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5xrz7t"></font>
        <bdo id="ysg2fa"><span id="ysg2fa"></span><address id="ysg2fa"></address><address id="ysg2fa"></address><tr id="ysg2fa"></tr></bdo><i id="ysg2fa"><address id="ysg2fa"></address><del id="ysg2fa"></del></i><th id="ysg2fa"><legend id="ysg2fa"></legend></th><font id="ysg2fa"><bdo id="ysg2fa"></bdo><tfoot id="ysg2fa"></tfoot></font><acronym id="ysg2fa"><code id="ysg2fa"></code><pre id="ysg2fa"></pre><button id="ysg2fa"></button></acronym>
        <noframes id="ysg2fa">
              • <tt id="zbncrn"></tt><i id="zbncrn"></i>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馬林之詩 > 二百零一節:寂靜嶺的時光(二)

                      “貓人也可以用石板嗎?”莉莉姆問道。

                      “潔茜卡都可以,瑪雅也沒問題吧。”法耶這麽說道。

                      既然如此,馬林也支持自己的小豹子姑娘去試一試,反正測試不花錢。

                      于是瑪雅小心翼翼地站到新換上的塑能石板面前,小心翼翼地按下手。

                      “七分。”法耶第一個說道。

                      “七分,很正常,瑪雅打開了靈能池,成爲薩雅學徒,她的塑能親和要是沒有七分才奇怪吧。”克洛絲這麽說道。

                      馬林點了點頭,看向走到身邊的瑪蒂爾達:“七分,其實我以爲會是八分的。”

                      畢竟看過自己妹妹的閃電箭連射,馬林都以爲這姑娘的八的塑能親和。

                      瑪雅在自己哥哥的鼓勵下換了一塊石板。

                      “有幽光啊。”法耶皺了皺眉頭,她看向身邊的克洛絲:“我給五分半,你怎麽看。”

                      “我給六分,我覺得這個分數差不多。”克洛絲看著法耶回答道:“薩滿在詛咒系術式上也有至少六環,以瑪雅的天分,正好足夠她使用所有的術式。”

                      “我也給六分。”馬林感覺自己的判斷與克洛絲差不多,至于法耶……這姑娘詛咒親和不過一,她能判斷爲五分半已經是學霸級的表現了。

                      瑪蒂爾達將分數寫到了紙上,然後看著瑪雅走向第三塊石板:“薩滿的輔助術式至少需要多少分。”

                      “我不清楚,克洛絲,你知道嗎。”馬林問道。

                      “七分,薩滿有七環的輔助術式,個別薩滿可以獲得八環甚至九環的傳奇術式,最高需要九分吧。”

                      這時,瑪雅手放到了第三塊石板上,馬林看著眼前的花海感歎了一聲:“九分。”

                      “九分半。”放下舉著的觀測鏡,克洛絲看向莉莉姆笑了起來:“你有對手了,莉莉姆。”

                      “我從來不知道瑪雅在通過開化靈能之後會變得這麽強。”莉莉姆小手一攤:“法耶,你的分數呢。”

                      “九分半,我有一種感覺,瑪雅的所有術式都會正好到達最高點……這也太離譜了吧,不是說對沖的嗎。”法耶皺著眉頭說道。

                      “是啊,但那是人類對沖啊。”克洛絲扭頭看向法耶:“我們獸人的原生職業是沒有這回事的,人類其實法師只要選擇通才進階也不會有問題,至于你……你不是精靈嗎。”

                      “啊,對啊,我是精靈。”法耶一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我都忘了我是精靈顯性混血了。”

                      “馬林是人類顯性,所以柯林先生他們才會那麽大驚小怪,其實他也不是人類。”克洛絲說完,轉身看向馬林:“馬林先生,你認爲多少分。”

                      “九分半吧。”馬林感歎道:“我從來都不知道我的妹妹在術式方面比我強呢。”

                      “那是因爲大林地有開化靈能的儀式,如果沒有儀式,獸人的術式親和是很低的。”法耶這麽說道,同時看向已經將手按在第四塊石板上的瑪雅:“這次低了一些,只有五分。”

                      “我也是五分,不過薩滿的保護術式很少,最多也只有四環吧。”克洛絲這麽補充道。

                      “……瑪蒂爾達,記錄,五分。”馬林微笑著對著自己的妹妹:“來,繼續。”

                      “哥哥。”在按上第五塊石板之前,瑪雅有些不安地看著馬林:“我……是不是很厲害。”

                      “是啊,瑪雅非常厲害,以後一定會成爲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薩滿的。”馬林微笑著點了點頭。

