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kbd id="7qt6ki"><kbd id="7qt6ki"></kbd><ins id="7qt6ki"></ins><pre id="7qt6ki"></pre><tt id="7qt6ki"></tt><dt id="7qt6ki"></dt></kbd><span id="7qt6ki"><tr id="7qt6ki"></tr></span><i id="7qt6ki"><em id="7qt6ki"></em><noframes id="7qt6ki">
              <sup id="i1swl6"></sup><pre id="i1swl6"></pre>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馬林之詩 > 一百九十節:中央行省之行(三)

                    很久以前,馬林聽說這麽一句話,人生就像一場旅行,在乎的不是終點,而是沿途的風景。

                    話雖然沒錯,但在這個見鬼的世界,沿途的風景隨時都會變成你的苦難記憶,在火車穿過洛狄斯平原,到達接近中央行省的格門鎮的時候,坐在車裏的馬林看著沿途的難民潮搖了搖頭。

                    北方諸國最近一年並不太平,天災**幾乎全齊了,混沌教派在他們那兒開了一個pr,死者數以十萬計,從難民們的口音來看,都是北方佬。

                    “我一直都覺得卡特堡太過平靜了。”羅根看著看著窗外的人潮有感而發:“我一直都想離開卡特堡,去見識一下大城市,我不想做鄉巴佬”,說到這裏,他笑著歎了一口氣:“我敢肯定,要是我的想法被他們知道了,這些北方大都市裏逃出來的人們一定會爭著搶著與我交換一下彼此的命運。”

                    “父親不讓難民進入中央行省,肯定也是有顧慮著其中也許有可能有混沌的種子。”法耶看著那個帶著一大家子走在鐵路旁的路道上男人:“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麽一路走過來的,這兒離他們的故鄉有千裏之遙。”

                    “爲了生存,人們時常會做出他人不能理解的壯舉。”馬林一邊說,一邊看著眼前的色譜,這些難民身上多少都有被混沌腐蝕過的痕迹。

                    因爲靈能消耗較大,馬林很快就取消了術式,這時有一隊騎警從遠處過來,騎著馬的他們開始維持秩序。

                    在馬林看來,卡特堡也許會有他們的棲身之所,只要他們能夠努力工作第二期加工廠吸收了很多的難民,他們非常珍惜這份能夠養家糊口的工作,這讓馬林對北方佬有所改觀。

                    以前的聊天中,大家都說北方佬,尤其是國外的北方佬,是非常固執與不懂變通的家夥,如今看來,爲了生存下去,人們總是不吝啬于做出改變。

                    馬林受到的教育讓他明白,人們總是需要用勞動來獲得生存必需的資料,馬林不會像他所討厭的人那樣,將工人視作數字,將工作視作利潤,但不勞動者,必定不得食,懶鬼無論在哪兒,都必死無疑。

                    “蝗災,雪災,混沌入侵,整個北境很顯然會變得非常難熬,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的工廠又獲得了大量的訂單,北方國度的軍隊需要可以長時間儲藏的食物,我們需要加價嗎。”莉莉姆扭頭看著馬林。

                    “結個善緣吧,我不是那種爲了一點骨髓,就能親手敲碎骨頭的餓鬼。”馬林對此並不贊同:“不過我相信我的導師會做出正確的選擇,讓他和柯林來處理吧,我相信他不會把整個集團帶入地獄的。”

                    這次馬林是打定主意去中央行省玩的,所以工作的事情還是少談爲好。

                    火車在加夠了水與煤,並向餐車與馬林這邊提供了一些面包與新鮮肉食之後,火車繼續前進。

                    馬林在走的時候給了趕到車站的豐收女神教會的當地主教一筆一萬的支票,讓他負責招募一些願意去卡特堡做工的難民,在這個一塊錢就能夠賣掉孩子的群體裏,去南方獲得一份月薪十塊的體力工作,應該和做夢是差不多的存在。

                    那位主教先生對于馬林的慷慨表示了敬意,而馬林與他握手,然後道別。

                    在出來的路上,馬林看到了幾個孩子,他們坐在路邊,前面放著一個小牌子,上面明碼標價著彼此的價值。

                    馬林停下了腳步,看著他們,最終走開。

                    他可以救下這幾個孩子,但是這一路上有幾百個這樣的小東西,他就是把整輛列車都塞上,也不夠空間來放下他們。

                    而且這個小鎮不止他們這幾百個孩子,還有更多嗷嗷待哺的小嘴,馬林能做的,只有叫住那位主教,然後又遞了一張兩萬的支票。

                    拜托他照顧好這些孩子之後,馬林終于走上了已經開始啓動的列車。

                    “我覺得我們應該把這筆錢記到市政廳的賬上。”法耶看著走上列車車廂的馬林笑道。

                    “這事由你看著辦。”馬林點了點頭,然後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有時候我真的很疑惑,你的善心肉眼可見,但是你似乎還不滿意自己的所作所爲,馬林,你是凡人,不是那些傳奇境界的大善人。”潔茜卡一邊看著手裏的小說一邊擡起腳,輕輕踢了踢馬林的鞋尖:“你在想什麽呢,馬林。”

                    “我只是看著那些孩子,感覺到他們很可憐。”馬林對此並不避諱,他知道潔茜卡不是在說他的善舉不對,這個狼人姑娘只是本能的覺得,這一切還輪不到她的馬林來管而已:“我感覺無論我再怎麽努力,都沒辦法讓這個世界上的所有孩子餓不著。”

                    “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在很多地方,孩子們都甚至不被當成一個人,而在東部行省,他們甚至允許十兩歲的孩子做成年人的工作,只給一半的工錢,然後美其名曰這是將他們當成人了。”法耶說到這兒歎了一口氣:“馬林,有時候我真的非常懷疑,你的這些想法是從哪兒來的。”

