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roesce"></pre><dl id="roesce"></dl><big id="roesce"></big><tt id="roesce"></tt><font id="roesce"></font>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馬林之詩 > 二百十一節:細節(三)

            莫威士的安娜夫人對如此忠誠之言並沒有大加贊賞,她只是打量著他身後的女性:“巫師,在王都,凡斯特閣下,你知道你已經犯了王室忌諱了,知道嗎。”

            “是的,夫人,卑微如我,只求您網開一面,我的侄子得了重病,她是爲了求藥而來的。”中年人哀求著,如此有外人看到他這悲哀的懇求,一定認不出,這就是凡斯特家的當主因爲他們的認知裏,這位從來不會展現如此卑微姿態。

            “夫人,殺了吧,我已經打開了錄影蟲,順勢殺盡凡斯特家,貴族與教會也不會爲此而獲得對我們不利的把柄。”安娜夫人的女仆長這麽說道,在小巷的陰暗之中,她那有如幾丁質生物的豎瞳彌漫著最質樸的殺意。

            “蓮娜,這裏不是林海,更不是地下世界,殺了凡斯特家族的當主與他的巫師妹妹的確不會造成任何麻煩,只需要交出他們的屍體,貴族與教會只怕還得硬著頭皮說一聲殺得好但是爲什麽呢,凡斯持閣下的忠誠,我們不是有目共睹嗎。”安娜夫人微笑著,拉長了嘴角,眯起眼的獵食者從她的空間袋裏掏出一顆頭顱,將它丟到了眼前女巫師的腳邊:“你有一個好哥哥,拿著它,快一點消失,我有慈悲但是別人不一定有。”

            看著腳邊的混沌王子那醜陋的頭顱,凡斯特家的小女兒抱起了它,她擡起頭,看著眼前的精靈:“我會記得這份恩情。”

            “走吧,你是巫師,我是法師,我們不會,也不可能再有交集了還有,你的那個孩子就是因爲你無節制的飲下巫師魔藥而受到的詛咒,這一次混沌王子的頭顱可以讓公正之主爲他治療,但是如果你想讓他也走上巫師的道路,那他也只有死路一條了。”安娜夫人說到這裏,往後退了一步:“走吧,凡斯特家的小女兒,我感應到有人過來了。”

            這個女子最終點了點頭,她打開了傳送門,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

            當傳送門湮滅,一個法師推開了牆上的活門,他打量了一眼小巷,然後注意到小巷裏的各位:“晚安,夫人,女士,還有先生,做爲當值法師,我要警告你們,王都禁止開啓傳送門,現在請跟我回去做一次記錄。”

            凡斯特家的當主像是求饒一般地看向安娜夫人,後者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本子,她的女仆長接過它,然後將它遞到了法師面前。

            法師只看了一眼封面就搖了搖頭:“安娜夫人,這次的事件我寫成報告,一五一十地告訴陛下。”

            “這是最好的,現在還有什麽事情嗎?”安娜扭頭看向這個法師,眼中已經多了一些不耐煩。

            法師扭頭看了一眼凡斯特家的瑪格布:“先生,需要我報警嗎。”

            他身邊的蓮娜笑著搖了搖頭,她手臂上的嫩枝化成尖刺,已經停留在了法師的後腦。

            但是她的主人非常輕微地搖了搖頭,于是蓮娜收回了嫩枝,然後對著那些還在街角後面探出腦袋的鼠姑娘們吹了一個口哨,後者們立即縮回了腦袋。

            “不需要,我是凡斯特家的瑪格布,我與安娜夫人的女仆長有一點小小的誤會,而現在誤會解除了。”

            “好吧,那你們隨意。”法師說完,退進了活門之中。

            “蓮娜,你把那些發現的事情告訴我們的凡斯特伯爵,讓他明白他的家族正在面對何等危機。”安娜夫人說完,轉身走向巷口:“對了,還有別忘了向凡斯特伯爵收取那顆腦袋的費用,7500塊,這是友情不二價。”

            “感謝您,夫人。”這一次,凡斯特家的當主以最誠懇地口氣恭送這位夫人。

            而將自己所知道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訴眼前這個男人,蓮娜接過他遞過來的豐收女神銀行定額銀牌,這是一種定額存取憑證,上面寫著8000,看起來凡斯特先生還是挺上道的嗎。

