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7tmaut"></dl><i id="7tmaut"></i><legend id="7tmaut"></legend>
            <ins id="pr4t20"></ins><div id="pr4t20"></div><thead id="pr4t20"></thead>
                1. <li id="q9286r"></li><strike id="q9286r"></strike><dd id="q9286r"></dd><noframes id="q9286r">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絕地成神 > 第八章 終滅王墨兩家 (下)

                        從遠望去,一百多人井然有序的朝墨家方向走去。

                        以淩飛爲首,陣容十分霸氣,氣勢洶洶,道路兩旁的路人紛紛相讓,害怕自身也受到牽連。

                        衆人皆低聲議論,言語中隱隱有著一種驚羨。六天前,淩族外的那一場大戰已經在日霞城傳得沸沸揚揚。

                        王墨兩家的數百人強勢圍攻,最終被淩飛建立的一方勢力阻擋,才避免淩族死傷,若非這點緣故,恐怕淩族至少也得損失人力。

                        當時觀戰的人數衆多,親眼目睹了那場驚世大戰,尤其是淩飛本人,仿佛被神化一般。面對無法抵擋的強敵,依舊勇于對戰,這份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知有多少人想把自己掌上明珠,千金小姐嫁給淩飛,但他們卻有著自知之明,淩飛是人中龍鳳,可不僅僅局限于日霞城,當然也不會自討無趣。

                        方才就有不少人見證了淩飛火燒王家,心中唏噓不已,此刻淩飛所走方向顯然是墨家。更有人暗歎,墨家恐怕也要完了啊!

                        淩飛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向墨家,衆人速度不慢,不大會兒功夫便走到了。

                        墨家門外。

                        以楊瀝爲首的一幹人等,站在門外正在商議著什麽,一眼望去,楊瀝衣服破爛不堪,蓬亂的頭發讓他看上去極爲狼狽,顯然是和人曾經産生一番大戰,只是沒有時間整理。

                        走到跟前,淩飛蹙眉道:“楊瀝,你這是怎麽回事?”

                        許是因爲沒有完成淩飛交代的任務,楊瀝有些不好意思,遲疑片刻,開口道:“少爺,墨家裏面有位敵人,練就一身毒功,其毒素太過霸道,我等衆人只能勉強將之困于墨家。”

                        聞言,淩飛陷入沉思,他想不明白是什麽強敵能把這麽多人攔下,修煉毒功,難道是和噬心毒有關?

                        想到這裏,淩飛臉色不由沉了下來,冷聲道:“走,我們去會一會這位敵人。”說著就朝墨家裏面走去。

                        “少爺小心!”淩飛正欲推門進入,楊瀝趕忙出言阻止,急道:“門上塗滿了毒液,沾之即焚。”

                        淩飛手指間彙聚起一絲元力,朝門上射去,剛一碰到,空氣中發出‘嗡嗡’聲響,這道元力隨即消散開來。

                        見狀,淩飛面容有些震驚,張巍只是有些驚訝,旋即開口道:“少爺,你先退後,待我把門破開。”

                        右手高舉,一股強大能量自其掌心凝聚而成,隔空形成一顆金色元力球,蘊含著極強的力道,擊在門上。

                        轟!

                        大門毫無懸念,當即被摧毀開來。

                        隨後,淩飛等人相續進入。

                        庭院中,有八十余人列隊相站,正前方站一少年,這人正是墨振天。在其身旁,站有一老者,穿著破舊,一副乞丐樣打扮。

                        雙眼微眯,周身仿佛散發著微弱綠芒,若隱若現,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此人絕不普通。

                        墨振天眼神透露出一股殺意,雖然他如今毫無元力,但遠比一般人要強上很多。

                        怒視著淩飛,墨振天神情冷然,咬牙道:“淩飛,你的命可真夠硬的。”

                        沒有理會墨振天,淩飛目光移到了老者身上,問道:“你是什麽人?和墨家有何關系?”

                        打量少許,老者森然道:“這副打扮,想必你就是淩飛吧?”

                        淩飛淡漠道:“不錯,本少便是淩飛,你又是誰?”