                    馬林沒有回答這正是他迫不及待地走出來,想到真正見識這個世界的原因,因爲卡特堡雖然很多方面做得不夠好,但是在難民的嘴裏,這裏和天堂唯一的差別,大概就只有永生而已。

                    這讓馬林想要親眼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與地獄相比差到底在哪裏。

                    “馬林。”法耶坐到了他的身邊。

                    “從我的夢裏來的。”馬林看這姑娘兒臉上的求知欲,最終也只能編了一個。

                    “你撒謊。”法耶一口咬定了馬林,皺起眉頭,然後又搖了搖腦袋:“我的內心告訴我,你沒有騙我。”

                    “當然了,我沒騙你,這是我現編的故事。”馬林笑著伸手捏了捏法耶的臉,然後被這姑娘兒咬了一口。

                    馬林沒有生氣,只是被這姑娘咬完了,然後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我知道,你說你被蓋亞特撿到的時候都餓壞了。”法耶看著馬林這麽說道。

                    “是啊,餓壞了,腦袋大的黑面包,我一口氣吃了兩個,只有四分飽。”馬林提到了自己的往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直到今天,馬林都將那天當成自己最懷念的一天,在那一天,他有了一個名義上的父親,也有了一個超越了血緣的妹妹,一直以來,馬林都沒有家,小時候的孤兒院被拆掉了,與自己青梅竹馬的她死了,曾經一起在院中生活的大家四散分離。

                    家對于馬林來說,很長時間以來,都只不過是自己住的那個六十平米。

                    直到那一天,家才變得完整,所以當他明白他的力量遠超過去之後,就迫切地想要證明自己的確能夠給那些與他處境差不多的孩子們獲得更好生活。

                    至少也能吃飽。

                    “我們都會支持你。”法耶看著馬林:“我出生在莫威士家,在別人看來,這應該會是非常幸福的生活才對,但是誰會想到,我只不過是那些所謂貴族眼中的貨物直到現在,我討厭那個在中央行省的家,我的童年在帕羅爾城,長大一些後我就來到了卡特堡,諸神垂憐,讓我的夢想得償所願,讓我見到了你。所以,你想幫助那些可憐的孩子,我也會幫助你。”

                    “你們不是一直都在幫助我嗎。”馬林笑著說道。

                    “我們只是覺得不提醒一下你,你會忘記了。”法耶說完,哼了一聲,同時這姑娘突然樹起了耳朵:“什麽聲音?”

                    “什麽聲音?”馬林豎起耳朵,只能聽到車輪滾滾。

                    莉莉姆側耳傾聽了一會兒,搖了搖腦袋:“什麽都聽不到,我只聽到車輪的聲音。”

                    “我什麽都沒聽到。”潔茜卡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後繼續看她手裏的書本。

                    馬林打量了她一眼:“潔茜卡。”

                    “什麽?你在懷疑那個聲音是我發出來的?怎麽可能啊!我什麽都沒有聽到!”狼姑娘瞪圓了眼睛。

                    馬林指了指她手裏的本子:“我的意思是想說,你把書拿倒了。”

                    狼姑娘手忙腳亂的把書翻轉了一次。

                    馬林站到了狼姑娘的身邊,將她從座位上抱了起來。

                    法耶掀開了坐墊板子,看到了在下方夾層裏正狼吞虎咽著的三個小崽兒。

                    氣氛空前凝固,莉莉姆打量著潔茜卡,仿佛看到了一個人販子。

                    克洛絲心算了一下:“如果按照地下公會的價格來計算,這樣三個小崽子,大概還賣不出好價錢。”

                    “咦,爲什麽這樣說。”莉莉姆表示了一定的好奇心。

                    “太瘦了,如果我是老板,我是不可能花一半的錢來讓他們幹大人才能夠幹的活,因爲他們很快就會死去,而我會血本無歸。”克洛絲一邊說,一邊注意到其中一個小家夥突然打起嗝:“他噎著了。”

                    馬林將狼姑娘丟到一邊,提著那個小東西就開始拍背,然後幫他灌了幾口水。

                    “你剛剛還在說馬林太仁慈了。”法耶看著潔茜卡表情凝重:“你怎麽能如此的心口不一,這三個孩子是從哪兒來的!他們的母親是不是在找他們!”

                    “是,是我買下來的啦!”狼姑娘抓了一下腦袋,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了購買證明:“你看,這是那邊出具的證明,我只是覺得他們太可憐了,本來是想給他們一些吃了,等回了卡特堡就送他們去孤兒院。”

                    “我們是去中央行省,不是回卡特堡。”法耶說到這兒看向馬林:“這事你來做主,馬林先生,一定要給這只口是心非的大尾巴狼一點教訓。”

                    “那就讓她來照顧這三個孩子好了。”馬林給了這麽一個處罰措施。

                    “您不趕我們走嗎?”一個已經吃夠的孩子擡起頭問馬林。

                    “是的,雖然我很想讓你們回去找你們的父母,但是現在火車已經離開了鎮子,而你們也是你們的潔茜卡姐姐的所有物,所以我們決定不趕走你,但是會讓你們的潔茜卡姐姐來照顧你們,直到你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爲止。”馬林看著這三個孩子說道。

                    說完,馬林扭頭看向潔茜卡:“你認爲我這麽做公平嗎。”

                    “謝謝。”狼姑娘一臉感激地說道。

                    “先別感謝我,記住,如果你餓著他們了,我就把你趕出家門,知道了嗎。”馬林說完,至于這三個孩子的未來,馬林也會看著潔茜卡,無論她怎麽行動,馬林都會給予這三個孩子以足夠的照顧。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