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零二章 歲月贈別離(5)

                          “我是不是不該裝那個逼?”

                          明微對自己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可是他如果不說清楚又該怎麽向老周解釋呢?真是讓人頭疼,明微已經想好了,要是到時候真把他抓去訓練就甯死不從,相信老周會可憐他的。

                          “下大雨了跑出去,雨停了你回來了?”明微媽媽像看智障一樣看著明微,明微也覺得好像是挺傻的。

                          早知道不出去了,待家裏多舒服啊,聽聽雨、彈彈琴,畫面太有詩意了,這出去一趟惹得一身騷回來,唉。

                          “你喊蘇琉來我們家吃晚飯,我有事跟她說。”明微媽媽對明微說。

                          明微疑惑的問:“啥事?”

                          “你喊就是了。”明微媽媽懶得多說。

                          明微洗完澡換身衣服倒在床上,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有蘇琉的消息:“打雷了,我有點怕。”

                          他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兩個多小時前的了,那會的明微好像在跑去找洛基的路上,直到剛才都沒看過手機,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她。

                          “來我家吃晚飯吧,我媽好像還有事找你。”明微回複。

                          “好啊。”蘇琉很快回複。

                          明微把手機丟到一邊,困得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就睡著了,再睜開眼就看到了蘇琉站在他的床邊。

                          “直接喊醒他就行了,別等了,再等菜都涼了。”

                          明微聽到他媽媽在外邊喊,蘇琉看到明微醒了對他燦爛的笑起來,明微感覺心裏暖暖的,一睜眼就可以看到天使在對他微笑,世界真美好。

                          吃飯的時候,明微媽媽看了看明微,問:“你什麽時候跟那個魔術師那麽熟的?”

                          “啊?”明微一下沒反應過來。

                          明微媽媽把手機給他們兩個看,上面播放的是那天演出現場的視頻,大屏幕上是明微和蘇琉,明微看起來傻愣愣的,蘇琉則埋頭害羞。

                          明微震驚了,他翻了一下評論,要麽就是在誇蘇琉長得好看,要麽就是說什麽金錢的力量,而且這條視頻的熱度很高,評論超級多。

                          “你們不知道嗎?”明微媽媽疑惑,兩人搖了搖頭,蘇琉臉紅紅的。

                          明微媽媽發現自己竟然越來越看不透自己的兒子,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沒一件是正常的,上課睡覺保送國外大學?性格不好還有那麽優秀的朋友?蘇琉也能看得上他?還跟大名人洛基魔術師是朋友?這是她兒子?怎麽感覺這麽陌生呢?

                          洛基毫無疑問的火了,沒人能破解他的魔術,那簡直就像是魔法,而被洛基重點對待的明微也小火了一把,其中還有很多人是沖著蘇琉去的,似乎確實除了金錢的力量好像沒有其他解釋,但是明微媽媽顯然最清楚他有沒有錢,別說要洛基特地爲他變魔術了,就是那兩張天價的貴賓席門票的錢明微都掏不出來。

                          所以明微到底是怎麽跟洛基成爲朋友的?

                          “他遇到一些小麻煩,我給他解決了。”明微無奈,要是洛基沒有幫濕婆,那他也很開心有這麽個朋友,但是現在的情況很複雜,今天洛基甚至跟濕婆聯起手來差點要了他們的命,得虧愛德華出現才解了圍,現在再跟明微談論洛基,顯然不是時候。

                          “就這麽簡單?”明微媽媽才不信,明微能解決什麽麻煩?別添麻煩就不錯了。

                          明微大口吃飯,含糊不清的說:“就這麽簡單。”

                          明微媽媽又看了看明微和蘇琉,有些疑惑的問:“所以你們兩個的關系現在是確定下來了嗎?”

                          “噗咳咳”明微被嗆到,蘇琉也不知所措,她小心翼翼的看了明微一眼。

                          “媽,吃飯吧,你不吃我還要吃呢。”明微說。

                          “行行行,我們邊吃邊聊,聊點別的。”明微媽媽看向蘇琉,“蘇琉啊,你一個人在外面待這麽久真的可以嗎?”

                          蘇琉對她露出笑容,說:“沒事啦,我以前也都是一個人住的。”

                          “啊?你爸媽呢?”明微媽媽驚訝,誰有這麽個女兒不得捧在手心裏啊?蘇琉看起來也的確像是被捧在手心裏的。

                          “常年出差。”蘇琉回答。

                          “真可憐,來,多吃點。”明微媽媽動容,還給蘇琉夾菜,明微正吃著呢,突然停下動作看了他媽媽一眼,所以還是別人家的孩子更值得同情嗎?他不也是一個人住?咋不覺得他可憐呢?還天天損他。

                          “媽,我也一個人住好多年了。”明微不得不提醒他媽媽一下子,不然感覺她好像忘了這回事。

                          明微媽媽看了他一眼,“吃你的飯,男孩跟女孩能一樣嗎?”

