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64bomi"><abbr id="64bomi"></abbr><del id="64bomi"></del><u id="64bomi"></u></thead><ins id="64bomi"><i id="64bomi"></i></ins><optgroup id="64bomi"><optgroup id="64bomi"></optgroup></optgroup>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零五章 歲月贈別離(8)

                        可是,怎麽阻止?

                        濕婆在樓頂,顯然他的巫術已經覆蓋了整座大樓,明微和陳璃畫驚駭的見到進入大樓的警察們也進入到了那種異常的狀態。

                        明微和陳璃畫一路向上走去,有人提著帶血的刀具在到處跑,有的地方燃起了大火,幾乎所有人都在犯罪,這裏仿佛成了詛咒之地,成了人間煉獄。

                        他們兩個覺得自己好像穿行在各個電影之中,他們幫不了任何人,只能盡力不讓自己受傷。

                        “你帶槍了嗎?”陳璃畫問。

                        “帶了。”明微點頭。

                        “我有個計劃。”陳璃畫看著他說,“我們直接上去,你對著濕婆開槍,不成功我就用神谕,但只有一次機會,而且如果我用了神谕,你可能還會多一個累贅。”

                        明微睜大眼睛,這個計劃顯然十分冒險,但似乎也是他們眼下唯一可實行的計劃,明微在糾結著,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麽,未知的情況太多了,他不敢拿陳璃畫的安全開玩笑。

                        “別猶豫了,就算不能一槍崩掉濕婆,至少也可以打斷他的魔法吧?這棟大樓已經水深火熱了,晚一秒可能都會多一個人死去。”陳璃畫說。

                        “打斷他的魔法然後呢?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洛基在不在,在的話他又扮演什麽角色,這樣上去會不會太冒失了一點?”明微擔心。

                        “當然是很危險,但這不是沒辦法嘛?”陳璃畫說。

                        “好!”既然陳璃畫這麽說,那明微也決定了,兩人進入電梯。

                        他們直接按下58樓,明微把口袋裏的粒子手槍掏出來握在手上,心跳很快,他很緊張,他沒想到一個調查任務突然變得這麽非同尋常這麽刺激,要是出了什麽意外,說不定老周還沒來得及看到他這顆新星冉冉升起就要隕落了。

                        絕不能出意外,陳璃畫還在這裏。

                        明微在心裏問:“愛德華?應該沒問題吧?”

                        沒有回應,他心裏不禁打起了鼓,但既然已經決定了,他們必須嘗試一下。

                        電梯門一開,兩人呆滯住了,在這一瞬間,明微舉起手槍就要發射,陳璃畫也正要使用神谕,因爲他們看到了濕婆,濕婆就在電梯外迎接他們!

                        “禁锢。”濕婆一擡手,恐怖的紫色光芒侵入他們身體,兩人瞬間動彈不得,陳璃畫的神谕都被魔法封鎖,動用不了。

                        濕婆把明微臉上的墨鏡摘下,他看了看,“原來是這樣。”

                        濕婆看著明微,“你小子命很大嘛?怎麽搞都死不了。”

                        明微望著他布滿褶子的老臉,他感覺那些皺紋仿佛都扭曲在一起形成魔法符號,他心裏喊著愛德華,還是沒人理他。

                        他連張嘴都不能,濕婆手一揮,他們直接被他懸空拎了出去,然後往天台移動,周圍有其他人,但全都視而不見,大家都在忙著犯罪。

                        到了天台,明微看到洛基那高大的身影赫然在此,他面前還有一個懸浮著的水晶球,明微和陳璃畫可以看到上面有一些畫面在流轉,明微他們才恍然發覺這棟樓都早已在濕婆的掌控之中,從他們進入這棟樓開始,他們就進入了濕婆的掌控。

                        但是他們不太清楚自己爲什麽沒有像那些人一樣失去理智。

                        濕婆把他們兩個帶到水晶球前,有很多畫面進入他們的腦海,都是大樓裏的慘狀,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好像夢一樣。

                        然後明微看著洛基,剛剛還在目不轉睛的盯著水晶球的洛基這時也看向他,還笑著打了個招呼:“hello明微,又見面了。”

                        濕婆一揮手,明微和陳璃畫立即張開嘴巴喘氣,他們能說話了,但還是被禁锢著,陳璃畫的神谕還是用不了。

                        “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明微冷漠的說。

                        但洛基好像並不在意,他驚訝的看了看陳璃畫,說:“原來是她啊?這麽漂亮,還是你們組織的,難怪。”

                        陳璃畫發現掙不脫濕婆的魔法後,生氣的看向洛基,“你在說什麽?”