            “蓮娜女士。”在蓮娜正准備走的時候,來自身後的聲音讓她停下了腳步,這位女仆人轉過身看著站在陰影中的男人,在等待著他的後續。

            “如果我沒有發現這一切,你會殺掉科恩與他的同謀嗎。”這個男人在等待著一個答案。

            “爲什麽你會這麽想。”蓮娜的臉上滿是好奇與訝異。

            “因爲我覺得,我那個逆子能夠想出這樣的事情,一定是已經超出了安娜夫人的底線,那位馬林蓋斯特是她認同的孩子,陛下也沒有放出風聲要爲法耶公主選擇訂婚人選,我想公主殿下的命運自然已經不容更改,既然如此,科恩必定會與他的同黨一起爲了他們的愚蠢而死”說到這裏,這個中年人長歎一聲:“我是覺得,如果劊子手是您的話,一定會給他們一個痛快的死法吧。”凡斯特家的當主這麽說完,最終低下了頭。

            “不,伯爵閣下,您搞錯了一件事情,如果說要讓你的孩子死得痛快,馬林先生絕對會是您最好的人選,科恩騎士與他的朋友們在馬林先生面前,只不過是持金行于市的凶手,他們手上的血都還沒有洗淨,如果讓他來殺,您的這個孩子與他的朋友們會在一瞬間就被撕碎。”說完,蓮娜雙手一舉裙邊,走到巷口的她將手裏的小牌子丟到了鼠姑娘們的長姐手裏:“明天帶給法耶小姐,你們可以留下500。”

            “謝謝您,蓮娜女士。”爲首的鼠姑娘最爲年長,她深深鞠躬,然後將這塊憑證小心地收好。

            “500塊,可以給父親和母親,今年家裏應該就夠用了。”

            “弟弟們也能買一套新衣服。”

            “也許我們可以留下一些,給我們最小的妹妹買一件裙子,她的裙子又破了。”

            “不行,最小的弟弟還在長個子,大哥已經到了結婚的年紀。”

            看著這個長姐轉身與她的姐妹們擁抱,然後開始討論錢的用處,蓮娜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同伴們。

            也想到了年幼的自己,那個時候她的村落被混沌血洗,而她做爲一個幸存者被導師撿回家,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姐妹,也像這樣,一個又一個得擁抱她。

            自從導師返回他的世界,他的學徒們也各奔東西這也是她爲什麽要讓這些小丫頭一起走的原因。

            她們不明白,她們還天真的以爲自己的父母還愛著她們,卻不知道蓮娜在心底裏歎了一口氣。

            這天底下的不幸,各有各的悲苦。

            想到這裏,蓮娜打了一個響指,她的鼠女仆們立即停下了交談,排成一列跟隨著她。

            “蓮娜女士,您似乎有些不開心。”

            走過一段距離,身後傳來鼠姑娘們中大姐的尖細聲音。

            蓮娜沒有回頭,只是在沉默中點了點頭。

            “想一點開心的事吧,這樣會好受一些。”

            這個半大的姑娘這麽說道,她的這番話讓蓮娜有些想笑,卻又笑不出來。

            就這麽在沉默中回到行宮,蓮娜准備回房間休息,她看到鼠姑娘們紛紛跑上二樓,似乎是想回到屬于她們的房間,而她們之中的大姐天整理著她們的工具,出于好奇,她來到這個小東西的身邊:“朱莉,說起來,你有什麽開心的事情值得回憶嗎。”

            “嗯有很多啊,而家裏的每一個人都活著,就是我能夠想到的最開心的事情呢。”鼠姑娘之中的長女微笑著說道。

            蓮娜一楞,然後笑著搖了搖頭:“你可真是太好滿足了,朱莉。”

            “不,蓮娜女士,從我剛剛記事起,家裏就一直沒能吃飽飯,父親與母親將我們姐妹賣給了安娜夫人,這才救下了一家,如果沒有當初夫人慈悲,我們姐妹,只怕早就被父母交換給了屠夫吧。”

            蓮娜正准備走,聽到這句話,扭頭的她看著這個長女,像是重新認識了她一樣。

            “我從人類的曆史本上看到的,這就是鼠人的命運,失去了所信仰的神明,變得有如野獸,如果沒有公正之神最終選擇接納我們,鼠人只怕會變成比地精還要悲慘的種族。”坐在地毯上,收拾著工具箱的鼠人少女沒有擡頭,只是在那兒整理著工具們:“我們姐妹那時還小,妹妹們還沒能記事,只有我記得父母說過的話,母親說,家裏沒有吃的,把女兒們賣給屠夫,而父親說,賣掉女兒沒問題,但還是不要賣給屠夫。”

