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馬林之詩 > 二百零二節:寂靜嶺的時光(三)

              寂靜嶺的警察局位于整座城市的中心點,這裏是一個小丘,有著高度差,與它毗鄰的還有消防局,最重要的是這裏離古墓發掘點只有20米——隔著一個堤道般的長度。

              這讓馬林很是頭痛——按照王室特殊調查室特別調查科第四行動科嘉希·謝林漢姆所說,有害奇物應該就在地下室,如果馬林沒有猜錯,他在古墓底下的時候,也許與那幅挂畫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離。

              幸好它只是一幅挂畫,如果是別的主動模式的有害奇物,比如說某個會自己動的铠甲,呃,說一不是米拉,而是強度1的德魯根家族的傳世全身甲。

              這個全身甲自帶一把大劍,是非常危險的主動模式有害奇物。

              在這裏先解釋一下,主動模式代表著這個有害奇物能夠自行移動,會主動選擇受害者,比如說傳世全身甲,自一千年前這具全身甲成爲有害奇物開始到被王室特殊調查室特別調查科的行動部隊收容爲止,它已經制造了數以千計的愛害者。

              而魔毯是被動模式,它只是被人挂在哪兒,如果在它的吸收範圍之內沒有人,它才會開始‘移動’,這種移動通常是與附近的某幅畫做一次交換。

              所以這也是這幅畫爲什麽一直都被放在人煙密集的場所——有人看著它就不會發生事故,而如果沒有人看著它,或是它在它的領域內不能找到獵物,那麽當它移動完畢並吞噬了某人的記憶之後,真正的災難就此上演,誰都不知道這幅畫吃下了誰的記憶,也不知道那畫上會出現何等瑰麗的景致。

              雖然聽起來這張魔毯的行爲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它在制造災難方面,可是完全不輸于前者。

              馬林現在就很擔心,擔心它讀到了他的記憶。

              因爲馬林的記憶裏沒有超凡,沒有靈能,每一個凡人都只不過是在塵世中掙紮的可憐人,而魔毯的特性就是當出現在畫上的人物越弱小時,它對于它們的強化就越大。

              馬林可真的不想見到自己那位坐在輪椅上的老院長出現在自己面前微笑著起身推開輪椅,或是從上面抽出一點什麽,然後做一個永真才有的起手勢,說上一句:“馬林,我的孩子,是時候細數你的罪惡了。”

              那就真的要完蛋了。

              從導師那兒拿到車鑰匙,馬林准備開著車過去,嘉希看到馬林跳上車的時候臉色都變了,直到姑娘們都坐上後座,他在馬林保證不過60碼的保證下上了車。

              天真,從這兒到警察局就是一條直道,就現在這座城市的人口密度,馬林要是能撞到人才是活見鬼。

              一口氣將油門踩到底,這輛據說是老爺車的車輛在馬林的控制下一路絕塵而去。

              只用了五分鍾,警察局就近在眼前,馬林打了個漂移,這輛老爺車打橫漂移著繞過廣場中央的花壇,最終在警察局門口停下。

              潔茜卡第一時間往後跳出後座,她拉開後座箱,武裝箱拖了出來。

              克洛絲開始翻閱手裏的卷軸,開始挑選接下來的術式序列。

              莉莉姆來到潔茜卡身邊,接過一把霰彈槍,熟悉地檢查了一下槍膛,確認之後開始裝彈。

              瑪雅從車後箱裏掏出一把小釘錘,這是馬林幫她做的,使用的是世界樹嫩枝做出來的樹上的一條修枝,那些德魯伊對于這條修枝是給瑪雅做釘錘是雙手贊同的——反正就是一條修枝,馬林只要還活著,他們就根本不會在意這點小事情,這位公正之神的寵兒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會走路的橡果。

              法耶從挎包裏拿出地圖,將它放到了車前蓋上,然後看了一眼從前座上滑下來的表哥:“嘉希,你真丟人知道嗎。”

              “你男朋友騙我!”因爲沒有存貨,無貨可清的嘉希扒著車門站了起來:“我就不應該信你們!該死我好難受。”

