而不見,才被稱作悲傷,所以滿是缺憾。

                人很難脫離這個泥潭吧?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每個人也會有自己的煩惱,就算你得到了自己一直渴求的一切,新階段的**和煩惱又會接踵而來,就好像大家都在作繭自縛、畫地爲牢。

                明微是真的想不通啊!

                大家走了,明微知道老周他們了解到情況去調查了,在IACO大家的眼裏,一切都不是這麽簡單,明微相信他們,他們只要查看一下小區和電梯監控就全都明白了,也不用等明微醒來再告訴他們濕婆的消息,他們是專業的。

                明微看著自己一個人躺在那裏,黑暗慢慢的覆蓋他的身體,原來他還有不需要開燈也能睡得安穩的時候,他靜靜看著,也不用擔心黑暗中會有某種恐怖的東西,因爲他現在就是在黑暗中望著自己,在另一個沒人會察覺的時空,就好像是自己的靈魂,很詭異,再也沒有比這更詭異的事情了。

                自從愛德華出現以後,世界上突然多了很多超出他理解的事情,慢慢的他就不再試著理解了,他永遠都不會讓你理解,愛德華要做“舉世皆醉我獨醒”的那個人。

                老實說愛德華對他很好,但很多時候明微覺得自己就只是對方的一個玩偶而已,救他的命是因爲還沒玩膩,等到玩膩了或許就甩開了。

                所以他從來沒把愛德華當成自己的力量,更像是跟他捆綁的定時炸彈,真要動用,明微自己也要犧牲。

                更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黑暗中明微看到了一個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那又是他絕對不可能認錯的身影,就算是在學校走廊盡頭的拐角有小半張臉迅速離開,他也能肯定那是誰。

                陳璃畫!

                現在很晚了,所有人都走了,就連愛德華都不在這裏,房間裏本來只有明微,現在陳璃畫走了進來,就連鞋子碰地的聲音都顯得那麽有魅力。

                這又是一件超出明微理解的事情,陳璃畫已經來過了,大家都回去她也回去了,現在又來了?

                她安靜的坐在病床旁邊,就那樣望著明微,看得明微都心慌慌的,也不把燈打開,過了好一會她才開口說話。

                “明微,我是陳璃畫。”

                “他們說你勾搭了一個小女生,我看到了,很漂亮啊!可是你怎麽什麽都不跟我說了,以前明明什麽都會跟我說的,上次打電話有機會說的啊!”

                “你還記得上次我們說過在書店看書聊天,結果遲到了吧?其實我只是想試一下是不是每次我去書店你都會知道,還真是,肯定是你讓老大跟你講的。”陳璃畫握住明微的手。

                “其實那天我根本都沒忘記下午還要上課,但是看你很開心,所以就一直沒說,我估計你也是,你反正不喜歡上課。”陳璃畫笑了笑。

                明微驚呆了,陳璃畫竟然握住他的手講這些東西,怎麽會?可是他現在感覺不到啊!這真的是錯過一個億!

                “愛德華!愛德華!讓我體會一下什麽感覺!”明微在呼喚,然而愛德華並不理他,明微只好在震驚與黑暗中繼續偷聽,哦不對,陳璃畫本來就是說給他聽的。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