                          得,男孩就活該被放養,所以都怪他不是女孩咯?可這也不是他能選擇的啊?男孩女孩不都是他爸媽生的嗎?所以明微覺得還是得怪他爸媽。

                          說好的男女平等呢?老師說很多老一輩人都重男輕女,明微是半點沒感覺到,就好像所有人的思想都在隨著時代在變化,以至于就算完全顛倒過來也顯得那麽自然而然,現在不全都是重女輕男嗎?什麽男孩窮養女孩富養的,他真就搞不懂了,大家都不容易,能過得好點就不能讓人過得好點嗎?幹嘛對男孩惡意這麽大?

                          而且這套理論還受到了不少家長的追捧,顯然跟大家潛移默化中形成的價值觀有一定的契合,可是很多事情一旦被冠上“爲你好”的高帽好像就變得要別人強行接受一樣,不然就是不懂事,這是最讓人受不了的,到底是誰不懂事啊?

                          男孩窮養培養意志,女孩富養培養氣質,所以男孩就不要氣質了?女孩就不要意志了?

                          說富養女可以讓她以後不會太看重物質,不會被物質所誘惑,且不說事實會不會正好相反,因爲每個人各有不同,那按照這種說法,是不是應該早點給男孩子多找點美女?這樣他以後就不會被美色所誘惑了。

                          最好是又窮又有好多美女,這樣既有艱苦奮鬥的意志,又有對美色的抵抗力,日後豈不是必成大器?

                          哪裏還要家長和老師的諄諄教誨?直接兩步到位,放在古代全都是稱王稱帝的大人物。

                          其實明微覺得就算自己是個女生也還是會被抛棄,只是會帶點愧疚,但是他是男的,于是就被心安理得的抛棄,可悲的是他的父母都不會意識到這點,于是明微越想越覺得有段話很有道理: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是考試、考試、考試,可偏偏爲人父母不需要考試。

                          後來又有人說,其實有考試的,剛出生的孩子就是父母的空白卷。太恐怖了不是嗎?當然有人給社會上交了一份很棒的答卷,但也有像明微父母這樣給他一根筆,讓他自己填答案的,還有父母什麽都不會就瞎幾把亂填的,這時候這張空白卷最後會變成什麽樣就很難說了。

                          誠然考試是考試,實際是實際,明微當了這麽多年的學生清楚的很,有幾個學生在作文裏寫真話?

                          明微寫過,被批得挺慘。

                          于是他才恍然發覺原來存在的一切都有了規律,世界就是一台精妙的大機器,無數小部件在不知疲倦的運轉著,你想要獲得認可,你就要成爲他們的一員。

                          所以明微才告訴老周他幻想的根本就不是普通人的狀態,普通人的生活是處處充滿無奈和妥協的。

                          所以明微一直以來都吊兒郎當的,還總是有人告訴他,要努力!要上進!要奮鬥!

                          How啊?

                          這不就像在跟抑郁症病人說你要開朗、你要樂觀、你要有活力一樣嗎?只要你別抑郁,抑郁症就會好啦!

                          哦~原來是這樣,還真是有道理呢!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沒有人能夠對另外一個靈魂感同身受,所以還是少用確定的口吻來告訴別人該幹嘛吧,不如帶他去散散步,世界都會更美好一點。

                          明微意識到自己思維發散得有些厲害,他開始認真的把飯給吃完。

                          他媽媽拉著蘇琉到房間說悄悄話了,明微也不知道他媽媽幹嘛這麽神神秘秘的,還得背著他,總有種在難爲蘇琉的感覺,讓明微突然想到電視劇裏那些“給你五百萬離開我兒子”的驚人橋段,他就是想想,他媽媽喜歡蘇琉喜歡得不得了,並且拿不出五百萬。

                          明微倒是一點也不好奇她們都說些什麽,女人間的悄悄話,光是一想到這個概念他就覺得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近已經有很多事情夠他煩的了。

                          “明微啊,等會陪蘇琉回家拿點東西,她今晚跟我睡。”明微媽媽拉著蘇琉走了出來,蘇琉看起來有點不太好意思。

                          明微則露出黑人問號臉,“啥?她幹嘛跟你睡?”

                          “不跟我睡跟你睡啊?”明微媽媽話一出口明微頓時蔫吧了,這話接不了。

                          蘇琉則是更害羞了,小臉看起來像是熟透的番茄。

                          明微是搞不懂他媽媽在搞什麽,就好像蘇琉是她女兒似的,感情比跟他這個兒子都好,明微不止一次懷疑自己可能是撿來的了,不然這一切都沒道理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