              “我從來不知道你暈車。”法耶哼了一聲,然後示意馬林過來。

              接過潔茜卡爲他准備的兩把鋸斷槍管與槍托的單手持12號霰彈槍,馬林一邊將它們塞到腰間的槍套裏,一邊走了過來。

              “警察局有兩個地下室,一個地下室在進入大門之後的左手,你可以第一時間看到往下走的台梯,根據幸存的巡警先生說,這個台階通往證物室,通常是放置那些收繳回來的證物。”法耶指著入口說道。

              “另一個地下室是什麽情況。”

              “放置那些危險品的,比如說某件有害奇物。”法耶說到這裏看向馬林:“我還是建議兩個地下室都需要檢查一下,我們不能保證王室調查室的各位不安道理出牌。”

              “雖然我很反駁什麽,但是我的表妹沒有說錯,不要和彼此的性命作對,這是真的。”嘉希這一次回複的快了一些,他掙紮著來到車前蓋:“讓我休息五分鍾。”

              “我們會把你的東西准備好的,你需要什麽。”

              “我自己帶了家夥。”這位一邊說,一邊挪向車後,而潔茜卡已經拿出了他的箱子。

              于是嘉希打開了箱子,從裏面拿出了一支半金屬制的短管步槍……然後插上了彈匣。

              “一把短管半自動步槍,你從哪兒來的。”

              “特別行動科下屬機構剛剛試制成功的原型槍,給我們這些跑外勤的家夥拿出來試一試,那些將軍們總是說,讓士兵們使用這東西就像是讓他們在浪費子彈。”說到這裏,這個年輕人笑了笑:“那些年紀比我爺爺還大的老東西們懂個屁。”

              “用單位時間裏的火力來壓制對方,這就是你手裏的東西的正確使用辦法。”馬林一邊說,一邊接過潔茜卡丟出來的霰彈槍。

              “對,我在十秒內能夠把這十發子彈全打到五十米外的靶子上。”嘉希說完,看向馬林:“你是不是從矮人那兒看到過同樣的東西。”

              “沒有,但是我覺得這東西就是接下來的火槍發展方向。”馬林一本正經地看著嘉希——地球的槍械發展曆史已經清楚地告訴馬林,栓動步槍除了在一些需要高精度的場合還能發光發熱之外,終將會被半自動與全自動所代替。

              “我也這麽覺得,不過這東西的子彈挺難搞的。”嘉希提到這個問題,看起來很是遺憾。

              于是馬林打量了一眼他手裏家夥的口徑:“7毫米?”

              “沒錯,7毫米,他們的參照槍的口徑更小,我們也可以造出6毫米彈,但是我們沒辦法保證它的殺傷,只能放大到7毫米,但是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沒辦法保證在遠距離上的殺傷,在四百米的位置上,這種口徑甚至無法打穿精怪厚皮,就連我們,也只能只希望于這槍的護盾穿透彈可以讓我們能夠欺負一下可憐的法師們。”

              “後勤部門壓力大嗎?”馬林問道。

              眼前的年輕人笑了笑:“他們都快瘋了。”

              那就對了。

              馬林感歎一聲,就現在這小子手裏的半自動,他腰間的轉輪槍,還有背上背著的雙管霰彈槍,這一個人就三種彈藥了,馬林還沒有算它們的穿甲彈與獨頭彈呢,馬林可以肯定,這小子去領彈藥的時候,那位倉庫管理員只怕已經開始扭曲了。

              “走了,我打頭。”馬林帶著人來到大門前,一把撕掉了上面的封印:“嘉希,我第一個進場,檢查地下室入口,你掩護我右側。”

              “沒問題。”

              “潔茜卡,你舉盾幫我們看一眼天花板。”

              “好的。”潔茜卡已經換上了重型護甲,並戴上了全覆式頭盔,以內部的獨立觀測幻景術式來確認視野。

              “瑪雅,你跟著潔茜卡,如果天花板上確認目標,把它們打下來。”馬林看向自己身後的妹妹。

              瑪雅點了點頭,有閃電在她的指尖躍動,很顯然已經躍躍欲試了。

              “法耶,你跟著瑪雅,幫她處理有可能漏網的敵人,之後你跟我進入地下室。”