                      “可我不想變強,如果讓那個叫米娜的神主知道的話,說不定她又會想要帶走我的,我不想走。”這只小豹子說到這裏,將手收回到了身後。

                      法耶與克洛絲放下了舉著的觀測鏡,她們在等馬林的回答,而馬林最終也放了下來:“好,那我們就不做了,瑪蒂爾達,把這頁和下面的兩頁都撕了,分數按五分,四分、六分、三分、二分和四分的分值來打。”

                      “沒問題。”瑪蒂爾達撕掉了手裏的紙,然後開始造假。

                      “我就知道,你從來不會讓我們姐妹失望,好了,現在的問題是,馬林,爲什麽你會第二杯這個藥劑。”法耶走到瑪雅身邊,爲這只小豹子理了理毛發,然後好奇地問道。

                      “嗯……因爲聞起來有點非常香的味道,喝起來也非常甜。”瑪雅這麽說道。

                      “嗯?潔茜卡,你不會加過糖吧?”馬林走到了小桶邊上倒了一杯。

                      “怎麽可能,這藥劑還是那位教友給我配得呢,你不是看著他配的嗎。”潔茜卡有些不甘心地說道。

                      “那我來一口。”馬林說完一仰脖一口而盡。

                      嗯,還是那熟悉的味道,馬林感覺自己的臉都已經皺成一團,記憶中老院長熬的那碗中藥差不多也就這味道吧。

                      此時此刻,馬林恍惚間似乎看到一位慈祥地老太太站在一起笑看著他,並說一句——馬林啊,該喝藥了。

                      哎,搖了搖腦袋,馬林放下杯子看著自己的妹妹:“我宣布,應該是瑪雅的味覺在某一方面突變了。”

                      “那現在我們怎麽辦,小家夥們的事情解決了,血脈追溯至少要過兩天,有什麽可以安排一下的嗎?”

                      在莉莉姆和瑪雅還有潔茜卡收起石板的時候,克洛絲有些無聊地看著馬林。

                      馬林思考了一下:“我有一個節目,我們去闖空門吧。”

                      姑娘們統一而又無聲地給馬林一記白眼。

                      這時街道遠方傳來了機車的轟鳴聲,馬林和姑娘們扭頭,看到遠方的街道上,一輛古董車正在飛快的速度疾馳著,它在進入這個小廣場時打死了方向然後開始了完美而壯烈的漂移,空氣中滿是橡膠的味道,馬林看著那輛車最終停在了廣場邊緣靠近街道的位置,完美的停放。

                      愛梅特塞爾克導師從打開了車門裏走了出來,他從衣領口袋裏掏出一副墨鏡戴上,然後轉身他的乘客們。

                      年輕而穿著整齊的男性看起來有些不大好,但他還是很堅強地自己打開了車門然後走了出來,只不過他虛浮地腳步出賣了他。

                      而另一側的半大小子最終是爬出來的,他扶著牆站了起來,然後看向自己的同伴與愛梅特塞爾克越走越遠,最終一低頭,開始清理存貨。

                      “我一直以爲馬林是天底下唯一能夠坐上愛梅特塞爾克導師的車繞城一圈還能自己下來的男人。”莉莉姆看著這一幕有感而發。

                      “並不一樣,馬林先生腳步穩健,而我看他都快飄起來了。”克洛絲對于那個年輕人有些不屑地說道:“不過至少比那個半大小子強,對了,他們是誰啊。”

                      “愛梅特塞爾克導師走之前說是去接來自中央行省的調查官。”馬林一邊解釋,一邊注意到法耶似乎有些不大開心:“怎麽了。”

                      “我認識那個家夥。”法耶主客觀說道。

                      “那個有些飄的?”克洛絲扭頭問道。

                      “不,是那個在吐的,算是我表哥。”法耶說到這裏搖了搖頭:“是一個非常自爲是的家夥。”

                      “有多自以爲是。”馬林出于好奇問道。

                      “他覺得他是中央行省第一帥哥。”法耶一邊說,一邊舉起錄景魔晶。

                      馬林思考了一下,也掏出了他的錄景魔晶。

                      所謂共襄盛舉,說的就是這般道理。

                      ………………

                      馬林和那位法耶表哥的交流是在一個小時之後,這個半大小子終于解決了他在去庫存問題時遇到的麻煩,因爲去洗了一個澡,所以穿著澡袍,帶著一臉虛脫的表情坐到了馬林身邊,扭頭打量了馬林一眼:“你就是馬林?”