                        老者略微沉思,沒有回答,自語道:“看來那幾個老家夥失敗了,如此,老夫也就該走了。”他的話並沒有刻意掩飾,故而在場衆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原本鎮定的墨振天臉色突然一變,急道:“毒師,您走了我怎麽辦?”

                        毒師哼道:“老夫又不是你墨家客卿,難不成你這小娃還想留下我不成?淩飛能來到這裏,就意味著你爹和你爺爺他們已經死了,你就去陪他們得了。”

                        墨振天不由一慌,驚道:“毒師,您要救救我,晚輩做牛做馬都可以。”

                        毒師撇撇嘴,不屑道:“你這連元力都不能修煉的廢物,老夫要來作甚。況且,以廉烌那天尊之境的實力都被打退,你當我又能作何?”

                        隨即,毒師又看向淩飛,冷笑道:“這裏就交給你了,老夫就不饞和了。”說著,便朝門外走去。

                        “站住!”淩飛怒喝一聲,爆發出一股強橫氣勢,一道意念化爲無形枷鎖,猶如毒蛇一般,輕巧的纏向毒師。

                        毒師頭也不回,幹枯的手臂緩緩擡起,隨即打了個響指。

                        伴隨著這道清脆聲響,一股恐怖的威能自四面八方蔓延開來,瞬間沖毀了淩飛的攻勢。

                        “小子,憑你是留不下老夫的,勸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毒師語氣冰冷。

                        淩飛怒氣更甚幾分,厲聲道:“老東西,不說清楚,你哪都別想去!”血飲劍橫空揚起,一道血刃憑空出現,直斬毒師。

                        滋滋!

                        血刃毫無虛勢的劈在毒師身上,但後者體表那詭異的綠芒飛速旋轉,將血刃直接吞噬。

                        就在毒師離開之時,張巍身體晃動,巧妙出現在其面前,將之擋下,輕笑道:“少爺沒讓你走,你便不能走!”

                        “哈哈。”面對張巍,毒師不當回事,狂妄道:“老夫若想走,你們又豈能攔住?”一股威壓自其體內爆發而出,形成一股驚人氣場,壓迫著在場所有人,同時,濃厚的毒霧緩緩傳出,朝四周擴散。

                        察覺到這股毒霧十分熟悉,淩飛心裏怒火沖天,因爲他從中感受到噬心毒的氣息,對發生的一切都有些恍然,玉兒似乎就是拜他所賜。

                        一道強橫的沖擊波擴散開來,朝四周沖擊著,包括張巍在內,皆被震退。

                        趁此時機,毒師森然一笑,隨即化爲一道流光消失在原處,就連氣息也未留下。

                        淩飛怒罵一聲,卻不知道去什麽地方追,他還沒有失去理智,知道那毒師修爲深厚,遠非他的敵手,只好先理會當下的事情。

                        唯一的依靠跑了,墨振天緩緩閉上雙眼,冷靜下來,他已經心如死灰,放棄了掙紮。

                        墨振天語氣平淡,道:“淩飛,這一次你贏了,可你不要得意,我墨振天是不會屈服于你的,即便是戰死。以你的行事風格,想必王家已經被你滅了,你贏是因爲你太心狠,這方面我不及你。”

                        淩飛情緒稍緩,道:“本少是心狠,若不這樣,又豈能走到現在麽?准備好你這幾十人,我不會羞辱你的。”

                        “如此,我需要說一聲謝麽?”慘然一笑,墨振天氣勢恢宏,道:“殺!”

                        墨家殘余人手一個個視死如歸,朝淩雲手下殺去,竟無一絲懼意。

                        最終的結局自然不言而喻,淩雲兩百余人片刻功夫便滅了墨家所有人。

                        淩飛道:“墨振天,你我也鬥了這麽久,是時候該了結了!”

                        揮起血飲劍,一劍刺入墨振天胸口,將其斬殺于此。

                        隨後,淩飛等人走出墨家,同樣放出一把雄火,墨家最終在烈焰中焚毀。

                        時至今日,從真正意義上來說,淩飛與王墨兩家的仇終于隨著烈焰歸于平淡。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