              法耶點了點頭,已經換上了戰鬥服的她拉起了兜帽,世界樹面罩放了下來。

              “莉莉姆,你幫我們看住退路,別忘了保持你身上的機械心智術式。”

              莉莉姆用力點了點頭,然後給馬林和法耶也拍了一個。

              交代完畢,馬林將霰彈槍放到一旁,使用垂挂式槍帶的霰彈槍挂在馬林的腰旁,將菲奧與血吼組合起來。

              然後放出另一條世界樹嫩枝洛林,讓它卷起錘柄。

              標准流程,橫掃的錘子將大門變成了曆史,馬林舉著霰彈槍沖過木屑與塵埃沖進大廳,隨手丟出去的紫光照明彈已經開始工作,將有些灰暗的大廳照亮的同時,馬林已經注意到了自己左手邊不遠處門口附近的怪物。

              它有著漆黑的外表,纖細的四肢,修長的身體,長條型的腦袋,令人心生恐懼的口器正在打開。

              這一刻,時間變得異常緩慢,馬林將手裏霰彈槍的扳機一扣到底,四發獨頭彈一起射出,將那個可怖的怪物打翻在地。

              “確認敵人!”馬林認出了它——異形。

              是單體還是有母體?

              這麽想的同時,馬林一邊前出一邊開始裝彈,丟開錘子的洛林從馬林腰間拔出了兩把雙筒霰彈槍,幾十條腿的主人就那麽舉著兩把霰彈槍沖向了那個還在掙紮的怪物,而菲奧比它更快,只見菲奧高高躍起,一個跳劈將那個怪物的腦袋從它的脖子上卸了下來。

              “右側接敵!”跟過來嘉希大聲喊道,他那半自動步槍開始連續響起。

              洛林轉身,向著馬林無法看到的視線死角射擊。

              “天花板上沒有……二樓有怪物!它們跳下來了!”潔茜卡發出警告聲:“你們讓開!瑪雅要開始工作了!”

              馬林原本開始轉身的動作停了下來,他退向左側,裝彈完畢的同時開始確認左側是否還有異形的埋伏,同時看了一眼大廳的遠處——瑪雅的閃電箭開始工作,不停歇的閃電箭先是將一個跳下來的異形變成了一具焦屍,然後她開始轉向,閃電箭們將警官先生們的桌前變成了過去時,最終也將那具開始側向閃避危險的異形擋腰打斷。

              “目標清除!這東西吃了我一個彈夾的子彈!要不是你的世界樹嫩枝的獨頭彈,它就要跟我打肉搏了!”

              “法耶!潔茜卡!幫我看著左側,就地建立防禦!”馬林大聲口喊道,她繞過潔茜卡放下的盾牌,來到嘉希的面前,將他面前的異形翻了一個身。

              “這到底是什麽玩意兒。”嘉希一臉驚訝地看著馬林:“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怪物,速度快,無所畏懼,我感覺我手裏的東西是不是太小了。”

              “家夥大才是硬道理,這是……”馬林想了想,決定加工一下:“這是我夢境裏的怪物,是失控的第一紀元生物兵器。”

              “我的天,你喜歡科幻小說!”嘉希瞪大了眼睛:“我覺得這東西一定比你夢裏的要弱小了,對不對。”

              “對。”馬林蹲在了屍體面前,手術刀捅進了這具屍體的槍擊傷口,攪拌了一下拿了出來,發現它並沒有被腐蝕的痕迹:“在我的夢裏,它的血都是帶有腐蝕效果的。”

              “我的天,這也太可怕了吧。”這麽說的同時,嘉希看著眼前的大廳:“我們殺死了四只,你跟我們說說,這東西是多少集群生活的。”

              “它有母體,所有的子體都是它的孩子,如果這兒有母體的話,按照我對它們的了解……這應該只是第一波出生的孩子,如果它獵殺了足夠的蟲人,那大概只需要再過幾天,我們就要面對很多很多這種該死的東西了。”