                      “怎麽是一個人都認識我。”馬林放下自己手裏的福爾摩斯探案集大結局篇看向這個半大小子。

                      “我家老頭叫人把你的樣子用錄景魔晶拍下來給我看過了,還告訴我,要是見到你,無論你看起來多麽的天怒人怨,千萬別丟手套。”這個半大小子說到這裏扭頭看了一眼正擺著從不知道哪一戶院子裏拿來的燒烤爐子,正在開心燒烤的姑娘們:“我那個表妹看起來比以前開心多了。”

                      “你們真的不像。”馬林看了他一眼。

                      “廢話,我是人類顯性的外表,她是精靈顯性,我們能長一樣,你知道這代表要死多少人嗎。”這個半大小子說了一個黑色幽默裏才有的冷笑話,然後和馬林一樣,靠到了這軟軟的搖椅上:“椅子不錯,你們教會的。”

                      “並不是,是從附近人家裏拿的。”馬林一邊回答,一邊注意到莉莉姆一手一把拿著烤肉與烤胡蘿蔔回來了。

                      “你們神職者就這樣嗎!”半大小子看起來有些不開心了。

                      “那能怎麽辦,我們去封門的時候,拿回一點東西,但也已經放下錢了,我們總不能餓死吧。”馬林白了他一眼。

                      “不是有商店嗎!”半大小子完全沒搞明白,還在和馬林爭。

                      “這些烤架就是從商店店長的家裏搬的,他本人與全家在這次**裏全部罹難了,我們封存了他的商店,倉庫還有兩處住宅。”馬林說完,交了一口莉莉姆遞過來的肉串,然後接過她遞過來的肉串們:“你在中央行省以前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吧。”

                      馬林倒是完全沒有心情批判他,這個年輕人一看就是中央行省出來的貴族小子,只怕從來都沒見過精怪吃人的慘事,整個寂靜嶺損失了接近六én口,整個街區都沒有活人這才是常態,馬林和姑娘們現在每天早上六點就出門去附近街區接班,與教友們一起將那些整家都罹難的住宅進行封門處理。

                      這些地産會被他們家族的其他分支接手——至于是誰來接手,這事會移交給世俗部門來負責。

                      從中古時代開始,這就是一個非常神聖的工作,有著真神的教會是唯一適合做這份工作的——你說有東西少了?那沒事,教會成員對神立誓,教會成員沒拿,封門法陣沒有壞,那就不存在少了一些什麽,根本不需要偵測謊言(中古時代也沒有公正之神,更沒有偵測謊言)

                      不要認爲這個立誓無關緊要,有真神的教會,對真神撒謊和找死沒有差別。

                      像馬林這樣留下錢拿走食物和食物制作器具的行爲,也是在允許的情況下,不允許的是各種不動産與各種金銀財物。

                      “呃……都死了?”果然,這個半大小子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一點,他看了看聖堂的方向,他的那位朋友已經進去有一會兒了。

                      “整個警察局都死得只剩下兩位街區巡警。”坐到馬林腿上的莉莉姆這麽說道。

                      “整個警察局!”這個半大小子勃然色變,他看著莉莉姆站了起來:“沒有別的幸存者嗎?!”

                      “應該沒有吧,我們之前作爲幸存者的身份收集,也告訴他們通知警察職業者快一點複工,但到今天早上爲止只來了兩位街區巡警,他們正在整理街區情報。”馬林說到這裏,注意到這個小子的臉色都變了,他示意莉莉姆站了起來,然後自己也起身:“怎麽了。”

                      “一周前,一件危險度極高的奇物剛剛被帶到寂靜嶺,就放在警察局中,因爲是我們王室特殊調查室特別調查科第四行動科的一支行動部隊在看管著,不行,我必須發出警告,我的朋友進去了,你能帶我去見他嗎。”

                      “沒問題,不過我能問一句,你說的危險度極高的奇物有多危險。”馬林立即示意這位跟上,同時也不在意跟上來的莉莉姆。

                      穿過大門,這個半大小子說出了一個對于馬林來說有如噩耗的答案:“強度1的有害奇物。”

                      之前馬林有惡補過奇物類的知識,知道奇物這種東西分兩種,一種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制作出來的奇物,這種東西是安全的,比如說馬林的世界樹嫩枝與血吼,世界樹嫩枝是強度1,它的確非常強大,但因爲只是針對亡靈而沒能進入強度0的境界,但是大家都說,哪怕是弱小神力的亡靈,世界樹的嫩枝都能夠對其造成全額的傷害,使用它作爲施法工具的術式甚至都能無視對方的免疫與抗性。

                      如果目標是亡靈,這就是當之無愧的強度0.

