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kbd id="c3zkjv"></kbd><small id="c3zkjv"></small><acronym id="c3zkjv"></acronym>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歲月贈別離(17)

              明微小時候其實也有一些玩伴,那時候雖然爸媽會吵架,但至少還生活在一起,那時候的他也挺正常的,有時守著電視看動物世界或者動畫片,有時跟小夥伴們出去玩。

              他們會劃定一個區域玩捉迷藏,也會用石子在地上畫跳格子,跟現在的小朋友不同,他的童年還沒被大量的電子産品所充斥,雖然的確出現了很多新玩意,但大部分家長並不會特地買來讓小孩玩,他們的童年應該算是一個過渡的時代。

              那時候可期待跟朋友們一起玩了,那是他最開心的時刻,無論是捉迷藏被找到,還是小心翼翼的跳格子過了一關,那時候的開心十分純粹,純粹到足以忘記除此以外的所有事情,特別是時間的流逝。

              他從來不會感覺天色在一點一點變化,而是在某一個時刻恍然發覺天已經快要黑了,那個時刻就是夥伴們的媽媽來喊他們回家的時候,然後他就會看到身邊的孩子一個接著一個被領回家吃飯或者做功課,最後只有他孤零零的站在方格中,天和地都在睡去。

              明微的爸媽極少會來喊他回家,放學都不一定去接,別說放假了,所以他每次都是最後一個離開的那個,這樣有好有壞,至少他的同伴都很羨慕他的自由,小孩最討厭的一點應該就是處處都要被管,所以才一個個的都想快些長大,好像長大了就會自由。

              但明微不用,他可以玩很久都不回家,很多夥伴都說有時候真想離家出走,明微沒有這個概念,離家出走是跟爸媽玩捉迷藏嗎?只有玩捉迷藏才會不想被找到,但遲早還是要回到起點的呀,不然怎麽開始新一輪的遊戲?

              後來明微媽媽離家出走了,再也沒有回來,只有爸爸知道她躲到哪裏去了,但爸爸沒有去把媽媽找回來,明微才發覺原來這不是遊戲,這是現實。

              然後就如《寂寞的遊戲》中寫的那樣,捉迷藏的樂趣就像一顆流星,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明微也忽然間長大了,其實他不太清楚那到底是不是長大,如果長大是變得敏感又脆弱的話,那是的。

              他害怕看到夥伴們的媽媽來喊他們回家,他害怕老師在上課總是提到母親,也害怕老師總說父愛如山,他會很難過,就好像自己跟他們不太一樣,小孩都希望自己能夠融入群體,只有這樣才容易獲得認同和滿足。

              明微開始野蠻生長,其實一直都沒人來告訴他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他可以去遊戲廳玩一下午,也可以在網吧待到晚上,他爸也不太樂意管他,反正根本就沒問過他在哪,還省了他撒謊的力氣,他依舊是那個讓人羨慕的自由的孩子。

              但他這樣久了只覺得無趣,小學快畢業的時候,有個同學大概是看中了他吊兒郎當的氣質,告訴他說到了初中得找個大哥,這樣才不會被欺負,也就是俗稱的“拜碼頭”,得會抽煙什麽的,然後明微接過他遞來的煙,試了一口,被嗆得不輕,于是就放棄了“拜碼頭”的念頭。

              好在小學畢業後他爸大概是連看都不想看到他了,直接把他送到城裏讀書,讓他自生自滅,眼不見心不煩。

              城裏的網吧經常都要身份證,是有些黑網吧,但又離他很遠,他只有偶爾才去,于是他初中還是有些時間在學習的,讓他不至于連高中都考不上,還百無聊賴的買下了麥當,直到某一天他聽說書店裏可以免費看書,倒是個不錯的去處,再後來……就是認識老周和陳璃畫的故事了。

              著名的個體心理學派創始人阿爾弗雷德阿德勒曾說過:“幸運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老實說,明微不知道自己是哪種。

              但他覺得自己身邊的大家好像根本就不需要被童年治愈或者治愈童年,他們天天都可以很開心,可以笑得那麽好看那麽自然,就好像根本沒什麽好煩惱的,除了他自己和吳可非。

              蘭斯洛伊吃得差不多了,很期待的問明微:“這座城市還有哪裏好玩的?考完試那天因爲一些意外掃興了,我們今天給補上。”

              “我也不太清楚,是有個遊樂場連著水世界還不錯,但我已經去過了。”明微對他說,這裏還有蘇琉,他覺得應該不能帶著蘇琉吧?萬一要是又發生了什麽怎麽辦?

