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lockquote id="4so913"></blockquote><label id="4so913"></label><i id="4so913"></i>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絕地成神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王瀛死,馬幫滅

                      “風兄這是放棄自己了麽?”

                      聽到這句話時,風蕭身體不由得微微一顫,在他方才沒死時侯就知道自己還是賭對了,淩飛終于還是來了。

                      當初他幫淩飛對抗墨熊陽時,由于不敵,險些被殺,那時候他已經放棄活著的希望,閉眼等死,淩飛就是說的這句話,沒想到時刻幾月又聽到這話,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看了一眼滿地屍首,風蕭神情有些苦澀,深深歎道:“淩少俠,你…終于來了。”

                      淩飛沉默片刻,低聲道:“抱歉,我來晚了。”

                      風蕭搖頭,道:“和少俠無關,只怪我實力太弱,保護不了他們。”這句話像是一根刺,不只風蕭難過,同時也紮在淩飛心裏,他又何嘗不是自己實力不足,才會讓玉兒身受痛苦。

                      淩飛鄭重道:“風兄請放心,馬幫的所作所爲,我淩飛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你先在一旁休息,這裏交給我們就行。”

                      說完,淩飛轉身走到馬岩身前,冷笑道:“馬副幫主,方才你是說本少廢物麽?”

                      馬岩不屑的瞥了瞥淩飛,道:“不錯,我還當你不敢來呢!風蕭派人求救一事我們早就知道了,那是故意放他去的,爲的就是將你這廢物一網打盡!”

                      唰!

                      淩飛臉色陰沉,當即爆發出一股強橫的氣場,將馬岩籠罩,令人窒息般的氣息死死的壓迫著後者。

                      馬岩面容通紅,呼吸十分急促,看得出他現在情況不容樂觀,畢竟論修爲而言,他比之淩飛還差上一些,故而抵擋起來有些困難。

                      在淩飛意念控制之下,這股威壓更加強烈,馬岩頓時匍匐在地,額上還不時冒出汗珠,冷笑一聲,淩飛這才收回威壓。

                      “你…你……”顫抖的指了指淩飛,馬岩背後都已經被汗水浸濕,吱吱嗚嗚的,半天不敢吭聲。

                      淩飛譏諷道:“怎麽?馬副幫主還不及我這廢人麽?”

                      “真是可以!”一道陰冷的聲音自馬幫中傳出,隨即走出一白發老者,冷冷的注視著淩飛,眼中充滿了殺意。

                      這老者一直在馬憬身旁,默不作聲,此次他現身,明面上是爲了幫馬幫對付風家,實則是爲殺淩飛,不然僅憑一個小小的馬幫,怎配他出手!

                      淩飛心底十分疑惑,這老頭他看著很面生,從沒有見過,他有些搞不懂老頭對他哪來的殺機,問道:“你是馬幫的人?”

                      老者低沉的道:“我是何人並不重要,你需要擔心得是你的小命,因爲很快就不屬于你了。”

                      淩飛淡然一笑,從這老者體表散發的元力看去,已然是元者階別,但他卻毫無畏懼,漠然道:“是嗎?不管你是誰,本少的命你都沒機會取走。”

                      一旁,風蕭高聲提醒道:“淩少俠,他叫王瀛,來自王家,是王天榮的族叔。”

                      聞言,淩飛神情一變,兩只眸子中散發著無盡寒芒,他終于知道這老頭爲何對他有那麽大的殺意了,因爲兩者之間本就有不共戴天之仇。

                      王家,也是墨家的幫凶,玉兒遭此毒手,和王家有著極大關系。

                      淩飛語氣冰冷的道:“原來你是王家的人,老東西不用你說,今天本少也不會放過你的!”話音一落,淩飛周身爆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直逼王瀛。

                      王瀛冷笑連連,整個人身子一晃,洶湧的元力化作一股氣浪沖體而出,瞬間擊散淩飛釋放的氣息。

                      而後,王瀛周身青光閃爍,竟消失在原處。

                      見此,淩飛神情警惕,展開靈識搜尋著王瀛的氣息,可惜後者隱藏太好,他根本感受不到。

                      不知何時,王瀛在青芒籠罩下,如鬼魅般的身形悄然出現在淩飛身後,緩緩擡起手掌,指縫間青光流轉,朝淩飛背部拍下。

                      嗖!

