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w6xi9i"><optgroup id="w6xi9i"><address id="w6xi9i"></address><noscript id="w6xi9i"></noscript><option id="w6xi9i"></option><strike id="w6xi9i"></strike></optgroup><ol id="w6xi9i"><q id="w6xi9i"></q></ol><legend id="w6xi9i"><ol id="w6xi9i"></ol><ol id="w6xi9i"></ol><style id="w6xi9i"></style><tr id="w6xi9i"></tr></legend></fieldset><em id="w6xi9i"><q id="w6xi9i"><option id="w6xi9i"></option><dd id="w6xi9i"></dd><font id="w6xi9i"></font></q></em><font id="w6xi9i"><table id="w6xi9i"><form id="w6xi9i"></form><button id="w6xi9i"></button><ul id="w6xi9i"></ul></table></font>
            • <legend id="tnxbpt"></legend><dd id="tnxbpt"></dd><tfoot id="tnxbpt"></tfoot><thead id="tnxbpt"></thead>
            • <ul id="tnxbpt"></ul><fieldset id="tnxbpt"></fieldset>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馬林之詩 > 八十九節:突破(一)

                        米謝爾先生從病床上坐了起來,現在是午間四時五十五分,慈愛之神開辦得醫院正處于接班時間,護士小姐們不會在這個時候來單人病房。

                        他披上風衣,靈活得像是身上並沒有傷口,他推開房門,走廊上空無一人,倒是對面房間門大開著,在房間床上的老頭看著報紙,時不時發出笑聲。

                        似乎是一個傻了的老頭,被自己的孩子送進來,確認是瘋了,說是明天就會往郊外的康護醫院送。

                        說難聽一些,只不過是讓老頭子自己找個安靜地方等死而已。

                        但至少孩子們付出了錢財,比那些連錢都吝啬于付出的家夥已經無數輩。

                        走上地毯之上,無聲無息,米謝爾先生推開走廊安全通道的門,通過牆外的安全通道梯下到一樓,小巷裏安靜無聲,米謝爾先生走過拐角,脫下風衣,交到了自己手裏。

                        “辛苦了。”接過風衣的米謝爾先生點了點頭。

                        交出風衣的米謝爾先生同樣點了點頭,他走到小巷的盡頭,站在河水跟前,雙手按住腦袋兩側,然後用力一扭。

                        失去了控制力的軀殼摔進了河中。

                        接過風衣的米謝爾先生披上它,一瘸一拐得走上了安全通道梯,來到他自己的樓層,推開安全門,將它鎖好,來到自己房間前。

                        “公正教會的巡察員先生,這一次就不需要檢查了吧,這裏住著得都是有錢人與貴族,很顯然與凶手的特征不符合啊。”走廊盡頭,醫院的護士長陪著一隊彪形大漢走了過來。

                        “慈愛的姐妹,凶手如果可以用金錢與權勢來界定,那窮苦人是不是天生就是罪犯。”巡察員一句話將護士長怼的無話可說。

                        米謝爾想了想,用力扭了一下腳,然後一跟頭摔在了走廊上。

                        “啊,米謝爾先生!您怎麽了!”護士長立即跑了過來,跟過來的還有一位大塊頭,米謝爾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好像扭到腳了。”

                        說完,他坐了起來,扯上褲腳,露出腫漲的腳踝。

                        “我的天哪,先生,您可真倒黴。”似乎是公正教會的成員,那個大塊頭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

                        “這沒算什麽,我運氣好,這麽摔倒,竟然沒有傷到自己背上的刀口。”米謝爾繼續著尴尬的笑容:“您是。”

                        “公正教會的成員,來尋找一次刺殺案的罪犯,先生,您身上的刀傷……”“是今天早上受得傷。”

                        對話到了這裏,這個大塊頭點頭:“謝謝你,先生,來,我扶您起來吧。”

                        于是米謝爾在他的幫助下站了起來,然後又在他的幫助下回到床上。

                        “謝謝你,審判罪惡的使者,我是米謝爾,我的家族隨時歡迎你們這樣的朋友。”

