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2qj2tk"></i><label id="2qj2tk"></label><tr id="2qj2tk"></tr><tfoot id="2qj2tk"></tfoot>
                  • <abbr id="xbumh1"><u id="xbumh1"><dt id="xbumh1"></dt><style id="xbumh1"></style><select id="xbumh1"></select><center id="xbumh1"></center></u><abbr id="xbumh1"><kbd id="xbumh1"></kbd><div id="xbumh1"></div><tr id="xbumh1"></tr></abbr><tbody id="xbumh1"><dfn id="xbumh1"></dfn><dt id="xbumh1"></dt><kbd id="xbumh1"></kbd><option id="xbumh1"></option><form id="xbumh1"></form></tbody><kbd id="xbumh1"><dt id="xbumh1"></dt></kbd></abbr><tbody id="xbumh1"><div id="xbumh1"><code id="xbumh1"></code><em id="xbumh1"></em><li id="xbumh1"></li><fieldset id="xbumh1"></fieldset><fieldset id="xbumh1"></fieldset></div><noscript id="xbumh1"><span id="xbumh1"></span><span id="xbumh1"></span><legend id="xbumh1"></legend><label id="xbumh1"></label></noscript></tbody><em id="xbumh1"><thead id="xbumh1"><kbd id="xbumh1"></kbd><option id="xbumh1"></option><small id="xbumh1"></small><span id="xbumh1"></span></thead></em><optgroup id="xbumh1"><abbr id="xbumh1"><fieldset id="xbumh1"></fieldset><span id="xbumh1"></span><style id="xbumh1"></style><select id="xbumh1"></select><dd id="xbumh1"></dd></abbr><table id="xbumh1"><select id="xbumh1"></select><tfoot id="xbumh1"></tfoot></table><tfoot id="xbumh1"><span id="xbumh1"></span><big id="xbumh1"></big><abbr id="xbumh1"></abbr><pre id="xbumh1"></pre></tfoot><legend id="xbumh1"></legend><del id="xbumh1"></del><del id="xbumh1"></del><del id="xbumh1"></del><label id="xbumh1"><dt id="xbumh1"></dt><i id="xbumh1"></i><style id="xbumh1"></style><tbody id="xbumh1"></tbody></label></optgroup><acronym id="xbumh1"><acronym id="xbumh1"><tfoot id="xbumh1"></tfoot></acronym><center id="xbumh1"><u id="xbumh1"></u></center></acronym>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一十章 歲月贈別離(13)

                        今天天氣不錯,明微的心情也很好,他撐著蘇琉帶的遮陽傘,還算愉悅的跟蘇琉走在公園裏面。

                        這倒是他第一次給女生打傘,但體型嬌小的蘇琉讓他能夠輕松勝任這個任務。

                        他們要去的是一家綜合性的水族館,好像什麽都有的樣子,不過明微沒去過,都是蘇琉給他帶路,既然她想去很久了,那肯定是做了功課的。

                        明微跟蘇琉站在一起,他不知道別人是怎麽想,反正他是覺得自己好像蘇琉的保镖似的,還是一個看起來不太靠得住的保镖,也不知道大家爲什麽覺得他們兩個很配,總感覺貶低了蘇琉,如果明微配的上蘇琉,那麽應該也配得上陳璃畫才對

                        蘇琉是個超級單純的女孩,所以才會給明微一種公主的感覺,因爲公主總是被人保護得好好的,就像現在這樣,出門都會有人給打傘,不會讓她受到一絲傷害,不像明微,有一種吊兒郎當的氣質,卻沒有公子哥那種玩世不恭的資本,一看就沒少被世界摧殘。

                        所以明微挺想不通的,蘇琉竟然說她也都是一個人住,父母常年出差,太奇怪了,根本沒道理啊!不過從她會包餃子、下廚什麽的倒是可以有力的證實這點,或許這也是“人不可貌相”吧?