                      感覺到背後涼風襲來,淩飛先是一驚,隨即腳底金光閃爍,施展開落殇功法,玄之又玄的躲開攻擊。即便這樣,淩飛的衣服還是被蹭破,唯一慶幸的是他自己無事。

                      雖然淩飛躲過殺招,但王瀛並未就此停手,攻勢仍舊不變,掌印拍出。

                      由于身影被鎖定,淩飛無法閃避,無奈之下只好擡手抵擋。

                      砰!

                      兩者相撞,王瀛身形閃動,回到了原處。而淩飛被動防守,當即被震退三丈開外,體內元力快速運轉一個小周天,才堪堪卸下這股巨力。

                      驚訝的看著淩飛,王瀛眉頭一挑,冷笑道:“我倒是小看你了,竟然能擋下我的一擊,不過也就此爲止了。”

                      淩飛冷哼一聲,沒有作答。若是放在平時,他會拿王瀛當做煉金石,通過與強者多戰鬥增加經驗,因爲楊玉兒的關系,此刻淩飛情緒激動,神情暴怒,一心只想斬殺王家的人。

                      穩住身形後,淩飛命令道:“張巍,你和本少一同出手,務必將這老東西斬殺!趙玉龍、姚志、李驚聖、江天宇,馬幫的這些人交給你們四個,一個也不能放過!”

                      張巍眉頭微皺,淩飛已經失去理智了,他這話的意思是趕盡殺絕,看來真是被王家激怒了,不過並沒有勸說,一切任由淩飛行事。

                      江天宇不禁咂舌,少爺真是魄力!

                      四人也不多言,朝馬幫的人殺去。

                      其中修爲最高的是幫主馬憬,他修爲也不過三斷玄王階別,和趙玉龍相差不多,剩下馬岩等一幹手下修爲就弱上不少。唯一優勢就是人數較多,聯合起來反而逼迫著姚志三人。

                      除了趙玉龍和馬憬打得天昏地暗不可開交,馬岩指揮著六十余馬幫手下,把三人打得節節敗退。

                      風蕭神情嚴肅,看著這一切,趕忙派出三十多個手下幫助姚志。有了支援,三人壓力大減,情況瞬間扭轉,馬幫衆人難以抵擋,死傷慘重。

                      掃了一眼趙玉龍等人的戰鬥,見他們占據優勢,淩飛回頭怒視著王瀛,眼含殺意,磅礴的元力自體內緩緩運轉,宛如一只熟睡的猛虎,蠢蠢欲動,似乎隨時會蘇醒一般。

                      淩飛神色冷酷,金色元力纏繞在其體外,像是鑲嵌了一副鋼甲,淩飛掌心光華流轉,整個人化爲一道流光朝王瀛激射而去,其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四周空氣皆被劃分至兩旁。

                      “來得好!”

                      見淩飛沖了過來,王瀛嘴角揚起一道陰森弧度,他當做淩飛是腦子壞掉了,竟敢對他正面出手。在他看來,淩飛這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可惜他太小看淩飛了,也正因此,輕易就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王瀛體表元力湧動,玄青色的能量在其身前形成一面透明護盾,旋即手掌松弛,青芒閃爍出朝著淩飛攻擊迎去。

                      砰!

                      二人在某一刻再次相撞,一股能量余波頃刻間擴散而出,四面八方的沖擊開來,風家觀戰的人都不由心底一顫,紛紛後退,各自展開元氣護體,以免遭受波及。

                      兩人四掌相碰,對勢中,淩飛體外元力時強時弱,光芒時亮時暗,顯然消耗過大。從其顫抖著的雙臂上就不難看出他支撐的艱難。

                      王瀛陰森笑道:“小子不行了?那你就死吧!”說著又增加一分力道。

                      淩飛壓力變大,但卻並沒有退步,手臂萦繞著無邊元力,金色光華中隱隱有著微弱紅芒,之中夾雜著火屬性元力,就連周邊空氣的溫度都仿佛升高不少。

                      眼含幾分幾許嘲諷,淩飛譏笑道:“我看受死的應該是你才對!”