              “最近我們學校事情可能有點多,要不還是別到處玩了吧?”蘇琉在這,明微只能這麽說。

              “他們忙他們的,我們今天倒是難得閑下來,等有任務安排我們再說。”

              蘭斯洛伊話音剛落,他們幾個的手機齊聲響了起來,蘭斯洛伊一拍額頭,哀嚎:“這就是傳說中的烏鴉嘴嗎?”

              他們都拿起手機看,只有明微不好意思的對蘇琉說:“我們可能要去忙了。”

              “沒事。”蘇琉笑著說。

              他們對視一眼,蘭斯洛伊說:“我們先把蘇琉送回家。”大家點點頭。

              明微其實也沒想到這麽快就又有事情可做,本來以爲今天可以跟蘇琉在外面玩一整天,反正他也沒有手機,大家都聯系不上他,結果他們還親自把手機送到他手上了,也帶來了任務,不得不說還是挺讓人心情複雜的。

              他們離開了凱賓斯基,回到車上,然後是一段沉悶的路程,除了蘭斯洛伊開口問了兩句蘇琉住哪,車上就沒有其他聲音,有蘇琉在他們確實也不好說太多東西。

              到了地方蘇琉對大家告別,下車後還給明微發了條微信,說今天玩得很開心,並且認識了大家,明微覺得要是換一個女生說很開心他還會懷疑,但蘇琉說很開心就是很開心,她是個心思單純的女孩,應該不會覺得被蘭斯洛伊他們打擾了,況且他們原本的計劃也只是水族館,已經完成了。

              明微這才拿出手機看到組織給他們發布的消息內容。

              另一頭。

              “你就這點能耐還想幹什麽?毀滅世界?洗洗睡吧你,我看你也沒幾天好活了,趁早准備一口適合你這烏龜身軀的棺材,洗個澡躺進去得了,我以爲你多牛逼呢,還讓我來幫你,只能靠那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實現目的,關鍵是還被人質給攪局了,人家那麽大個組織,你連一個小男孩都搞不定,難道他們組織沒有更厲害的人?你拿什麽跟他們鬥?”

              洛基暴跳如雷的對著面前只有他一半高的濕婆說了很長一段,看起來他們剛才發生了單方面的激烈爭吵,氣得他來回踱步。

              “我竟然幫了一個廢物這麽多次,沒我你早就死翹翹了你知道嗎?”洛基雙手插進濃密的頭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濕婆則冷靜的看著他,並沒有因爲他的言語生出一絲的怒氣,聽他嘶啞開口:“明微是個意外,我相信他們組織也不了解他的情況,我們的確勢單力薄,但沒關系,他們可以打敗我無數次,而我只要贏一次就夠了。”

              洛基翻白眼,擲地有聲的說:“現在的問題就是我覺得直到你死都贏不了一次。”

              濕婆擡起頭看著他,說:“我在等,我能推算到在我死之前會有一次適合喚醒神的宇宙相位,到那時你我聯手,親手恭迎神的降臨。”

              “你還是沒告訴我你要怎麽贏,而且他們已經有了應付我神谕的方法。”洛基冷冰冰的說,“難道他們不會再來阻止你?你打算怎麽對付他們?”

              “我需要計劃。”濕婆說。

              “我從你身上看不到一絲希望,簡直就是在浪費我的時間。”洛基毫不留情的打擊,也是一件怪事,一向心高氣傲的濕婆教主竟然能夠容忍一個年輕人在他面前放肆,大概是因爲真的缺人手吧?要是洛基都不幫他了,那他真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光憑我一個人可能真的很難,但是再加上你的能力足夠我們伺機而動,你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力量有多強大。”濕婆說。

              “要不是爲了幫你,我也不至于跟他們組織作對,他們也不至于研發專門對付我的東西,現在我的神谕都成雞肋了,再強大又有什麽用?”洛基說。

              濕婆搖搖頭,拿出古祭祀水晶,說:“你不用再對付他們,你或許不知道你制造的幻象可以被它吸收。”

              “什麽意思?”洛基不解。

              “你的幻術結合古祭祀水晶,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我們根本沒必要跟他們正面沖突。”濕婆說。

              洛基想了想,問:“我們爲什麽還要待在這裏?天大地大,我們如果去其他地方他們不就找不到我們了嗎?”

              濕婆苦笑了一聲,他說:“你以爲我不想?首先他們要找到我們並不難,其次我當初就是跟著指引才來到了這邊,在一個小城待了很多年,還獲得了強大的《拉萊耶文本》,證明這邊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接收能量等各方面的條件都是可以執行召喚儀式的。”

              “所以即便我從那邊逃出來,也沒離開太遠,換座城市可能就不好說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