                        “不客所,先生,您腳上的傷最好請來爲你治療一下。”說完,大塊頭走出了病房,他回到了自己首領跟前。

                        “怎麽樣。”站在走廊上的高大男子問道。

                        “不像是,背上的刀傷沒有看到,但是從醫院病曆上看,他被刺傷時,瑪格麗特小姐與柯林先生都在場,我扶起他的時候,感覺到他只有階梯八的實力,也不是偏力量系的序列,馬林小先生與凶手交過手,也有很多人親眼看到他們對過一腳,凶手能夠借力,就證明他的力量不會輸給小先生太多,要不然那一腳就足夠踢死他了。”

                        “那應該就不是他了……”看著進房間檢查的隊員們走出來都在搖頭,高大男子歎了一聲:“看起來我們這一支注定是要徒勞無功……也不知道教友們的收獲如何。”

                        ………………

                        馬林有些無事可做,大人們看起來很忙,柯林都在帶傷工作,他負責將傳遞過來的情報彙集,然後分類再交給不同人員。

                        而公正教會的現場調查員正拉著他在做戰鬥複盤。

                        “你說你和他對踢的時候是在這個位置,你這腳印是怎麽一回事?”女調查員完全不相信馬林能怼出這麽深的腳印。

                        于是馬林不得不在腳印的附近再踢了一次,這一次的目標是一個200磅重的木假人,完全沒有收力的一踢將這個假人直接送上了房頂,而且在上去的過程中這根由一整個樹樁刻成的假人就直接支離破碎了。

                        同時也在那個腳印邊上踩下了一個更深的腳印。

                        “你力量到底多少?”男調查員全程觀看假人上天,低下頭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個問題。

                        “我怎麽知道。”馬林搖頭。

                        “你多大?”女調查員很顯然是不想在腳印的問題上糾結下去了。

                        “老費列羅測我的骨齡,說是十一歲了。”馬林說到這兒,看向男調查員:“你們能測力量嗎?”

                        “能啊,你等一下,我讓教會的人給你拿一塊命運石板過來……”說到這兒,男調查員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這兒是不是也叫命運石板。”

                        “不是。”馬林翻白眼:“那東西不是小孩子測的嗎。”

                        “那是測術式親合的吧,對于超凡者,也有測試屬性的石板。”男調查員說到這兒看了馬林一眼:“也對,通常十四歲才會做第一次屬性測試。”

                        于是馬林等了一會兒,期間有不怕死的其它教會的年輕人想要挑戰一下豐收女神教會的大力士,然後被馬林一錘挂畫。

                        “我覺得至少14點力量,他收手了,沒有打死人。”男調查員這麽理解。

                        “至少是15點力量,對方是戰神教會的七年級第一人,身上也著甲了,一錘下去甲都沒變形,只有15點力量以上才能做到吧。”女調查員皺著眉頭:“十一歲,15點力量,這根本就是一個遠古霜巨人吧。”

                        “聽說是混血霜巨人,父系這得多強大才能夠壓制住霜巨人顯性基因啊。”男調查員感覺自己像是見到了一塊金礦:“我有一個女兒跟他差不多大……”

                        然後這兩位調查員就看到馬林張開雙臂,抱住了跑進來的一個小姑娘。

                        “莫威士的小公主,我看你女兒沒機會了。”

                        “當我沒說。”

                        兩位調查員的貧嘴時刻到了這裏告一段落。

                        他們的教友帶回來了一塊石板,于是將石板放到了馬林面前,男調查員先是自己測試了一下石板:“8.7,很好,比去年還多了0.2。”然後他讓出位置,石板上面靈能組成的數字也漸漸消散。

                        “該你了,馬林,注入你的靈能。”女調查員一臉的期待。

                        于是馬林照做,石板上面裂了一條縫,跳了一個20的數字。

                        男女兩位調查員滿臉問號。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