                      王瀛正想反駁什麽,突然察覺到一股寒風自身後傳來,伴隨著一道淩厲的殺意襲至,竟然令他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來不及多想,王瀛當下便要躲避,奈何被淩飛死死攔著,根本無法躲開。

                      “滾開!”

                      危機面前,王瀛大腦思緒一片混亂,此刻他只想保命,一股巨大能量通過他的手臂傳到淩飛體內。

                      噗!

                      受到元者強者的全力一擊,淩飛當即噴出一口鮮血,那股霸道能量像是野獸般的湧向四肢百骸,他五髒六腑都遭到嚴重破壞,可少年兩只黑色眸子中閃爍著那種堅定,仍不松手。

                      就在這時,張巍手握戰刀,刀身彙聚起一股空前絕後的狂野能量,隔空劈出一道刀刃,夾雜著無堅不摧的力量猛然劈落。

                      刀芒如影隨形,劈在王瀛體表的護體氣罩之上,毫無懸殊,輕易便斬碎,硬生生落在他的背上。

                      一道猩紅血痕出現在王瀛後背,看上去有些心悸。

                      遭受到巨大攻擊,王瀛體內元力近乎耗盡,身體不受控制的倒射出去,摔倒在地。蒼老的面容一片死灰,充滿不甘的眼中還有幾分驚駭。

                      王瀛太過自負了,在淩飛一行人來的時候,他就打量過張巍等人,作爲元者階別的強者,他心態高傲,根本不把衆人放在眼裏。

                      由于張巍故意隱藏氣息,加上王瀛自負,並沒有過多注重,故而大意之下才受此重傷。

                      淩飛微微調節元力後,徑直走到王瀛面前,冷聲道:“老東西,本少說過,該受死的是你,現在相信了吧!”

                      “少爺,你沒事吧?”張巍走了過來,問道。

                      淩飛搖搖頭,他傷勢不算太重,調息幾天就好了。

                      看著張巍,王瀛虛弱的道:“你手中的這把兵器可是骨魂戰刀?”

                      張巍淡笑道:“不錯,正是此刀!”

                      “這…這……”王瀛神情震撼,驚怒道:“據我所知,此刀該是在墨天手中,爲何會在你這裏?”

                      “你認爲呢?”張巍沒有回答,反問了一句,只是這話中之意已經十分明確了。

                      “難道……”想到這裏,王瀛突明白過來,質問道:“你們殺了墨天?”

                      淩飛冷笑道:“他已經死了,你不用著急,馬上你就會步入他的後塵!”說罷,淩飛爆發出強橫的能量,手中熾芒大盛,一掌印在了王瀛胸口,結果了他的性命,一位元者強者就這樣死了。

                      在場人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淩飛,若非親眼所見,恐怕誰都不會相信淩飛能斬殺元者強者,說出去這可是駭人聽聞的。

                      解決了王瀛後,淩飛腳底金光閃爍,施展出落殇,鬼魅的身影出現在馬憬背後。

                      配合著趙玉龍,同樣揮出一掌,夾雜著無盡熱能,狠狠地拍在馬憬背上,瞬間將其重創。

                      手臂一晃,血飲劍出現在其手中,淩飛眼神冷漠,既然這馬憬甘做王家的走狗,他又豈會放過?

                      劍光一閃,血飲劍直接沒入馬憬體內,直接將之斬殺,絲毫不給他反抗的機會。

                      至死,馬憬都不曾反應過來,他到死都不知自己真正的原因是因爲投靠王家。馬憬的身體緩緩變涼,眼睛還睜著,死都沒有瞑目,他不甘心!

                      自淩飛來到風家,不過一個時辰罷了,馬幫幫主馬憬和王家族叔王瀛皆死在他的手中,單憑這樣,日霞城恐怕會發生很大的震蕩!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