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歲月贈別離(14)

              水母是一種非常神奇的生物,其實水母的出現要比從前的地球霸主恐龍還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六億五千萬年前,那時候的地球大陸板塊都還聚合在一起,被稱爲盤古大陸,而陸地上根本就沒有生命存在,臭氧層還在成型的路上,只有海洋中有一些原始生命。

              很難想象,這幾億年來的滄海桑田,地球不知經曆了多少大風大浪,比如讓恐龍都滅絕的未知大災難,還有輻射整個地球的冰河世紀,期間不知多少生物滅絕,水母硬生生是以它那柔軟的身軀堅強的活了下來。

              在水中飄蕩著,美麗又自由,持續到了今天。

              明微和蘇琉在水母館待著不想走了,太美了,這裏有十幾個品種的水母,每一種都有其獨特的美感,它們在水中若無其事的飄蕩,柔軟的身軀輕盈的起伏著,對觀賞者而言簡直是頂級的視覺享受,仿佛給他們的精神做了個高級SPA,剔除掉了所有雜亂的思緒。

              他們看到很多水母仿佛發著光,五顔六色的,看起來像是幻想中的生物,其實有些水母是透明的,給它們什麽光就會讓它們好像也在發光一樣,而這種水母在沒有光的環境下,不仔細看都很難看到它們優美的軀體。

              當然也有很多水母確實會發光,但是水母發光的方式跟其他生物比起來都顯得與衆不同,大多發光的動物比如螢火蟲,是因爲熒光素、熒光酶在氧的催化作用下才會發光,而水母靠的是一種名爲埃奎林的蛋白質,這種蛋白質只要遇到鈣離子就會發光,雖然只有五十微克,但水母透明的全身也注定了它們會是很好的介質,所以發光的效果看起來特別明顯。

              “這也太好看了吧?我都想在家養兩只了。”蘇琉滿眼都是水母。

              “那邊那只水母怎麽那麽大?”明微問蘇琉,他看到一只全身都是金色的水母,美麗中好像還帶點凶悍,再加上個頭較大,看起來就不太友善。

              蘇琉看去,然後又給明微科普:“那是太平洋海刺,也叫黃金咖啡水母,是水母中體型最大的一種,很凶,還會吃海月水母。”

              “海月水母?”

              蘇琉帶著明微指給他看,海月水母要比其他水母更美些,從側面看它的傘狀體很像一輪彎月,長長的觸須在水裏如漣漪般律動,推動它仿若無形的身體,在配上水裏的燈光,可以說是美輪美奂。

              “海月水母還有一個非常浪漫的傳說。”蘇琉說。

              “據說很久以前地球有兩個衛星,一個是月亮,一個叫宙星,他們兩個共同保護地球免受隕石的傷害,在長久的並肩戰鬥中,他們相愛了。可是突然有一天,宙星發現一顆巨大的隕石在飛向地球,要是撞上,地球將有一半生命會消失,月亮也會脫離軌道,而如果宙星去攔截,宙星也會被撞毀。”

              “最後爲了保護地球和月亮,宙星還是毅然的沖向隕石,隕石被消滅,地球和月亮也安全了,宙星卻永遠的消失了。”

              “月亮落下了傷心的眼淚,淚水落到地球的海裏,幻化成了海月水母,海月水母就是月亮對宙星的愛和思念的化身,也是天下所有有情人愛和思念的化身。”

              明微聽完頗有些感觸,這麽美麗的生物確實應當要有一個浪漫的傳說嘛,雖然有些扯,但意境確實很美,所以海月水母不只是看著像在海裏遊動的月亮,這名字的由來也跟傳說有關,月亮的眼淚啊,多浪漫。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他似乎突然對張愛玲在《傾城之戀》裏寫下的詩句有了新的感悟,他以前只覺得這句很美,卻不知道美在哪裏,看了不少別人的對此的解讀還是感覺差點意思,今天終于恍然大悟,反正他也不管是對是錯了,他覺得就該這麽理解。