                      而血吼是強度2,它非常鋒利,對混沌特效,對于大魔級的存在都能夠造成真實傷害,放在別的領域,它也就只是一把非常鋒利還不會壞的斧子而已。

                      當然,在馬林的世界樹嫩枝的幫助下,教會裏的大家都已經認爲有著嫩枝做斧柄的血吼已經可以被認爲是強度1的存在了。

                      但這個世界裏也有一些有問題的奇物,比如說被混沌所汙染的傳奇,或是有了自我意識,在畸變的領域越陷越深的奇物,其實米拉就是這樣一種奇物,她有了自我意識,卻只是一件甲胄,如果不是那個小姑娘瓦斯普,她就徹底墮落了。

                      哪怕是如此危險的東西,主教們最後也只是給了一個強度2的定位。

                      這小子嘴裏說的強度1,這得恐怖成何等模樣。

                      “等一下,那東西會不會自己動。”馬林突然想到了一點:“它會被放在哪兒。”

                      “它不會動,只是一卷挂畫,唯一的問題是必須有人時刻看著它……如果你說的人都死了,那就不知道這幾天裏到底會出什麽事了。”這個半大小子這麽說道。

                      “它叫什麽?”莉莉姆這個時候問了一句:“我聽說過有害奇物都有一個稱謂,好讓人們能夠更直觀的感受到它的力量。”

                      “強度1,有害奇物,稱謂魔毯,它是一張活著的毯子,每過一周,就會自由編織一幅在它周圍十公裏內出現過的生命的一段回憶做爲畫面,如果沒有人一直關注著他,畫面中的人物與動物有會從畫面裏走出來。”跟隨在馬林身後,這個半大小子語速飛快。

                      而莉莉姆的聲音裏都開始顫抖了:“那如果這段回憶裏有神明或是邪神,怎麽辦。”

                      “它畢竟只是一個強度1的有害奇物,越偉大的,強度就越低,甚至它都無法將其投影出來,而越平凡的,強度反而越高。”

                      聽他說到這裏,馬林伸手推開了眼前的大門,看著坐在裏面的各位主教與那位客人:“我們有麻煩了,各位主教閣下。”

                      “我們也有麻煩,孩子,但是你可以先說。”老矮人苦笑著問道。

                      “王室特殊調查室特別調查科第四行動科的一支行動部隊,在一周之前帶了一件強度1的有害奇物進入寂靜嶺,稱謂魔毯,放在警察局由專人看管,已經一周了。”馬林看著眼前的各位主教說道。

                      “澤姆!我們必須立即發起回收流程!”這個半大小子看著他的上官喊道。

                      “但我們這裏也一個麻煩,四天前,戰神教會剛剛回收了一件有害奇物,戰神教會的聖堂遠離神殿區,今天戰神教會過去看的時候,發現整個聖堂已經被汙染,我們必須在10個小時內結束這一切,要不然我們就得再打上一仗了。”坐在那兒的戰神教會的主教先生看起來非常難過:“我會在之後辭去主教職務,現在我們幫不了你,孩子。”

                      “嘉希我們沒辦法,必須先處理這邊。”

                      “那我來處理好了。”馬林主動站了出來。

                      “你……如果是馬林你的話,我倒是覺得沒問題,但是你知道那東西在哪兒嗎。”豐收女神教會的那位誇賽爾主教皺著眉頭問道。

                      “把警察局翻一個底朝天,不就知道了嗎。”馬林說完扭頭看向這個半大小子:“現在,重新認識一下,我是豐收女神教會四年級學徒馬林·蓋亞特,卡特堡突發**處理部門,豐收女神教會下屬成員,公正之賜保有者,五環法師,偵探序列階梯九作者。”

                      一口氣說完,馬林遞出了手。

                      半大小子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對著馬林伸出了手:“嘉希·謝林漢姆,王室特殊調查室特別調查科第四行動科成員,三環法師,獵人序列階梯七追迹者。”

                      “每個人,都有屬于他需要面對的煉獄,嘉希,我們走。”說完,馬林轉身看向各位:“抱歉,我們先行一步。”

                      說完,馬林帶著嘉希退出會議廳。

                      在走向大門的時候,馬林看了一眼嘉希:“你覺得你的同事們會把這東西放在哪兒。”

                      “地下室,因爲天台有太多可以跳下去的地方了,而地下室通常只有一個出口。”

                      既然知道了答案,馬林走過被衛士打開的大門,看著在收拾東西的姑娘們皺了皺眉頭:“怎麽不繼續了。”

                      “原因是你需要幫忙了啊,親愛的。”潔茜卡一邊這麽說,一邊從一旁的馬車上拖下兩個武裝箱。

                      “我現在算是知道爲什麽我的父親用那麽語重心長的口氣跟我說了那麽多話了。”馬林身邊的嘉希一臉無奈地說道。

                      “你父親是爲你好。”馬林一邊說,一邊從走過來的潔茜卡拖著的武裝箱側邊拔出了那把工程學戰錘。

                      ……好像輕了很多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