                        “沒什麽,你錯過了一場魔術而已。”洛基回答陳璃畫,卻看著明微,明微知道他在說什麽,明微帶著蘇琉去看洛基的演出,現在卻跟陳璃畫一起被抓到他面前,不得不說真是奇妙。

                        “你們在做什麽?動靜鬧這麽大,不怕暴露給外界嗎?”陳璃畫又驚又怒,可想今天這棟樓發生的事情一定會引起巨大的轟動,而這一切都透著詭異,沒人會覺得這是一起正常事件,已經出了人命了,可能還不少。

                        “這對你們來說又算什麽?清理現場,再對所有人洗個腦,最多被列入未解之謎,說什麽磁場啊、外星人之類的,你們不是很有經驗嗎?”濕婆嘶啞的笑了笑。

                        “你一口一個你們你們,可是你曾經也是我們的一員。”陳璃畫說。

                        洛基皺眉,“嘿,這件事你可沒說。”

                        濕婆搖搖頭,“相信我,那是最糟糕的經曆,也是最錯誤的決定。”

                        “你們想怎樣?”明微問。

                        濕婆把目光放回水晶球上,迷幻的彩光在他布滿褶子的老臉上流轉,他的眼底倒映著人間煉獄,他說:“這個水晶球能夠儲存夢境,它不止可以把夢境轉化成魔力,還可以把夢境物歸原主,也可以制造夢境。”

                        濕婆看向明微,“你們看到的要麽只是他們自己的夢,要麽就是他們在夢裏想做的事,我只是讓他們夢想成真而已,他們應該感謝我才對。”

                        明微和陳璃畫被驚得說不出話來,這人間煉獄般的畫面竟然是這些人的夢境?

                        “並不是所有人的夢都像你的那麽浪漫,要是你看得到我看到的東西,說不定會懷疑人生。”濕婆詭異的笑了,對著明微說:“雖然沒把你的夢給拿走,但是我看過。”

                        明微大驚,“什麽時候?”他的夢也不是都很浪漫,也經常做噩夢的,看來濕婆沒有看到。

                        濕婆沒有回答他,自顧自的走向天台邊緣,他俯瞰衆生說:“人類一直以來都像夢遊者一般的活著,他們看不清世界的真相,醉心于自己編織出來的溫床,把揶揄奉承出來的交情當做自己寬廣的人脈,把僞善虛假的面具當做自己炫耀的資本,他們很可憐,如蟬般一無所知,夏天到了便尖叫著死去,而他們爲自己定下的七宗罪,卻可以在所有人的夢中完美還原,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暴食,似乎只有在夢裏他們才不是夢遊者,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既然如此,讓所有人都夢想成真,有錯嗎?”

                        濕婆回過頭來看著明微,明微也望著他,“是,人類的**有多恐怖我當然知道,但所想和所做是兩回事,夢裏是他們自己的世界,他們當然可以爲所欲爲,但他們也知道這個現實世界是所有人的,他們不會把夢裏的**帶入現實,他們生活中也可以是一個與人爲善的人,如果你要說對與錯的話,那些做錯事的同樣有法律制衡,你憑什麽管?”

                        “人心都是陰暗的,夢裏的**就是他們的**,要是把整個世界都變成夢境,那不也是所有人都想要的嗎?”濕婆說,“你們常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相信他們如果擁有我的能力,也一定會做同樣的事。”

                        “那你是覺得我們組織沒有這種能力?別忘了你的古祭祀水晶都是從組織裏偷的。”明微說。

                        濕婆冷笑了一下,“世界病了,你們也是。”

                        “是你瘋了才對。”陳璃畫說。

                        “現在你們兩個在我手上,最好祈求我沒瘋。”濕婆說,“你們覺得你們老大要怎麽救你們?把你給抓了他會不會急的跳腳啊?幾次沒殺死你,我甚至都在想你小子不會是周唐林的私生子吧?又沒神谕,又好像帶點魔法免疫的,真是奇了怪了。”

                        “我覺得你最好放了我們,不然你可能更危險。”明微說,他心想要是把老子逼急眼了,就跟愛德華交易,看是誰怕誰,上次深潛者都被一招秒了,你個老不死的又算什麽?

                        “有趣。”濕婆笑了笑,“我一大把年紀了會被你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嚇到?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明微心裏打鼓,這該死的愛德華該出現的時候又找不到了,沒事的時候又愛蹦出來搞他心態,真是要命。

                        “你說過不會殺他吧?”洛基此時開口。

                        “嚇嚇他。”濕婆笑著說,“人質怎麽能隨便殺呢?”

                        明微心頭一松,看來暫時是安全的,可是他又見到濕婆望了過來,而且好像還開始了施法,水晶球上的霞光想有生命般蠕動的湧了過來,明微掙紮著,但很快就感覺到麻木席卷全身,讓他完全失去力量。

                        明微眼皮一沉,他看向陳璃畫,對方也是,明微覺得對不起她,畢竟這根本不是她的任務,因爲擔心他才來的,結果被當成人質買一送一了。

                        兩人終于昏睡過去,不省人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