              蘇琉聽到了明微的嘀咕,以爲他在暗示著什麽,突然有些臉紅,但心裏樂開了花。

              “其實好多水母都會吃海月水母,也不知道爲什麽,感覺它們好可憐。”蘇琉有些同情。

              小天使的世界就是連遭受了不公平待遇的水母都會同情,明微覺得她只是一個身體長大了的孩子,心髒還保留著那份被大人棄如敝履的天真爛漫。

              “你怎麽什麽都知道啊?”明微問她。

              “因爲我愛學習。”蘇琉微笑說。

              明微想到蘇琉淩晨五點就醒了說自己在學習的恐怖操作,或許她沒在開玩笑。

              “我還知道海月水母能夠助眠,因爲它運動的頻率和人的腦電波相似,而優美的動作又會讓人感到放松,所以對失眠的人來說可是個好東西。”蘇琉說。

              明微憋了一會憋出來兩個字:“牛逼。”他覺得自己像個文盲。

              話說要是生物課教這些東西的話,他應該會很樂意聽講的,永不分離的天使魚、月亮的眼淚海月水母,聽起來心都化了,這才能夠讓人感受到生物之美嘛,整天什麽細胞壁、細胞核,減數分裂、加速分裂的……好像沒有加速分裂……這怎麽讓人真的感興趣嘛?關鍵學了還沒用,畢竟多數人並不深入學習相關專業,將來也並不從事相關工作。

              就更別說物理化學那些讓人頭禿的東西了,看著老師們那“聰明絕頂”的光亮腦袋就足以讓明微對這門學科望而卻步,他上課都不敢聽講,但凡聽進去一句話都會不自覺的被驚掉下巴,這什麽課?這說的是人話嗎?等等等等,我怎麽會在這裏?剛剛不是還在網吧嗎?哦,剛剛是在做夢啊,那沒事了,我說怎麽加個錢網管還要問我電磁感應現象是誰發現的……

              所以他只能待在IACO,因爲沒得選啊!大學又考不上,以後工作怎麽找?加入IACO還有大學保送,以後工作也直接分配,多貼心、多人性化,就是要時刻擔心自己的狗命罷了,不是什麽大事,反正他的狗命不值一提,真沒了還能讓爹媽拿到一比巨款,應該足夠讓他們安享晚年,也算物超所值。

              明微和蘇琉在水母館裏頭待了很久很久,具體多久明微也不清楚,他身上也沒手機,就是感覺都有些困了,或許是看了太久的海月水母,蘇琉還是蠻精神的,就像一個玩起來就不知疲倦的孩子,明微挺羨慕她的。

              明微和蘇琉說說笑笑的,已經打算離開水母館了,他們都有些餓了。

              可是明微一轉過頭,仿佛生物本能一般目光被人群之中的一道身影吸引,那是一道放在人海裏明微也能發現的身影,對方也在望著他,看樣子已經靜靜的伫立在那裏良久了。

              是陳璃畫。

              明微心頭不禁狠狠一顫,不知道爲什麽,好像也是生物本能。

              他的腳步頓住,蘇琉疑惑的看去,她也看到了陳璃畫,她知道那是明微同學朋友。

              有兩個人從陳璃畫身後接近,是蘭斯洛伊和吳可非,蘭斯洛伊問她:“找到明微了?”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陳璃畫望的方向,明微在那傻愣愣的幹杵著,像電線杆一樣,周圍是各種好看的水母上下翻湧,他們之間仿佛隔了一座絢爛的橋梁,時間都被放緩。

              片刻,明微對蘇琉說:“你再看看水母,朋友可能找我有點事,我馬上回來。”

              蘇琉當然是乖巧的點了點頭,看著明微走向陳璃畫他們。

              “老大怕你出事,讓我們找到你把手機給你。”蘭斯洛伊拿出一部手機給明微,往明微身後看了看又說:“可以啊,竟然懂得帶女孩來水族館,我都不知道這座城市還有這麽漂亮的地方,看來還得多請教請教你了。”

              明微想把這家夥的嘴巴給堵上,手機給了就行了,還叨叨個不停,越說明微覺得越尴尬,他瞥了兩眼陳璃畫,她沒有太多的表情,也是,夢都沒了,那有那麽多想法?

              “我是來問你發生了什麽的。”陳璃畫帶點微笑,這讓明微很苦惱的撓了撓頭,怎麽這麽快就要他回答這個問題啊?他還沒編好該說什麽謊。

              “這個……那個……我……”明微大腦飛速運轉,還是沒能在這一瞬間的時間裏想到任何說得過去的謊,于是在心裏喊了一聲:“愛德華,能不能把時間暫停一下?讓我撒個謊。”

              愛德華似乎沒有這麽好心,並沒有理他,明微也能預料得到。

              “不只是我們怎麽逃出來,還有我們前兩天具體發生了什麽,我好像都不記得了。”陳璃畫期待的看著明微,明微百感交集,就是因爲把她的夢交易掉了才讓他們逃出生天,有著緊密的因果關系,但明微什麽都不能說。

              “我們中了濕婆的魔法,昏睡了很久,醒來還神志不清,我也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麽,反正我們被當成人質挂在天上了。”明微解決了其中一個問題,還有一個他仔細想了想,“至于我們是怎麽逃出來的……”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