              說到這裏,馬林突然聽到了什麽,他扭頭,看到瑪雅用她的手抓住了一只抱臉蟲,這貓姑娘抓住了抱臉蟲的尾部,在確認它還在掙紮之後,這只貓姑娘將它砸在了潔茜卡的盾牌上,然後電流在他手裏跳躍,將這只抱臉蟲徹底得電死。

              “這又是什麽。”嘉希看著瑪雅丟到地上的蟲屍皺起了眉頭。

              “幼蟲,抱臉寄生,你絕對不會想知道它通過你食道時的感覺的。”馬林走了過去,撿起蟲屍,掏出匕首,這代表它應該是弱化過的,匕首很輕松就切開了它的皮,考慮到自己的力氣,馬林又讓法耶和嘉希都試了一次,最終確認的確是弱化的。

              “你的夢裏這東西的皮很硬?”嘉希看著馬林問道。

              “可以這麽說。”馬林點了點頭。

              “不是,爲什麽你的夢這麽可怕啊!你到底……”“福爾摩斯探案集是我寫的,這是我新構思的小說內容,名字就叫異形。”

              馬林說完,扭頭看向法耶:“親愛的,我們走,下地下室,准備好燃燒彈。”

              “我們這麽做會燒掉這兒的。”法耶看向馬林。

              “我相你保證,親愛的,如果真的有母體逃出去了,那對于這個世界來說,就是真正的災難,它現在應該是在孵化第一批孩子,肯定還有大量的卵,母體不會輕易逃走,這是我們殺死她的最好機會,相信我。”

              “好吧,你說了算。”說完,法耶掏出了腰間的燃燒彈瓶。

              “你在上面丟給我。”馬林一邊說,一邊帶著菲奧與洛林走下台階。

              老規矩,洛林拿錘子破了門,然後舉著霰彈槍和紫光照明彈沖進地下室。

              完全沒有任何意外,地下室傳來了尖嘯聲,然後是霰彈槍的槍聲,菲奧站在門口,掩護著洛林,在砍翻了一個異形之後,它也鑽了出來。

              馬林將法耶丟過來的燃燒彈丟進了地下室,然後對著裏面來了一發火球。

              像是打中了什麽,馬林沒看,飛快地跑上台階,然後看著菲奧與洛林在台階上又按死了一只異形——洛林用枝條捆住了異形的撲擊,菲奧砍開了它的腦袋。

              馬林抄起霰彈槍,將滿身是火並沖出地下室的異形打倒,8號獨頭彈撕開了它的前額,然後將長條形的腦袋變成了破碎的前後兩段。

              又等了一下,馬林看向法耶,這姑娘操作著土元素將整個地下室封了起來。

              “魔毯會被燒掉嗎?”馬林看著嘉希,後者搖了搖頭:“並不會,它從開始就是以防火材料織成的。”

              “那太好了,我們去另一個地下室,清理右側房間,清理完地下室,我們從左側上樓,清理二樓,確認是否有母體。”馬林說完,靠到了一個房間門前,接過法耶丟過來的燃燒彈,拉開保險,推開房門,將它丟了進去。

              “嗨,那可是局長的辦公室。”

              “那現在這兒就是火海了。”馬林說完走開,洛林用霰彈槍噴倒了沖出來的異形,被打斷了腿的異形摔倒在了菲奧的腳下,然後被飛快的砍開了腦袋。

              “我們的燃燒彈不多了,馬林,還有四顆。”看到馬林像是要清場一樣的靠到另一個房門旁,法耶有些不安地說道。

              “沒事,這個是檔案室。”馬林微笑著說完,推開一條縫,然後將手裏的火球丟了進去。

              關上門,馬林轉身走向另一道房門。

              已經換好子彈的洛林舉著霰彈槍等在門前,菲奧與血吼站在一旁。

              “我說,你男朋友他這也太作弊了吧。”看著異形最終全身是火沖出檔案室,然後被兩條世界樹嫩枝聯手給剁翻了之後,嘉希看向自己的表妹。

              有些不滿。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