                        明微有時候會覺得蘇琉喜歡上自己或許是個意外吧?就是小女孩不懂事那種意外,說不定過個幾年會突然發現不對勁,自己當初怎麽能喜歡那麽差勁的男生?全身上下一無是處,或許都用不了幾年,過不久蘇琉就要去加拿大了,到那邊肯定有更多非常優秀的男生追求她,她稍微一冷靜就會想到她喜歡明微真是莫名其妙,然後喜歡就消失了。

                        明微覺得完全有這種可能。

                        “這裏還有摩天輪。”蘇琉指著遠處那個龐然大物。

                        他們走在石橋上,兩旁都是清澈的河水,河邊有楊柳被風吹起,就像女孩的發梢在飄揚。

                        明微看到了那個摩天輪,他有些惆怅的想到那個被他交易掉的夢,准確的說是陳璃畫的夢被他交易掉了,因爲他還記得,夢裏他跟陳璃畫坐在摩天輪上,轉到了最高處停了下來,夜晚的星空格外璀璨,竟然還有絢爛的煙火在他們眼前綻放,身邊的她笑靥如花,沒有一點邏輯,但真的很美好。

                        不知道她的夢境還存在的時候,自己在她眼中是什麽樣呢?

                        “你想坐嗎?”蘇琉看明微一直在望著摩天輪不禁有些疑惑。

                        明微搖搖頭,現在不是夜晚,沒有星辰,沒有煙花,也沒有她。

                        “好吧。”蘇琉似乎感覺到了明微情緒的變化,只是不知道爲什麽。

                        這裏的水族館有好多個場館,什麽海洋魚館、企鵝生態館、甚至還有水母館和海底隧道等等,算是一個比較全面的水族館了,明微和蘇琉先是隨便逛了一逛,然後蘇琉說海底隧道和水母館是她比較想去的,所以兩人就往海底隧道走去。

                        這條海底隧道不長,弧形的亞克力玻璃仿佛將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融合在一起,又泾渭分明的隔離開,很壯觀,但明微在進去之前似乎忘了一件事,他們組織很多人都有非常嚴重的深海恐懼症。

                        他望著在他周圍和頭頂若無其事遊動的鲨魚和海龜,他的心跳不禁加快了起來,他咽了咽口水,好在這裏的光線還算柔和,將整個隧道映照出令人舒適的水藍色,水光在周圍閃動,讓這裏顯得沒那麽恐怖,不然要是再黑一點,明微可能真的會走不動路。

                        蘇琉倒是看得很投入,滿眼都是水光,還有專業人員扮演的美人魚在她眼中遊過,她拉著明微,一會讓他看這一會讓他看那,看起來很興奮的樣子。

                        明微突然好羨慕她,每個人都會對周圍的世界産生影響,就像一桶水,裝滿了開心和幸福是一定會不經意間溢出來讓人發現的,而且很多時候溢出來的只是很小一部分,所以明微覺得蘇琉的世界一定裝滿了各種美好吧?才會讓人感覺她這麽美好。

                        明微也想這樣,但在他的世界裏,美好只是很小一部分,而這其中大部分還是因爲蘇琉的出現才存在的,所以他很難表現出積極的一面,每個人的世界不同,誰都知道什麽樣的狀態是好是壞,可一個久處黑暗的人並不需要別人來告訴他光明有多好。

                        “你一直看著我幹嘛呀?”蘇琉又害羞得臉紅了,“你看看魚呀!”

                        明微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他覺得魚沒什麽好看的,看多了還害怕。

                        蘇琉好像突然發現了一個驚喜,他又拉著明微看她手指的方向,那裏有兩只漂亮的小魚惬意的遊過,她說:“是天使魚。”

                        明微看了看,有些眼熟,或許小時候常在電視上看到這種魚,只是他從來都不知道名字,很漂亮,背鳍和臀鳍很大很長,看起來就像船帆在飄動,也像天使張開翅膀,因此得名。

                        “它們兩個是一對。”蘇琉說。

                        明微驚疑,“這你都看得出來?”