            她一邊找著工具,一邊學著大人的口氣:“他們爭吵過,母親說,女兒現在還有肉,能值一些錢。”

            蓮娜皺了皺眉頭,她不知道要怎麽來安慰這個女孩。

            “我知道,母親是真的很餓啊,我到現在都記得她那張無肉的臉上被皮包裹的顱骨,記得那對無神的雙眼,更記得弟弟們餓的拼命哭的模樣我無法想像我的母親是怎麽同意我父親的哀求的,但是她最終還是同意了父親的哀求,賣掉我們,但買家不是屠夫”將最後一件工具放好,蓋上蓋子,鼠人姑娘擡起頭看向蓮娜:“我不知道誰會是在那天買走我們的主人,但我知道誰是屠夫,我見過別的鼠人在他的刀下掙紮的樣子,只是因爲我們失去了神明,命運女神不鍾愛我們鼠人,失去了神明,我們就變成了竊賊與強盜。”

            “我乞求了一切可以可以乞求的神明,慈愛女神,豐收女神,隨便什麽神我都求了,但是沒有人來買我們,直到我乞求公正之神至少,至少讓我的妹妹們能夠活下去。”朱莉說到這裏站了起來,她將工具箱放到了牆角的收納格子裏。

            “我記得那天,夫人說有一位偉大在指引著她找到你們”蓮娜回憶起了那一天發生的事情。

            “是啊,公正之神回應了我的乞求,他說我們的主人會出現”朱莉轉身看向蓮娜:“然後我就見到了您與夫人。”

            蓮娜笑了笑,她突然發現,原來做了一件那麽微不足道的小事,在別人的眼裏,卻是改變自己命運的大事件。

            “睡吧,從明天開始,你們就是法耶小姐的女仆了,而你,將會是她的女仆長,好好做事,記住了嗎。”

            “是的,女士,晚安,女士。”雙手提起裙邊行禮,這只鼠姑娘轉身跑上了台階。

            她小跑著穿過走廊,來到屬于仆人們的區域,推開屬于她們的大房間,妹妹們已經換上了睡衣,在大大的床上嬉鬧著,而最小的妹妹手裏拿著一疊錢:“姐姐!”,她這麽叫道。

            “是蓮娜女士給你的,對吧。”她的姐姐這麽問道。

            “是的,姐姐,這些錢可以給弟弟買吃的。”最小的妹妹說到這裏,跳下床,跑到她的姐姐面前,將這些錢放到了她的手中:“蓮娜大姐說了,安娜媽媽還會給大哥准備一份祭品!!!”

            朱莉點了點頭,將錢收好:“我的妹妹們,從明天開始,我們將成爲正式的女仆,法耶小姐將會是我們的主人,我們要牢記安娜夫人的教誨!”

            “法耶小姐最棒了!”

            “!!”

            “那個叫馬林的是不是綁架了法耶小姐的罪犯?”

            “怎麽可能啊!你這個笨蛋!”

            妹妹們在床上笑鬧著,朱莉看著自己的妹妹們搖了搖頭,她清了清嗓子:“妹妹們,記住我們的誓言。”

            “記住我們的誓言!”鼠姑娘們紛紛坐好,然後最小的妹妹因爲沒坐好,又被八妹用胳膊肘推了一下,于是一頭栽倒在床上。

            然後兩個小姑娘就打成了一團,妹妹們再一次滾在了一起。

            做爲姐姐,朱莉長歎了一聲。

            妹妹們算了,讓她們記住誓言也許是太過艱難了,但是朱莉,你一定要記住,你在那一天發過的誓。

            無論是誰,只要能夠讓妹妹們吃飽飯,那個人就會是朱莉紅巾的主人。

            還記得,自己曾經這麽乞求著神明。

            但是尊敬的公正之主卻並不這麽認爲,朱莉將會永遠記得這位偉大對于她的指引,她將跟隨著他所說的那位義人。

            那位發誓讓要全天下的幼崽,都能吃上飽飯的義人才會是朱莉紅巾真正的主人。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