                        蘇琉看著明微說:“天使魚是自由擇偶的,而且有固定配偶,就像人一樣,不同的是他們在一起了就永遠不會分開,所以養天使魚一定要把它們的伴侶也給帶上,不能隨便買兩只,不然可能會同時毀掉四只魚的一生,就算把它們放在一起也不會生育,還有可能會想殺掉對方。”

                        明微睜大眼睛,“你知道的真多。”

                        蘇琉笑了一下,又看向那兩只天使魚,明微現在看過去多了一種“神仙眷侶”的感覺。

                        在一起了就不再分開,多讓人羨慕,明微想著雄性天使魚在追求雌性天使魚的時候是不是也會說“這輩子只愛你一只魚”之類的山盟海誓,畢竟它們一輩子也沒幾年,人類還有什麽七年之癢呢,它們說不定在一起還不到七年就雙雙羽化了,發個毒誓什麽的也挺劃算的嘛。

                        “怎麽看個魚還被塞了滿嘴狗糧?”旁邊有個散發著單身氣息的小姐姐聽到蘇琉給明微的科普不禁這般吐槽,也不知道她的意思是吃他們的狗糧,還是天使魚的狗糧,或者通吃。

                        明微和蘇琉忍俊不禁。

                        明微突然覺得人還不如魚,魚都知道從一而終,而人或許就是因爲太複雜了,各方面都複雜,喜歡不一定能在一起,在一起也不一定能結婚,結婚又不一定能走到最後,更何況很多時候就算在一起了、結婚了,還有一方可能根本就不喜歡。

                        太可怕了,就像現在有人會說什麽“談戀愛可以你愛他,但是結婚一定要他愛你”之類的,很奇怪,兩個人會走到一起難道不是因爲互相喜歡嗎?覺得合適就在一起,覺得合適就結婚?那對付出的真心的一方不是太過殘忍了嗎?

                        合適是什麽?合適意味著永遠都會有更合適的,遇到更合適的怎麽辦?會不會太浪費大家的時間了?人生苦短,當然是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啊!

                        在你點頭說“我願意”的時候他以爲你是愛他的啊!不然人家爲什麽要跟你在一起?全世界有那麽多人不愛他,如果你也不愛他,爲什麽要讓他覺得你是那個命中注定特別的人呢?

                        世界上最讓人難過的不就是背叛和欺騙嗎?大家已經活的很不容易了,就別做這種害人害己的事情了。

                        海底隧道不長,要走的話很快就可以走完,明微和蘇琉已經在准備往水母館那邊去了,隨著時間推移,來這邊遊玩的人也越來越多,周圍漸漸變得熱鬧起來。

                        蘇琉每次出來玩都挺開心的,她很容易感染明微,明微無論情緒是好是壞,只要看到她都會覺得人間美好,明微挺希望自己能夠喜歡上蘇琉的,雖然不知道蘇琉以後會不會反悔,至少目前他如果喜歡蘇琉的話肯定會感到很幸福,畢竟有那麽多人的認同和祝福。

                        相信陳璃畫也會真心祝福他們的,因爲她並不知道自己暗戀她那麽久,就算知道可能還會更加的祝福他,這樣大家以後還是好朋友,哦,不只是好朋友,陳璃畫自己說的。

                        現在的明微對蘇琉更多的還是一種不知所措、無所適從吧,他不知道該如何應付這種狀況,還帶有一些保護欲,也不想因爲自己讓她受到傷害,她是個非常美好的女孩,她覺得自己只有明微,其實明微覺得她值得擁有整個世界,而明微並不在那美好的世界裏,他在的世界有邪教、有克蘇魯,跟美好完全不沾邊。

                        但要是克蘇魯被喚醒,蘇琉的美好世界就會被毀掉,這樣想來明微確實有責任爲組織出一份力,也或許大家其實都不是在守護這個世界,而是守護著這個世界裏對他們來說重要的人,雖然似乎變得沒那麽偉大了,卻更浪漫了。

                        明微他們離開了海底隧道,朝蘇琉心心念念的水母館走去。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